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82 建業的變故

從飛機的舷窗往過去,全是綿綿的白云,若棉花糖一般。陽光反射的有些刺眼。陸景輕輕的拉下舷窗。腦子里思索著建業的事情。
  雖說到了省部,快一步慢一步意義不大,但是仕途之中,“卡位”很重要。陸景心里對楊修武的上升勢頭報以極大的警惕。
  建業的劇本并沒有按照他的想法去演。楊修武和柳建林取得某種程度上的默契,對兩人的政治前途而言都是大有好處。從這一點來看,柳建林的政治智慧比胡聯營要高得多。
  莫心藍睜開眼睛,美麗的眸光透著慵懶而嫵媚的風情,剛剛睡醒。見陸景正側頭看著她,迷惑的道:“你看我干嗎?”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廣播剛報了快要到江州,我看看你醒了沒有。”他當然不會承認他已經看了好久。
  “哦。”莫心藍坐正身體,恍然發現她靠著陸景的肩膀睡著了。心想:便宜這小子了。
  鼻端傳來的類似百合幽寂的體香漸漸淡了,陸景心里突然的有些淡淡的惆悵。倒是明白為什么男人總會喜歡和美女同行。總會有不經意的風情給你看到。比如:莫心藍剛才熟睡時恬靜的小女人模樣。
  在機場處分手,前來接機的莫雅靜一臉見鬼的表情看著她姐和陸景一起走出機場。
  “你先按程序申請吧。我去香港回來,介紹范市長給你認識。”隔著車窗,陸景說道。新上任的副市長范良才,分管醫藥產業園方面的工作。
  “行。”莫心藍點頭。按上了車窗。嬌艷優雅的容顏消失在車窗后。車內,莫雅靜笑兮兮的道:“姐。你們倆這關系很可疑啊。”
  莫心藍嘴角翹起來,嬌笑道:“就是在飛機上借著他的肩膀靠著睡了一覺。都是成年人。難道大家還會有什么想法不成?”
  莫雅靜笑著在莫心藍雪-白的肩頭摸了一把,“那可說不定哦。真光滑。我見猶憐呢。”
  莫心藍笑著捏了捏莫雅靜的臉蛋,“死妮子!我的便宜你都占。”車內歡笑起來。
  陸景剛到江大南門,白明俊的電話打來,“陸景,你一定要幫我…”
  晚霞落滿天際,江州大學里楓樹林梢更是金紅一片。楓葉林深處的女生宿舍門口,陸景挽著關寧的胳膊看著正在調試音響的白明俊。余志成和今天回江州的張勇帶著幾個同學,忙前忙后。
  “干嘛。開演唱會啊?”關寧搖搖陸景的手臂,抿嘴而笑。兩人都是穿著短袖的t恤,能感受到彼此肌膚的溫度和觸感。
  陸景摟著關寧笑道:“可不就是。白情圣今天晚上要對蘇蕓真情表白,開個情歌演唱會。音響都是曹兵從校禮堂那兒借來的。”
  “啊?他還追蘇蕓啊?”關寧驚訝的道:“不是說了分手嗎?我看蘇蕓態度很堅決呢!”
  陸景看著她紅潤的柔唇,弧線迷-人,正想吻一口,“白明俊他爸的被雙|規了。他家現在就是普通家庭。你說這樣蘇蕓會不會考慮考慮?”
  “啊?”關寧睜大秋水般的眼睛看著陸景,極為吃驚。
  關寧扎著馬尾辮,清純活潑的打扮。這樣睜大眼睛。很有些性-感。陸景從衣兜里拿出一枚mp3給關寧,“拿著這個給蘇蕓,里面有白明俊錄好的話。”
  此時的mp3播放器在外觀上還沒有后世那么精美。但在體積上頗為嬌小。拿在手上沒什么違和感。采用閃存的容量,256m的閃存存儲幾句話還是足夠。
  陸景手上拿的是景華開發的音頻編解碼芯片的mp3播放器。由下游的廠商提供,里面的音樂數據由景華的工程師做了處理,保證可以播放。
  關寧笑著捏捏陸景的耳朵。“什么時候你也給我唱歌呀?”
  陸景就笑:“你選時間。不過,我就會那幾首老掉牙的歌曲。和白情圣這專業泡妞級別很有差距。”
  關寧笑著白了陸景一眼,拿著mp3走進宿舍里。
  蘇蕓拿著mp3聽著。淚流滿面。宿舍的室友們都躲了出去。外面白明俊在高唱陳百強的《偏偏喜歡你》。
  陸景和余志成、張勇、曹兵站得遠遠的抽煙。突然聽得女生宿舍里有人喊,“師兄,我支持你。”
  張勇笑道:“我猜那女生肯定想說師兄我愛你。結果看到白情圣這么深情表白,就改口了。”
  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陸景的手機鈴聲響起。陸景看看號碼,笑著接了電話。是唐悅的電話。
  “陸景,省廳的人突然查抄了位于寧陵街的懷遠閣。具體原因還不知道。我這邊看到大批的警車在附近。”
  陸景的手抖了一下,心里有種即興奮又微微恐懼的感覺。開始了,終于開始了。興奮則是因為即將開始的較量,有些恐懼是因為能調動省廳力量的人,在楚北來說,只有一位,師書記。師書記如果的得手,那后果…
  陸景努力的咽了口口水潤潤干澀的喉嚨,道:“我知道了。我馬上去見我哥。”
  漢豐路的迎賓館,金碧輝煌的房間里,陸江正在陪著文明委下來的一個考察組吃飯。秘書占偉濤突然進來,在他耳邊小聲道:“市長,陸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陸江抱歉的和姜主任說了聲,出了房間到外面的套間接電話,“小景?”
  “哥,那邊動手了。省公-安廳收到材料,趙禮順的懷遠閣涉嫌用化學藥劑造假、販賣古董,已經引起一人身體不適,省廳查抄了懷遠閣。”陸景說道,和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古董造假案。
  陸江沉穩的點點頭,溫和的道:“我知道了。你去松濤苑等我。”說著,掛了電話,走回到房間里繼續招待文明委的姜主任一行。
  同一時間,雙塔公寓。蘇遠迷惑的看著遠方的夜色,他剛剛收到消息:省廳查抄了懷遠閣,原因是因為趙禮順賣了一枚翡翠玉佛給一名黃海的商人,不料把玩了一年后,他的身體居然檢查出諸多毛病。這名商人來江州投訴索賠,引起了省廳打擊倒賣-國家文物特別小組的關注。
  “和我想的不太一樣啊?”蘇遠呢喃的道。拿起手機按了兩個鍵,想了想,又取消掉了,自語道:“還是等等看。”
  “蘇少,我洗好了。”一名美艷的女子披著浴巾,從浴室里走出來。言語中暗示的意味十足。
  蘇遠招手讓她過來,揉著她翹挺飽-滿的酥-胸。兩團大白兔變化著形狀,妖-媚至極,“翹起來。”
  女子順從的扶著窗臺翹起豐-滿赤-裸的屁-股。蘇遠撫-摸著,扶腰挺身而入。突然,撂在一邊的手機響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