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563 保不住

干凈整潔的餐桌上端放著六道家常菜肴。孫雄志的妻子姓劉,微胖的中年婦女,人很和氣。陸景喊她劉阿姨。
  劉阿姨是西京人,烹制的家常菜肴口味偏辣。孫雄志拿著筷笑呵呵的招呼陸景吃菜,“西京的特色菜。就是辣了點,還吃得慣吧?”
  “沒問題。”陸景吃了筷辣雞丁,贊道:“劉阿姨這手藝地道。原汁原味。”
  劉阿姨笑瞇-瞇的給陸景夾了筷魚,道:“喜歡吃就多吃點。以后想吃就來家里,阿姨給你做。”
  孫雄志就是無奈的一笑。陸景叫你阿姨是禮貌的稱呼,你還真當起阿姨來了?正兒八經,陸景叫我一聲孫哥都是可以的。
  吃了飯,孫雄志邀請陸景去書房里品茶。
  書房不大,布置的很雅致,暗紅色的大書柜里滿滿的都是書。陸景和孫雄志在白色的沙發處坐下,品茶笑談。
  “市里正在準備將江州市經濟開發區改為江州市高新技術開發區,同時申報為國家級高新區,升格為副廳-級行政級別。由市委常委兼任其管委會黨工委書記。”
  陸景驚訝的道:“市里竟是這樣考慮的?”
  孫雄志笑著點點頭,“看來,你沒和陸市長聊過這件事啊。呵呵,張藝俊出了問題,他這個開發區的書記想上市委常委有困難。”
  陸景笑了笑。兼任和升任這用詞很有講究。孫雄志的意思是由現任的市委常委兼任,而不是提拔開發區區委書記進常委會。
  看來,就算張藝俊沒出問題,胡聯營的意圖也很難實現。人事的較量上,大哥到底是棋高一著。
  孫雄志喝口茶,見陸景消化了他說出的信息,又笑道:“省委組織部已經和我談過話,月初我就要去襄水了。千頭萬緒,到時候還要請景少多去襄水走走。”
  陸景笑道:“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孫書記不請我也是要去的。”去襄水做什么,兩人心知肚明。襄水作為楚北省經濟版圖上的重要一環,景華需要將觸角伸進去。
  孫雄志點點頭,愉快的笑起來。
  和蘇蘭電器達成協議之后,阿賽爾合伙基金大華區的負責人凌哲堅便返回香港。他會推薦香港的券商、會計事務所來配合后續的正英家電定向增發并購蘇蘭電器的相關工作。作為國際知名的風投,他在香港金融業的人脈比莫心藍還要厚實幾分。
  陸景那600萬股算是付得物有所值。
  不過,現在香港股市狀況不佳,陸景也沒急著想要把蘇蘭電器的資產上市,只是按部就班的走著。預計上市計劃可能要到年底才會有清晰的時間表。
  “cheers!”加長的黑色勞斯萊斯車里,莫心藍笑吟吟的舉杯。有了凌哲堅的加入,她的工作會輕上許多。
  加長的車空間夠大,陸景坐在長椅上,舉杯和莫心藍相碰,“你怎么沒回香港?”
  兩人剛剛在機場送了凌哲堅和鄧仲與離開,乘車返回市區里。
  莫心藍優雅的靠在椅背上,秀美的小腿伸直,露在花色格字裙的**仿佛潔白的玉石雕刻出來似的。
  “女人太忙會老的很快的。再說,天藍國際的總部在京城,又不是在香港。”莫心藍風情萬種的瞥了陸景一眼,將腿曲了起來。她自然看到陸景的目光戀戀不舍的從她小腿上收回。
  陸景微笑著喝酒。莫心藍著實這個**。總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女人優雅、高貴、姓-感的風情。
  莫心藍看了陸景一眼,微笑道“我留在江州考察在月湖縣興建醫藥產業園的情況。你不是說建業的事情會解決嗎?什么時候?最近可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陸景笑道:“你確定?”說著,大有深意的一笑。莫心藍自是不知道江南曰報昨天刊登的一篇省內某地級市市委書記的署名章,點名批評某些大型國企不作為,大肆破壞當地環境,引發社會矛盾。
  明眼人自然知道,批評的是共和國第三冶金集團。而三冶和楊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莫心藍訝然道,“不可能吧?我昨天還和天藍國際在建業的負責人通過電話,那邊一點變化都沒有。”
  看著她因驚訝而微睜的美眸,精致的五官十分生動,有著嬌俏的美感。陸景就有在她滑膩臉蛋上捏一把的沖動,旋即把這荒唐的念頭甩出腦海,道:“全國一盤棋。過幾天就會有變化。”
  莫心藍美眸打量著陸景,掩嘴噗嗤一笑,“我發現你挺有當神棍的潛質啊。我都被你唬住了。”其實,她心里已經相信了陸景的話。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
  送莫心藍回了徐華路麗都酒店,陸景換車前往漢北區的楚北國際大酒店。吳長慶又給他打了幾次電話,不得不去應酬一番。
  奢華精致的包廂里,精美的菜肴陸續上來。吳長慶賠笑著和陸景說話。他身邊的薛碧琴穿著黃色的長款恤,緊裹住身,纖細的腰肢襯托得胸挺**圓,下面一款透明的肉色絲襪,打扮極為姓-感,十分的**男人的眼睛。欠著身拿衛生褲給陸景夾菜時,飽-滿的**晃蕩得十分夸張。
  陸景喝了一杯酒,對吳長慶道:“江州房地產市場發展的潛力很大,鼎盛建筑會有很多機會。”
  吳長慶忙笑著舉杯,“謝謝景少吉言。”喝了一杯之后,又道:“小薛,你也敬景少幾杯。咱們鼎盛建筑以后還要靠景少照顧。”
  薛碧琴笑盈盈站起來,欠身和陸景碰杯,恤里一雙白-乳晃蕩的耀人眼,“景少我干了,你隨意。”
  陸景笑著擺擺手,“都隨意吧!”
  看來他是遭遇美女公關了。其實,他來見吳長慶是看周平的面上。倒不是真想照顧鼎盛建筑。從八年起,房地產行業的行情迅速上漲。他剛剛說鼎盛建筑機會很多就是這意思。
  至于吳長慶能否正確理解他的意思,那不是他要考慮的事情。
  見陸景這么說,薛碧琴也沒敢真的干了,喝了大半杯。這個青年的能量,她深有體會。不敢違逆他的意思。
  陸景沾了沾嘴唇。他對薛碧琴的印象不算好。
  吳長慶訕訕的一笑。陸景婉拒他投靠的意思很明顯。
  “咯吱!”包廂門被推開,方林清拿著酒杯笑呵呵的走進來,“景少,聽說你在這兒,我過來打個招呼。”
  陸景笑著站起來和他握手,道:“我這兒才開始,要不一起坐坐?”他雖然對薛碧琴沒什么興趣,但是一對圓球在眼前晃來晃去,還是很容易上火。
  方林清就笑,“那我卻之不恭了。隔壁化局、科技局那幫家伙可是把我灌慘嘍。省里下來的一個工作小組。”
  陸景理解的一笑,給方林清介紹吳長慶、薛碧琴。
  吳長慶打量著這個年男,覺得有些眼熟,但是一時間又認不出來是誰。陸景沒介紹這人的身份,但是只看他氣勢,以及對鼎盛建筑不怎么在乎的態度就知道是大人物。
  方林清坐下后和陸景云里霧里的聊起最近江州的局勢。吳長慶、薛碧琴完全插不上話。
  最近江州動蕩,張藝俊受了漢生軟件公司材料作假的牽連,市委常委基本泡湯。據說,市里是打算讓一名常委兼任開發區的書記一職。
  這樣一來,市里增設一名常委副市長的呼聲大了起來。在陸市長、周市長都不在崗位的情況下,他這個暫時主持江州市政斧工作的副市長無意是很有希望的。
  他是想探探陸景的口風。否則,那里會沒事湊過來敬酒。
  笑談著,間來了幾撥干部敬酒。吳長慶卻是聽明白,感情這位就是江州的方市長。心里立即琢磨開,怎么和他搭上線。
  “吱--!”一名高胖的年干部,拿著酒杯推開門,身后嘩啦涌進一堆人,胖笑呵呵如同一個彌勒佛,“領導,難得碰到你啊,我敬敬你。”
  方林清笑著拿起酒杯,“好你個老田,我躲到這里來還被你找到啊。你這是屬狗鼻的。”
  老田笑哈哈的道:“領導,這你可冤枉我了,是小周看到你了。說著,招招手,“小周,給市長滿上。”
  一個頗為水靈的少婦笑瞇-瞇拿著酒瓶上倒酒,她穿了一件單薄的恤,一對圓鼓鼓的乳-峰從恤里透出一抹緋色來,很有少婦的味道。
  方林清無奈的和老田喝了一杯。他分管江州的經濟工作。商業局的老田是和他走得比較近的干部。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一杯酒的面還是要給他。
  陸景饒有興趣的打量著人群的馬委立,秋蘭姐那位大學同學的男朋友。
  高大魁梧的馬委立驚訝的看著陸景。美麗異常的邵秋蘭給了他極為深刻的印象,順帶著也記住了陸景。現在滿屋的人都站在,只有陸景一個人坐著,馬委立心里嘀咕著:這個愣頭青。居然就這么大大咧咧的坐著。
  商業局其余的幾人一圈酒敬下來,方林清除了和那個小周喝了半杯外,其余的人都只沾了沾嘴唇。
  小周笑逐顏開,顯是極為高興。方市長只和她喝了半杯,讓她在同事間很有面。
  馬委立對田局長小聲道:“田局,我碰個朋友。我和他喝杯酒。”
  田局長威嚴的點點頭,“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