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567 景華的目標

客廳里的燈敞亮,四方茶幾四周黑色的真皮沙發擺放得大氣又雅致。小保姆泡了清茶過來。大哥去年就從中海世家搬到了常委院里。作為市長,他一直住在常委院外面會有造成諸多不好的影響。
  聊著江州的近況,陸江問道:“開發區張藝俊的事情你有份吧?”
  陸景嘿然一笑,道:“我和王白山談了談。他和張藝俊搭檔幾年,也算是知根知底。哥,這次江州的常委副市長是上方林清吧?我前幾天在楚北國際大酒店還碰到他了。”
  陸江點點頭,微笑著喝茶,“還要和胡書記溝通。江州班子的聲音還是要統一。”
  陸景恩了一聲,道:“鄧榮豐想要去漢北區。周平在我面前提了一句。不過,鄭亞陽沒能上區委書記,那鄧榮豐直接擔任區委書記資歷會有些不足。”
  陸江微微點頭,慢慢的喝著茶水,沉思著。
  陸景就沒再說話。點了一支煙,抽了兩口,又想一件事,“哦,哥,前天晚上何路遙,就是何晨的兒子請我吃飯。說何晨私下里想找個機會向你匯報工作。”
  “哦?”陸江笑了起來,從茶幾的煙盒上拿了一支煙出來,點上吸了一口,“這是個好消息啊!”
  要是何晨能支持他,江州這盤棋就好下了。吸著煙,腦子里的計劃愈發的清晰起來。
  陸景從大哥家里出來,月色正好,停在路邊的銀灰色奔馳泛著淡淡的銀光。夏季蟲鳴聲陣陣。
  陸景拿著手機看了看。吳璇到家之后給他發了條短信。陸景微微一笑,坐到車里。“曾姐,去新豐公寓。”
  他和吳璇是相互的欣賞和傾慕。他對吳璇的感覺。和對幾個女孩大不相同。仿佛是熱戀中的情侶,但心里卻又沒有那種刻骨銘心的愛戀感。
  但,想起她時又有淡淡的溫馨和期待。與她相處,看她巧笑倩兮的樣子十分愉悅。吳璇是那么獨立的都市女郎,給他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奔馳快速的行駛在江州大道上,轉了徐華路往南陽街而去。腦子里浮起吳璇俏麗的容顏,宜喜宜嗔。她現在大概洗過澡睡著了,陸景微微的一笑。好一會,才把這些事放到一邊。想起大哥剛說得江南的事情。
  去江南的人選已經定了。大哥在北陽市的嫡系,現任監察部第二室主任鄭凌文。他將會去江南擔任江南省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
  江南省現任的組織部長年老體衰,兩年之后是必退的。鄭凌文這個時候調任江南有接班的意圖。楊修武那邊的讓步非常大。看樣子江南那把火烤得楊家很有些難受。
  微風拂動著白色的窗簾,晨曦落在餐廳的地板上。裝修得浪漫的餐廳處,陸景和關寧吃著早餐。一鍋大米粥,里面加了南瓜、兩個水煮雞蛋,一碟冷拼。
  “叮咚--”的門鈴聲響起。關寧笑著摸摸陸景的臉,“我去開門。”走了幾步,感覺腿有些發軟。回頭的瞪了陸景一眼,神情嫵媚動人。
  陸景骨子都酥了幾分。
  “啊,都九點了,你們還在吃早飯啊?”邵秋蘭手里拿著一個藍色的文件夾。微笑著道。
  關寧絕美的臉蛋升起些緋紅,“秋蘭姐,要不要一起吃點?陸景煮的。”她知道邵秋蘭最近在給陸景當助理。
  邵秋蘭奇道:“陸景還會煮早餐?”說著。莞爾道:“我吃過了,你們吃吧。”
  “秋蘭姐。簡單的早餐我還是會煮的。”陸景看著走過到餐廳邊的邵秋蘭,白色綠底的連衣裙。俏麗動人,笑道:“要不要嘗嘗?”
  邵秋蘭看了桌上簡單的早餐,隔了一個椅子坐在陸景身邊,從文件夾里拿了一張紙遞給陸景,笑道:“下次吧。喏,這是江州數字手機技術暨未來展望研討會的議程。我打印出來了。今天是第二天。”
  陸景點點頭,接過文件掃了一眼。加快了喝粥的速度。
  江州數字手機技術暨未來展望研討會一共有三天。第一天是由計委、信產部的專家,以及知名手機廠商的代表論述當前形勢、展望未來。第二天是各大手機廠商交流和展望,圈定理事會人選。第三天則是閉門會議討論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章程。
  飯后,陸景收拾好碗筷,泡了咖啡出來,“你們兩在聊什么?”
  沙發上關寧和邵秋蘭親密的坐在一起,低語淺笑。
  關寧抿嘴笑道:“我在問秋蘭姐你最近的行程安排。和你說好了暑假去云春度假,還要去看夢瑤。”
  陸景挨著關寧坐下,笑道:“你都畢業了,還那里來的暑假啊?”
  大哥已經回到江州,建業那邊的事情告一段落,他最近準備去建業一趟,給建業市商業銀行的員工打打氣。另外早就計劃好的去云春度假,等關寧度過這段大學最后的時光后,就準備去云春玩一段時間。
  關寧白了陸景一眼,“九月份不是景華國際學校要開學嗎?”
  說笑著,茶幾上的手機鈴聲響起。陸景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接通電話。
  陳笑氣憤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氣死我了。陸景,計委的和處長推薦聯合科技進入手機協會的理事會。他否定了我們推出的新信公司。劉勇志真和你有仇啊?”
  陸景忍俊不禁,道:“那還有假?笑笑,那你回來吧。留楊顯在那兒開會就行了。我在新豐公寓這里。”
  陳笑郁悶的心情稍減,輕笑道:“會不會顯得太囂張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呢。”
  陸景就笑,道:“沒事。有些人骨頭發癢,不抽他兩耳光。他就分不清東南西北。”劉勇志是打算給自己一個下馬威。和處長自然是他的急先鋒。
  電話里,陳笑心情大好的笑起來。“那我聽你的,先晾晾他們。”
  “亂彈琴!你這是行為?破壞這次技術論壇的成果。好了。景華的代表現在退場了,中小廠商心存疑慮。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景華在手機廠商中的影響力?”黃遠酒店的1號會議室里,易雄志將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面上。
  會議室里參加會議的考察組成員噤若寒蟬。沒想到一貫和氣的易部長發怒起來這么嚇人。和處長不敢分辨,低著頭用眼光的余角瞥了眼正在淡然喝茶的劉勇志。
  劉勇志喝了口茶,放下茶杯,微笑道:“易部長,小和也是一番好意。畢竟多一個選擇也好。哪里想到景華的人這么傲氣。說到底,這個技術協會還是要接受我們計委和信產部的指導嘛!”
  會議室里的干部都點點頭。這話在理。數字手機技術協會肯定要以部委的意見為主。
  易雄志反問道:“也包括準許有外資股東的企業進入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理事會?”
  劉勇志笑道:“易部長是說港資?”
  語氣略有些輕松自然。但是大家都聽得出來里面的自信。委實,香港的格局決定了那里無法發展電子工業。實在不足為懼。
  易雄志笑了笑。淡淡的道:“聯科公司即將接受日本nec公司一筆價值六千萬美元的注資。nec公司藉此將擁有聯科25%的股份。”
  “啊?”會議室里響起竊竊私語的聲音。成立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本意就是要讓國內的手機行業能夠抗衡海外的廠商。要是讓日資進來,那成什么話。
  劉勇志微愣,他不知道這個消息。
  易雄志頓了頓,道:“和處長的工作不扎實啊。”
  和處長手抖了一下,煙灰落在褲子上燙了一個洞都沒察覺。只覺得四周同僚們看過來的目光充滿質疑。仿佛無數刀光劍影砍了過來。易部長一句工作不扎實直接能葬送他的前途。
  劉勇志眉頭微皺,又慢慢的舒展開,道:“小和的工作讓建斌同志負責吧。”建斌同志是易雄志手下的干部。
  易雄志看了劉勇志一眼,點了點頭。不再追擊。
  “你啊,就吃不得虧。這不好!”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觀景走廊的咖啡廳里。陸江微笑著批評了陸景一句,對易雄志道:“沒問題吧?”
  易雄志笑道:“小事情。”陸江看似批評陸景,但是其中的維護之意,他哪里又聽不出來。
  陸江就笑。“就是小事情會在人家的印象中加分、減分。最后就形成一個總體的印象。好的,或者壞的印象。”
  易雄志笑著點點頭。雖說他堂妹與衛東陽聯姻,而衛東陽的妹妹又要與陸景聯姻。但他實則還是第一次和陸江接觸。
  這位陸家的二代子弟,極為耀眼。只比他小四歲。但是在其所在派系內的地位卻是蒸蒸日上。近期去江南省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就是他的嫡系。同為副省部,陸江的影響力比他還要大。
  米黃色的亮麗桌布。干凈雅致。陸景喝著咖啡,聽著大哥和易雄志天南地北的聊著官場秘聞。偶爾看看窗外北湖飄渺的風光,窗外夜色迷人。
  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事情已經按照他的意愿執行,新信公司如愿成為協會的理事。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無法成為劉勇志套在景華脖子的枷鎖。
  “對不起,先生,今天這里被包場了。需要觀景的話。”觀景走廊的盡頭,一名女服務員微笑著伸手攔住了幾名男女。
  見那邊起了糾紛,來人半天沒走,還在交涉。陸景道:“哥,我去處理。”
  陸江笑著點點頭。和易雄志聊得正投機,他還不想中斷這次閑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