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91 楚北風云(終)

聽到門鈴響,陸景穿著涼拖鞋從二樓下來開門。剛才是周復生的電話,他帶新任的海外運營部總經理鄭中杰過來拜訪自己。
  鄭中杰本人和他照片上的形象略有差異。中等身材。相貌看上去有文弱。眼睛卻炯炯有神。
  陸景看過鄭中杰的簡歷。今年43歲,畢業于日本京都大學。有過在三星物產和索尼工作的經驗。以景華目前的情況來說,韓日市場是海外運營部當前的工作重點。景華的手機現在還沒有打入歐美市場的可能。
  鄭中杰早知道大老板十分年輕,但是誰也沒給他說過大老板還是在校大學生,在新豐公寓見到陸景時,握手時有些發蒙。
  禮節性的寒暄之后,邀請兩人在客廳的沙發上落座,陸景微笑著道:“我拿點飲料來,邊喝邊聊。”
  鄭中杰扭頭對身邊的周復生道:“周總,你之前沒給我說大老板這么年輕。”
  要想在景華干出成績,有所發展,自然是要得到大老板的認可。他來之前打好了腹稿,但是那都是針對三四十歲商業人士的話語,不知道說給二十多歲的青年聽是否合適。
  周復生笑道:“我說景少只有二十二歲,也得你相信才成。呵呵,這種震撼還是要你親身體會才好。”
  鄭中杰苦笑著道:“和想象的差距大太,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
  陸景從客廳冰箱里拿了三瓶云冰綠茶過來,說道:“你們試試這個茶飲料。我是覺得還不錯。”
  周復生和鄭中杰依言嘗了嘗。很不習慣的一種味道,但是陸景推薦的,倒也不好馬上放下來,捏著鼻子又喝了幾口。
  話題圍著海外運營部目前的組建展開。景華手機目前行銷的情況,在香港、臺灣和東南亞一帶都有一席之地,但是在韓國和日本還是一片空白。
  日本因為有諸多本土的電子廠商,國外的電子廠商想要打開日本市場十分困難。日后,就算是全球銷量第一的三星也不得不宣布退出日本市場。
  而韓國移動通訊采用CDMA制式網絡,景華目前還沒有高端手機是支持CDMA網絡的。自然也沒能在韓國打開局面。
  這兩塊市場會是海外運營部接下來的重點。韓國分公司和日本的分工是會繼續做工作,爭取撬開這兩塊市場的一角。
  當然,景華研發部也會爭取推出一兩款CDMA的機器。這需要和高通公司談芯片供應事宜。
  聊了半個多小時,陸景問周復生:“派往飛利浦的工程師的人選確定了嗎?”
  由于景華低端手機、手機模組銷售量十分之大,僅九九年就給飛利浦帶去近四千萬美元的利潤。飛利浦前些日子發來邀請函,希望能邀請景華的高層去荷蘭訪問。
  陸景自然沒興趣去荷蘭。不過,卻是讓楊顯和飛利浦公司談妥了派遣工程師進行MP3芯片技術交流的事情。
  就國內目前的培養機制而言,很難培養出高級電子工程師,只能是派遣工程師出去學習,或者從國外招募工程師回國。
  周復生點點頭,“已經確定了。這次派遣5名技術骨干去飛利浦公司進行為期半年的學習,和飛利浦共同研發一款MP3解碼芯片。”
  飛利浦的MP3解碼芯片是目前市場上最為先進的技術:功能全,音質好。實際上景華下屬的Pixom也有MP3芯片供應給下游的廠商,不過在質量上很難和飛利浦抗衡。
  見陸景拿手指壓著眉心,周復生繼續道:“Linux操作系統的研發項目,我目前已經在研發部那里組建了一個實驗室。陸續的會從新加坡以及硅谷招聘相關的人才。”
  陸景揉揉眉心,笑道:“這件事你和周志龍跟進吧。”那天他給歸國的工程師說景華要做中國電子工業的脊梁,倒不是說說。硬件上的事情只能慢慢來。軟件上的事情可以先做起來。
  他倒是很期待,日后國內的手機產業鏈里面,景華的手機系統能和諾基亞的塞班系統、蘋果的ios系統齊名。指不定,在未來智能機、平板電腦的浪潮中,可以獨立于安卓系統,開創出屬于景華的手機陣營。
  事實上,景華因為提供手機模組給國內的手機廠商,基于西門子和飛利浦芯片開發的軟件系統在手機軟件行業里已經很有名氣。當然,在景華研發出自己的手機基帶芯片之前,命脈還掌握在別人手里。
  鄭中杰看著周復生聊得很深入的陸景,這才明白過來。這個青年對電子產業的認識,特別是對手機產業的認識和理解是相當深刻的。就算他在全球電子巨頭索尼工作過,也不得不承認,陸景的一些觀點很有點低。比如,他認為MP3在未來四五年內可能會退出消費電子的市場。
  鄭中杰覺得來之前那些表決心的話這時候也沒什么可說的。唯有拿出業績才有在陸景面前說話的底氣。
  到下午五點多,陸景丟在二樓書房的手機響起來。陸景對兩人抱歉的說了聲,上來接了電話,下來時歉然的道:“晚上是沒辦法請你們吃飯了。等我過幾天從香港回來,我們再深入的聊聊。”
  周復生站起來笑道:“那行。回頭我們再聊。”入職景華,他身上也是背著不少疑惑的目光,但是每和陸景多談一次,他心里就踏實一分。
  一家投入巨資打造科研體系和全力以赴秘密研究手機基帶芯片的企業,要說在電子產業領域沒有雄心,那根本就不可能。
  輝煌的背后總是有不為人知的故事。現在就是景華綻放出更奪目光彩的前夕。暫時的忍受質疑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陸景剛接到的是周平的電話。五月份周平被胡聯營弄到黨校里學習。周平剛剛結束黨校的學習班。這會約自己吃晚飯當然是談楚北的事情。這場劇烈較量的風波,對楚北和江州的影響才剛剛顯現出來。
  …
  楚北國際大酒店的咖啡廳。上午的陽光照在小園木桌上,米白色的餐布上放著假花,布置的極為雅致。上午喝咖啡的人不多,雖然是敞開的空間,說話要也不虞被人偷聽。
  許雪笑吟吟的抿了一口咖啡,對高逸道:“楚北現在如今這樣的情況,高大少,還有興趣在楚北投資?”
  高逸淡淡的笑道:“為什么不呢?我研究過陸江的講話和一些文件的批示。他的執政理念很開明。未必會給百泰集團小鞋穿。”
  許雪微微一笑,“未必吧?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保險吧?”大家都不是第一天到社會上來闖蕩。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的道理哪有不明白的。
  高逸就笑,“現在揭開謎底好像有點無趣啊。蘇遠,你覺得呢?”語氣十分輕松,一點都不把得罪陸景放在心上。
  蘇遠笑了笑,“我倒是有些好奇。”
  今天高逸能把許雪約來喝咖啡,他十分詫異,那天在漢北區精英高爾夫球會里面,許雪并沒有和高逸表現的多么親近。
  而現在看來,許雪和高逸的關系匪淺。許雪這個女人真是不容小覷。就演戲這一點,就強過太多人。
  高逸的后手無非是在即將調整的楚北省人事上。目前空缺出來的只有省委書記和省委秘書長兩個職位。
  雖說,當時葉強文吹噓明州高為全國六大世家之一,但是想來,在省委書記一職上高家絕對沒有什么發言權。
  那只能是省委秘書長一職了。岳父調離楚北之后,他在政治上的消息就變得有些閉塞。
  高逸微笑道:“杭城市委副秘書長李學平過幾天會來江州。”說著,略有些得意的對蘇遠道:“遠大公司有沒有興趣到楚北之外的地方發展?”
  蘇遠笑著搖頭,“再看吧。”他不認為和高逸吃了幾頓飯,一起玩了幾回,就能有免費的午餐可吃。商場上同樣是爾虞我詐。
  許雪咯咯嬌笑起來。她能看出來蘇遠對高逸有些戒備。
  …
  “前幾天清芷和晚瑤還來我這兒玩了幾天。”丁靈微微靠在陸景的胸膛上說道。窗外下著夜雨,將香港璀璨的夜景描繪更加迷離、美麗。
  陸景微愣了下,道:“小芷也來香港了?”他倒是不知道趙清芷跟著董晚瑤到香港來玩了幾天這回事。
  丁靈就笑,“好稀奇呀?清芷都二十歲了,就你還把她當小女孩。”
  陸景手伸到丁靈睡袍里,握住那團雪-膩高聳的恩物,笑道:“我沒把你當小女孩就行。哦,對了,今年暑假怎么沒回家?”
  丁靈身子有些發軟的掛在陸景身上,咬著嘴唇道:“沒回。我爸媽嘮叨死了,老把我當小孩管。另外也想借著假期多看會兒書。”
  陸景笑了起來,原來原因在這兒。解了她的衣衫,就在窗口處和她抵死纏綿,享受著她豐-滿火辣的嬌-軀帶來的美妙感覺。
  清晨醒來,窗外的雨還下個不停。陸景看著身邊還在熟睡的丁靈,溫柔的摸了摸她甜美的臉蛋。坐起來,下了床,到窗戶邊看著仿佛浸潤在雨中的香港。盛夏的氣息撲面而來。
  手機鈴聲響起來。陸景到客廳沙發處接了電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