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584 楚北風云(三)

書房里淡淡的香煙煙霧寥寥升起。師書記默默的抽著煙,最近楚北形勢發生了變化,趙浩天還是很有些功力的,滑不留手。江州市里的陸江也很有些本事,居然主動公開案子,將事情設定為民事糾紛,搶占輿論高地。
  “找我什么事?”師書記看了女婿一眼。
  唐云放微笑道:“爸,是這樣的,我看江州市臺的報道說,趙禮順要陪1500萬給羅胖子,這錢來路有點不明…”
  師書記擺擺手,聲音低沉的道:“不用管。”趙浩天該在這個時候做出巨額賠償,資金的來路不可能有問題。
  唐云放嘿嘿一笑,他說這個只是引起話頭而已,“爸,要不我和我那個日本朋友聯系下?”
  師書記吸著煙,沉思會,道:“你朋友還沒有回國?”
  唐云放一愣。怎么沒回國,肯定回國了,這都多少天過去了。又聽到岳父道:“恩,黃海海關那里最近執法很嚴格。”
  唐云放旋即明白過來,姜還是老的辣,笑呵呵的道:“恩,他還沒回國。正準備從黃海飛東京呢。”
  白沙井麗都酒店頂層的宴會大廳,景華正召集媒體記者與特邀嘉賓舉辦景華v606的新機發布酒會。同期發現的還有兩款售價3888的中端機型。
  鮮花錦簇,燈光陸離。名流仕女穿梭其中。攝影記者手里的閃光燈頻頻閃亮,攝展拒邊容貌迷人的模特、抑或在追逐酒會上名流的身影。
  “很不錯的發布酒會。v606售價10006,你也不怕市場不認可啊?”穿著天藍色露肩晚禮服的莫心藍和助理輕盈的推開門進來。笑著對陸景說道。
  陸景笑著指指電視上正在被媒體包圍的周復生,“這個問題你要問問我們新任的首席執行官。”
  江州的風波逐漸平息。景華也趁機舉辦籌備已久v606發布會。同時將景華總部副總經理、項目決策委員會首席執行官周復生推介給媒體認識。
  陸景自然不會在酒會上去露面,而是在宴會廳隔壁的一間豪華套房里休息。
  莫心藍笑道:“你挺能的啊。把周復生都給請來了。你不知道媒體上對他任職景華有多么的驚訝。他在國內電子產品的圈子里很有分量。”
  陸景笑了笑。示意莫心藍的助理自己倒酒,“很久沒看媒體評論了。正英醫藥的產業園順利嗎?”
  他介紹莫心藍認識了范良才。相信以她的交際能力,處理好和范良才的關系不是問題。
  “挺順利的。”
  “咚-咚-咚。”占哥兒在門口敲敲門,微笑道:“不打擾兩位吧?”
  莫心藍笑吟吟的道:“占總和陸景關系那么好,怎么會說這么生分的話?”
  她當然認識盛泰電器的老總占正方。盛泰電器現在可是全國家電連鎖的龍頭企業。很是風光,雖然在建業受挫,但是并不損害其行業地位。
  占哥兒笑著搖頭,“莫小姐的言辭一如既往的犀利啊!我甘拜下風。”說說笑笑,陳笑、蘇曉玉、吳璇、楊顯、唐悅都到房間里來說話。
  到晚上九點多。酒會結束。莫心藍和助手告辭離開。陸景等人也離開白沙井麗都酒店,前往新豐公寓繼續喝酒。已經是7月中,關寧大學畢業后返回京城休息。到九月份才來江州的景華國際學校工作。聽說那晚,白情圣和蘇蕓牽手成功了。
  周復生打量著奢華得不比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稍差的公寓,笑道:“景少真是會享受。從外面看,根本就看出來里面會住得這么舒適。”
  陸景在客廳小酒吧的柜臺里拿酒,弓著身子說道:“在這方面我從來不虧待自己。今天的感覺如何?”
  周復生笑道:“我要說v606是一款非常值得擁有的機器算不算拍老板的馬屁。”
  坐在沙發上的陳笑、吳璇、蘇曉玉都嬌笑起來。聲若銀鈴,很是動聽。
  幾人湊在一起聊天,主要是說景華的擴張。目前景華的海外業務不是很得力。周復生的首要任務是構建一個得力的海外運營部。
  景華現階段的重心在研發手機基帶芯片,以及繼續招聘華人科學家,并嘗試著將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的研發成果轉化為電子產品。這將會由周復生來統籌負責。
  周復生也是加入景華之后,才發現這家電子企業在技術上儲備的實力遠超國內的同行。景華能夠和海外二線手機廠商對拼不是沒有原因的。
  聊到凌晨十二點半。周復生和楊顯告辭。陳笑、吳璇、蘇曉玉留下來休息。陸景和占哥兒、唐悅在二樓陽臺處繼續喝酒聊天。他們準備聊通宵。
  “洋酒喝了這么久,就是喝不出味道來。”唐悅搖了搖杯子中的人頭馬,“江州這里的事算是完了。那我明天回京城。”
  占哥兒搖搖頭。“我覺得沒那么容易。感覺有點不對味。你想想,楊修武就能把我們搞的那么狼狽。一省的封疆大吏就這么點威力?”
  陸景笑道:“狼狽的是你,不是我啊。我最多就是多了個明州商業銀行的競爭對手。鹿死誰手。那還是未知數。”
  唐悅微笑道:“我覺得占哥兒的判斷太武斷。真正的壓力不在我們這邊。趙省長那里的壓力很大。你是不知道他現在的影響力消退到何種地步,政令出不了省政府大院。唉,官場上就是墻頭草多。要我手下都是這樣的馬仔,我tm全送到號子里去關著。”
  陸景抿了抿紅酒,82年的拉菲,笑道:“中層干部和打工的白領差不多,換了一個老板接著干就是,也不能一概歸為墻頭草。生活總要繼續不是?唐悅,你再留幾天。等事情徹底平息下去再說。另外瑞豐名下組建一個保安公司,由你負責。”
  組件保安公司的想法,在董晚瑤獨自離開江州時,他就有了。
  唐悅微微點頭。有些陰暗面的事情需要人來做。他掌握景華的商業情報部門,組件保安部門當仁不讓。
  說起小時候的一些趣事以及近年來景華的發展,一直到凌晨五點多,三瓶酒下肚。煙灰缸里到處是煙頭。東方漸白,一彎新月清淺的掛在天空中,星空里星星點點。
  占哥兒和唐悅笑著站起來伸腰,“我們撤了。不打擾你和美女們約會。咋一看,景華的高層都是美女。真是叫人懷疑你小子的用心。”
  “你們這是對女性有歧視啊。有才華的人難道我不用嗎?”陸景回了他們一個中指。送他們到樓下,等他們坐了出租車離開才返回到樓上睡覺。
  睡得迷迷糊糊,陸景被手機音樂鬧醒,順手接了電話,“你好。”
  “好毛啊。”湯開復笑道:“你小子還沒睡醒,出大事了。”
  陸景就笑,“多大的事情?”
  “黃海海關昨天查到一個日本商人攜帶一套古玉離開國內。經鑒定為國家文物。人已經被扣起來了。那個日本人自稱是日本的一名收藏家,在江州一名叫做趙禮順的人手中花費500萬買的古玉。正鬧得厲害,據說驚動了日本大使館。我朋友都是拿來當笑話說給我聽。但是,我覺得這個笑話對你來說,恐怕不太好笑。”
  陸景臉色逐漸嚴肅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