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573 人事調整(五)

陸景輕輕的搖了搖高腳玻璃杯中的紅酒,紅色的酒液晃動中,有種溫柔婉細的視覺感。
  霍書文這個人他略有所了解,很能做事,但收起錢來也不含糊。市紀委對他進行調查就發現他在開發區收受賄賂,擅自更改為土地用途。
  “你給他打個電話吧。讓他這兩天留出時間,我回頭讓人給他打電話約他見面。”
  “好的。”姬紅俊笑著答應下來,心里有些振奮。陸景要是幫忙的話,霍書文的仕途肯定會有起色。
  陸景笑著點點頭。他自然沒有去助推霍書文仕途的想法。他正好有件事需要用到霍書文。霍書文這樣的問題干部,從他的角度來說,可以用用。
  和姬紅俊聊了會景華投資在建業的業務,陸景道:“我去吧臺那兒加點酒。晚上我請你吃飯。”
  姬紅俊笑著點頭。吧臺里那位嫵媚的老板娘嘴角一粒美人痣,風流韻味十足,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有些事情真是羨慕都羨慕不過來。
  …
  蘇蘭電器收購香水友誼公司的收購案簽字儀式六月十二日在襄水市中心的盛慶酒店舉行。陸景跟著蘇蘭電器的管理團隊出席了簽字儀式。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常務副省長張炎直也出席了簽字儀式,之后的慶祝酒宴上還特意和他聊了幾句。態度很親切。
  車外高速邊翠綠的樹木飛速后退,陸景頗有些疑惑的想了想,旋即把這件事拋到腦后。琢磨起襄水的形勢來。孫雄志在襄水的處境可有些艱難。
  以現在江州的形勢,胡聯營已經失勢。大哥如果升任市委書記,繼任市長的人選呼聲最高的大概會是常務副市長周平。
  孫雄志要是不調出江州。他的排位肯定會比周平靠前。江州市市長比襄水市市長的份量重多了。仕途,有時候真是變幻莫測。
  陸景心里感嘆著,又聯想到大哥和楊修武的競爭上。目前,大哥贏了一個先手。但是還沒有動搖楊修武在派系內的地位。誰上誰下,恐怕到時候還是要通過較量來決定。
  鹿山腳下的通海飯店,陸景給劉立永、彭曉方介紹了邵秋蘭和方琴,寒暄幾句,幾人落座。一道道地道的江州特色菜流水般送到包廂里。
  豆豉蒸排骨、豆豉鯽魚蒸皮蛋、珍珠圓子、蒜蓉紅莧、板鴨蒸年糕、楚香魚米、酸辣包菜、雞汁茄子、韭菜炒蛋、青椒豆角。十二道菜擺了滿滿一桌。
  劉立永笑著道:“景少,你這是要三登鹿山了。”
  陸景笑著擺手。“哪有那么雅?就是上去看看。請你和彭縣長過來,一是聊聊天,二是有件小事請你們幫忙。”
  劉立永笑著點點頭。對陸景來說是小事情,對他來說未必就是小事情。他倒不好馬上就表態。
  陸景喝了口茶水,微笑道:“景華準備在鹿山這兒搞旅游開發,打造一個鹿山風景區。林游鎮這里我打算推薦個人過來任職。”
  鹿山位于林游鎮,毗鄰清動鎮,是常新縣風光最為秀美之處。前世里陸景在江州呆了十五年,記得這里就曾經被開發出來做風景區。他現在只是照抄照搬。
  當然。陸景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在山頂修建空中餐廳。以景華的實力,開發出來的風景區自然會比前世更好。
  劉立永笑道:“你說。我馬上辦理。”一個鎮的書記也就是正科級干部,這對他這個縣委書記而言,安排起來只是舉手之勞。
  陸景點點頭。道:“原來開發區區長王白山的秘書霍書文,劉書記應該聽過吧?”
  劉立永微怔,沉吟了下。霍書文他當然聽過。據說胡聯營準備通過他查王白山。但是沒能查到王白山頭上去。后來江州動蕩。陸派力量隨之反擊,霍書文也毫發無損的回到開發區。
  據說市紀委還是查出霍書文不少問題。他在開發區內。擅自將開發區內的工業用地改為商業土地和住宅用地。他沒事,一是因為他收錢辦事。沒人出面指證他。二是因為開發區對土地變更用途這一塊也沒什么細則規定。
  但是,毫無疑問,這是個問題干部。王白山之所以不再用霍書文擔任秘書,恐怕也是怕日后沾上“泥水”。王白山那家伙現在才42歲,對仕途及其熱心。
  劉立永琢磨了下,道:“林游鎮的書記老吳歲數有些大了。正好給霍書文提一級,讓他負責林游鎮的工作。”
  陸景笑著擺擺手,“副書記兼職副鎮長就行了。”霍書文的級別是副科,這個職務足以保證他做好鹿山風景區的工作。
  劉立永點點頭,笑著和陸景喝了一杯。看來,陸景并沒有將霍書文捧起來的想法。
  委實,問題干部級別越高,往往作為定時炸彈爆炸的威力越大。
  下午艷陽稍歇,陸景婉拒了劉立永和彭曉方的陪同,與邵秋蘭、方琴一起登山。山間小路在下午時分陰涼。到山頂時,正是夕陽西下,整個清動鎮都沐浴在金色的余暉之下。放眼望去,仿佛一卷五彩斑斕的油畫,有著傍晚時分的靜謐感。
  “咦!陸景,你也在這兒。”山頂的空地上,支著畫架的徐詠碧驚喜的喊道。她身邊的蘇秀麗打量了陸景一眼,微微撇撇嘴,心道:男人啊!都愛左擁右抱。
  “啊?你來這里寫生?你不是大四要畢業了嗎?”陸景覺得真有些巧,給邵秋蘭和方琴說了聲,走了過去。
  徐詠碧穿著清爽的淺灰色t恤額,白色牛仔褲,嫣然笑道:“是啊。但是畢業了也要畫畫。一天不練會手生的。哦,他們是我的同學。”
  徐詠碧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另外的一個女生和三名男生。一名高大帥氣,叫劉基偉的男生。頗有些敵意的看著陸景。
  這位大概是徐詠碧的追求者。陸景笑了笑,沖徐詠碧點點頭。“你忙你的。回頭再聊。”
  山頂涼風陣陣,十分舒服。陸景從背包里拿出驅蚊的香水幫邵秋蘭和方琴灑上。方琴穿著白色的運動短裝。酥胸挺拔高聳。運動短褲將臀部、大腿給裹得緊緊的,整個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玲瓏,碎發襯托她美麗的臉蛋成熟迷人。而且洋溢著性感的氣息。
  邵秋蘭穿牛仔褲t恤加運動球鞋一副清純學生女孩的打扮。披肩的秀發用頭繩系成馬尾辮。精致俏麗的她,不管做何打扮,骨子里那份優雅和知性總會不經意的顯露出來。
  看著雙姝的麗色,陸景心里像有一只小貓兒在撓一樣。偏偏山頂上不乏前來看風景的人,想要找個僻靜的位置占占便宜都難。
  說笑著在那兒修建一座空中餐廳的構想時,背后傳來一聲冷哼。“吹牛逼呢。還空中餐廳。詠碧,賓州的風景比這好看一百倍,我請大家暑假去賓州寫生。”
  陸景扭頭,卻是發現徐詠碧收了畫筆,背著畫架走過來。劉基偉臉色不豫的跟在她后面大聲說道。
  徐詠碧聽得蹙起眉頭,對陸景道:“陸景,該下山了,再等一會天色暗下來,山路就不好走了。”說著話。又向方琴和邵秋蘭笑著點頭致意。
  陸景扶著邵秋蘭的手臂,讓她站穩,笑道:“恩。一起吧,老徐要知道我碰到你。飯都不請你吃,回頭可有話說嘍。”
  徐詠碧輕笑著道:“我爸沒那么夸張吧?要是沒個下屬的親戚朋友見到你,你都要請客吃飯。你哪里照顧得過來?”
  方琴掩嘴微笑。這小姑娘話風很犀利。
  陸景就笑,“好吧。我承認我是對你那個錢包的卡有些興趣。正好想和你聊聊。”
  徐詠碧漂亮迷人的臉蛋上升起一絲緋紅,“我那卡都是廢卡。我爸給我玩的。”
  說著話,和美術學院的幾名學生一起下山。劉基偉不斷的嘀咕抱怨著,嘴里沒什么好話。陸景也不理會。
  那名叫做阿可的圓臉靚麗的女孩是美術學院大三的學生,口直心快,三言兩語倒是把劉基偉的底子透了精光。賓州市常務副市長的兒子,家境很好。和徐詠碧是同班同學。追了徐詠碧三年還沒成功。
  “等著,我去拿車。”到了山腳下,劉基偉忙不迭的說道,眼光挑釁的看了陸景一眼。
  徐詠碧無語的撫摸著自己的額頭。她最不喜歡劉基偉這咋咋呼呼的性格。蘇秀麗咯咯嬌笑著在她耳邊道:“劉基偉真是個草包,能有兩個美女陪著的人會沒車?”
  一輛黑色的雪佛蘭子彈頭滑行了過來,劉基偉招呼同學上車,對陸景道:“我就不送你了。今天晚飯我請吧,你說地方。”
  陸景微笑道:“景華科技園的楓葉園里面有家鳳凰餐廳,我們等會在那兒見面。”
  “行。”劉基偉譏笑道:“我還以為你會說麗都酒店呢。”放下車窗,打火起步,消失在夜色中。
  邵秋蘭笑著白了陸景一眼,“好像你被人鄙視了。”
  陸景就笑,“還沒出大學校園的學生啊。我和他計較什么。今天陪著你們爬山我心情可是好得很。一會陳笑和吳璇會過來一起吃飯。”
  “今天怎么這么高興?”方琴眼睛里的瞳仁仿佛兩粒水銀丸子一樣深邃清亮,瑩瑩的秋波掃了陸景一眼。任誰看到都知道她的情思。
  陸景笑道:“不是高興,是景華科技園要進行第四期的工程。楓葉園已經滿了大半,吳璇建議我考慮開始第四期工程。我準備一次性把建川鄉余下的土地都用掉。大約會是三倍于前面三個科技園面積的總和。預計電子企業的辦公樓應該夠了。接下來創投基金那里要好好孵化一批公司。笑笑的想法正好和吳璇湊一塊了。我呢正好要問問秋蘭姐的意見。”
  邵秋蘭奇怪的道:“問我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