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574 鹿山風景區

銀灰色的奔馳由遠而近,緩緩的停在三人面前。陸景為她們拉開車門,“上車再說吧。”
  奔馳車的后排空間不算小,陸景依舊是緊緊的挨著邵秋蘭而坐,大腿那里能感受她修-長美-腿的溫度。如蘭的暗香陣陣。
  陸景輕握住邵秋蘭嫩白的左手,側著身體道:“一棟建筑、一個科技園應該有其內在的生命。這期工程針對的大部分公司是創業型的公司。我不打算將科技園的四期修建成前面三期那樣規劃整齊、井然有序的樣子。”
  “那你打算建成什么樣的?”邵秋蘭看著陸景的眼眸,里面正凝著興奮而自信的目光。
  陸景用手指點著自己的額頭,微笑道:“應該是活潑的、寫意的、有創意的、一副五彩斑斕、充滿詩意的畫卷。詩意的園林建筑。我希望科技園的四期工程建成之后在很多年以后會讓人津津樂道。就像現在的白沙井一樣,獨一無二。秋蘭姐,你不是喜歡讀詩歌嗎?我需要你詩意的靈感。”
  邵秋蘭展顏而笑,說道:“我閑暇時消遣的東西又不是我的專長。想象出來的東西要表達到紙面就很難,更不要說變成建筑物了。你還是要請專門的設計室來做。”
  她雖然被陸景的描繪所打動,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水平。教教數學還行,要做設計卻是沒那個天賦的。
  方琴笑著問道:“園林建筑?你的意思是新的科技園不再修建高樓大廈?”說著,指指窗外。車正好快到楓葉園,一棟棟高樓大廈聳立在淺淡的夜『色』中。展示著工業文明的輝煌。
  陸景笑著點點頭,“相比于高樓大廈的巍峨聳立。我更喜歡在那種閑適、悠然的自然風光里工作。”???重生之世家子弟575
  邵秋蘭嫣然而笑,道:“理想主義。把你丟在鄉下。沒有網絡,不通水電,也沒有手機信號,看你能受得了不?”
  看著若鮮花綻放般的笑顏,陸景忍不住想撫-『摸』著邵秋蘭精致漂亮的臉蛋,說道:“這些基本的東西肯定要啊。琴姐,你覺得呢?”
  方琴嬌柔的看了陸景一眼,溫婉的笑道:“我不考慮那么復雜的事情啊。等你將科技園建好之后,我覺得合適把環球雅思的分校搬過來。那可省事多了。”
  陸景扶著邵秋蘭的香肩。笑道:“我要你們出主意呢。打算來個頭腦風暴,集思廣益。怎么都偷懶起來?”
  邵秋蘭和方琴對視一眼,吃吃嬌笑起來。兩人的笑靨在車內柔和的燈光下看起來十分動人。
  車到楓葉園,停在鳳凰餐廳的路邊。陸景和邵秋蘭、方琴一起下車,門口兩名高挑的女服務員穿著藍『色』旗袍,脆生生的喊道:“歡迎光臨!”
  楓葉園的鳳凰餐廳環境幽雅,入門是翠綠的假山、流水、綠樹。雖然不設包間,鏤空玻璃辦隔斷的雅座也頗受景華科技園里白領階層的歡迎。
  徐詠碧幾人在大廳里東側角落較大的雅座。陸景三人微笑著打了個招呼,欣然落座。劉基偉奇怪的道:“咦。你們速度很快啊?鹿山那兒很難打到車。不是坐黑車過來的吧?呵呵。”
  兩名男生都附和著笑起來。
  “沒啊,人家坐奔馳過來的。”從衛生間返回的林可正好聽到這句話,說了一句。兩名男生的笑聲戛然而止。劉基偉的臉『色』也變得極為不好看,好一會才道:“國外真正的貴族只開雪佛蘭。開奔馳、寶馬的那都是暴發戶。”
  陸景正從徐詠碧手中接過她那個用來嚇退追求者的錢包。聽到這話,微笑道:“你說的有道理啊。不過,車就是個工具。坐著舒適就行了。況且,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喜好。不是為當貴族而貴族。”
  劉基偉臉『色』有些訕訕的。
  陸景沒再理會他,一一鑒賞徐詠碧錢包里的卡。看到那張黑『色』的運通卡。倒是想起前世里一樁趣事來,嘴角浮起一絲笑意。
  “呀,好多人啊。快坐不下了。”跟在陳笑、吳璇身后走進來的蘇曉玉說道。
  吳璇開玩笑道:“你這么苗條,和笑笑坐一個位置。擠一擠就剛好夠了。”說著話,坐下來打著招呼,低聲問道:“秋蘭,琴姐,今天這是什么情況?”???重生之世家子弟575
  陸景就笑著介紹道:“這是市商行徐懷觀的女兒徐詠碧,我們剛好在鹿山遇到她們,我順路請她們吃頓飯。”
  劉基偉眉『毛』一挑,“陸景,說好了這頓飯是我請你們。這個東道我還是做得起。”
  進來的三個美女氣質出眾,顯然不一般人,那個嬌小的美女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包『臀』裙,一看就是助理的角『色』。但是這口氣他卻不愿意咽下。
  陸景就點點頭,微笑道:“那行,今天我們吃大戶。”
  陳笑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眉眼里都壓著笑:你才是最大的大戶。
  劉基偉滿意的讓服務員過來點菜。末了,對徐詠碧道:“喝點紅酒?”
  徐詠碧道:“算了吧。我和秀麗喝那個云冰綠茶就行了。”這里消費就算不太高,一頓飯算下來估計也得七八百了。
  劉基偉手一揮,道:“來兩瓶長城干紅。”服務員笑瞇-瞇的下了菜單。
  陸景笑著把錢包還給徐詠碧,心里覺得蠻有趣的。劉基偉就像是一只開屏的孔雀,賣力的吸引徐詠碧的注意。可惜,徐詠碧有個銀行行長老爸,見識和眼界比一般女孩要開闊得多。
  上了菜,陸景和陳笑、吳璇說起準備將景華科技園建成人文和自然環境相結合的想法。剛說了幾句,突然,臨窗那里的雅座傳來一聲大叫:“蘇蕓!為什么?”
  陸景聽得耳熟,和身邊的陳笑道:“你們繼續,我去看看,好像是熟人。”
  走道處,陸景看到關寧的室友蘇蕓穿著白『色』連衣裙,正淚流滿面的從臨窗的雅座走出來,看到陸景微微一愣,勉強的笑了下,往餐廳外走去。
  過了一會,白明俊腳步踉蹌的出來。剛才就是他的聲音。陸景皺眉,走過去扶著他。白明俊身上全是酒氣。
  “靠,陸景,你怎么在這兒?”白明俊搖搖晃晃的扶著陸景的手臂往外走。
  “和朋友吃飯。去哪兒?我叫人送你。”陸景壓著心里的疑『惑』,說道。自去年白明俊從江大畢業,他有陣子沒見到他了。沒想到今天偶遇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白明俊打個酒嗝,慘然的笑著,“哪兒也不想去。”說著,一屁股坐到馬路邊的臺階上,“陸景,給我支煙。”
  陸景走了兩步,去奔馳車內拿了煙,回頭遞了一支煙給他,“怎么回事?”
  白明俊猛吸一口煙,沉痛的道:“我和蘇蕓分手了。從高中開始,我追求了她7年。她剛才親口承認喜歡我的。但是,她說她的家境和我家差距太大,結婚不會有幸福。你說,這一點真的那么重要?”
  陸景微微征住。蘇蕓在他的印象中是個很文靜的女孩。沒想到她居然能對人情世故有這么深刻的認識。
  “或許吧。”陸景不太確定的吐出一個煙圈。
  白明俊重重的嘆口氣,“你哥是陸江對吧?我爸是省『政府』副秘書長白家思你應該知道。我爸馬上要去黃武市任市長。我以為這是個喜訊,今天請蘇蕓吃飯,她卻斷然決定和我分手。”
  說著,悲哀的一笑,“我以為愛情總能克服一些現實的一些東西。還是太天真。”
  黃武市?陸景感覺有些不對,也沒細想,道:“你現在在那兒工作?”
  “在云春市里當公務員。”白明俊落寞的抽完一支煙,從陸景手上把煙盒拿過來,“你忙你的吧,我手機號碼沒變,改天我們一起吃飯再聊。”
  “不要緊吧?”陸景問道。
  白明俊苦澀的一笑,“沒事。剛才郁悶的灌了一肚子酒,我找個地方吐出來就行了。”說著,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揮揮手,消失在夜『色』中。
  陸景輕輕的吐出一口煙。明月當空。
  愛情,甜蜜時如甘『露』,痛楚時如鳩『藥』。完美的愛情總是很難尋的,因為我們每個人都不是完美的人。
  返回餐廳里,飯桌上正熱鬧的閑聊著。陸景滿腹心思,想要思考又無法集中注意力。幾道目光落在陸景身上。
  劉基偉心里很不喜,很明顯陸景一進來,就是這桌的中心。對幾名同學大聲感嘆道:“其實吧,紅酒我最喜歡拉菲。改天,我請你們去麗都酒店品品。”
  話音剛落,藍『色』旗袍女服務員拿著一瓶紅酒進來,“你好,有客人為你們這里送了一支82年的拉菲。”
  雅座里安靜下來。吳璇笑問道:“誰送的啊?你們這兒還有這么好的酒?”82年的拉菲至少得八萬塊一支吧。
  “那位客人自帶的。客人說,如果問起來,就說李富亮送給景少祝酒興的。”
  齊刷刷的目光落在陸景身上。陸景對服務員打了個。給我們倒上。”在金盛公司的事情,雅湖置業的李富亮要承他一個人情,喝李富亮一瓶酒也沒什么。
  一瓶紅酒自然不夠十二個人分。每人勻了小半杯。
  劉基偉感覺臉上有些火辣辣的。看著服務員給大家分酒。嘴角動了動,不知道說什么好。他今天的表現似乎太傻b了。(未完待續。。)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