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87 反擊風緊

蘇時文輕微的嘆口氣,“問題大著。你岳父的根基太淺,這種層次的交鋒,他根本沒法攙和的起。”
  蘇遠不解的拿起茶杯喝茶。現在是師書記在和趙省長較量,岳父不過是在其中投機一把,能有什么問題?而且,這件事明面上看是趙省長自己出了問題,才招致中央第六巡視組到楚北省來調查。
  蘇時文搖了搖頭,他這個兒子在商業上天分十足,但是卻難以洞察政治的奧妙。“你覺得趙省長在這次風波中能穩得住嗎?”
  蘇遠思考了下,語氣有些不太確定,“他應該穩不住吧?”
  “不一定。趙禮順倒賣文物案見報時,我判斷趙省長會出問題。趙省長的兒子倒賣國家文物,可以說他在上面的印象已經大壞。政治生命基本上不會再有起色。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調查他的聲音傳出來。這說明什么?”
  蘇遠看到父親看過來的目光,心臟不由的一緊。這說明趙省長在上面的根基不是一般的牢固。
  蘇時文繼續道:“而趙禮順自首、江州市里大肆為趙省長宣揚其經濟成績。這兩步棋落下,實際上是穩住了他的位置。”
  “但是,現在省交通廳的**案…”
  蘇時文搖頭,“不一定能牽扯到趙省長身上去。趙省長今年61歲,也就兩年的時間了。上面如果要穩一穩楚北的形勢,他甚至都有可能不會調離楚北。”
  蘇遠臉色微變,明白父親的意思。如果趙省長不調離楚北。那他岳父就危險了。趙省長身后的力量難保不會秋后算賬。
  蘇遠不甘心的說道:“師書記那里…”
  蘇時文抿了口茶水,“所以說很難說。局勢怎么走。很難確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你岳父很難達成他的目標。必須要盡快置身事外。明哲保身。”
  蘇遠點點頭,對父親的判斷他一向是信服的。心里嘆了口氣。岳父的目標他想也知道,肯定是省府一號的位置。這不是白折騰一場么?
  車到湖東路大學城。楊修武走進環境幽雅的“浩清波”。川南省常委副省長霍見陽已經等在雅座里。
  飯店外,秘書鐘秋華笑著搖搖頭。已經是7月下旬,臨近吃飯的時節,大學城這里的人氣依舊不低。他倒是不由得想起自己讀書時的情形。
  對楊書記在這里請客吃飯,他似乎不覺得奇怪。楊書記他們這些高官的習慣,喜歡吃一些舒服的家常菜。
  雅致的白色餐布,玻璃餐桌上幾道小菜熱氣騰騰。
  楊修武拿起啤酒和霍見陽碰了碰。“這里是京式飯館,勇志主任給我推薦過一次。我來嘗過,味道很不錯。”
  “勇志主任…”霍見陽笑了笑。劉勇志很得豫北一位旗標人物的看中,但是43歲還在副部的位置上,他實則是已經退出日后第一集團的競爭。
  楊修武也微笑了下。劉勇志上次競爭計委第三副主任失敗,實在有些可惜。難得的是他還保持高昂的工作熱情。據說最近工作干得有聲有色。他能得到上面的看中不是沒有原因的。
  霍見陽品了品冰鎮的啤酒,涼爽通透,笑道:“大敵將去,是不是感覺渾身一輕。”
  楊修武拿著酒杯的手在空中停頓了下。輕聲道:“還沒有塵埃落定。一切皆有可能。”
  中央第六巡視組已經離開楚北一周了,但是中-紀委的調查組馬上去了楚北。據傳聞楚北省里的一名副省長出了問題。楚北的師書記實在老辣。
  霍見陽笑著搖頭,“你啊,還是這么穩。”說著。又道:“師文賢到底是棋高一著啊。他快65了吧。就這個勢頭下去,楚北還真得他繼續坐鎮兩年。”
  楊修武微笑著擺擺手,“咱們不談這個。”
  霍見陽點點頭。和楊修武喝了一杯,“我提前恭喜你了。”蘇江省的一位副書記因為身體原因要提前退下去了。楊修武有很大的機會拿下這個位置。
  楊修武這幾天應該是在京城活動。不管楚北的事情如何發展。拿下這個位置后,派系里那個所謂接-班人之爭就會如浮云般飄散。陸江。差得遠了!
  楊修武微笑了笑,“咱們再喝一杯。”
  東湖印象餐廳包廂。乳白色的裝修格調,廂壁是猶若玉石般的浮雕水晶燈吊頂,照得空間適度的包廂里亮如白晝。前方的鏤空木窗半開。隔著玻璃可以欣賞到漢寧區璀璨迷-人的夜色。
  小玻璃圓桌上,幾盤精美的菜肴已經下去大半。看著還在吃飯的陸景,莫心藍嘗了嘗滑藕片,輕笑道:“要不要再叫一份米飯?”
  陸景笑道:“差不多了。你每道菜都嘗那么一點,晚上不餓嗎?”
  莫心藍輕笑道:“還好啊。我晚上一般就吃這么多。”
  陸景笑著搖搖頭,“都是要身材,不要美食的狂人!”
  莫心藍笑吟吟的白了陸景一眼,喝著清茶,微笑道:“晚上去精英高爾夫球會打一局高爾夫吧?權當飯后散散步。”
  陸景微微點頭,道:“行啊。順便見識下你的高爾夫水準。”說著,又道:“誰想見我。”
  他自然沒有自戀到莫心藍會和他約會散步。八成是有人等在那里的。至于這頓飯,算是莫心藍的鋪墊,等在那兒的人,應該是他不怎么待見的人。
  莫心藍微笑著甩了下長發,道:“你挺神的啊。許雪委托我介紹,想要認識下你。就是明州商業銀行的那位。浙東許家的許雪。”
  陸景饒有興致的看了莫心藍一眼,“你人面交際挺廣的。”
  莫心藍笑道:“我把謎底揭開了,那你還去不去?”明州商業銀行進軍建業,和陸景旗下的建業市商業銀行是競爭對手。但是,她以前欠了許雪家里一個人情,許雪找到她,她實在不好拒絕。
  看著莫心藍精致美麗的容顏,雖說笑顏如花,但是陸景卻莫名的感覺到她似乎有些怕自己。此刻,他都能感受到莫心藍內心的忐忑。一種很真實的怪異感覺。
  “吃你一頓飯,要是這都不同意就太不像話了。”
  莫心藍掩嘴嬌笑起來。
  漢寧區的精英高爾夫球會是吳璇的母親何欣靜經營的一家高爾夫俱樂部。在江州也是名流聚會,交際的場所。
  “陸先生,很高興見到你。”許雪笑吟吟的和陸景握手。她穿著修身的蕾絲衫,低腰性-感的緊身牛仔褲,凸顯出翹臀與修-長雙腿的美麗曲線,長發飄逸,明艷的都市女郎打扮。
  陸景禮貌的微笑道:“上次去建業就聽過許小姐的大名,不過停留的時間太短,沒有去拜訪許小姐。沒想到我們在江州見面了。”
  他腦子里浮出林清秋收集的關于許雪的資料。
  許雪二十六歲,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的商學院。在花旗集團旗下的投資部門工作了三年。一年前回國,出任明州商業銀行執行董事、副行長。業務熟練,能力極強,手段強硬,短時間內就在明州商業銀行內部樹立起權威。
  許雪笑道:“這次委托心藍小姐介紹,我有些冒昧。聽到陸先生這么說,我心里現在放下擔憂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打了個手勢。
  片刻后,三人換了運動裝往球場而去。兩名球童拿著球桿、器械跟在后面。快到2號場地上,卻是碰到高逸和蘇遠也拿著球桿有說有笑的入場。
  高逸和許雪認識,蘇遠和莫心藍也認識,當即都停下來打招呼,寒暄幾句,高逸看了眼冷落在一邊的陸景,嘴角浮上一絲譏諷的笑容,“陸先生也會打高爾夫球?”
  陸景皺眉,道:“會一點。”他沒覺得會打高爾夫就高人一等。說白了就是個花時間的富人游戲而已。
  蘇遠看了陸景一眼。雖然他爸分析不能攙和師書記和趙省長的斗爭,但是他還是很樂意看到陸景倒霉。據說現在形勢對趙省長很不利,不知道這小子怎么還有閑情陪著美女來打球。插話道:“一起吧!心藍覺得呢?”
  莫心藍穿著貼身的白色運動裝,秀麗異常。美乳妙臀,曲線曼妙,明亮的夜燈之下,看著養眼至極。那位明艷的許家小姐都要遜色一籌。
  莫心藍看向陸景。心里卻是琢磨著陸景會不會答應下來。
  陸景擺擺手,“沒必要,各玩各吧。”他不想和蘇遠、高逸虛與委蛇。上回開發區的土地被這兩人橫插一竿子的賬還沒算。
  蘇遠的眼神就有些淡。高逸冷哼一聲,轉身上了球場。開球后,球童落遠。高逸問道:“省里的調查結果還沒出來?”
  蘇遠微微冷笑,“差不多快了。中-紀委調查組不可能在江州呆著不走,到時候有這小子好看的。”
  高逸點了點頭。
  那邊,許雪和莫心藍先上場。陸景吩咐了球童幾句。等球童拿過手機,他撥了個號碼,說了幾句。將手機給球童,才轉身上場。
  一個小時過后,陸景名次墊底的下場。兩撥人在場地外又碰到。高逸笑呵呵的對蘇遠道:“我這么說可能顯得我涵養不夠,不過,有些人技術蹩腳的很,偏偏要玩高雅的運動。看不習慣啊。”
  陸景接過球童遞來的云冰綠茶,喝了一口,道:“高逸是吧?我建議你現在接個電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