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81 項目決策委員會

中午到建業時還是晴空萬里,入夜時突然下起雨來。夏季的暴雨總是不期而至。陸景在建業財經大學信息學院大樓的大廳里避雨。給邵秋蘭打了電話,問她江州下雨沒有。
  到六月底正是畢業離校的最后幾天。邵秋蘭不想她宿舍里的衣服、書籍被人當垃圾清理掉。沒和陸景一起來建業,而是在京城和同學小聚之后,返回江州。
  聽到陸景說被大雨攔著建業財大里,邵秋蘭在電話里笑道:“是不是我在你身邊,你會指使我去買雨傘?你離了助理就出問題啊。”
  陸景笑道:“我怎么會舍得讓你淋雨。肯定是讓人送傘過來。秋蘭姐,要不你直接給我當正式助理得了?”
  邵秋蘭將手里的書疊起來放在紙箱里,微笑著道:“看看你這做事的派頭。真想敲敲你的腦袋。真個就是一腐化墮落分子。”
  說著,自己先嬌笑起來,想起在京城時和方琴一起數落陸景在四中的糗事。這幾天心里難言的煩悶突然的消散,笑道:“你那些技術郵件,企業管理的郵件我看得都頭疼。哪里能勝任?”
  “可以慢慢學啊。周復生入職景華后,我的事情會減少很多。我教你。”陸景在京城呆了三天,得到周復生肯定的答復:他愿意來景華工作。
  邵秋蘭貝齒微微咬著嘴唇,微嗔道:“我看到關寧心里都虛得要死。天天見面,我得考慮我心臟能不能受得了。”要說沒有動心是自欺欺人。她也想天天和這混蛋在一起。但是那終究是奢望。
  陸景揉了揉臉,輕聲道:“秋蘭姐。那你等我回江州,我送你去香港。”
  邵秋蘭輕輕的恩了一聲。總歸是快樂的時候多過痛苦的時候。要她現在掙扎著逃開,以后怕是會難受的要死。
  陸景等了十幾分鐘。天色漸漸的黑下來,也不見雨小。看看時間,打電話給周興動,坐車到了校外的盛安茶館。
  八點稍過,已經升任建業市副市長的林清秋光彩照人的趕來茶館,拉開竹椅坐下,微笑道:“你到是坐得穩,現在才來建業。市商行的事情到底怎么解決的?”
  楊修武突然的放棄徹查建業市商業銀行和盛泰電器十分奇怪。雖然盛泰電器的競爭對手永輝集團很順利的在蘇江省壓過盛泰電器,但是總感覺楊書記有意猶未盡之意。
  陸景笑著給她斟茶。“是不是先歇口氣再說?”以林清秋的級別自然不會浙東江南省那里幕后的運作。
  林清秋淺笑著點頭,雙手捧著白瓷古韻的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她雖然知道陸景的能量很大,但實在想不出來陸景如何讓楊修武罷手。
  陸景放下竹葉青色的雅致茶壺,說道:“共和國第三冶金集團在江南出了點事。”
  林清秋今天穿著藍色的職業套裙,盤著貴婦發髻。裙子款式看起來有些老氣,但她身體曲線優美,起伏有致,婷婷裊裊。端得是一個氣質上佳的成熟女人。
  林清秋是他了解建業官場動態一個途徑。他不介意讓這個美女副市長了解多一點他背后的實力。
  林清秋訝然的看著陸景,低頭喝著茶水慢慢的消化心里的震驚。陸景這一句話里信息很豐富。
  看著她因低頭而露出的頸脖子。肉細肌白。陸景品著茶。
  林清秋抬頭微笑,撫了下額前的劉海,說道:“真是出人意料。柳市長那段時間都急得上火了。和楊書記談了好幾次都沒談好。”
  說著,微嘆口氣。“你要早點把底牌給我說一聲就好了。那時候市里正在大力推動‘四主四輔,穩基礎、重增長’的經濟發展方案,急需大筆的資金。所以楊書記推薦明州商業銀行給柳市長。他幾乎沒法拒絕。”
  浙東許家控制的明州商業銀行已經得到銀監會和央行的批準,可以在建業發展金融業務。
  陸景微微皺眉。政治人物都是很現實的。不是說自己用市商行支持柳建林在建業市搞經濟建設,柳建林就一定會和景華綁在一起。
  很顯然。在建業市商業銀行被楊修武盯住的情況下,柳建林選擇了明州商業銀行作為后續資金的來源。林清秋的話不過是為他開脫而已。
  這件事他知道。姬紅俊在建業這么久,要是連這樣的消息頭探知不到,那就太失職了。讓他皺眉的是林清秋話里透漏出來的意思,似乎楊修武和柳建林的關系得到改善。這其實也意味著建業班子磨合完畢,楊修武掌握住了建業市的大局,他已經具備了向上走的可能。
  今年四月、五月,大哥剛剛在高新技術產業的事件中領先一手,楊修武現在卻是又有可能在仕途上領先一步。
  蘇江省省委常委、建業市委書記,再向上就應該是謀求省委副書記的位置,如果楊修武不去部委,那接著就是競爭省長。就是不知道他會選擇在那一省登-頂。
  “真是個糟糕的消息啊!”
  林清秋理解的笑了笑,聲音溫潤的道:“還有個糟糕的消息要告訴你。明州商業銀行過來負責金融業務的是許家的許雪。這個女人很厲害!”
  陸景笑著搖頭,林清秋顯然會錯了他的意思。商業上的對手他又怎么會懼怕?不過也不好解釋,問道:“你和許雪認識?”
  “見過一兩面。林、陽、許三家是世交。”
  陸景笑道:“那拜托你幫我收集下她的資料。包括日常的生活習慣。”
  林清秋笑著答應下來。她心里倒是有些可憐陸景。雖然背景深厚,但是樹大招風,要應付的對手層出不窮。許家那丫頭手段狠著呢。
  建業八名副市長,林清秋負責教育、衛生、食品安全、人口和計劃生育、血防、信息產業區的工作。手里頭原本分管的旅游工作作為籌碼主動讓給副市長華萬進。
  在現在話聯網科技泡沫破滅的大背景下,建業市信息產業區大批的互聯網企業倒閉,舉步維艱。
  “要是信息產業區的企業都倒光,我這個副市長臉上也沒什么光。市商行能不考慮給信息產業區的企業解決一點貸款?”林清秋看著陸景。今年一月份的時候,陸景就暗示她主動辭掉分管的旅游工作,負責信息產業區。這會正艱難,總不能見死不救啊。
  陸景點點頭,微笑道:“要是領導團隊不行的企業,貸款那都是死賬。可以換一種方式,用風投資金的形勢進入。體的事情回頭我讓姬紅俊向你匯報。”
  到零三年零四年,互聯網企業就會恢復活力,第二波的互聯網科技浪潮會來臨。只要建業市信息產業區里能孵化出一兩家企業,景華的投資就賺到了。
  林清秋先是微愣,繼而展顏而笑。她也沒想著把信息產業區內的企業全部救活。景華投資肯以風投的形式投資,她自是求之不得。
  陸景把投資的事情丟給姬紅俊后,便沒再過問。他則是和建業的人際關系聯絡著。張勝利、宋里朋、梅棠鳴、朱然節、陽勝潮、趙久柱,這些人都一一拜訪到。
  之后,陪著葉妍在建業市內游玩了幾天。離開時,陸景沒讓葉妍送他,帶著周興動坐車到了市郊的建業機場。
  臨近正午的太陽直直的照在機場的大廳上,影子都是短短的。路面上有股燥熱的氣息。陸景拖著行李箱,背著單間的背包,像一般的商務人士一樣去頭等艙的窗口換登機牌。
  “陸景。呵呵,你這樣子我都認不出你來了。”過了安檢正往登機口走時,安檢內的走道兩邊一家露天咖啡廳里,帶著墨鏡的莫心藍笑著招手。
  陸景停步,走到莫心藍面前坐下,笑道:“你這樣我也認不出來,你怎么在建業?不是在香港嗎?”莫心藍穿著香檳色的吊帶裙,香肩肌-膚雪-白。雖然被墨鏡遮住了大半張臉,嬌俏的下頜和精致的鼻梁依舊展示著她作為女人性-感迷-人的魅力。
  莫心藍喊使者送了杯法式咖啡過來,摘下墨鏡,嬌笑著橫了陸景一眼,“是不是非得讓我二十四小時給你打工才滿意啊?”
  陸景笑道:“你要愿意,我讓陳笑把景華總部的總經理讓給你。”這倒是句實話。莫心藍的商業才華他是很欣賞的,讓她總領景華全局給自己做助手無疑是件實惠又愜意的事情。
  莫心藍笑盈盈的白了陸景一眼,不理他的調侃,“有凌哲堅負責蘇蘭電器的資產上市工作,我的時間可就充裕很多。剛到建業來看天藍商場的情況,正準備去江州找你的。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你。”
  陸景笑著喝了口咖啡,“有什么事?”
  莫心藍輕笑道:“我和我爸商量過了,準備把正英醫藥的醫藥產業園設在江州。你總得幫我引薦江州市相關的領導吧?”
  陸景就笑,“我當什么事呢,這挺容易的。”
  閑聊了片刻,莫心藍的助理過來提示可以登機了。(未完待續。。)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