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86 應對

荷田縣,江州鋼鐵二期廠區。長長地黑色轎車車隊排成一字,車上干部紛紛下車,嘭嘭關車門的聲音此起彼伏,使得遠遠駐足地人群能深深體會到省長這兩個字有著著怎樣的權能。
  陳創和給前來視察省長趙浩天、副省長馬杰、省國資委主任舒家啟、省zhèngfǔ辦公廳主任崔元杰、江州市市長陸江、江州市常委副市長方林清、副市長顧日輝、江州市zhèngfǔ秘書長黃朝君等人匯報江州鋼鐵的發展情況。
  趙省長聆聽了江州鋼鐵董事長陳創和的匯報,并發表了講話肯定江州鋼鐵近來取得成績。對江州鋼鐵近期要走出去尋找礦山,大為贊賞。
  副省長馬杰、江州市市長陸江等人分別發表講話。
  省國資委主任舒家啟號召江州鋼鐵全體員工要認真學習趙省長的講話,落實趙省長講話的精神。
  江州市常委副市長方林清表示江州市的所取得的成績,特別高于沿海一些省市的經濟增速是在省zhèngfǔ英明的領導下取得的。
  視察結束后,趙省長一行在江州鋼鐵第四食堂用餐。長長的隊伍尾巴外圍,攝像機照顧不到的地方,陸景和楊玉立拿著飯盤小聲交談著。
  “景少,今天這是唱那出啊?”楊玉立迷惑的問道。最近電視里趙省長的新聞很多。他不知道陸景為什么拉著他到這個視察隊伍里面來。
  陸景扒拉著米飯,混著肉汁一起吃著,笑道:“今天食堂的伙食絕對加料了。”
  楊玉立笑了笑。這領導檢查的把戲誰不知道。
  吃過飯,趙省長一行繼續前往徐古縣開發區視察。徐古縣開發區毗鄰常新縣開發區,同時為江州市手機制造業基地。
  這個視察點陸景沒有再跟隨,換了一輛黑色的奧迪往景華科技園而去。車內,陸景遞了一支煙給楊玉立,笑道:“有人搭臺有人唱戲。唱戲就要表功績。也是告誡一些人。”
  楊玉立懵懵懂懂的點點頭,他不知道陸景今天混在省長視察隊伍中的含義。聽這話,今天的視察好像是內含玄機。
  “景少,漢北區中心有一塊六百畝的地塊要招拍,底價5個億。立豐地產現在已經重組完畢,手上握著富裕的資金,我打算拍下來,開發一個高檔住宅。”
  陸景抽著煙,笑了笑,道:“保證質量吧。”
  重活一回,大把的賺錢契機。對房地產這沾滿著底層民眾辛酸血淚的利潤,他實在沒什么興趣。
  但是,面對國內蓬勃發展的房地產市場,哪里有資本會不動心?立豐地產內部一直有聲音要求涉足江州的房地產開發。總不能要求身邊所有人都順從的去滿足他這點心理上偶有的潔癖。
  他現在也沒有壓制立豐地產進入這一領域的想法。房價這個問題,大哥終究也是要面對的。與其到時候被動,不如現在布下一步先手。
  楊玉立笑著道:“這個我能保證。不能讓江州的市民罵我們。”他記得陸景給他說過,房價過高,房地產開發商會被人罵。
  陸景微微點頭。
  …
  “這話牛的!只要省zhèngfǔ的領導,不要省委的領導了。”何路遙指著電視對陸景說道。畫面上正是前天江州市常委副市長方林清在江州鋼鐵講話時的情形。
  陸景喝清茶,笑道:“那要看什么時候說。”
  何路遙今天打電話約他在南陽街喝茶。他正在南園別墅里看黃紫琪、周銀燕、阿羅搞設計。已經大四畢業的徐詠碧因為畫工極為突出,經去香港的邵秋蘭推薦也加入進來。她的好友蘇秀麗給她打下手。
  最近吳璇去了黃海籌備修建景華度假山莊的事情。陳笑因為周復生入職之后,手頭的工作大減,累了好幾年,索性帶著助理蘇曉玉回京城休假去了。
  陸景現在手頭上就關注著景華科技園四期工程的設計。也不能全靠黃紫琪一個人設計,景華已經聘請國外的一個設計團隊設計方案。界時,會綜合兩套方案。
  何路遙嘿嘿一笑,“聽說胡聯營最近有些失落,雖然去了下面視察,但是江州市臺都沒怎么播他的新聞。據說,省委宣傳部長段文凱批評了江州市委宣傳部不講政治。”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江州市委宣傳部部長駱宜偉是陳史益一手提起來的干部,這點立場還是有的。省委那里批評的聲音,估計還是針對趙省長視察江州的事情。
  雖然省臺沒有大幅報道,但是江州市臺報道趙省長的行蹤可是不遺余力。省里的形勢越發膠著起來。壓力在師書記那邊。
  何路遙也不以為意,摸了摸身邊楊青青被粉色緊身褲勾勒出曲線的屁-股。楊青青滿臉尷尬,偷偷的看了眼陸景。
  何路遙喝了口茶,笑道:“高逸這個人你聽說過吧。百泰集團準備在江州搞房地產。據說,他準備在漢北區市中心拿地。前段時間還請我爸吃過飯。”
  陸景微微一笑,“恩,我見過。和我有點過節。”還真是冤家路窄。漢北區近期市中心就一塊地,肯定是和楊玉立看上同一塊地了。
  …
  省委秘書長姚于山慢步走進師書記的辦公室里。近期,趙浩天的身影頻頻出現在新聞里,陸江對趙浩天的支持力度很大。
  江州市的副市長公然在江州鋼鐵喊出省zhèngfǔ英明領導的口號。這不是一個好兆頭。平心而論,趙浩天上任這二年來,經濟工作還是搞得有聲有色。當然,江州的成績要給他增色不少。
  “江州有些同志的思想苗頭很不對。zhèngfǔ還要不要黨的正確領導了?據說很多同志對這種現象極為不滿…”
  師書記看了姚于山一眼,沒有說話。
  姚于山停住了話頭,默默的抽了口煙。趙禮順倒賣文物一事,據說引起了中央一些領導的關注。
  但是,趙禮順自首之后,公-安機關目前還沒取得任何突破性的的進展。幾個小毛賊那根本上不得臺面。趙浩天也夠狠,居然肯把他兒子送進去。這一手實在厲害,扭轉了局勢。
  而江州大肆報道趙省長的新聞,實則是火上澆油。現在壓力都到了師書記這邊。必須盡快對這個案子做一個結論。對公眾有一個交代。
  否則,板子落下來,師書記首當其沖。你師文賢沒什么控制力嘛!
  姚于山沉聲道:“云江高速又出了一起車禍。這條路在運營以來暴露出諸多問題。”說著,頓了頓,“皖東齊書記那里…”
  這條路修建是趙省長簽字的。金橋銀路銅房子,這里面難道就沒點貓膩?
  師書記輕輕的點點頭,打了個手勢,道:“你和省交通廳的范標同志溝通下。”
  姚于山微笑著答應下來。
  …
  就在倒賣文物案案情確定轉入司法程序后,中央在皖東省的第六巡視組突然出現在楚北。據說接到大量舉報云江高速貪污**的材料。。
  中央第六巡視組的組長齊書記是已經退休的正-部-級**。剛到江州,就頻頻召見楚北省的干部進行談話,了解情況。勢頭很猛,猶如泰山壓頂。
  楚北省頓時風聲鶴唳。
  兩天后,省交通廳有一名副廳長被省紀委調查。立即,陰云籠罩在楚北一些干部的心頭。
  徐華路麗都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里,陸江笑著舉杯,“來,咱們喝一杯。”今天他做東,宴請在江州的占哥兒,表弟唐悅。
  陸景三人一起舉杯喝了一杯。氣氛有些悶。這個時候就算想說句笑話,也感覺都千斤壓力一般。
  陸江微笑了下,沉聲道:“事情還沒結束。做好我們自己該做的事情。”
  陸景琢磨了下,“哥,京城里是不是要溝通下?”巡視組這東西威力很大的。直通大內。趙省長這一回,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至少在高層心里的印象肯定是大壞。
  壯士斷腕般用趙禮順換回的有利局面就這樣被師書記化解。當然,對師書記不利的事,楚北一號二號的矛盾表面化。但是這對師書記的影響不算大。
  而現在,不用想都知道,第六巡視組那里肯定到處是趙省長的舉報材料。
  陸江點了點頭,“在江州鋼鐵抵制新日鐵注資,以及隨后的鐵礦石資源布局上,趙省長的建議得到中央一些領導的重視。”
  占哥兒和唐悅對視了一眼,心里松了口氣。有些明白前些天高調宣傳趙省長視察江州鋼鐵的深意了。
  他們倆很明白這次較量對江哥的意義。可以說是生死存亡。一旦失利,在師書記的重壓之下,江哥肯定會被胡聯營死死壓住。政治生涯至少要耽擱四到五年。在江州市長這個位置上坐七八年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陸景琢磨了下,新豐公寓保險柜里面的材料是不是要用上了。趙省長的反擊也不過是要保住位置,不會威脅到師書記的地位,但是師書記仍不肯罷手。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就在陸景思考的時候,蘇遠也被他父親蘇時文叫回了家。
  蘇時文帶著眼鏡,文質彬彬,身上有股書卷氣,倒了兩杯清茶,坐到沙發上,抿了一口才說道:“省交通廳的案子,你岳父沒參與吧?”
  “爸,這里面有什么問題嗎?”蘇遠從父親的話里聽出了一絲凝重。父親越是云淡風輕,越是四平八穩,就越表明他內心里的憂慮、擔憂。
  但是,有什么問題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