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78 立豐地產重組

“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新豐公寓二樓陽臺處,洗過澡,換了衣服,收拾齊整的吳璇,微微靠在陸景的懷里,笑盈盈的孟庭葦的這句歌詞問道。
  陸景撫-摸她順直的長發,“我要是回答‘你猜‘,會不會被你湊一頓?”
  吳璇笑著點頭,“你挺有自知之明的啊!”
  陸景終究是沒回答這個問題,轉了過話題,道:“齊子萱那兒,你和她說一聲,這次立豐地產的重組工作,可以考慮引進德勤會計事務所。我會和楊玉立、張梅那里打招呼。”
  吳璇就笑,“干嗎?看上她了啊?”
  陸景氣的拍了她的俏臀一記,“真當我是色-狼啊。她不是你朋友嗎?你是麗都酒店集團的總經理,她這次雖然沒有主動沒向你開口,邀請你幫忙。長此以往,你們這份友誼可是很難說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種朋友,在現實里是很少的。朋友嘛,在原則范圍內,都是相互幫忙。
  “哦!”吳璇嬌柔的應了一聲。心里微微有些甜。
  夜晚時分,景華公寓,陳笑別墅里。從南陽街里吃了飯回來的幾個女人在客廳里商議著:在哪里興建景華的度假山莊。
  陸景書房里看著柏斯的文件。馬飛已經在柏斯買下了4座島。正在緩慢的投資柏斯的房地產市場。陸景現在要考慮的是否啟動鐵礦石計劃。董坤城和陳創和都在江州。明天他約了兩人談一談。
  蘇曉玉敲開書房的門,穿著一襲粉色的吊帶長裙站在門口,“景少。陳總她們讓我喊你到客廳里去。”
  “恩。”陸景揉了揉眉頭,站了起來。客廳里陳笑、吳璇、邵秋蘭三人坐在沙發上。陳笑正有些氣憤的說著話,“太囂張了。”
  “怎么了?”陸景走下樓梯。奇怪的問。
  “三星電子后天在漢寧區麗都酒店召開新機發布會。請柬剛送了一份到景華那里。我覺得他們有些囂張。居然到江州來開手機發布會。他們的分公司不是設在建業嗎?”
  陸景笑著道:“江州現在是手機產品中心,常駐的電子媒體眾多。三星電子把產品發布會放在江州有什么好奇怪的。你還真把江州當成你的一畝三分地啊?”
  別看江州現在是大哥強勢的占有上風,但是楚北省里正有一股暗潮向趙省長襲去。趙省長本人到沒什么,關鍵是他兒子趙禮順很有些問題。陸景已經給唐悅打過電話,唐悅這兩天就會來江州。聽候大哥的調動。
  陳笑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們的新機什么時候能出來,上次不是開會訂了工業設計嗎?周一例會的郵件還說在量產測試中。”
  陸景琢磨下了,笑道:“應該快了吧。我給周志龍打個電話,讓他把v606的產品發布會放在和三星電子的同一天,搶搶他們的風頭。給你出出氣。”
  說著。揉揉眉頭,“我真的考慮物色一個合適的人選替我掌控景華的電子產品項目。最近基本都沒法關注景華的電子產品。而且,景華的海外擴張很不順利。有點慢。”
  吳璇雙腿卷縮在沙發上,道:“從來沒聽你說過啊。”
  陸景就笑,“我給秋蘭姐說過。”
  邵秋蘭笑著白了陸景一眼,“我以為你是偷懶的話啊!”
  吳璇想了想,“你覺得諾基亞中國區的周復生怎么樣?昨天易姍姍還給我說,周復生的任期要滿了,諾基亞的手機代理商都知道這么回事。”
  陸景來了些興趣。96年周復生三十四歲就坐到了諾基亞中國區總裁的位置上。其中固然有機遇,但是他的能力肯定是毋容置疑的。
  “可以試試。笑笑,你安排下去,和他的辦公室聯系下。我想和他見過面,看他什么時候方便。”
  陳笑點頭,答應下來。
  蘇曉玉給陸景倒了一杯紅酒過來。陸景道謝。接過酒杯抿了抿,笑問道:“你們商量的怎么樣?覺得在那兒興建景華的度假山莊比較合適?我剛才想了想。覺得黃海挺合適的。”
  陳笑微嗔道:“你都定了還問我們?我是覺得瓊南那兒挺合適的,可惜胡文洸不知道你那位好友王燦的父親是前瓊南省省委書記呢。吳璇覺得北港挺不錯的。秋蘭姐想在明州。”
  陸景沉吟了會。笑道:“那我定了,就黃海吧。以麗都酒店集團的名義在黃海風景宜人的郊區修建一座標準不低于五星級酒店的度假山莊,內設三十幾棟風格迥異的度假別墅,做為日后召開景華總經理會議時用。平常對外營業。”
  同樣是臨海,四季分明,氣候宜居的黃海風光并不見得比熱帶地區的瓊南差。
  陳笑、吳璇、邵秋蘭都笑著同意。這種事情,只要不是放在窮鄉僻壤,放在那兒都是可以的。
  深夜,月光被拉得厚厚實實的窗簾遮住。臥室里有些灰蒙蒙的光。一曲壓抑著的曼妙清歌搖曳生姿,動人心魄。良久方歇。
  陳笑慵懶的靠在陸景的懷里,輕輕的捏著他的大腿肉,膩聲道:“陸景,你到底有幾個好姐姐?”
  陸景撫-摸著她嬌嫩光滑的身體,“有這么明顯?”
  “你說呢?”陳笑身子上滑,點了一下陸景的額頭,“琴姐、秋蘭姐、是不是還要加上一個璇姐?”
  陸景有些愧疚的抱著她的身子,“你發現了。”
  陳笑幽幽的道:“我就知道吳璇肯定逃不掉。她的辦公室還設在景華總部里呢。你真是混世魔王,不知道多少女人要受你的害。”
  陸景干澀的笑了下,道:“我有那么壞?”
  “壞透了。”陳笑溫柔的摸了摸陸景的臉,“你把女人的心都吃下去,骨頭渣子都剩不下一點。”說著,呢喃道:“你在心里要給我留一塊位置呢。”
  陸景點點頭,用力的抱著她。
  陳笑對他是欽佩產生的愛慕。他對陳笑是曖昧之后的負責,日久生情。作為他的得力助手,他對陳笑有種依賴感,感情平淡而真實,和她有割舍不開的親情。
  窗外下著小雨,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觀景走廊的咖啡廳里,陳創和看著窗外的北湖浩渺的煙波,對陸景道:“這地方看北湖的風景真是絕佳。我都沒發現。你總是能給我以驚喜。江州鋼鐵的產能日益擴大,但是我還真沒敢想自己去開礦。”
  陸景微笑著道:“開礦的成本太高。現在鐵礦石銷量并不好,但是隨著中國經濟的強力增長,急需完成城鎮化建設的中國,必將需要大量的鋼鐵。歐美的工業化發展歷程驗證了這一點。”
  董坤城翻著手邊的資料,說道:“就算澳洲那里有礦石,如果運不出來也是白搭。開采和運輸的成本加起來,一年虧損十億美元都是可能的。我們未必承受的起。”
  陳創和點頭,贊成董坤城的意見。虧損問題卻是很難解決。
  陸景道:“先把前期的工作做起來。就算無法開采出來,有座礦山在手里,回頭賣掉也能賺一筆。我希望董叔叔和陳先生能支持我的想法。景華可以先承擔大部分的經費。”
  國外對紅色資本一向是極為警惕。類似于能源這種重要的領域絕無可能讓紅色資本進入。國內大型國有企業在海外并購舉步維艱,往往付出很多,卻只能拿到一點回報。甚至被海外媒體妖魔化。就有這方面的原因。
  陸景并不覺得他的身份能保密。因此,景華的資本可以說也算是紅色資本。所以,投資礦山這樣的動作,他是不能站到前臺的。相關的公司層層控股也需要弄得極為繁復、周密才行。董坤城是站到臺前的最佳人選。而陳創和因為擁有江州鋼鐵的股份,去澳洲開礦不會引起澳洲鐵礦石商以及日系財團的警惕。
  董坤城想了想,笑道:“要是真能找到礦山,我們再說開采的事。我同意先做前期工作。”
  陳創和也笑道:“可以嘗試下吧。”
  陸景點頭同意,沒有再說。
  兩人的態度都有所保留。但陸景卻是知道,就算一年虧損十億美元他也會做下去。因為,這是他幫大哥拿的政治籌碼。
  當然,發現一座礦山,再到投產,運到國內來,沒幾年的持續投入下不來。景華現在還沒有壯大到承擔如此巨額的損失。
  但是,給景華幾年的時間,并不代表景華達不到這個要求。如果景華能在一兩年內掌握手機基帶芯片技術,在手機日益增長的國內市場上,到五六年后,每年攫取10億美元不會是問題。
  漢寧區,櫻花餐館。
  渡邊夢生微笑著介紹道:“這位是我國著名的玉器收藏家稻本真悟先生。他想要在江州買上幾塊上好的古玉。”
  唐云放笑了笑,打量著眼前的稻本真悟。穿著和服,四十歲許,個頭不高,言辭恭敬。但那不過是這人的禮節而已,要是以為這人是真心恭敬,那就太天真了。
  “恩,要是稻本先生真心想買,我可以介紹賣家。”
  稻本真悟道:“如果唐君能提供途徑,本人不勝感激。事成之后,也會聊表心意。”
  唐云放笑道:“這個好說。”說著,看了渡邊夢生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買玉當然是找趙禮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