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64 出乎意料的人事方案

馬委立拿著半杯酒,走到桌邊,笑呵呵的道:“陸景,咱們哥倆喝一個。”
  他話說完,卻沒留意到身后的田局長“虎軀”一震,要走出去的腳步又停了下來。
  陸景笑著道:“恩,喝一杯。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你。”
  馬委立正要喝酒,薛碧琴道:“這位先生,你敬酒,杯子要滿上吧?”作為今天這個包廂請客吃飯的主人,看到商業局的這名干部居然拿了半杯酒敬陸景,不由的開聲“維護”陸景。
  馬委立皺眉,看了一眼眼前這個豐-乳肥-臀、性-感的熟婦。小腹處有股熱流涌動。隨即,眉頭舒展開,微笑道:“說的對。我滿上。”
  說著,看了陸景一眼,見他沒有加酒的意思。心里有些不爽:我給這個熟婦面子,滿杯和你喝酒,你還拿大了。
  不過,方市長就在旁邊,他也不想多說什么,和陸景喝了一杯,跟著田局長走了出去。
  走廊上,田局長勾著馬委立的肩膀,笑呵呵的道:“小馬,不錯啊。深藏不露。看來以后要給你加加擔子。”
  他認出來那位青年是景華的陸景。怪不得方市長會作陪。倒是馬委立和陸景一副很熟的樣子讓人迷惑。
  馬委立自是不知道他沾了陸景的光,莫名其妙的聽著局長的話,聽到要加擔子這樣暗示提拔的話,渾身骨頭都輕了二兩,高興的要表忠心道:“田局,我…”
  田局長拍了拍馬委立的肩膀,“不用說了,好好干。”
  包廂里,方林清微笑道:“景少,老田很賊啊,他怕是認出你來了。剛才那位是…”
  陸景笑道:“我一個姐姐大學同學的男朋友。”
  方林清就笑著點點頭,明白怎么回事。陸景說的這么詳細,實際上是在說和那人關系不深。只是認識而已。陸景對那個干部不是很上心。
  已經返回包廂的馬委立哪里知道他剛剛要被局領導暗示要加擔子的機會又飛走了。
  陸景拿起酒杯,對薛碧琴溫和的笑了笑,道:“薛總,咱們喝一杯。感謝你和吳總請我吃飯,今天這頓飯就到這兒吧。”
  看著陸景一飲而盡,薛碧琴心里有些暖,顯然剛才出言“維護”陸景,讓他回敬了這一杯酒。這人實際上并沒有那些世家子弟的傲慢,挺好說話的。可惜自己先前給他留得印象太差了。
  看著陸景和方市長一起走出去的背影。薛碧琴的目光落到他的屁股上,很性-感,很迷-人。忽而心里有些躁動,臉頰逐漸的變得緋紅。假設,假設能和這個迷-人又有權勢的年輕男人做一晚,這輩子也值了。
  吳長慶自是看出來他的副總犯花癡了。人比人真是氣死人。他到現在還沒嘗過薛碧琴的味道。倒是陸景一杯酒就能勾得她春心蕩漾。
  …
  白沙井,何家菜館。胡聯營設宴招待省環保局局長蘇曉春。蘇曉春寬額廣面,聲如洪鐘,從面相上不是他喜歡的干部,不過,聊起來卻頗為投機。顯然為這次見面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何家菜館的紅燒北湖魚火候就是地道。我在江州呆了七八年,還沒找著比這家更地道的。”蘇曉春吃著魚,笑呵呵的道。
  胡聯營點點頭,微笑道:“蘇局長是老江州。老江州好啊,地頭熟悉,干工作容易上手。”
  蘇曉春笑了笑,敬了胡聯營一杯。
  江州最近可不安穩。市委常委層面要大洗牌。分管人事的副書記孫雄志調離。江州市市委常委、漢北區區委書記肖進成落馬。經濟開發區要改為國家高新區,高新技術開發區的管委會黨工委書記要由市委常委兼任。江州市里還傳出來要提拔一名常委副市長的聲音。
  胡聯營和自己見面,想來自己已經成為他的一枚棋子。但,這何嘗又不是自己所愿意的呢?
  胡聯營品了品酒,道:“彭明飛這個人你接觸過嗎?你怎么看?”
  蘇曉春微怔,道:“接觸過一兩次。我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彭明飛是江州市漢寧區的區長。心里突然有些明白了。
  胡聯營笑著點了點頭。
  高新開發區那里他是不用想了。漢生軟件園因為造假騙取國家級項目經費,孟漢生都被抓了起來。現在基本半廢。景華在開發區里一家獨大,就算陸江肯將這塊讓給他,他也控制不來。
  常委副市長,他也不用想。肯定是陸江的人。陸江在省里的力量肯定會死保這一張牌。
  現在的重點還是人事權,陳史益這個人能力很強,組織部被經營的水潑不進,得把他往上推一推,把組織部部長拿下來。
  副省-級城市的組織部部長是中管干部。在省委里自己占有優勢,運作一個副書記可比運作一個中管干部容易得多。陸江大概想不到自己會走這步棋。
  飯后,同蘇曉春握手告辭,穿過精品店琳瑯滿目的長街,正要坐到車里,秘書顧玉成快走兩步,低聲道:“書記,方市長剛剛和陸景在楚北國際大酒店里吃飯。”
  胡聯營一愣,眉頭皺了起來,微微點頭,拉開車門坐進車里。
  …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看著電腦屏幕上滾燙的情話,陸景都有些舍不得結束關掉窗口。他在和建業的葉妍通過QICQ聊天。
  “早點休息吧,過兩天我去建業看你。”陸景飛快的敲了幾個字。
  “早點來啊。我等你。”葉妍回了一句。
  看著她逐漸暗淡的圖像。陸景心里有些難言的滋味。國色天香的葉妍流露出小女人的癡纏時,分外動人。
  和對琴姐的感情略有不同,他對這位身世凄苦、經歷坎坷的美人更加的憐惜。七分憐惜,三分喜愛。
  “和葉美人聊完了?”陳笑站在客廳里,笑兮兮的道。她穿著冷艷的黑色露肩晚禮服,腰肢處給束得細細的,腿纖細且長,當真是迷人的女郎。
  “恩。”陸景微笑著走到她面前,抱著她纖巧迷人的嬌軀,“今晚酒會還順利嗎?”
  下周國家計委分管電子、信息方面的副主任劉勇志會到江州來參加由計委、省計委、省科技廳舉辦多家單位協辦的數字手機技術暨未來展望研討會。
  上面已經吹風下來,希望由景華牽頭,組建一個數字手機行業協會,發展數字技術應用。分管電子信息產業的副省長柳春陽特意和陸景打過招呼。今天晚上陳笑就是代表景華參加由省里舉辦的酒會。
  陳笑精致嬌艷的臉蛋紅染似霞,眸子里神光迷離,抬頭看著陸景道:“還行。你不是說這是劉勇志的捧殺嗎?我們理他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