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5-3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5-3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5-31)     

重生之世家子弟583 楚北風云(二)

“爸?”蘇遠微微有些驚訝的接通了電話。岳父熊為明的電話,這么晚了,岳父一般早就睡覺。不過,想想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岳父被鬧起來倒也能理解。
  “不忙吧?來家里陪我說會話。”電話里熊為明說道。語氣不自覺的有些輕快。當然,不是他親近的人是聽不出來的。
  “好的。我一會回家。”蘇遠撫摸著身下女人的隆臀,點頭答應了下來。
  “蘇少…”女人媚眼如絲的回頭嬌嗔。這樣不上不下的讓她很難受。上次也是這樣,接了個電話就要走。
  “別急,寶貝。”蘇遠拍了拍她的屁股,正在做的事情他可不想中斷。今天是好消息。他自然不介意多耽擱一會。快馬揚鞭,和身下的女人享受了一番交歡的樂趣,洗了澡才開車回家。
  省委常委院里的很安靜。白色的捷豹在皎潔的月色中悄然的停在6號別墅門前。小保姆開了門。蘇遠徑直去了還亮著燈的書房。
  熊為明抽著煙問坐下來的蘇遠,“懷遠閣今天晚上被查抄的消息你知道吧?是不是真的?”
  蘇遠雙手放在腿上,斟酌著道:“七八成的把握。趙禮順一年之前一直在做古董生意,賣了個玉佛給黃海的商人很合理。關鍵是唐云放的東海貿易在黃海有生意。而且,據我了解,古董這一行,‘做舊’的工藝歷來是源遠流長。趙禮順估計是手太黑了,用了有害的化學藥劑。”
  熊為明哦了一聲,眼睛里的神色越來越亮。沉聲道:“你這幾天盯住陸江的弟弟陸景。江州一有事情,他往往就會很活躍。”
  蘇遠點點頭。“我會的。”
  他很清楚懷遠閣被查意味著什么。這次師書記和趙省長的較量決定著的楚北未來權力格局。岳父插手其中,要是能笑到最后。理所當然的會拿到足夠的好處。
  反正,他實在沒看出來趙省長還哪里有翻身的可能。趙禮順造假古董致使人生病,趙省長能推脫得了責任?
  …
  月華如水。陸景在松濤苑客廳的沙發上抽著煙。兩個小時候后,大哥陸江走進松濤苑。陸景站了起來,喊道:“哥。”
  他的情緒已經冷靜下來。顯然,大哥就算就趙禮順的事情有所動作,肯定也得等到明天上午再說。畢竟,大哥不是當事人,又是趙省長的下級。
  陸江丟了一支煙給弟弟。坐到沙發上問道:“具體怎么回事?”
  陸景將打聽到的消息說了一遍,道:“我估計懷遠閣那里當場被捉臟的可能性不能大。”
  搞古董這個行業的,很多都是灰色地帶,帶著幾分江湖氣。當場拿臟的概率不大。前世里,趙禮順也沒有被當場拿住。后來是刑訊取得了突破:懷遠閣的胖掌柜翻供,才將趙禮順牽扯進去了。
  現在事情的變化就在于,趙禮順一年前因為大哥和趙省長談過古董的問題,他被趙省長嚴令結束了原先的生意。他本人再次涉足“做舊”古董生意的可能不大。
  懷遠閣的胖掌柜就算翻供,時過境遷。一年前的事情,能不能捉住趙禮順的痛腳還很難說。趙禮順要不是傻子,現在就應該在做抹平手腳的事情。
  陸江點點頭,微笑道:“定時炸彈的啟動器被按下了。咱們拆除炸彈的時機也到了。我會去和趙省長談談。”
  陸景微微點頭,大哥處理事情總是那么舉重若輕,讓人信服。
  說了幾句父母的身體。小侄女趙琪的情況,陸景道:“哥。建業那里情況有些不對勁。楊修武和柳建林磨合得很不錯。我看楊修武向上走的概率很大。”
  陸江擺擺手,笑道:“怎么。我看起來像電影里的反角一樣嗎?非得折騰下楊修武才心里痛快。先把楚北這里的事情處理好。你繼續關注方方面面的消息。”
  陸景沉著的道:“我會的。”
  …
  七月二日,省里臨時的書記碰頭會過后,一些消息逐步的傳出來。據說省廳很快就查明懷遠閣實際大股東就是趙禮順。會上,趙省長要求公安部門徹查,不管涉及到誰,都要一查到底,絕不姑息。并且當著幾位副書記的面做了口頭檢討。
  但誰也沒料到,和這件事沒什么關聯的熊為明突然開口,認為應該要查查省內有沒有腐化的干部牽涉到這件案子中。這不僅僅是一起古董造假案,更有可能涉及到一條完整的利益鏈。
  師書記就案子做了幾點批示,要徹查有無干部牽扯其中。省政府里謠言四起。趙省長的形勢越發的艱難。
  兩天后,江州市郊的溝縣發生一起案件:溝縣的一間民居無故起火,所幸并無人員傷亡。
  陸景終究是沒能親自送邵秋蘭去香港。他隱約知道溝縣的那把火就是趙禮順在抹平痕跡。江州的形勢異常緊張。這樣的情況下,他不能離開江州。因為誰都不知道下一刻事情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
  月湖縣,龍井度假村的ktv包廂里,趙禮順開了一瓶xo拿破侖,恨恨的灌了一口,“瑪德,這事挺多就是民事案件,還tm的開書記碰頭會。草!這是陰謀。瑪德,熊為明那老小子吃多了撐得慌。非要把事情往大了搞!”
  陸景慢慢的喝著酒。趙禮順找他不會只是發鬧騷的。這個定時炸彈不知道能不能真的拆掉。熊為明突然插手,實在有些出乎意料。當然,也在情理之中。富貴險中求。熊為明要博一把,也沒人能說他什么。
  更重要的是,熊為明不提議查干部,師書記也會照樣查。重點就是趙省長身邊的人。查到一個,就會如同推倒多米諾骨牌般,最終查到趙省長身上去。
  趙禮順給陸景添了酒,“我手頭有點周轉不開,找你借點現金。這件事的根源還在黃海那個羅姓商人那兒,我準備和他談談。胖六是跟我的老人,不會多說,但也要給他點甜頭。”
  陸景點點頭,“你說個數。”
  “三千萬吧。過段時間我還你。”趙禮順罵罵咧咧的喝著酒。
  陸景道:“行。回頭我轉給你。”
  “痛快!”趙禮順拍了拍陸景的肩膀,哈哈一笑。患難見真情,陸景夠意思。有了這三千萬很容易就能解決掉問題。羅姓商人來江州告狀不就是為了錢嗎?
  陸景默默的喝了一杯酒。其實,內心里,他對趙禮順很有些不滿。古董這東西,買定離手,概不負責。根本不存在做假的說法,考究的都是個人的眼光。但是趙禮順賣得東西讓人得病,那就是授人以柄了。
  看著有些神采飛揚的趙禮順,陸景心里搖搖頭,希望他能自己把漏洞補上吧。
  …
  陸景不知道大哥和趙省長是怎么談的。江州市電視臺,江州日報,連篇跌幅的報道了玉器造假存在危害人體的元素。號召廣大市民注意,購買玉器時要小心,并且舉了寧陵街懷遠閣的例子。
  據懷遠閣的掌柜交代,他因為不小心收了一枚玉佛,而后將其賣給黃海商人羅某。一年之后,羅某身體不適,前來江州索賠。據悉懷遠閣將賠償1500萬的損失費,并且承擔起醫療費用。
  看著電視鏡頭里侃侃而談,表示同意庭外和解的羅胖子,唐云放氣得將手里的遙控器砸向電視,“尼瑪的一不小心。古董收購都是做的熟客,那里來的一不小心?”
  39英寸的電視機哐當一聲碎掉。然后放出茲茲的電流聲。奢華的別墅客廳里,唐云放身后一男一女對視一眼,覺得真有點可惜。
  “唐哥,要不我做點事?”唐云放身后一名黑臉中年漢子做了一個割喉的手勢。
  “不行。”唐云放搖頭,“羅胖子現在是媒體眼中的紅人。我們威脅他,他要是在媒體上說兩句話,我們就很被動。”
  江州市里的人很有意思啊,知道他岳父在打壓趙浩天,還tm幫趙浩天。這輿論的高地一搶占,省臺和省報想潑點臟水效果就不太好了。
  穿著白色套裙,黑色絲襪的干練女人蹙起眉頭,說道:“唐哥,趙禮順手上根本就拿不出來1500萬的現金,這里面是不是可以做做文章。”
  唐云放琢磨了下,“恩,我給彭行長打個電話,云珊你去查查看。”
  叫云珊的女子點點頭,婷婷裊裊的離開。黑臉漢子看著她扭動的臀部曲線,心里不由的吞了口口水。不過,他知道這女人上過唐云放的床,心里就算有想法,也只能想想。
  “二虎,盯著羅胖子。”唐云放吩咐了一聲。心里頗有些惱火:省廳那幫飯桶,怎么讓趙禮順找到羅胖子的。還讓江州市臺的記者采訪他。麻痹的。幸好勞資還有一手準備。
  黑黢黢的夜色里,樹林茂密。省委1號別墅的餐廳里,唐云放拿著飯碗偶爾看一眼窗外。妻子師微萍笑道:“別看了,專心吃飯,我爸不說了九點鐘準時回嗎?”
  “這不是有點心急嗎?”唐云放笑了笑,給妻子夾了一筷子菜,想起剛才云珊來的短信:轉賬戶頭保密等級很高,查不到。
  門鈴聲響起,保姆開了門。唐云放看到岳父在秘書陪同下進來,忙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