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65 蕩漾的心

陸景輕撫著陳笑白皙的肩頭若瓷器般滑膩的肌膚,迷人的一字鎖骨十分骨感,親吻了一口,道:“計委要招安,我們那能和計委硬頂著干?那會給有些人落口實的。”
  陳笑環著陸景的脖子,嘆道:“真是好復雜!”
  陸景撫-摸著她軟彈的小臀,笑道:“把新信手機推為這個協會的理事成員之一。”
  如果景華撇開國家計委、信息產業部,來控制這個數字手機行業協會勢必引起很多大人物的反感。國家不可能把通信設備這個領域交給民營企業去控制。
  但是,陸景也沒有興趣讓人騎到他頭上來玩。不控制不代表不要影響力。
  計委、信產部肯定不會明著在手機行業協會的理事會中占有席位。這也是劉勇志的高明之處。但信產部屬下的聯信、東興、聯訊三家大型手機廠商肯定各要占一席。
  而江州市政府、楚北省政府個占一席。再加上景華、新信。7個理事席位,陸景手里能拿下四席。對景華不利的決議,他就有能力否決掉。
  陳笑輕輕的扭動俏臀,不要陸景的手指亂碰,大眼睛眨了眨,“可是他們憑什么接受新信手機進入理事會呢?新信的市場份額只排到七八名的樣子。”
  陸景道:“計委和信產部平白就占了三個席位,我們推薦一家公司是理所當然。新信手機在人機交互易用性的專利有不少吧?只要有哪家手機能貢獻出超過新信手機的技術專利價值的,我倒是不介意他們進來擔任理事。”
  “你心眼真不少。那你和新信的老總劉緒作談?”陳笑笑兮兮的在陸景臉上掐了一下。心里放下心來。
  “你回頭和他談吧。”陸景伸手脫了陳笑的黑色露肩晚禮服。
  冷艷的女郎僅著片縷,變成性-感佳人。黑色的無肩帶胸-衣,小巧玲瓏、性-感的黑色蕾絲丁字褲勾勒在迷人的俏臀和雪-白的雙腿之間。黑與白交映,有著無端的魅惑。讓人口干舌燥起來。
  “我的眼光怎么樣?”陸景火熱的吻著她的嬌軀,在陳笑耳邊壞笑著道。
  陳笑嬌-喘著,享受著陸景雙手的愛撫,大眼睛媚得要滴出水來,嫵媚的道:“你自己不會看啊。”這套內衣是陸景她買給的。
  陸景微笑起來。夜色寂靜。真是良宵之時…
  “哦,好的,沒事就好。媽,我和爸說兩句吧。”江州美術大學的宿舍里,徐詠碧在陽臺上接著她媽從建業打來的電話。她爸已經從拘留所里出來。
  和父母通過電話,徐詠碧想了想,打了個電話給陸景。電話半天沒通。漫天的星光灑落。夏夜里的涼風從宿舍門前的樹枝吹到陽臺上。徐詠碧正要掛掉時,電話卻又接通了。
  徐詠碧道:“陸景嗎?我爸出來了,謝謝你。”
  電話里陸景的呼吸有些粗重,“哦。不用謝,老徐是市商行的董事,這是份內之事。”
  徐詠碧嘴角揚起一絲微笑。點點頭,道:“陸景,我明天晚上請你頓飯吧。聊表謝意。”
  陸景就笑,“那倒不用。”
  徐詠碧笑道:“好吧,知道你是大忙人。再見!”
  “恩,再見。”
  徐詠碧看了看手機屏幕,正要掛斷。里面突然傳來女人嬌柔婉轉的呻-吟。似痛苦。又似愉悅。徐詠碧的臉刷得一下紅了,連忙掛掉手機。
  心臟不可抑制的跳起來。已經是大四的她自然明白那是什么聲音。她也明白過來陸景剛才是在什么樣的狀態下和她通話。雙手捂著滾燙的臉,心里忍不住啐了陸景一口。
  …
  楚北省公安廳很快就在誣告案上取得一致意見。潘盛與周平有舊怨,見省里調查周平的問題,就萌發了誣告周平的想法。接下來,潘盛所做的一切都順理成章。此案也順利了結。
  周一,省里突然派了調查組到江州市里調查江州市政法委書記任廣金在誣告案中失職的表現。江州政法系統頓時風聲鶴唳起來。下面的干部都是一頭霧水。
  “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何路遙看著從書房里哼著小調出來、笑容滿面的父親,奇怪的道:“爸。什么事這么高興。”
  何晨笑瞇-瞇的坐到沙發上,喝了口茶水,道:“不該問的別問。”
  何路遙撇嘴道:“不就那點事。難道你這次還能更進一步嗎?”
  江州正面臨著人事調整。但是他爸已經是江州市委副書記了,除非跳出江州,否則這次肯定是原地踏步。
  何晨將茶杯蓋子放到茶幾上,淡淡的道:“你怎么知道?”
  他剛給省里的關系打了電話,任廣金這次要懸了。據說開會的時候。趙省長、湯書記、周書記三個人分別指出任廣金工作存在諸多問題,必須要查一查。熊書記勢單力薄,根本就保不住任廣金。
  師書記的態度也是傾向妥協。
  聽說胡聯營那天在肖進成被省紀委拿下后,怒氣沖沖的到省里要討個說法。但隨后一點聲音都沒有傳出來。據說省政府里有流言稱。誣告周平的案子背后是胡聯營指使的。
  任廣金這件事背后的水深著呢。而老任出局后,他那個政法委書記可是很有份量的。何晨早就琢磨過,這個職位有很大的概率落到他身上。
  何路遙來了興趣,道:“爸,你是要離開江州?”
  何晨不理他,擺擺手,道:“我讓你和陸景處理好關系,你和他關系現在怎么樣?”
  何路遙攤開雙手,道:“就那樣。沒什么進展。”
  何晨嚴厲的看了兒子一眼,哼了一聲,“這兩天你一定要請他吃頓飯,這是政治任務。否則,我有你好看的。別以為你在外面那些破爛事我不知道。”
  何路遙叫道:“不是吧?又是政治任務。爸,我是你兒子,不是你下屬。”看著父親嚴厲的眼神,何路遙哀嘆一聲,“好吧。我照辦。”
  何晨滿意的點點頭。
  調離的調離,查處的查處。江州熊派煙消云散。只剩下他一根獨苗。而熊書記在省里現在處境有些艱難。他得考慮換個碼頭的事情了。至少,不能自己把路走絕。
  ….
  下午四點,艷陽稍歇。陸景和邵秋蘭、劉立永、彭曉方以及他倆的秘書準備登上郁郁蔥蔥,山幽林靜的鹿山時,突然接到莫心藍的電話。蘇遠想見他。
  “掃興了。下次吧。”陸景無奈的道。
  今天劉立永、彭曉方請他吃飯。鹿山這一塊的土地全部被景華公司買了下來。名義上是致謝宴,實際上是劉立永帶著彭曉方來拜訪他。
  劉立永忙笑道:“下次吧。下次也是一樣的。”
  彭曉方個子很高。看起來精力充沛,笑呵呵的道:“景少,莫不是山上有東西吸引你。”
  “風光比較好,可以鳥瞰景華科技園。”陸景笑著道。
  道別后,回到車里,邵秋蘭微笑著道:“你是打算欣賞你的得意之作啊。我想起去年你把我和何夢瑤拉到江提上的情形。”
  安全帶勒在她曼妙迷人的身體曲線上。越發凸顯酥-胸豐翹,陸景握住邵秋蘭白嫩的小手,笑道:“我本來想到山上再和你說的,再不說我會憋瘋了。”
  邵秋蘭溫柔的一笑,伸出手指輕輕的撫-摸著陸景的臉頰。
  微涼的觸感,陸景雙手靠在車椅背上,側著頭道:“我打算在鹿山上修建一座空中餐廳。就像漂浮在半空中一樣。晚上的時候。我們可以一起看星空,也可以看山腳下的風景。”
  邵秋蘭微微愣住,伸手撫了一下耳邊的秀發,嬌柔的輕笑道:“我會很喜歡的。名字定了嗎?”
  “還沒有。你來取名字好不好?”
  邵秋蘭微笑著點點頭。她素顏已近完美,優雅、知性,笑起來時有種出水芙蓉般的驚艷感。
  陸景從來就不是個正人君子,側身過去,伸手撫-摸著她精致美麗的臉蛋。低頭吻著她那嫣紅若鮮花般的紅唇。舌尖纏繞。香津暗度,甜膩迷-人。
  “呼--。”邵秋蘭微微喘氣。高聳的雙-峰起伏著。她迷戀的看著眼前這個小男人,將臉頰和他緊緊的貼在一起。
  兩人的感情在金山時就已經產生,后來相擁著跳舞時挑明了。有時候就算知道他是個花心的混蛋也沒法生氣。因為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有著特殊的位置。
  陸景握著她的手貼在臉的另一邊,享受著此時的溫存。
  許久,陸景才發動汽車往市區而去。開著車,微笑道:“秋蘭姐。給我當助理的感覺怎么樣?”
  邵秋蘭嘴角含笑,“沒感覺啊。正經事一件都沒做,就覺得你挺會哄我開心的。”
  臨近畢業,她也清閑起來。正好陸景說他最近忙得很。差個助理,她就自告奮勇的承擔這份責任來。她已經確定入職景華總部。七月初就會去香港參加景華的培訓。
  陸景微微笑起來。
  邵秋蘭扭頭,微笑看著陸景明俊的側面輪廓,“莫心藍找你什么事啊?”
  車從十字路口而過,有人闖紅燈,陸景按了下喇叭,道:“是蘇遠想見我。漢生軟件涉嫌欺詐的事情你知道吧?孟漢生要被重判。”
  邵秋蘭奇怪的道:“有那么嚴重?學校里面騙科研經費的比這多得多呢。而且上次你不是說蘇遠他岳父是省里的副書記嗎?”
  陸景笑道:“熊為明的日子這幾天可不好過。這件事只是個由頭。本質上是因為孟漢生、孟有望誣告周平的事。”
  有些事情,做了就不要指望別人查不出來。雖然政治上很多事情心照不宣,但是大家心里都是有本帳的。暫時壓下來,不等于事情過去了。
  “噢,真復雜。”邵秋蘭嬌俏的揉揉眉心。
  看著她無端流露的嫵媚,賞心悅目至極。陸景愉快的笑了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