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576 解除婚姻

1804酒吧里在臨近畢業多了許多買醉的人。十點許已經是座無虛席。好在董坤明已經提前占據了臨窗的一個座位。
  董坤明的外貌和董坤城有四五分相似。眉眼和臉部輪廓很像。他看起來有些衰老。或許是在香港閑居的日子過得并不開心。
  “你好。”董坤明站起來和陸景握手,心情有些復雜的看著這個青年。從九六年陸景和董坤城兩人合作圖謀新虹百貨起,兩人一路發家,而自己確實在商場中倒了下去。據說,這背后有陸景的影子。
  陸景客氣的打了個招呼。他對董坤明的印象不好。董坤明固執的堅持他的嫡庶之分,而且當年回國就是在龍盛國際摘桃子,把董坤城趕走。這些事,發生了不能當做沒發生。
  董晚瑤親自拿了兩杯紅酒上來,然后在吧臺處和董翔閑聊,目光不時的看向陸景那邊。
  “晚瑤平常在江州還好吧?”董坤明干澀的問道。
  陸景抿了口紅酒,看向窗外,道:“挺好的。”
  氣氛很沉悶,陸景實在和董坤明找不到話題。
  “改天我們再聊。”董坤明心里嘆了口氣,站起來,伸出手。
  陸景伸手和他握了握。
  董坤明突然的道:“陸景,我知道晚瑤和你住在一起,晚瑤就拜托你照顧她了。”
  陸景愕然的看著董坤明離開的背影。這是什么意思。托付?許諾?默認?這話里的歧意也太大了吧!
  陸景笑了笑,也沒想著解釋什么,反正問心無愧。慢慢的喝完杯中的紅酒。和董晚瑤、董翔打了個招呼。返回新豐公寓。
  午后,一輛白色的捷豹悄然的駛進楚北省委常委院里。看到進來的丈夫。熊玉嬌臉上洋溢著幸福笑容,撫-摸著日漸隆起的肚子。柔聲問道:“去看漢生了。”
  蘇遠默默的點頭。剛才在看監獄的一幕讓他心酸。呆板的水泥墻、鐵窗、簡陋的黃色木桌、靠背椅,這些都如同一個心靈的牢籠般,讓人感覺到壓抑。
  孟漢生因虛報材料騙取國家項目資金,被處以8年有期徒刑。孟有望因貪腐、包養情婦等事,被雙-開,移交司法機關,預計也會被判-刑。
  其實,他心里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兩人誣告周平,被秋后算賬。政治斗爭就是這么的殘酷。
  熊玉嬌握住蘇遠的手,“蘇遠,漢生的事不能怪你。”
  蘇遠勉強笑了一下,“我知道。我和婷婷談過了,她不愿意留在江州,她去了黃海,也沒有接受我的任何資助。”
  熊玉嬌有些擔心,急道:“那怎么行?她一個女孩子在黃海怎么生活?”
  蘇遠道:“別擔心。我剛才找漢生要了她的銀行賬戶,我回頭會給她轉賬過去。”
  熊玉嬌長出一口氣,點點頭。
  熊為明回來后見蘇遠也在,微笑著道:“來我書房里。”
  蘇遠有些詫異。最近岳父的處境有些艱難。江州熊派的班底被清洗干凈。襄水那里也被孫雄志釘住了。前些天常委副省長張炎直親自去襄水為孫雄志打氣。這也使得孫雄志手下很快就聚攏了一批干部。雖然沒有成患,但是有點如鯁在喉的感覺。
  怎么今天岳父的心情似乎不錯呢?
  “呵呵,坐吧。”熊為明愉快的笑著把煙盒推給蘇遠。“玉嬌在家里,我都要戒煙了。唯恐熏著我的外孫。你少吸一兩支。”
  蘇遠笑道:“爸,你心情很好啊!”
  熊為明笑道:“師書記對趙省長很不滿。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蘇遠眼睛一亮。也笑了起來,“這是好事。”心里卻是琢磨著,是不是要動趙禮順了。他那天和陸景談判破裂后給唐云放打了一個電話,提供了趙禮順倒賣國家文物的線索。
  要是趙省長倒下,陸江在楚北的根基就要動搖了。想到這兒,蘇遠心里痛快至極。
  連續兩天,陸景招待董坤凡在江州游玩,倒是董坤城那里他還沒怎么招待。董坤城來江州另有要事,和董坤凡不算一路。陸景回頭會和他談。
  楊玉立在第二天由建業返回江州,和aer集團的高管討論注資的問題。立豐地產目前的股東分別為立豐控股、麗都酒店集團、益天實業、宏建股份、朗越國際五家。控股比例依次為35%、15%、15%、5%、30%。
  陸景在電話里和衛二叔溝通過,朗越國際對接受新的投資者并沒有意見。aer集團的投資占股預計會在20%左右。
  傍晚時分,天邊陰云陣陣。從月湖縣回來,陸景接到大哥的電話,前往江州市委常委院吃晚飯。
  “啊,大嫂,你回江州了。”開門的是許久不見的大嫂胡瑩,陸景驚訝的道。
  胡瑩微笑著將陸景讓了進來,笑道:“我不回來,你哥和你肯定是去外面吃飯啊。你最近在忙什么?不見人影。媽還和我念叨你呢。”
  陸景笑道:“有個歐洲的華商想來國內投資,來江州拜訪我,我這幾天都在招待他。我晚上給羅女士打電話。”
  “飯還要一會,你哥在書房里面。”胡瑩笑了起來。這個小叔子本事倒是大的很,不像她弟弟,老是要人操心。
  陸景推開書房的門,大哥正在窗口處吸煙,臉上很平靜,但是很凝重。
  “哥。”
  陸江清秀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來了!坐吧。”
  陸景從書桌的煙盒里拿了一支煙,坐到沙發上,點了煙吸了幾口。他沒問大哥有什么事。大哥要說的話,自會和他說。
  陸江輕嘆了一口氣,“月盈則虧啊!省政府副秘書長白家思出事了。涉嫌濫用職權。以權謀私,已經被紀委雙|規。”
  “啊?”陸景吃驚的抬頭。他前些天還覺得白家思出任黃武市市長的任命有些不妙。沒想到白家思這么快就出事了。“師書記動手了?”
  白家思是趙省長提起來的干部。在江州人事任命上吃了大虧的師書記。內心里對趙省長恐怕很有些想法。據說那天省委常委會,師書記最后氣得連“散會”都沒宣布就出了會議室。而將白家思下放提了一級。無疑是更讓他心頭的刺更痛。
  陸江吸了口煙,沉聲道:“誰知道呢?打鐵還要自身硬,白家思自己有問題也怪不得人。”
  陸景沉思了一會,道:“哥,趙禮順那兒…”
  陸江擺了擺手,“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們不能先動,否則趙省長知道,后果堪虞。必須讓對方先動,我們才好有所動作。”
  “哥。那我先把唐悅叫到江州來。隨時準備著。”
  陸江點點頭,想起一件事來,笑道:“他和那個沈雪華關系進展得怎么樣了?”
  陸景就笑,“還沒問。不過他這段時間一直在京城,應該很順利。”
  晚飯是五個家常小菜:清炒白菜、豆角肉絲、排骨海帶湯、青椒炒蛋、粉蒸肉。很和口味。
  陸景笑問道:“大嫂,聽說胡世國想要去美國做科研。”大哥剛才給他說了這件事。胡家失勢之后,胡世國在學校里過得很不如意,想要去國外做學問。
  胡瑩精神一震,笑道:“你有門路?”
  陸景笑道:“有點關系。我試試看。”胡世國這個人有些清高。他最好還是和胡紅軍聯系下。
  胡瑩笑呵呵的道:“那實在太好了。這事我就交給你了。”
  陸景微笑著點了點頭。
  六月中。江州公布了最新的人事任命。市政府副秘書長鄧榮豐調任漢北區區委書記;武達沖升任江州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常新縣副縣長彭曉方升任常新縣縣委副書記;市檢察院檢察長、國土局局長、市計委副主任、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全部換上了陸派干部。
  漢北區區長鄭陽亞被調到市里掛了起來、外事辦的副主任張忠順下放到常新縣擔任排名最靠后的副縣長。另外有一批靠近胡聯營的干部全部被調整。
  江州市委傳遞出來的信號很明顯:胡聯營已經從江州權力游戲的圈子里出局。
  新豐公寓內,陸景笑著把手中的a4紙收了起來。在省里的暗潮正襲向趙省長時,大哥卻在江州的人事調整上顯得尤其強硬。這是在為接下來省里的交鋒做準備。
  邵秋蘭穿著粉色的襯衣、白色鉛筆褲清爽迷-人的走進書房,“什么事笑得這么開心?”
  陸景笑道:“我笑得有那么明顯嗎?”
  邵秋蘭伸手捏了捏陸景的臉。笑道:“怎么沒有?諾,看看這個。”說著,將手中的稿紙放到陸景的書桌上。
  “什么東西?”陸景拿起來看了看。是一份手繪的素描圖紙。上面畫著一些未成形的圖案。陸景驚訝的道:“這是景華科技園四期的部分設計圖吧。是誰畫的?”
  邵秋蘭笑道:“徐詠碧畫的。那天吃飯的時候。她聽我們說了說,我后來和她聯系了。把我們幾個人的想法綜合起來畫了出來。我事先聲明啊,僅作參考。你可別真的就按這個去建筑。不然要被人笑死。”
  景華科技園設計的事情。她雖然不在行,倒是想幫幫陸景。那天從鳳凰餐廳吃飯出來,她、方琴、陳笑、吳璇、蘇曉玉在景華公寓里討論了有大半晚上。
  陸景笑著在她俏臉的臉蛋上吻了一口,“這我明白。要糅合各種元素在一起。”
  邵秋蘭就笑,“那你把紫琪拉進來。她可是專業人士。她過兩天不是要來江州度假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