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90 驚嚇

江州,新豐公寓。
  “子歡,做的不錯。”陸景笑著掛掉楊四兒打來的電話。楊四兒剛剛確認唐云放上了去香港的飛機。
  旁邊,客廳沙發上的唐悅微笑道:“我們可以考慮今晚怎么慶祝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八-九不離十了。辛苦這么些天,是該好好休息下了。”
  書記辦公會還沒開完。他倒是很期待那些大佬們聽到唐云放去了香港會是什么表情?政治斗爭的殘酷就在于,當需要人犧牲的時候,是沒有辦法猶豫的。比如趙禮順。
  唐云放這個人太過于惜身。只要驚嚇他,他必然會先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上去。這也是陸景整個布局的著力點。一個在江州等待調查的唐云放,和一個在香港看風向的唐云放,對師書記的政治生涯而言,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結局。
  但是,這個道理,唐云放就算明白,恐怕也不會多想。試想一下,如果倒賣文物案發后,趙禮順沒歸案,趙省長還能安然的呆在楚北嗎?想都不要想!
  同理亦然!
  …
  “敗著啊!”省委黨校的家屬樓蘇遠的家中,蘇時文搖頭拿起客廳茶幾上果盤中的一片冰鎮西瓜。剛剛收到消息,東海貿易下午回復了省公-安廳,唐云放在香港出差。
  熊為明嘆口氣,“說到底,還是趙浩天他身正,有底氣。你看他的秘書嚴司至,省zhèngfǔ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崔元杰個個都沒和交通廳的案子搭上,也沒和趙禮順的事情搭上。”
  蘇遠默認不語的聽著。楚北這場短平快的政治較量中,師書記已經確定敗北。中-紀委的調查組已經請師書記的秘書劉秘書去喝茶。這意味著什么,相信很多人都清楚。
  政治果然是變幻莫測。誰能想到趙省長能絕地翻盤。現在還沒什么官方信息發布,但是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和唐云放的東海貿易公司從事的業務有些關聯。
  蘇時文思量了會,開口道:“老熊,你要注意了。”
  熊為明笑著搖搖頭,“注定了的結果。注意也沒用。看看那個地方適合養老吧。”說著,問蘇遠,“我讓你關注陸景,他最近搞什么動作?”
  蘇遠抿抿嘴,“沒搞什么。他天天在新月湖邊的南園公寓和南陽街的新豐公寓來回跑。他在關注景華科技園四期工程。中間偶爾見了朋友、下屬。他表哥唐悅、還有盛泰電器的占正方都在江州。”
  “你怎么看?”熊為明問蘇時文。
  蘇時文扶了扶眼鏡,微嘆道:“陸江肯定是不會親自出面的。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了。這個人情賣得趙浩天要感激一輩子。”
  他固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從蛛絲馬跡中猜到。趙浩天的這次反擊悄然而凌厲,接著唐云放恰好去香港。事件背后沒有人運作是不可能的。陸景顯然也是其中的一環。
  熊為明點點頭,“唐云放一走,師書記想要體面退休都不太可能了。”
  蘇遠有些迷惑,道:“師書記讓唐云放回江州不就完了。”
  熊為明和蘇時文都微微搖頭,卻都沒有說原因。
  …
  夜色在窗外翻涌著。師微萍哼著小曲回家。到家后,才發現氣氛有些不對,看著餐桌邊的父母,笑道:“爸、媽,這是怎么了?”
  師書記威嚴的點點頭,打個手勢,“開飯。”
  “爸,云放今天沒來?”師微萍喝著湯,疑惑的問道。她丈夫這段時間往父母這兒來的很勤。
  師書記皺眉,“先吃飯,他的事情呆會再說。”
  飯后,師書記將女兒叫道書房里,點了一支煙,坐在老式的藤椅上,“最近怎么樣?”
  “挺好的啊。”師微萍略微有些奇怪,道:“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她自幼在政治家庭里長大,明顯能感覺到她爸今天很疲倦,這顯然是出了大事的征兆。
  師書記抽了口煙,聲音低沉的道:“能有什么事?你不是想去香港嗎?云放就在香港,你去香港和他一起散散心吧。”
  師微萍臉色劇變,忙抓著父親的手,“爸,我不走。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趙浩天那王八蛋搞鬼。”
  “胡鬧!”師書記板著臉訓斥道:“省長是你能罵得?行了,就這樣,我有點累了。”
  師微萍看著衰老的老父,知道父親的脾氣,關上門的一瞬間,突然忍不住無聲痛哭起來。她爸六十五歲了,按照規定這是必退的年紀。顯然,她爸這是要換取她和唐云放下半輩子zìyóu的生活。
  …
  八月初,楚北省政壇動蕩。省委書記師文賢同志因身體原因退休。由省長趙浩天同志暫時主持省委、省zhèngfǔ全面工作。省委副書記熊為明調任蘇江省省委副書記。省紀委書記董衛國任省委副書記、省紀委書記。副省長柳春陽擔任楚北省常委副省長。省委秘書長姚于山調任西南某省統戰部部長。
  東海貿易公司被查封。總經理,法人代表劉文舟、副總經理邱明信涉嫌走私汽車被依法逮捕。公司其余高管多被逮捕。一時間成為民營企業違法的個案。媒體熱炒。
  繁復的消息之中,很少有人留意到,原市場部的一名經理,路福豐悄然離開江州,前往江口。
  唐云放結束東海貿易的生意,與妻子一起,隨著岳父岳母返回豫北老家小住。據說,日后定居在黃海。
  趙禮順倒賣-國家文物一案也迅速結案。經相關專家鑒定,宋代古玉為國家二級文物,趙禮順將會被判處7年監禁。另外有幾名相關人員遭到處罰。
  不久,黃海的官場也大范圍的調整。
  徐華路麗都酒店頂層總統套房內,陸江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做得不錯。”
  陸景笑了笑。
  外人很難從楚北一系列的人事變動琢磨出味道來。師書記退休,他圈子內的干部大受影響。省委秘書長姚于山調離就是一個信號。
  熊為明調任蘇江所空缺出來的副書記被紀委書記董衛國拿到則顯示出上面對楚北頻出問題相當不滿。
  官場語言,用詞極為講究。暫時主持多半是無法轉正的。如果是代理主持,那肯定是能轉正的。不過趙省長也并非沒有收獲,副省長柳春陽擔任常委副省長,省zhèngfǔ的話語權加強了不少。接下來2年,他這個省長大概會做得舒服些。
  熊為明調任蘇江,自然是大哥運作的。蘇江省的政治地位歷來比楚北省高。熊為明這個副書記可以看做象征意義上的升職。但是熊為明孤身進入蘇江。上下都沒有支持,處境可想而知。他的仕途之路也就到此為止了。
  當然,這里還有一個目的:就資歷而言,熊為明的資歷無疑比楊修武老,所以競爭起來,楊修武沒能拿下這個省委副書記。想來他是很郁悶的。
  “哥,會是誰來楚北?”
  陸江微笑道:“不會是派系痕跡特別明顯的干部。不說了,走吧,去外面客廳里吃晚飯。”
  客廳里大嫂胡瑩、占哥兒、唐悅正在聊天。陸景吩咐下去,飯菜很快就送了上來。陸江微笑道:“這段時間忙得腳不落地。現在算是松下來。今天這頓飯算是家宴了。”
  說說笑笑,都是家長里短的事情。席間,陸景接到湯開復的電話,“陸景,恭喜啊。”
  陸景笑道:“謝謝!”
  湯開復哈哈一笑,“是這樣的,我這個月12號在江州補辦婚禮,請你來參加,請柬我改天讓人送給你。”
  陸景笑著答應下來。湯開復和林婉如的婚禮年初就在他魯東老家舉辦過。這個時候在楚北補辦婚禮,很有些玄妙。看來湯書記對省委書記的位置很有興趣。
  八月五日,唐悅回京城和他的女朋友沈雪華小聚,過幾天會前往香港以瑞豐公司的名義組建保安公司。占哥兒則是前往建業視察。盛泰電器在蘇江省業績不佳,他也額外要多花些心思。
  景華科技園四期的設計圖紙,外請的設計院已經交稿,但是黃紫琪她們還在緊張的做最后的完善工作。陸景去南園別墅晃了幾圈都被黃紫琪嬌嗔著趕走。他準備前往香港看望在香港學習的邵秋蘭。
  楚北的這場較量,從胡聯營四月份在江州掀起風波開始,到現在八月份才算結束。歷時四個月。中間先機更是幾度易手。
  陸景一直在江州呆了半年多,心神也是疲勞至極。關寧、董晚瑤不在,偌大的新豐公寓里顯得有些空蕩蕩的。陸景很隨意的靠在椅子上,雙手飛快的操作著鼠標和鍵盤,他正在玩一款網友,砍人和被砍,倒也能找到昔日一些熱血沸騰的感覺。
  桌上的手機響了響。陸景接了電話,是胡紅軍的電話。胡世國去美國游學的事情已經搞定。他特意打來電話說一聲。
  聊了幾句掛掉電話,陸景的人物角色已經被砍死。陸景郁悶的拿起旁邊的云冰綠茶喝了一口,準備繼續時,另外一只手機又響起來。
  除了陳笑那里有一支號碼對外公開的手機外,他一共還有兩支私人手機。平常不想接電話時可以放在助理那里。不過,秋蘭去香港后,他卻是沒有辦法了。
  這一次是高新開發區的主任王白山打來的電話。漢生軟件最終進入破產程序。資產和原團隊都被蘇遠的遠大集團接手。
  陸景剛剛帶上耳機,手機又響起來,忍不住,長出一口氣,“這沒助理的日子真是沒法熬了。”
  說完,無奈的拿起手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