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568 理事席位

“你去和那邊的客人說一聲,就說唐云放要這個場地招待一位重要的客人。請多多包涵,我承他一個人情。”
  服務員為難的道:“先生,我們有規定不能這樣的。”
  “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不能做主,打電話給你們經理,讓他來處理。”
  服務員為難的猶豫了一會,通過對話器向上匯報。
  一名穿著灰色休閑裝,顯得優雅從容的青年微笑道:“唐少,要不算了?”
  唐云放笑道:“那怎么行?這家酒店原來是四星級酒店,前不久才改造成五星級酒店。這個觀景走廊正對著江州市內三大湖的北湖,夜里的風光很漂亮。”
  灰裝青年笑了笑,“那我客隨主便了。”
  酒店的總經理很快趕到。一名帶著眼鏡,斯斯文文的中年人,笑哈哈的寒暄幾句,道:“唐先生,你看…這…”
  唐云放臉沉了下來,“怎么,傳個話都這么困難?又不是讓你們趕人。”這邊說著話,咖啡廳里一名青年人走了過來,唐云放打量了下,臉色稍霽,然后浮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陸景看到來人是唐云放、葉強文,以及一名臉上笑得云淡風輕的青年。三人身邊各自帶著一名漂亮的女伴。
  “唐總請人喝咖啡?”陸景客氣的微笑著和唐云放握手。他和唐云放的關系很淡。在毛闖里的事情上,他拒絕了唐云放說和。而胡聯營調到江州后,唐云放的岳父師書記屢次支持胡聯營和大哥爭斗。這讓他順帶著對唐云放觀感也不佳。
  唐云放微笑著道:“我說是誰呢,原來是你在里面。”說著。笑道:“這位是明州高家的三少,高逸。他這幾天來江州游玩。我請他來這里看看北湖的夜景。怎么樣,給唐哥一個面子。”
  陸景皺眉,淡淡的道:“唐總,我今天包場是請了貴客。所以,今天真的不好意思了。”
  唐云放臉上的笑容逐漸的淡去。別看陸景說得客客氣氣,但是陸景稱呼他為唐總而不是唐哥這就是表明了其強硬的態度。
  葉強文皺眉,道:“陸景,全國六大世家,明州高。你沒聽過嗎?你請的客人能有高少金貴?”
  高逸來江州考察房地產市場,知道他在江州,拖朋友和他聯系上了。這個時候,他自然要為高逸說幾句話。
  “哦?”陸景打量了一下那位青年。模樣英俊,身材高大,唇紅齒白。概言之,就是高大的奶油小生。
  高逸微笑著沖陸景點點頭。很優雅的樣子。
  陸景點點頭,對葉強文道:“真的有。”
  共和國的上層建筑中根本就沒有高家這個政治派系。明州自古多豪富,高逸大約是家世累富的巨富之家的子弟。易雄志身后的易家肯定比他的份量更重。錢,有時候不過是廢紙而已。
  看著陸景一本正經的樣子,葉強文有種氣得冒煙的感覺。
  高逸臉上的笑容斂去,瞥了陸景一眼。道:“你會記住我的。”說著,對唐云放道:“唐少,我們換個地方吧。這里氣氛不太好。”
  唐云放正躊躇著怎么下臺。要是陸景不讓。他還真沒辦法。聞言笑道:“行。那我們換一個地方。”看了陸景一眼,心里有些不舒服。打個手勢,邀請幾人一起往外走。
  葉強文走了兩步。心里窩火,想著聯科的好事也被陸景打亂,一口氣憋不下,回頭道:“陸景,你別以為阻止了聯科進入數字手機技術協會就可以高枕無憂。告訴你,我們聯科很快就會拿出新的產品來追上景華的市場。希望到時候你還這么囂張。”
  官場上的事他自知玩不死陸景,但是商界爭霸,聯科在得到nec公司的注資后未必就不能和景華扳扳手腕。
  陸景笑了下,道:“你是說翻蓋機?三星會把這項折疊技術轉讓給聯科?”葉文俊上次已經和他說了聯科會得到日本財團的注資。但是就算用錢買,三星也不可能將最新的工藝技術轉讓給聯科。
  葉強文英俊的臉上露出個惡狠狠的笑容,“你走著瞧就是。”
  陸景哂笑。誰走著瞧還不一定。翻蓋機算什么?要雙屏才是王道。真以為景華每年的研發經費都是打水漂啊!
  他隨身的手包里就帶著景華最新的翻蓋測試機。不過倒沒必要專門折返回去拿給葉強文看。到時候推出來的時候震驚才更大吧。
  “呵呵,景少。”酒店的總經理賠笑著上來打個招呼。這位青年,他自然是認識的。他昨天晚上才親眼看到集團總經理,那位嚴厲得令人心顫的女魔頭——吳總,在他面前小鳥依人,言笑晏晏。
  陸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勉勵了他幾句,進了咖啡廳。
  其實,今天換個人在這里包場,這位經理肯定會按唐云放的意思去辦。所謂先來后到那都是浮云。他也沒想著去給這位經理強調什么。秩序,往往約束的只是普通人。
  月湖縣一家度假山莊的庭院里,四周種了香樟之類的樹木。初夏之際,枝葉正密,叫庭院這里變得私密。
  劉勇志咂摸了一口酒,拿起精致若古時花瓶般的酒瓶,上面用隸書淺雕著“白云飛天”四個字,很有質感,讓人愛不釋手。“聯營,這酒好啊。還有沒有?我帶回京城去待客。”
  胡聯營笑道:“沒了。就這一瓶還是別人送我的。云春的酒廠釀制的,據說是定量銷售,高端白酒中的高端酒。”
  說著,又笑道:“你不會要借酒澆愁吧?”
  他聽說,劉勇志前天又被景華涮了一道。手機協會理事的職位硬是按照陸景的要求來辦的。
  劉勇志笑道:“那怎么可能。有時候領先一步,算不了什么,對吧?”
  胡聯營點點頭,知道劉勇志說的是和郁天又競爭失敗的事情,給劉勇志倒了酒,“和姚秘書長聊過?”
  他口中的姚秘書長是省委秘書長姚于堅。姚于堅和劉勇志私交不錯。
  劉勇志笑著點頭,品了品酒,笑道:“你什么時候把陸江拿下?他最近很有些春風得意。建業那位對他相當不滿。”
  胡聯營就笑,他知道楊修武前段時間把景華控制的建業市商業銀行給查了,現在好像正在和棋的過程中,斗爭之后是妥協,這是慣例。
  “飯得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對吧?”
  師書記最近已經和幾位省委常委分別談過話。江州市委常委有5個席位要變化,從全省的角度來說,這會引發一系列的人事變動。師書記在為這次省內人事調整做準備。
  當然,江州這里也要報上自己的推薦人選。明天他會和陸江談談。這一次,一定要拿下其中的3個位置。
  劉勇志大有深意的笑著看了胡聯營一眼,輕輕點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