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579 姐姐妹妹

景華的手機產品發布會最終沒能和三星電子同一天。雙屏的翻蓋機V606仍有幾個小問題需要解決。翻蓋小屏的色彩對比度需要調整等等。楊顯和周志龍都認為需要將V606的產品發布會延后。
  陸景沒有在這個問題堅持已見。只是心里越發的迫切的想要為景華尋找一名統籌全局項目的負責人,將他從日常的事務中解脫出來。
  六月二十一日,音樂學院早就放假。董晚瑤辦了休學手續,委托陸景照顧1804酒吧,收拾了行李準備前往杭城。
  蘇蕓和白明俊分手后,關寧這段時間都住在宿舍里陪室友。到了畢業時節,她也很留戀大學宿舍的生活。得知董晚瑤要離開江州的消息,匆匆的趕回新豐公寓。
  中午時分,陸景、關寧、余志成、江秋若在南陽街的餐廳里請董晚瑤吃飯。陸景馬上要前往京城去見周復生。董晚瑤今天也要飛往杭城。這頓飯算是為她送行。席間,她宿舍的兩名女孩哭的稀里嘩啦。
  烈日曬得路邊的柳樹無精打采。銀灰色奔馳平穩的駛向江州機場。關寧眼角微紅。還有些沒有從董晚瑤突然決定離開江州的情緒里恢復過來。和董晚瑤在新豐公寓里住了那么久,與她關系處得很不錯。
  “陸景,她一個人獨自旅行沒事吧?”
  陸景輕輕著撫-摸著關寧柔順的秀發,“放心吧,晚瑤機靈著。”
  那個總是笑嘻嘻的喊他陸哥,嘴角有著一顆美人痣的高挑女孩要遠行咯!每個人的人生就是不同交叉小路的花園,相遇、分離。剩下來陪著你度過余生、驅離**的是相守相知的愛人。
  陸景輕輕的抱緊了關寧
  到機場時離飛機起飛不足二十分鐘。隨行的邵秋蘭幫董晚瑤去換登機牌、托運行李。大家站在一旁和董晚瑤道別。董晚瑤笑嘻嘻的說著話,心里暖洋洋的。在江州兩年,也并非全無收獲。
  “真是遺憾,景華的代表沒來能參加我們的發布會。我十分期待看到他們代表見識到M188的表情。”
  “M188一發布,景華的情報機構肯定已經拿到手了。我更期待景華接下來的表現。你說,他們會不會束手無策?”
  “極大的可能。或許他們會推出一款低端手機與我們抗衡。哈哈,然后中國的媒體又在鼓吹全部國產化。我真是期待看到景華那小子的此時的表情。”
  身后傳來韓語交談的聲音。陸景轉過身,瞇著眼睛,冷冷一笑,“你想看我什么表情?”
  幾名韓國人頓時愣住。為首的三人正是三星電子(中國)分公司的會長元東潤、羅映浩、白時重。剛才是羅映浩與白時重在說話。
  白時重笑了笑,道:“陸先生,偷聽我們說話可不太禮貌。”
  陸景嘴角浮起一個諷刺的笑容:“韓國人的自我感覺總是那么好嗎?是不是整座機場的人都在偷聽你們說話?既然是機密的談話,我建議你們找個角落貓在一起說話。”
  董晚瑤扶著室友的肩膀,掩嘴嬌笑。想著這些韓國人要是蹲在角落里圍在一起說話可不是會笑死人啊。
  白時重臉色一僵。
  羅映浩看了眼嫵媚動人的董晚瑤,偷偷的咽了口口水,把這樣的女人壓在身下享受,該是多么爽的一件事情。挪開眼神,對陸景說道:“我很好奇言語風格犀利的陸先生為什么是個膽小鬼?我們三星電子不是給你發了請柬嗎?難得你覺得景華沒法超越我們的M188,所以躲著不見人。”
  “真搞不懂的你的優越感從哪里來的?就憑一張請柬,我就要參加三星電子的發布會?”陸景對辦了登機牌回來的邵秋蘭道:“秋蘭姐,幫我把那支V606拿出來。”
  邵秋蘭從包里拿出手機遞給陸景。一支很精美的翻蓋手機,銀白色的外殼。天線微微露出,顯得精致玲瓏。陸景從研發部那里拿來使用的機器。
  一直抱臂而立的元東潤眼睛精光一閃,死死的盯著陸景的開機動作,僅憑這支手機的外觀就能給三星的手機造成威脅。
  流暢的開機音樂響起。陸景對著羅映浩亮了亮,“看清楚!景華到底是不是只會做低端手機?”
  一群韓國人的臉色都變色。
  “彩色屏幕?”白時重不太確定的問了句。
  陸景清淡的點點頭,收起手機。
  到今年翻蓋機已經替代直板機成為新的時尚潮流。而翻蓋的折疊技術在工藝上并非很難實現。制約國內廠商進入的技術是雙屏。也就是在機蓋上再加一塊小屏顯示時間。這一技術對景華來說并非難事。V606讓元東潤等人變色的核心技術是彩屏技術。
  元東潤神色復雜回味著剛才那驚鴻一瞥。心里很不是滋味。
  現在彩屏手機市場最高端技術是雙層STN彌補色差的高端技術,能使兩英寸的手機屏幕色彩飽和度達到16位色。三星還打算從夏普引進該項技術。
  多彩STN液晶屏的手機早在九八年年初就問世了,只是三色屏還稱不上真正的彩屏手機,真正的第一款彩屏手機于去年九月在日本推出。隨后彩屏手機就迅速在日本風靡起來,今年上半年日本彩屏手機銷售突破800萬臺,占據日本同期手機銷售的30%。
  之前收集到的情報根本就沒有顯示景華和日本擁有彩屏技術的廠商接觸過。沒想到他們自己研發出來了。
  元東潤的眉頭皺的厲害。假設景華這款V606定價也是8000,那么M188在市場將會大受挫折。
  但是,三星電子目前還拿不出這樣水平的手機。得向總部那里提要求,盡快和夏普達成協議。
  “走吧。”陸景打個手勢,目光從元東潤、羅映浩、白時重身上滑過,與大家一起送董晚瑤進安檢。
  聽著那群人的笑聲,羅映浩不禁握住拳頭,剛才陸景那一眼里面嘲諷的意味十足,仿佛像刀子般剜在他心頭。
  難受!氣憤!然后心里還有一絲的無力。M188可以說代表三星電子現階段最高的水平,但是顯然比不過剛才的V606.
  在最得意,最期待的時候,被陸景打了一棍子。他真有些無力感。
  …
  陸景和周復生約了晚上見面。下飛機后,張漓開車接了方琴和邵秋蘭回燕湖家園。陸景帶著周興動去景華大廈。對景華未來規劃的思路,他需要獨自整理下。
  京城的夏季悶熱,臨近燕子湖的燕湖家園高層之上卻是有些涼風襲來。晚上在陽臺上說話,微風陣陣,十分涼爽。燈關掉,明月的月輝傾泄下來,柔和的散在身上。
  邵秋蘭給黃紫琪打了電話。黃紫琪正在外地旅游。走到陽臺上,見張漓正抱著方琴的肩膀,悄悄的說著話。
  邵秋蘭問道:“你們說什么呢?”
  方琴笑道:“小漓問我在江州好不好玩?其實,很有些無聊的。我這次回京城,準備到九月份開學再去江州了。”
  邵秋蘭笑著坐下來。她知道方琴是為了陸景才去江州的。她和方琴都是知道彼此和陸景的關系。只是,都刻意的沒去談。不過彼此間的稱呼卻是由方老師、邵老師換成了“琴姐”,“秋蘭”。
  小圓桌上還有一只高腳酒杯。張漓給邵秋蘭倒了酒,“秋蘭姐,小景為什么要和周復生見面啊?”
  邵秋蘭微笑,眉眼里都壓著溫柔的笑意,道:“他啊,想著偷懶唄。”她這還是第一次和張漓接觸。不過那年醉酒陸景扶她到這里來休息,早晨的時候,她親眼看到陸景和張漓做那最親密的事。
  張漓淺笑著點頭,“怪不得呢。”
  說著陸景,三個女人倒是找到共同話題。邊喝著酒,邊就著月色閑聊,說起陸景在四中的糗事。
  陸景卻是正和周復生在西單廣場的一家茶館里喝茶。很自然的談到周復生六月三十日和諾基亞聘用合約期滿的問題。
  “諾基亞中國區的業績光輝矚目,我想諾基亞內部一定對你的留任寄予很高的期待吧?”
  室內打著冷氣,木桌藤椅。月色從從玻璃窗灑進來。很有些朋友間交談的閑適感。
  周復生笑了笑,“外企的職業經理人,不能將自己的成功都歸為自己的能力。而應該是歸結為公司體制的成功。換了別人來坐我這個位置,未必差到那里去。離了這個平臺,我也未必能有現在的成績。”
  心里很有些感嘆。昔日那個用郵件和他聯系要求諾基亞手機代理權的青年已經成長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的人物。景華在高端手機上的業績雖然比不了諾基亞,但已經可以和國際上一些二線手機廠商抗衡。
  陸景笑著喝口茶,道:“這可是太過謙了。不過,我部分同意你的觀點。一家現代化的企業,員工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企業的成功。對于一家上百億規模的企業,讓公司穩定運營、持續發展的是公司愿景、文化、人事、財務等企業制度、技術結構、生產結構各個方面的東西。景華也在做這方面的建設。”
  周復生笑著點頭,“不能因人成事,也不能因人廢事。優良的企業制度是企業百年基業的保證。”
  陸景笑道:“理想狀態是這樣的。總歸是需要不斷進步。我最近一直在思考,景華要搭建一個什么樣公司架構,走一條怎么樣的路?西方企業展的歷程告訴我們:極少有人能很好的控馭好一家上百億甚至更大規模的企業。想來想去,我希望成立一個決策部門:集思廣益,來決定景華需要引進的產品技術,發售的電子產品項目?姑且命名為項目決策委員會吧。現在這個委員會還差一名合格的首席執行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