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80 周復生

“楊顯不是很合適嗎?”周復生說道。對他來說,三十八歲就已經在諾基亞中國區總裁的位置上干了四年已經是一個相當輝煌的人生。
  雖然,諾基亞內部有人攻訐他利用工作建立的私人關系為景華在德州儀器那里獲取到STN液晶屏的技術,從而養虎為患。
  但這并不能抹殺他在這個崗位上的業績。只是作為華人,他在諾基亞公司內部的上升空間很有限了。
  這段時間也有一些國內外知名的電子企業發出加盟的邀請。他正在考慮中。從他內心的想法來說,希望新的職位更具有挑戰性和成長性。三十八歲,還遠沒有到退休的年齡。
  陸景說道:“如果景華只滿足于做國內市場的風云企業,就景華目前的人力資源結構,設立這個項目決策委員會最合適的人選是楊顯。但是僅僅局限于內部,景華永遠就突破不了自己的局限。我希望,景華在海外的市場能有較大的突破,未來能成為全球前三的手機廠商。”
  “哦?”周復生稍稍有些興趣。就目前中國的市場而言,目前爭雄的是摩托羅拉、諾基亞。第二集團包括已經虧損嚴重的愛立信、飛利浦、西門子、景華這樣的企業。
  而如果景華算上提供給國內其他廠商的低端手機模組,景華毫無意外的會是市場占有率排在第三的手機廠商。。
  景華這家企業一直有電子媒體在報道。他也關注著。但是,景華從未對外發出過這樣的豪言。成為全球排名前三的手機廠商,這無疑會是一條充滿挑戰的路。
  月色照在淺雅的白色桌布上,陸景拿起茶壺續水,一壺茶的味道有些淡了,他的談性正濃,“國內手機廠商和國外手機廠商的差距是很明顯的。最主要的一點就是專利技術。面對消費電子數以十萬計、百萬計的專利技術,想要繞開找到一條創新的路,通常是現無路可走。
  特別是基礎專利技術,根本就沒有繞開的可能。一旦,景華進入海外市場,特別是歐美市場,威脅到別人的市場,就會引起專利訴訟官司。”
  陸景前世里在網上看到一些可笑,又很戾氣的言論。言必稱國產手機山寨,沒有核心技術專利,沒有創新。須不知,國外的電子廠商又不是傻蛋,人家既然把游戲規則設定為知識產權。一個創新所延伸出來的專利自然是都申請完了。特別是手機的基礎專利,只要是做手機,根本就沒有繞開別人專利池的可能。
  任何一項專利,都不可能只申請一個,而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就像注冊商標,注冊域名,會將相關聯的商標、域名都注冊下來。
  “我的想法是走兩條路。一些基礎技術無法繞過怎么辦?那就購買吧,買進來,我們在這基礎上再提高。這是一條長遠的規劃。任何創新都是極為困難的。另外,我們可以在產品的工業設計上花功夫、開發最好的產品。這是一條見效快的路。我們在工程應用、工藝設計方面下大工夫,確保景華的消費電子產品不僅不會流后于潮流,還要時時領先于潮流;當然這些努力,并不能從根本上改善景華在電子產業的地位。最終的落腳點,還是在核心技術專利上。只有擁有了一套自己的核心技術專利,景華在全球的電子市場才有發言權。”
  周復生笑道:“很清醒的認識。”
  沒有技術專利,是國內手機廠商最大的劣勢。一旦走出國門,別人就會祭起專利權這柄達克摩斯之劍。一般都是無往而不利。景華的擴張無疑會是一條充滿荊棘與榮耀的道路。
  喝了口茶,周復生微微抿嘴,問道:“我想知道景華的項目決策委員會會是以上面樣的方式設立?”
  諾基亞現在內部要求他主動離職的呼聲很高。因此,他轉任景華公司的職位并沒有什么大的障礙。他和總部的人談一談能解決這個問題。
  陸景這種非正式的邀請已經讓他心動。但是,他仍需再衡量一番這個位置的含金量。
  陸景笑著喝茶,道:“項目決策委員會的首席執行官以景華總部副總經理的身份,分管景華公司電子方面的業務。這個項目決策委員會的成員包括景華通信總經理楊顯、副總經理史德璋、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的負責人周志龍、運營部的總監程建楓、財務總監張梅、景和電子總經理助理易姍姍、北美分公司——EVF公司的總裁蘇超宇。務必確保決策委員會的決定能貫徹下去。”
  周復生聽得明白,微微點頭。這是涵蓋了景華公司科研、生產、市場運營、人力資源、財務、銷售方方面面的負責人。也就是說這個項目決策委員會將會成為景華體系內部電子項目的最高權力機構。
  “我考慮幾天再給景少答復。”
  陸景笑著同周復生握手告辭。他也不能指望他虎軀一震,周復生就立馬答應來景華工作。不過,看樣子周復生已經意動。
  燕湖家園的環境幽靜。車燈落在小區整潔的馬路上泛著柔和的白光。道路兩邊松柏成蔭,皎潔的月光散射在A棟的房屋上。
  電梯里陸景按了6樓,想了想,又按了7樓。晚飯時發了短信。知道秋蘭也在燕湖家園。三個女人聚在一起,他再過去是要被聲討的。天底下的便宜總不能都被他占盡。
  早上的太陽有些刺眼,陸景拉了窗簾繼續回到**睡覺。迷迷糊糊中,一個帶著幽香的嬌軀鉆到懷里來。張漓烏黑柔順的長散堆在鼻尖,有著好聞的香。。
  “累我找了好久。好困啊,抱著我再睡一會。昨晚我們等你到半夜呢。你到是偷偷的跑上來睡覺了。”
  陸景凝視著她靈秀的眼眸,微圓的俏臉靚麗精致,湊到她紅潤的嘴唇輕吻著,“就不想和我做點別的?”
  張漓嬌憨的抱著陸景的脖子,就這么趴在他懷里看著那溫和、迷-人的眼睛,感覺有種魔力要**她沉進去,“方姨和秋蘭姐會笑我的。”
  陸景笑道:“那睡覺了。”說著話,將舌頭遞進去吮-吸張漓的**。
  張漓嬌羞的配合他把睡衣脫了,“你的話真是信不得呢。”迷-人的鎖骨,豐-翹的白-乳就這么傲人的挺立著。一片嫩膩的雪-白。豐-膩的**修-長,潤澤渾圓。
  陸景輕柔的愛-撫著,仰著頭像只小獸舔裹著嫣紅的果實,“你不知道我專門騙小女孩嗎?”
  “我才不是小女孩…”
  嬉戲了片刻,張漓身子癱軟的橫陳在晨光之中,提**翹腿,讓陸景將她白色的**脫掉。**在晨光下有著晶瑩剔透的白嫩,滲入輕紅的透著淡淡的紅暈…
  …
  “你小子,我正要去江州,你卻來京城了。”金頂俱樂部里,唐悅笑著捶了陸景一拳。
  陸景笑道:“不得不來。準備邀請一名重量級的職業經理人去景華。所以我得親自出馬。””
  唐悅點點頭,道:“江州那里的情況看來不是很緊張?”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唐悅,“外松內緊。誰也不知道那邊什么時候發動,只能是等著。你去江州之后,也只是待命。要憋你一段時間了。和沈雪華談得怎么樣?”
  唐悅笑道:“那到沒什么。這段時間閑的慌。正好干活。我和沈雪華挺好的,我見過她爸媽了。說不定我婚期還在你前面。”
  陸景笑著搖頭,“都趕著進愛情的墳墓啊。我在京城這里待幾天,然后去建業打一個轉。再回江州。希望到時候能有好消息。”
  唐悅微微點頭。楚北那里險惡的風波他從陸景這里已經略有了解。如果趙省長倒臺,江哥的處境將會非常危險。
  …
  寧陵街是江州有名的古玩街。當然,以江州的底蘊和京城、天津那樣有名的古玩市場是不能比。不過這里仍舊有一個古玩的圈子。
  掛著“懷遠閣”三個字古香古色牌匾的屋子,一名胖掌柜微微瞇著眼睛打瞌睡。擺著瓷器、玉器的店鋪里冷冷清清。
  屋內的小屋子里卻是坐著兩人在交談。趙禮順微笑著道:“稻本先生既然是王掌柜的介紹過來,那自然好說。我這里有一套古玉,看看能不能入你的眼。”
  稻本真悟道:“請趙東主給鄙人開開眼界。”
  趙禮順哈哈一笑,“今天自然是不可能。實話說,貨物也不在店里。明天吧,明天我們約個地方看貨。”
  “好的。”稻本真悟很痛快的說道。
  三天后,漢寧區的櫻花餐館內,渡邊夢生和唐云放小酌。身邊兩名美貌的和服女子伺候著。添酒加菜,照顧的無微不至。附身之間,乳-溝深邃,白的耀眼。身材曲線較好,豐-翹的**很能撩起人的浴火。
  唐云放和渡邊夢生笑著說些見聞趣事。什么都沒說,但是吃著這頓飯的意思,兩人都明白。稻本真悟已經在趙禮順手上買到玉了。
  晚飯時,唐云放坐車前往省委常委院的1號別墅。蒼樹蔥郁,傍晚時分極為安靜。不自覺的有一種威嚴沉穆的氣氛。這里居住著掌握楚北省命運的人物。
  “爸,我有個事要和你說下。”飯桌上,唐云放對正在和外孫女說話的岳父說道。
  師書記點點頭,看了他一眼,聲音威嚴的道:“吃完飯再說。”
  唐云放微微一笑,也不多說。
  飯后到書房里,唐云放給岳父點了煙,以抱怨的口氣道:“爸,趙浩天就是個泥鰍啊,怎么就抓不住他一點痛腳。”
  岳父給了省長浩天極大的壓力,但是也就查出來幾名正局級干部,還沒有動到他圈子里的核心人物。
  師書記皺眉,瞥了女婿一眼,“省里的事你不要管。”
  唐云放點頭稱是,“爸,我就是看不下去。哦,我最近聽一個日本朋友說,他有個朋友在江州懷遠閣買到幾塊宋代的古玉。我在圈子里打聽了下,懷遠閣的東主是趙禮順。爸,他這算不算倒**家文物?”
  “哦?”師書記眼睛瞇了下,擺擺手,道:“最近生意怎么樣?小萍又說你給她買了禮物,居家過日子,不要太奢侈,我總有退下來的一天。”
  “我知道。微萍是我的妻子,我自然要對她好一些。現在不穿戴,她以后老了,都穿不出去了。”唐云放笑著道。心里卻是明白,趙禮順的事情岳父記在心上了。當岳父下一次再問起時,就用到這件事的時候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