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72 人事調整(四)

天水一線。進入六月份后,江州的湖泊都進入豐水季。一只水鳥從后湖的濕地草叢中飛過。寂寥的天地間充滿了生機。
  后湖別墅的落地窗前,莫心藍優雅的拿著一杯紅酒,扭頭對身側的陸景道:“真漂亮。我那年冬天來這兒住過。沒想到你在這兒還有一棟別墅。”
  莫心藍穿著連衣裙,白底大綠點,質料上乘,裙擺到膝蓋而止,不短也不長,露出纖白小腿。身材曲線玲瓏有致,十分迷人。
  陸景聞著她身上的幽香,舉杯示意,“沒考慮在江州置業?”
  莫心藍驚訝的看著陸景,“你猜到我回香港的原因?”
  陸景微笑道:“很難猜嗎?建業那里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你也應該考慮把正英醫藥的醫藥園設在江州了吧?”
  莫心藍笑盈盈的抿了一口紅酒,“真有你的啊,陸景。有時候不佩服你都不行。”
  今天上午建業那里已經給她打了電話:建業市商業銀行最近發生人事變動,董事長簡智元辭職,董事、副行長徐懷觀擔任董事長,副行長趙財升任行長。
  陸景就笑:“崇拜是女人開始喜歡一個男人的征兆。”
  莫心藍嫵媚的橫了陸景一樣,嬌笑道:“景少,平常都是這么泡妞的嗎?”
  陸景哈哈一笑。他心情很好,忍不住挑逗一下這個熟透的美女。
  莫心藍看著遠處優美自然的風光,大片不知道名字的水草印入眼簾,輕笑著道:“月湖縣那里的醫藥產業園才剛剛有個雛形。我下午就回香港和我爸商量將正英醫藥搬來江州的事情。”
  她其實根本沒搞明白楊修武為什么會放了陸景一馬。建業那里早就反饋回信息。楊書記沒再查市商行和盛泰電器了。
  而江州和建業的高新技術產業之爭,隨著江州經濟開發區上報為國家級高新區已經告一段落。莫氏集團這個時候在江州投資。并不會被視作緊跟陸家的步伐。
  陸景微微點頭,品了品紅酒。82年的拉圖。口感醇厚。
  …
  積西鎮開發區大樓里。看著面前的資料,王白山頗有些煩躁。漢生軟件因為涉嫌欺騙國家項目資金被市里多部門聯合審查。問題查出不少,漢生軟件被勒令停業整頓。
  他則是趁機從漢生軟件手中拿下了早期在開發區成立之初劃給漢生軟件的2千畝土地。本來是打算通過招拍程序讓給景華,作為他的功績,給他在陸景那兒加加分。
  哪里想到這件事又平添波折,遠大地產橫插一桿,要求參加明天的招拍會。
  想了想,王白山拿出電話打給陸景,這事得知會陸景一聲。
  陸景接到王白山的電話時。正開玩笑說在寧翠苑的別墅群里給莫心藍留一套別墅。
  莫心藍笑道:“算了吧。我在漢寧區的雙塔公寓那里買了房子。改天裝修好了請你去做客。”
  陸景笑著點頭,打了個手勢,接了王白山的電話。聽王白山說完,陸景略微有些奇怪。
  王白山怎么收回漢生公司所擁有土地的細節,可想而知。總之離不開暗箱操作。他并沒有深究的想法。
  隨著開發區申報為國家級高新開發區,開發區的土地在未來三到五年之內一定會升值五到十倍,他倒是希望能為景華收儲漢生軟件被開發區收回的土地,為日后景華科技園擴張做準備。
  但是,蘇遠來開發區拿地做什么?他錢多得沒地方花嗎?遠大地產從事的房地產開發。開發區的土地用途一般為工業用地,不能用作商品房開發。漢北區現在大搞建設,投資回報率,蘇遠不可能算不明白。
  王白山苦笑道:“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遠大地產今天剛把材料報到區政府里面來了。”
  陸景琢磨了下,“我知道了。你按程序走就行。”
  …
  江州體育大學的體育館內,富有感染力。有節奏的音樂回蕩在場館內。中間的木地板上十幾名身材高挑的女孩訓練。彩帶飄飄,姿態曼妙。
  何路遙用胳膊肘捅了捅陸景。“怎么樣?名不虛傳吧。嘿嘿,中間那對就是。”他托關系進了體育館來看藝術體操隊員訓練。
  陸景笑著點點頭。他起先還以為是何路遙說的那對體育學院的姐妹花是搞長跑之類的。沒想到是搞藝術體操的。
  不過。他今天到沒興趣和何路遙談美女,看看手腕上的表,道:“我一會還有事。”
  何路遙立刻明白過來,笑道:“看我,看到美女就忘了正經事。呃,我爸最近情緒不好,昨天晚上還沖我發了火。”
  陸景笑著拍拍何路遙的肩膀,“胡聯營這人口是心非啊!明著同意了何書記擔任政法委書記,暗地里做了手腳。”
  何路遙點點頭,然后低聲道:“我爸現在很對胡聯營很不滿。”
  陸景微笑著道:“恩。我回向我哥轉達的。”
  陳史益升任江州市委副書記、兼任組織部部長之后,胡聯營折騰一圈發現又回到了原點。不說書記辦公會的形勢,就是常委會也被陸派干部牢牢把持。
  江州的人事權他將很難撼動分毫。可以說,他已經被踢出局,除非他再次獲得省委的支持,才有資格和大哥斗下去。
  但,這樣的大好形勢下,他都沒能把握住機會,省委里面的人會無限度的再次給他信任嗎?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接下來的江州市里的人事調整中,大哥不會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撕破臉來斗,那自然要承擔后果。
  從體大里面出來,陸景接到了陳笑的電話,“陸景,蘇遠財大氣粗呢。我覺得價格太高了,只讓江祺廣拍下了500畝的土地。剩下1500畝土地都被蘇遠拿下了。”
  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太陽還有些烈。陸景站在一棟教學樓的臺階下,躲著太陽,“有沒有搞清什么緣故?”
  “有個叫高逸的人過來和我打了個招呼。他說你認識他。”
  陸景就笑:“恩,認識。”說著,給陳笑說了說在徐華路麗都酒店起沖突的事情。
  “怪不得呢。”陳笑笑兮兮的說道,“喂,那人有點討厭呢。”
  陸景笑道:“那我找人把他裝在麻袋里沉到大江里去。”
  陳笑咯咯嬌笑起來,“你心里好陰暗啊!下次有機會再給他一個教訓。”
  掛了電話,陸景腦子里浮起高逸英俊秀氣的臉,倒是想起他的話:你會記住我的。陸景微微笑了下。這個過節改天再討回來了。
  南陽街的1804酒吧在傍晚時人不是很多。舒緩的老式音樂很容易喚起人心里失落的記憶。臨窗的桌位處,陸景見到了風塵仆仆趕回江州的姬紅俊。
  姬紅俊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和陸景握了握手,“景少。我回來向你匯報市商行的工作。”說著,有些慚愧的道:“我和老徐都沒想到是內部的人捅刀子。猝不及防之下…”
  陸景笑著要了兩杯紅酒,道:“風波過去了。好好工作就行。不要想太多。”實則,就算是姬紅俊注意,一樣也會被查。楊修武要查市商行,誰又能攔得住。
  姬紅俊點了點頭。
  董晚瑤穿著銀灰色刺繡連衣裙,腰間系著兩指寬的白色腰帶,曲線修長,風流嫵媚,悄然的走過來和陸景打了個招呼。
  “陸哥,你好久沒來我這兒了。”
  陸景就笑,“我們不是天天見面嗎?”董晚瑤就住在新豐公寓。陸景要是回新豐公寓休息的話,每天都能碰到她。
  董晚瑤掩著櫻桃小嘴笑了起來,嫵媚動人,“我爸今天上午給我打了電話,說我叔叔董坤凡要來見你。我還琢磨著什么時候和你說呢。”
  陸景笑著點頭,有些明白董晚瑤的意思。董晚瑤是想讓自己在她叔叔面前要求解除掉她身上的婚約。
  “放心吧,我會和董坤凡提起你的事情。董坤凡有事情和我合作,你的事情不會有問題。”
  董晚瑤欣喜的笑道:“陸哥,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了。我回頭請你吃飯。”說著,偷偷的瞥了陸景一眼:太重的感謝,陸景也不會要的。請他吃飯就挺合適的。
  陸景微笑了起來,“你忙吧,我走的時候再和你聊幾句。”
  董晚瑤笑著沖陸景揮揮手,轉身離開。
  說著話,姬紅俊突然想起一件事來,道:“景少,你對霍書文這個人還有印象嗎?”
  陸景點頭,拿起酒杯喝著酒,“他最近怎么樣?”
  霍書文被胡聯營弄了進去,準備查王白山的問題,但是也沒查到霍書文有什么大問題。后來霍書文被放了出來。但是王白山早就換了秘書。
  顯然,在王白山心里,霍書文是屬于有問題的干部。
  姬紅俊道:“不太好。他女朋友,就是江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的侄女和他分手了。他現在在秘書處里面混日子,前些天給我打電話。呃,我原來在景華行政秘書組的時候和他打過交道。他的事情紀委不是查清楚沒什么嗎?怎么還遭到閑置?”
  陸景就笑,“他是想換個地方吧?”
  姬紅俊嘿嘿一笑。景少目光如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