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88 許雪

高逸看了陸景一眼,對球童打個手勢,摘下白手套,挑釁的道:“要不我們一起打一局。”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那就沒必要了。”
  球童很快拿來電話,果然有未接的電話。高逸狐疑的回撥過去,不大會兒,臉色一變,看向陸景的目光就有些冷。
  漢北區今天晚上競拍的那塊地被立豐地產拍走了。百泰集團出師不利。他自然知道立豐地產和陸景的關系。
  陸景看了高逸、蘇遠一眼,轉身離開。立豐地產拿下那塊地是要作為打響回歸江州的一炮。他過問了一聲:不能讓百泰集團拍到那塊地。
  莫心藍微微笑了笑,打了個招呼,跟著陸景離開。許雪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會,追著過去。
  高逸被陸景臨走一眼,看的心里起火。他現在是無比的希望省里的較量中,唐云放的岳父師書記能搞掉趙省長。那樣,陸景這小子的哥哥陸江也沒好日子過。屆時,陸景還囂張個屁。
  莫心藍笑吟吟的道:“你和蘇遠、高逸的關系很差?”
  陸景微笑道:“我和他們的關系就沒好過好不好?”
  許雪趕上陸景的步伐,微笑著道:“以后明州商業銀行還需要陸先生多多關照。”
  陸景微微一笑。這算什么?來交好,還是來示弱。抑或是來迷惑自己的?許雪這個女人很自信,很有些意思。
  楚北省紀委大樓,省紀委副書記胡朝非帶著資料走進紀委書記董衛國的辦公室。省紀委配合中-紀委調查。副省長唐學森違規違紀一案基本查實。
  待客沙發處,董衛國笑呵呵的招呼胡朝非喝茶。對胡朝非這位半路轉到紀檢線上的干部。他十分欣賞。能堅持原則,又有能力。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匯報了一會案情進展,胡朝非想了想,道:“董書記,上面的人什么時候撤走?”
  現在趙省長很艱難,說什么的都有。當然,流傳得最廣的版本是趙省長即將離開楚北。實話說,他心里很有些想法。趙省長為人是很正派的。沒有任何問題。而且楚北省這兩年的發展明顯比華省長主政時要快。趙省長的功績不可抹殺。
  董衛國笑了笑,看了胡朝非一眼,道:“不要急。”
  胡朝非心里磕磣一下。琢磨著這句話的意思。心里有些發寒。
  董衛國慢悠悠的喝茶,也不解釋。中-紀委的調查組,未必就是沖著趙省長來的。雖然,中-紀委的負責同志沒有和他多說什么。但是就在楚北這地界上,紀檢線上的事,他多少還是能琢磨出一些味道來。
  要打的老虎,此虎非彼虎。
  “怎么樣?”后湖別墅里,陸景拿著酒杯,轉身問走進客廳的唐悅。楚北局勢。陸景正時刻關注著。新豐公寓里保存的材料他已經交給大哥運作。還有一件需要配合的事,需要他來操作。
  唐悅笑著點點頭,“和路福豐聯系上了,他答應做事。”
  陸景沉聲道:“你沒暴露吧?”
  “小波出面的。路福豐不會認得出來。”唐悅走到桌邊。倒了一杯酒,猛得喝了一杯。
  陸景點點頭,看著窗外的夜色。路福豐是東海貿易公司市場部的一個經理。是上次邵秋蘭大學同學安雅月的男朋友馬委立的高中同學。
  陸景需要借他的手做點事情。當然,路福豐是不可能知道事情全部的計劃。
  同一時間。唐云放正在江州一間別墅里來回走動著。他最信任的手下二虎、云珊都在。
  “唐哥?”二虎有點沉不住氣,喊了一聲。
  唐云放擺了擺手。據悉。黃海那里的海關又扣住了他一批車。他得馬上去黃海一趟。但是,他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勁。
  正值,他岳父和趙省長較量的關鍵時候,又被扣住一批車,這不是什么好兆頭。別看趙省長搖搖欲墜,但是tm的就是不墜下來。陸江現在是熄火了,但是難保他沒盯著自己。所以他猶豫著要不要現在動用關系去把這批車撈出來。
  “云珊,你覺得我現在應該怎么做?”
  云珊不假思索的道:“唐哥,車不撈出來,好多客戶都是下了訂單的,不說違約的賠償,就是信譽損失我們受不了。在黃海那兒,楊四兒正在和咱們爭奪市場,所以…”
  唐云放點點頭,走了兩個來回,說道:“好吧。云珊,你去訂機票。我們連夜去黃海,早點把事情解決掉。”
  云珊答應了一聲,出去了。
  黃海,新華酒店。包廂的餐桌上,美酒佳肴。唐云放正和黃海海關某處的黃司長推杯換盞。
  黃司長喝得微醺,拍拍唐云放的肩膀,道:“唐總,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給你透個底吧。最近風聲很嚴。你這批走私車先得扣著,過段時間再說。”
  唐云放笑道:“黃司長,咱們老關系了。我也不藏著掖著,我現在急等著這批貨,你看…”說著話,一張銀行卡悄然的放到黃司長的口袋里。
  黃司長有些為難,“這…”
  “請黃司長一定要幫我這個忙。”
  黃司長沉吟了會,“我試試看把。”
  唐云放笑著點點頭。這已經是他到黃海的第二天。送了黃司長離開,突然,手機響起來,東海貿易的總經理劉文舟驚慌失措的聲音傳來,“唐總,唐總,省審計廳來人要求查賬。”
  唐云放皺眉,“這點小事怕什么,慌什么?”
  說著,掛了電話,給岳父的秘書打個電話,“劉秘書,怎么回事?怎么省審計廳的人會查東海貿易?”
  劉秘書道:“有這回事?你等等,我查查。”
  過了一小時,唐云放才接到劉秘書的電話,“是審計廳的人擅自行動。還在東海貿易公司里面。唐總,這件事是不是給書記匯報一聲?”
  唐云放琢磨了下,“我來說吧。”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正要給岳父打個電話時,手機響起來。是云珊的電話,“唐哥,市場部有員工偷聽到劉文舟和人說話,準備把公司的賬目交出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