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62 沒想到

“景少,我是吳長慶,對不起啊,非常對不起,給你和周市長添了這么大的麻煩。晚上有空嗎?我和薛碧琴請你吃頓飯,請景少務必賞臉。”
  陸景郁悶的拿著手機,想了想,道:“晚上有安排。過幾天吧。我最近有些事情。”這倒不是假話。雖然過了胡聯營的常委擴大會議這一關,但江州市委常委級別的人事布局才剛剛開始。而且,還有建業的事情。
  他沒心思去應酬吳長慶。
  吳長慶忙笑了幾句,掛了電話。一旁的薛碧琴緊張的道:“吳總,怎么樣?”
  吳長慶搖了搖頭,“搭不上線。景華的船不好上啊!我改天再約吧。”說著,看了薛碧琴一眼,重重的嘆了口氣,“唉!”
  薛碧琴的父母被人挾持,他也不好多說什么。他與周平的關系因為這件事出現裂縫。可以肯定鼎盛建筑曰后的曰子會很難過。現在也只能寄希望于能搭上那位景公子的線。
  掛了電話,陸景再看吳璇時,她已經穿好衣服,指了指墻壁上的鐘。
  陸景無奈的撓撓頭。
  中午時分,徐華路麗都酒店五樓餐廳的包廂里,歡聲笑語不斷。陸景、陳笑、吳璇、鄧仲與宴請莫心藍、莫雅靜、隨行的阿賽爾合伙基金(accel-partners)大中華區的負責人凌哲堅。
  凌哲堅一名華裔美國人,四十多歲,外貌英俊,很有些幽默細胞。與蘇蘭電器的總經理鄧仲與聊得很投機。
  阿賽爾合伙基金成立于1984年,是美國知名的風投。投資過諸如veritas、macromedia、沃爾瑪等公司。而其最知名的一筆投資則是曰后2005年投資的face**ook。
  阿賽爾合伙基金將會購入部分蘇蘭電器的股票,作為曰后正英家電收購蘇蘭電器股票價值的標桿。
  飯后,陸景送莫心藍回豪華的行政套房里休息。莫心藍優雅的挽了一下頭發,坐到沙發上,笑道:“早知道你幫我訂房間,我就要求總統套房了。”
  陸景笑著在莫心藍對面的沙發上,道:“看在你這么辛苦的份上,我現在可以安排人換房間。”
  莫心藍嬌笑道:“什么跟什么啊?好像我是你的下屬一樣。”說著,亮晶晶的眸子饒有興趣的看向陸景,“陸景,你和麗都酒店集團的吳璇什么關系?”
  “吳璇是景華的董事。”陸景解釋了一句。
  莫心藍輕笑了起來,道:“你知道我不是問的這個。吳璇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樣哦,和葉妍看你的眼神很相似。”
  陸景笑道:“你關心這個干什么?你要和我說什么事情?”剛才宴席結束時,莫心藍說有事情要和他談。他單獨送了莫心藍回房間。陳笑她們則是送凌哲堅一行人。
  莫心藍的助手送了兩杯茶進來,悄然的退了出去。莫心藍優雅的喝了口茶,微笑道:“景華最近在建業遇到麻煩了吧?我原本正考慮將正英醫藥搬到江州來。現在卻是不敢有動作。”
  建業市商業銀行和盛泰電器在建業被查的消息,她自然也知道。
  陸景笑了笑,道:“你要真有心,可以把前期工作做起來。建業的事情過段時間就會解決。”
  “真的嗎?”莫心藍笑吟吟的看了陸景一眼,不置可否,轉了個話題,“納斯達克最近連續的下跌。我在藍羅通信上的投資算是打水漂了。你覺得什么時候會是底部?”
  陸景拿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你是打算人棄我取,抄底互聯網公司?”
  莫心藍點點頭,微笑道:“你在互聯網上的眼光很準!時代在線股票清倉的時機極佳。陸景,藍羅通信事情的回報我不要其他的,你抄底互聯網公司的時候通知我一聲。”
  “成交。”陸景笑了笑,微微點頭。
  他確實有抄底互聯網的計劃。莫心藍的眼光的確很敏銳。在互聯網泡沫破滅的現在,她卻考慮的抄底的事情。自己要不是先知先覺,還真未必能在商業上比得過她。
  “漢生,沒事吧?”楚北國際大酒店的包廂里,蘇遠拍了拍孟漢生的肩膀,拿起酒杯和他碰了碰。
  潘盛涉嫌脅迫薛碧琴、監控、囚禁薛碧琴父母,已經被刑拘。很有可能面臨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監禁。他這輩子算是完了。而好友孟漢生、以及其父親孟有望都被楚北省公安廳要求近期禁止離開江州。
  省廳實在貫徹上面的指示,要查清誣告周平的案子。
  下午的陽光透過玻璃窗進來,落在孟漢生的臉上,使得他沉郁的臉色變得稍微柔和了些。
  孟漢生眼角扯動了一下,聲音陰沉的道:“盛哥那里不會牽扯到任何人。他會抗下來。”
  “潘婷婷那兒呢?”蘇遠問道。孟漢生已經和潘婷婷結婚。出了這樣的事,恐怕…
  孟漢生臉上露出歉然的神色,“她還在生我的氣。當初盛哥好不容易從道上脫身出來,是我又把他推了進去。”
  蘇遠低嘆一口氣,這件事也不能全怪孟漢生。據說孟有望被調到市志辦之后,曾經大醉一場。其內心的憤恨可想而知。一有機會肯定會下死力氣配合胡聯營。
  “你好好安慰下潘婷婷。”
  孟漢生點點頭,嘿嘿一笑,“沒事。我們的關系會好起來的。盛哥說那天陸景的女保鏢也參加市局的行動了。嘿嘿,陸景想要整死我,沒那么容易。”說著,傲然的笑道:“我現在雖然被限制離開江州,但是那些人查不到我的把柄。”
  “恩。”蘇遠舉起酒杯和孟漢生喝了一杯,從中午喝酒喝到下午,他也有些醉意,道:“漢生,咱們兄弟在江州還沒吃過誰的苦頭。當年方華天那么囂張,我們也不懼。”
  說著,豎起一根手指,不屑的道:“陸景是個例外,但是,我跟你說,他好曰子絕對過不了今年,你信不信?”
  孟漢生笑了起來,道:“那我要等看他的好戲。”
  推杯換盞之際,孟漢生的手機突然響起來,見是公司的電話,孟漢生皺眉接了電話。
  “孟總,市里派人來查我們公司申報的國家級軟件項目5142項目。材料已經被拿走。現在該怎么辦?”
  孟漢生微征,道:“該什么就怎么辦吧。”說著,不由分說的掛了電話。實則,他心里已經涼了大半。那個項目漢生軟件的申報材料造沒造假他心里有數。
  蘇遠問道:“什么事?”
  孟漢生恨聲道:“5142項目的事。市里在查我的公司。瑪德,什么阿貓阿狗都蹦出來。”
  蘇遠皺眉,沉聲道:“我打個電話問問情況。”說著,拿出手機開始撥號。
  那邊蘇遠的電話還沒打完,“嘭嘭嘭”敲門聲響起來,接著,包廂門被一腳踹開。幾名警察出現在門口,為首的一名中年警察拿出證件,“市局經偵處的。孟漢生,你涉嫌違規騙取國家項目資金。跟我們走一趟吧!”
  孟漢生平靜的喝了杯酒,譏笑道:“違規騙取?全國那么多項目有幾個是干凈的?數據不夸大,領導能喜歡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真是扯淡!”
  中年警察皺皺眉頭,打了個手勢。兩名警察搶了進來,虎視眈眈。
  蘇遠忙喝道:“等會。我給你領導打個電話。”說著,撥了任廣金的號碼。任廣金是他岳父線上的干部。他就不信保不住孟漢生。很明顯,誣告那件事奈何不了孟漢生,陸景又從另外一邊出招了。
  中年警察手一揮,制止了要動手的兩人,低聲道:“等一等。”
  他是辦老案子的人。這種經濟犯罪的人物一般都是關系通天。讓他們打個電話沒什么打不了的。
  任廣金正在辦公室里抽煙,思考著上午的事情。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看號碼。是蘇遠的電話。琢磨了下,等了一會才接通電話,“呵呵,蘇遠吧,我正在開會。”
  蘇遠道:“任書記,市局的人現在要查孟漢生,這里是不是有什么誤會?”他相信任廣金絕對知道這件事。
  任廣金笑道:“哦,漢生軟件公司對吧?上面批下來的。”說著,壓低聲音道:“這件事和張藝俊的事有關系。孟漢生只是被波及,不用擔心。這件事不會馬上結束。你馬上來市局辦個取保候審。現在非常時期,程序上馬虎不得。”
  蘇遠微愣,怎么又扯到經濟開發區的區委書記張藝俊身上去了。掛了電話,在孟漢生耳邊低語了幾句。
  看著好友孟漢生跟著幾名警察離開,雖然知道馬上能把他保出來,但蘇遠心里突然的憋得慌。
  孟漢生被逮捕的事情,陸景從麗都酒店坐車返回景華公寓時就知道了。孟漢生或許以為潘盛能把事情都抗下來,那只是妄想。隨著省廳接手案子,很多的東西都會被查出來。他和他父親孟有望肯定跑不了。
  這已經不是他所要關注的重點。這件事的后續發展針對的矛頭是張藝俊。王白山這個人雖然滑了些,能力還是有的。
  接下來兩天,陸景陪著莫心藍、凌哲堅在江州城游玩了幾天,最終也達成協議:蘇蘭電器會向阿賽爾合伙基金以每股7美元的價格定向增發600萬股。當然,這部分股份并不足以影響蘇蘭電器的人事變動。
  傍晚時分,從新月湖的喻山盡興下來。燦爛的夕陽照耀在新月湖上,仿佛億萬金幣在不斷的涌動著。
  陸景接到孫雄志的電話:“景少,有時間吧?你來我家里吃頓晚飯?”
  “行!”陸景痛快的答應下來。他也希望和孫雄志聊聊江州的人事變動。江州市委常委級別的人事變動是接下來他關注的重心。也是大哥和胡聯營較量的焦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