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77 暗潮和強勢

“紫琪啊?”陸景雙手輕輕的摘下邵秋蘭鼻梁上精致的眼鏡,臉貼著邵秋蘭的臉,柔滑如脂。這樣擁抱著她有種發自內心的愉悅感。
  “她一般不會在度假的時候工作。”
  邵秋蘭輕笑道:“你和紫琪說一聲不就知道她是不是愿意了?不過,我看她十有八-九會被你忽悠住。”
  陸景撫-摸她牛仔褲包裹著的豐翹迷-人的俏臀,稍稍用力,感受著那份彈滑軟膩,抗議道:“什么叫忽悠啊?”
  邵秋蘭笑了起來,彎眉如月,“可不是嗎?自然風光與現代建筑藝術的結合,這個口號不知道多能打動人啊。”
  陸景正要說話。手機音樂響起來。去瓊南考察度假山莊建造地點的胡文洸打來電話,“景少,我在瓊南這邊考察兩周。感覺這邊旅游市場很混亂。搞個度假山莊有些得不償失。真要用來開會,公司可以直接包下海邊的度假酒店就行。詳細的考察報告我已經發了郵件。”
  陸景不反感下面的負責人提出不同的意見,唯唯諾諾的人很難做好工作。琢磨了下,笑道:“你小子給我打埋伏啊!是不是瑞豐旅游的資金不太夠?”
  胡文洸笑呵呵的道,“我這點小算盤真難瞞住你啊。瑞豐旅游的資金現在都投在建業北牧山那里。而且瓊南這里人面不熟,我實在沒把握。與其重金在瓊南打造度假山莊,不如在賓州那里做文章。”
  賓州?陸景微愣了下,賓州幾時成了香餑餑?雖說賓州那里旅游資源豐富。但至少還有三五年才能發展的起來。
  “行吧,按你的想法去做。度假山莊的資金我本來打算是從景華的賬面上走。既然你不要。我給別人了。”
  “啊,不是吧?”胡文洸哪里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早知道他就答應下來了,苦笑道:“景少,不帶這么玩人的。你要早說,我現在都能在瓊南開工了。”
  陸景哈哈一笑,“早說了你們考察起來哪里會用心。就這樣吧。”
  午后,小雨淅瀝,細微的雨滴落在玻璃的天花板上,叮叮咚咚,很有些情趣。花園飯店半露天的咖啡走廊的一個卡座里。齊子萱打量著和吳璇坐在一起的陸景,也沒看出有什么特別來。
  “吳璇,你太不夠意思了,要不是在白沙井逛街碰到你們,你都不給我機會認識你男朋友是吧?”
  吳璇淺笑道:“我這不是給你機會了嗎?你還抱怨呀。給,吃這個,看我不堵住你的嘴。”用叉子把一塊水果餡的烤餅遞到齊子萱的嘴邊。
  齊子萱毫不客氣的咬著,含糊不清的說了幾句。陸景看的好笑。齊子萱是吳璇的高中同學。看情況,兩人關系很有些好。
  都說衡量男人友情深厚的標準是:在泡妞時不方便去買避孕套的時候。做兄弟的會送來。不知道衡量女人友情深厚的標準會是什么?
  正胡思亂想著,齊子萱笑道:“陸景,你一個人傻笑什么啊?咯咯,忘了問你。你做什么工作的?和吳璇在一起有壓力沒?”
  吳璇笑盈盈的喝著紅茶,私下里卻是踩了陸景一腳,要是陸景回答他還是大學生。那她可就丟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陸景微笑道:“沒壓力啊。我做創業投資的。就是景華科技園的創投基金。”
  “哦--!”齊子萱恍然的點點頭,“我說你們怎么認識的呢。原來都是在景華系公司里工作。我聽吳璇說。你們景華公司老板是色-狼,你知道是誰不?是不是那個叫楊顯的?”
  陸景先是一愣。再看笑的人比花嬌的吳璇,旋即明白過來吳璇平常所說的色-狼是誰?
  也難怪齊子萱以為楊顯是景華的老板。以景華的公司架構,外人確實很難明白其中的玄妙。而他本身又不在景華的股東名單內。以齊子萱接觸的社會圈子,恐怕也難以了解到景華的底細。
  吳璇偷瞥了陸景一眼,掩嘴嬌笑道:“他層次比較低,不知道是誰。花邊新聞你那么關注干什么?”
  齊子萱嘻嘻笑道:“我可是想拉景華的業務。要拉業務就要投其所好啊。哦,對了,你說這次立豐地產要重組是真的吧?”
  吳璇點頭,“那當然。麗都酒店集團是立豐地產的股東,這次還會投資4個億進去增加持股比例。”說著,又笑道:“你就別打主意了,景華那邊會拍會計事務團隊出來負責這次資產重組。aer那邊也有他們自己合作良好的會計事務所。”
  齊子萱泄氣的道:“唉,看著美味不能咬一口,真是難受。”
  陸景聽的笑起來。昨天董坤凡一行已經離開江州。aer集團將會注資12億獲取立豐地產20%的股份。楊玉立、趙至立、陳國波將名下的立豐控股、益天實業、宏建股份的資產全部置入立豐地產。原來的公司都更改為控股公司。此外,麗都酒店集團、朗越國際會分別追加4億、1億的資金來增加持股比例。這樣一來,立豐地產的總資產規模膨脹到57億。在當下的地產公司里,也可稱得上是龐然大物。
  與齊子萱道別,回到新豐公寓里,陸景從背后抱住吳璇,笑道:“色-狼要懲罰你了?”
  吳璇眉眼里都藏著笑,扭頭道:“你要怎么懲罰我啊?齊子萱不知道我說的是你哦。”
  吳璇穿著白色的修身t恤,黑色的中裙,黑色透明絲襪裹著秀美渾圓的小腿。回眸而笑,有著無端的嫵媚,俏麗至極。
  陸景心里跳了一下,“這樣懲罰!”低頭對著她嫣紅的嘴唇吻了過去。吳璇閉上眼睛,任由陸景索吻,呢喃的道:“還說你不是色-狼?”
  陸景伸手順著她滑膩的絲襪向上撫-摸。心里有些難耐她靚麗性-感的風情。想要更進一步。
  在陸景經驗老道地撫摸與親吻下,吳璇渾身火熱。柔軟的嘴唇回吻著,雪-白豐-膩、挺翹的雙-峰密實實的貼著陸景的身子。感覺兩腿之間的手指完全掌握了她情緒的全部。
  “啊--!陸-陸,陸哥,你們….”迷迷糊糊睡了午覺起來的董晚瑤看到樓下門口邊,陸景正在和吳璇熱吻,一只手伸到吳璇的衣服里擠壓著她的胸。忍不住尖叫起來。一邊躲回到屋子里,一邊叫道:“我又要長針眼了。”
  陸景也沒料到屋子里回有人,正發蒙著,右手被絞得死死的。吳璇用力的咬住陸景的耳垂,感覺兩腿之間濕得厲害。薄怨嗔怒,“你個死人!”靈秀明麗的臉蛋上還殘留著紅暈,眉眼間有著無端的柔媚。風情動人。
  陸景吻了吻她的臉蛋,將手拿出來,低頭看著她胸前雪-白飽-滿的雙-峰,溫柔的道:“沒事。晚瑤不會亂說。”
  看著陸景從裙子里拿出來的右手上亮晶晶的色彩,吳璇羞得臉頰緋紅,就要落荒而逃,卻被陸景抱住。身子一下子軟軟的,提不起力氣,耳邊聽得陸景道:“去我書房里整理下。”
  吳璇嬌羞的點了點頭。
  房間里,董晚瑤一手按在胸口。心臟跳得厲害。她爸昨天離開的時候給她打了電話。說了件讓她心情很復雜的事情。她本來還想著和陸景見面的尷尬怎么化解,那里想到是這么尷尬的場面呢。
  “咚-咚-咚!”
  董晚瑤打開門,卻是陸景拿了兩杯酒在門外。“可以進去嗎?”
  “哦。陸哥--!”董晚瑤臉蛋變得緋紅。
  陸景將酒遞給董晚瑤,打量著她布置的女性化的房間。今天上午。他知道了一條消息:董坤明即將出任aer集團大中華區執行副總裁、東南亞首席運營官。
  再聯想到那天晚上董坤明莫名其妙的話,就能明白過來:董晚瑤大概又被她爸賣了一次。不同的是。這次她被賣給自己了。
  “晚瑤,你爸在aer集團任職的事情我知道了。”陸景喝了口酒,斟酌著怎么說。董晚瑤無疑是極美的美人兒,曲線修長、雪膚光潤。容貌只比關寧那樣的絕色美女稍遜一籌。但是,他對董晚瑤并沒有其他的想法。
  董晚瑤低頭,偷偷的看了陸景一眼,大口的喝著酒。杯中是百加得。口感微甜。酒精的刺激之下,她的心情倒是慢慢平靜下來。輕聲道:“我爸和我說了。”
  陸景點點頭,道:“別聽你爸的那些話。那種想法很荒謬。你的人生是自由的,應該由你自己做主。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董晚瑤抬頭,神情復雜的看了陸景一眼,低聲道:“哦。”
  陸景笑了笑,拿著酒杯準備離開,走到門口,沉吟了下,道:“今天的事…”
  “我知道。”董晚瑤的臉又紅了起來,喊住了要離開的陸景,說出心中的藏了很久的想法:“陸哥,我想離開江州。”
  陸景詫異的道:“哦?怎么有這樣的想法。”
  “一直都想。其實,我最開始不愿意來江州讀書的。但是又怕被董家那些人抓住。”董晚瑤看著陸景,說道:“現在沒事了.我想去歐洲的小鎮旅游。我很向往那種悠閑閑適的生活。”
  陸景深深的看了董晚瑤一眼,這哪里像是二十歲女孩的想法?不過董晚瑤的思想很早熟,倒是也能理解,點了點頭,“恩,等事情完全定了你再去歐洲吧。先在其他地方轉轉。”
  董晚瑤燦然笑了起來,“我會去杭城看清芷,再去京城看小雨那沒良心的家伙,然后去香港看我爸媽和丁靈姐,時間夠的話,順便去美國看我姐,最后再去歐洲。”
  被輕快、充滿希望的笑容感染,陸景也微微笑起來。二十歲是一個可以做夢的年紀啊!也是青春飛揚的年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