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6 求情電話

狠狠瞪了中二分一眼的莫少鋒在接過電話后,立馬就焉了,臉上青一塊,白一塊,一副很躊躇的樣子。就聽的陸景在桌子上說道:“水滸傳里面有一章,武松醉打蔣門神。里面有很精彩的描寫,‘先把拳頭虛影一影便轉身,卻先飛起左腳,踢中了便轉過身來,再飛起右腳;這一撲有名,喚做‘玉環步,鴛鴦腳’。
  呵呵,我那三招脫胎于這里邊,是高手教我的。”
  唐悅點點頭,猜測到可能是軍中的高手教給陸景的。
  幾人因為有外人在也沒有談事情,就一邊吃飯一邊閑聊著。余建軍心里暗道:“這莫家是那個家族?怎么沒有聽說過?”他平常也好聽個新聞聯播,談論上面的動向。事實上,京城里面的市民就沒有幾個不喜歡談政治的。
  正想著,走道里穿來一陣說話的聲音,接著就是密集的腳步聲,好像來了什么大人物。余建軍心里暗嘆又是什么人要來,今晚算是大漲見識,回去足以吹噓個把月。
  他抬頭看向門口邊,正好看到披肩長發的美女從容的走了進來。她的長發在發梢處有些卷,有著些許生動,讓她的美麗沒有那么咄咄逼人。
  她優雅的沖鼻青臉腫的莫少鋒點點頭,然后微笑道:“哪一位是陸景?我是莫少鋒的姐姐,莫心藍。”
  王燦灌了一口啤酒,眼睛里冒出精光,陸景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身后的莫心藍肯定是個美女,至少是張漓那個級別的。
  馮逸風和唐悅停下筷子向門口看去,都忍不住在心里暗贊一聲,“好出色的女人。”
  莫心藍優雅的笑著,一一和他們眼神交流,從容不迫,仿佛她是來這里參加聚會,而不是來道歉的。
  陸景拿著紙巾擦了擦嘴巴,方才轉過身來。莫心藍這個女人不簡單,從她這么快就能和衛東陽聯系上,還有讓莫培明的電話打到胡紅軍那里,這些都能說明她簡單不了。
  他看到的是一個標準的瓜子臉美女,五官精致,皮膚白皙,耳垂上有兩枚翡翠綠的圓形耳墜。一身杏色的長袖蕾絲圓領連衣裙,胸前雙峰高聳,曲線迷人,連衣裙的花紋呈細密的網狀,依稀可見她里面如玉般滑膩的肌膚,配著一雙美腿上的黑絲,高貴中帶著性感。讓男人在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忍不住想要征服這個嬌俏的尤物。
  “我是陸景。”
  “對不起,我弟弟不懂事,我替他向你道歉。”說著,莫心藍微微的躬身行禮。
  陸景微笑道:“你弟弟做事還是讓他親口道歉比較好。畢竟你沒有罵我,對吧?”
  聽到陸景這話,門口處,莫心藍的跟班中就有幾人臉色不豫,很不爽陸景這樣拿架子。心藍姐都已經道歉了,還要怎么樣?
  莫心藍笑吟吟的點頭,打個手勢,“少鋒,給陸景道個歉。是你不對在先。”
  “姐--”莫少鋒不滿的喊了一聲,見莫心藍不像是開玩笑,就低下頭,小聲道:“對不起。”
  陸景笑呵呵的道:“莫少,這你就不對了,你罵我的時候聲音比這大多了。你就這樣道歉?姿勢不標準嘛。至少要抬頭看著我的眼睛才對。”
  莫心藍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波瀾,平靜的道:“按照陸景的話去做。”
  莫少鋒苦著臉,大聲道:“對不起!”
  莫心藍動人的一笑,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沒多久,陸景的電話就想了起來。
  陸景看了一眼莫心藍,見她沖自己點頭,陸景接了起來,里面傳出一個男子爽朗的笑聲,“陸景吧?呵呵,我是莫培明啊,我侄子給你添麻煩了。”
  陸景道:“莫書記,你好。小孩子間打鬧的小事,沒什么。”莫培明是遼東省春城市委書記,遼東省委常委。他的電話都打過來,言語間很客氣,這個面子給得很足。難道還真能逼著他在電話里對自己這個十八歲的小孩說“對不起”嗎?
  既然決定了要賣胡紅軍一個面子,這個時候還不如爽快些。如果剛才電話里不賣胡紅軍面子,莫培明這個電話就不會貿然打到他這里來,否則就是以大欺小嘛。
  “呵呵,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我讓心藍代表我請你吃頓飯,你一定要去。”
  “莫書記,你客氣了。吃飯就算了,我哥知道了不得臭罵我一頓。”
  莫培明在電話里哈哈笑著,和陸景寒暄了幾句,就掛了電話。陸景把手機收起來,見莫少鋒臉上還有傲色,對莫少鋒道:“怎么,你還服氣?”
  莫少鋒恨恨的看了陸景一眼,看到莫心藍眼神凌厲的盯著自己,不甘心的低下頭。
  陸景對莫心藍淡淡道:“吃飯就不必了,你要好好管管你弟弟。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裝模作樣。”
  “呵呵,你說的是。”莫心藍笑著答應下來,仿佛陸景是在夸獎她一般。說完,她從助手的手里拿過一張卡片,遞給陸景,“這是大唐雨景的白銀會員卡,請陸少以后有時間賞光過來玩。”
  陸景點點頭,收了起來。
  莫心藍道:“陸少不肯去吃飯,今天這里的晚飯就算我的吧。”說著,含笑的目光一一從幾人的臉上滑過,告辭離去。一大群人跟著她離開,莫少鋒夾在人群里走了。
  包廂的門重新關上。
  “呼----!”唐悅長出了口氣,“這女人氣場太強大了。我剛才都有點難受。”
  陸景哭笑不得的道:“你至于嗎?”說著,把那張銀白色的會員卡遞給唐悅,“喏,給你。”
  “謝謝!”唐悅居然道謝。
  陸景詫異道:“怎么,很值錢啊,值得你這樣慎重的向我道謝。”
  唐悅把手里的卡半舉在空中,呵呵笑道:“大唐雨景的那扇門內外是完全兩個不同的世界。我拿著這張卡,毫不夸張的說,身份立刻就漲了一截。”
  馮逸風興奮的道:“改天帶我進去見識一下。”聽唐悅說的懸乎,他也來了興趣,估計里面聚會的人物都是些很有能量的家伙,才會出現唐悅說的那種情況,這在國外的一些私人俱樂部上表現的很明顯。有影響力的人物能提升俱樂部的檔次,反之亦然。
  陸景翻了個白眼,問正在吃孜然排骨的王燦,“你什么感覺?”王燦咽下嘴里的肉,說道:“莫心藍長的真漂亮,論風情氣質也就那晚我們在粉紅佳人酒吧看到的李慕清可以比得上。”
  唐悅道:“莫心藍號稱京城第一美女,當然漂亮的很,你不知道哇,多少公子哥想把她抱上床,不過據目前的消息,還沒有一個人成功。”
  幾人坐下來,重新倒滿酒,邊吃邊聊。
  陸景吃著韭菜炒蛋,問唐悅,“你們圈子里還是搞那一套,四公子,八名媛?哎,正是無聊的人吶。”
  “呵呵,你當著衛東陽面感嘆去吧,他是頭面人物,幾個名媛都是他捧出來的。”
  陸景搖頭,對紈绔圈子里面的一套,越發的不感興趣。相互吹捧,自我標榜,然后就成了公子,名媛,有意思嗎?
  不過話說回來,莫心藍那一對絕妙的胸器真是造物主的恩賜,挺拔豐滿,呈一個完美的半圓形,看著就知道彈性十足。配上她高貴中帶著性感的氣質,對男人有著致命的誘惑。稱她一聲尤物毫不為過。
  …..
  白色的凱迪拉克向市醫院駛去,坐在后排的莫心藍用手帕擦拭著莫少鋒臉上的血跡,關切的問道:“少鋒,你怎么樣?”
  “小傷,大腿疼得厲害。”莫少鋒一邊喊疼,一邊道:“姐,那姓陸什么來頭,叔叔都打電話過來。”
  莫心藍幽幽的嘆了口氣,“你說什么來頭,上面有幾個姓陸的?”說著她伸出自己的食指指了指天上。
  莫少鋒嘴巴張得足以吞下一個雞蛋,結結巴巴的道:“不會吧,是孫子?”
  “不是,是親兒子。所以你知道叔叔為什么要打電話過來吧?哎,京城里你要注意一點,惹不起的人多得是。你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呀?”
  莫少鋒看著姐姐絕美的面孔上浮現哀愁的情緒,連忙保證道:“姐,我保證下次不會惹事。”說著又偷偷的瞄一眼他姐姐,“這次咱們就這么算了?姐,你看我被打得這么慘。”
  “有機會我會幫你找回場子的。”莫心藍螓首微點了點,語氣肯定,對付陸景這么一個二世祖,她有方法。心里想著,“父親正在和劉家談的生意看來要加快進度了。”
  …..
  京城四大公子中的劉松,莫少鋒被一位猛人暴打了一頓的消息,一天之內傳遍京城的紈绔圈子。陸景雖然對這個圈子沒有什么興趣,但他在這個圈子的名聲算是徹底的響起來。混這個圈子的現在都知道陸家二少撩撥不得,他身手好,下手狠,挨了打都沒地方說理去。
  這件事對陸景的生活到是沒有什么影響,四中高二年級從6月29日開始放了暑假,一直到8月5日。這段時間他回家回的比較勤,有時候也在家里住上一晚。
  7月1日抽空去了一趟怡家超市,從面試者中挑了幾個人,把三個部門經理確定了下來。接下來的事,他基本放手不管,由經理各自帶著自己的一班人馬,按著他的要求去培訓售貨員的禮儀和相關的售貨的流程。而最為復雜的采購環節,余華偉基本上能撐起來。
  超市定于7月15日開業。前期的廣告,余建軍已經在做,傳單,報紙上登的折扣廣告,還有電視臺的廣告都已經投放出去。這筆費用由馮逸風墊付,關于重新調整超市股份比例的方案,幾人心里大致上都有底。余建軍的股份將會被削弱至51%,這3%的股份將會轉至馮逸風名下,使得他的股份變為14.25%,成為今次陸景的超市第三大股東。
  本來余建軍是打算再讓一些股份出來的,但是陸景制止了他的想法。超市接下來的運作,擴張還是要靠余建軍去忙活,陸景在這邊根本就不會投入過多的精力,必須要保證他的控股權才能讓他心里踏實。否則,余建軍前期投入八十萬的資金,他自己近一半的積蓄,拿下永極夜總會的資產,結果弄出來的生意控股權卻不在他手里,誰能保證他心里沒有怨氣。
  陸景希望他能一門心思的把超市做下去,這樣自己的那些股權才能有大把的分紅,才能有價值。
  誠然,余建軍做出了再讓出一部分股權的姿態,但無非是他不想得罪自己這群公子哥而已。那晚在藍錦酒店的事對他觸動怕是很大。
  陸景以計劃書占15%的股權,王燦和唐悅因為出面解決一些官面的關系各占8%的股權,這些都是理所當然,應該拿的東西。但是如果一分錢都不出,還要繼續擴大占股比例,那與巧取豪奪有什么區別。做任何事情都是要講規矩的。不然落在外人眼里,自己這群人吃相就太難看了。
  陸景不愿意去做巧取豪奪的事情。君子生財,取之有道。況且他腦袋里面賺錢的點子還多得很,沒必要這樣去敗壞自己的名聲。傳到叔伯們的耳朵里面去,那就難以補救了。
  能力必須要實打實的體現出來,這樣老頭子,大哥,叔伯們才會贊賞,后面的事情才會更容易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