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58 高考前

陸景微笑道:“是有段時間了。”說著,兩人握了下手,陸景開了一瓶啤酒,拿起來和周俊華碰了一下。“想起咱們一起參軍的日子就像在昨天。你為什么今年不進華夏軍事大學?呵呵,那樣咱們倒是有個伴,我還惦記著和你再比個高下。”
  陸景笑了笑,“有機會再說吧,我現在對軍校的生活不是很感興趣。”他和周俊華在軍校里面有過間接的較量,成績不分伯仲。
  “可惜了。”周俊華嘆了口氣,接著道:“你跟秀秀是怎么回事?夏慶平看你的眼神不太對啊。”
  他才回京城,對陸景在藍錦酒店打架的事略有耳聞。
  “鬧掰了。不說這個,喝酒!”陸景和周俊華碰了一下酒瓶,不想多談。
  或許,夏慶平把這件事當做了對他圈子地位的挑釁。夏慶平和明秀的關系比較近,周俊華和他們的關系也很近,他們在大的格局上都是一起的。
  誰對誰錯,各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多說無益。
  遞了一支煙給周俊華,陸景摸出煙點上,看著不遠處,他們幾個正玩的不亦樂乎。心想,“我現在算是被排斥圈子外了。不過這種圈子待著也沒有什么意思。”
  “王燦呢?”
  “和小雨在下面跳舞。”周俊華左手夾著煙,右手指著一樓中間一群舞動的人。陸景皺了皺眉頭。
  “皺什么眉頭呀?周俊華,不給我介紹下這位帥哥。”原本在和劉小山猜骰子的美女走了過來。
  她有著一張方臉,短發的發型剪得頗為得體,配上她的面孔,有著明艷,大方的風情。穿著寬松的墨色褲子,上面是一件短袖白色蕾絲T恤。
  周俊華笑著介紹道:“這是我小時候的玩伴陸景,這位是我的同學,李子君。”李子君大大的眼睛斜了周俊華一眼,“只是同學嗎?”
  周俊華做了一個頭疼的表情,擺擺手,怕這位姑奶奶說出什么勁爆的話來。
  “哦,原來你就是陸景。我知道你,他們都叫你陸二少啊。你們兩個不要抽煙,抽煙對身體不好。”李子君完全是自來熟,坐了下來,自己拿著一瓶啤酒打開,喝了一口,權當解渴。
  “軍校挺好的,你為什么不愿意上?周俊華還可惜你不來華夏軍事大學讀書呢。”李子君皺眉揮手趕著煙霧。
  陸景見她是真討厭煙味,就把煙滅了,笑道:“不想去軍校吃苦了。我對于以后的路有自己的規劃,希望日子過得舒服些,不要緊張,緊湊的快節奏生活,不要重復,單調的生活。最好是能像江南水鄉那般,日子如潺潺的流水,舒緩而又有新意。”
  “咳。”周俊華咳嗽一聲,笑道:“你這個想法是好的,但是怕難得實現。”
  李子君道:“什么好想法,說白了就是混吃等死的人生唄,只是加了股文縐縐的酸氣。真沒有上進心了,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
  陸景啞然失笑,沒想到李子君表達觀點這么直接。
  “聽說你前幾天十秒鐘就把京城的一個公子哥打的像沙包一樣,咱們比劃比劃。看誰厲害。”李子君挑釁的看著陸景。周俊華聳聳肩,對陸景示意自己也拿她沒有辦法。
  “我對打架沒有什么興趣。我沒有興趣的事,一般都不會去做。看到對面那個國字臉沒有,他身手不錯,你可以找他。”
  周俊華就笑著拍陸景的肩膀,“你也不用這么坑劉小山吧。子君的身手我都比不過,劉小山肯定不行。”李子君得意的挺起小胸部笑了。陸景眼睛余光一掃,頓時就判斷出來,A杯。心里覺得好笑,周俊華模樣長得不錯,可惜女朋友是個小胸。
  只看周俊華和李子君兩人說話的神情,陸景就能判斷出來,兩個人之間有點什么。
  李子君臉蛋倒是漂亮,身材比例勻稱,小麥色的肌膚也顯的十分健康,只是胸前一馬平川,讓人有著扼腕嘆息的感覺,美中不足呀!
  李子君大眼睛看了一眼陸景,臉上得意的神色還沒有消失,說道:“你們坐吧,我去那邊玩。陸景,你這人沒什么意思,不好玩。我不喜歡你。”
  說完,站起來走了。周俊華有些尷尬,“子君的性子就這樣,直來直去的,沒什么壞心思。”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問周俊華,“這是那家的大小姐?”李子君身上有著強烈的自信,沒有一定的地位是不可能說話這么硬氣。而且這樣直來直去的脾氣能長這么大沒有碰過壁,更能說明家里權勢不小。
  周俊華搖著頭苦笑道:“交州軍區某野戰軍李軍長的女兒。這次和我一起到華夏軍事大學讀大一。我爸媽很喜歡她。”
  陸景笑著點頭,“看出來了。以后結婚的時候通知我一聲。”
  周俊華呵呵的笑了下,喝著酒,“還早呢。那天你把劉松也打了?”
  陸景道:“順手而已。”
  “你們之間的誤會越來越深了。我請你們喝酒看著都受罪。”周俊華眼睛從劉小山身上滑過,搖了搖頭,說道:“要不要找個機會化解一下。我可以做個中人。”
  陸景拿出煙點上,說道:“不用,有些事化解不了。”周俊華仿佛明白了什么,點點頭,不說話。
  “呀---!”舞池中間突然傳來一聲尖叫,接著是一陣推搡,和叫喊聲,夾在搖滾聲中,異常的刺耳。
  “下面打架了。”周俊華站起來看了過去,臉上變了色,“是小雨。”
  “什么?”陸景把煙丟在桌子上,霍的站起來,大步流星的向下走。“快,下去。小雨被人欺負了”周俊華喊了一聲,一伙人急沖沖的下樓。
  一個擋在路上的白色短裙女子被陸景一把推開,他沒有時間請人讓路。王燦和小雨在底下被欺負了,他得快點過去。
  白色短裙女罵道:“你麻痹有病啊!”剛說完,又被后面一群人給推開。白色短裙女見有幾個人高馬大的青年,罵人的話到了嘴邊又縮了回來。
  “出來玩,就要有玩的覺悟嘛,不就是摸了下你屁股嗎?”舞池中間,一個流里流氣的青年叼著煙,襯衣敞開,十分囂張的說道。他身后幾個小青年轟然叫好,將兩人圍在中間。
  “就是,小娘皮脾氣很大嘛。”
  “超哥看中你,那是你的榮幸。”
  “超哥威武!”
  幾個小青年一邊說,一邊動手。王燦挨了幾下,護住夏思雨,不讓那些青年再碰到她。他眼角一片青色,眼鏡早就不知道沒到哪兒去了。
  夏思雨氣得跺腳,用手指著他們道:“你們都給我等著。”她就想向外走,她哥他們都在上面,回來不教訓死這幫青年,她就不叫夏思雨。
  “那里去啊?哥哥在這兒呢!”一名男青年攔住他的去路。
  “讓開!”陸景把看熱鬧的一個男子擠開,向中間走去。那男子眼睛一瞪,要說話,正好后面周俊華他們跟著走來,夏慶平一巴掌把他推開,惡狠狠的道:“不想死,就滾遠點。”
  “讓開!”陸景嘴里喊著,在搖滾音樂下,聲音不大,不過好在這家酒吧的舞廳位置并不大,他很快就擠了過去。
  陸景二話不說,一拳打在堵住夏思雨的青年脖子上。那青年雙眼一黑,軟軟的倒了下去。
  “啊,死人了。”圍觀的人群都傻了,開始就人向外走,場面就空了不少。仍然有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向這邊看來。這些人都是出來玩的老鳥,什么火爆的情況沒有見過,自然不怕。酒吧里面的保安也發現這里在鬧事,對著呼機大聲說話。
  “你是誰,干什么?”為首的襯衣男見小白一下就被打倒在地,心里發寒,暴喝道。夏思雨見陸景過來,驚喜的喊道:“陸景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