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61 常委擴大會議

譚承山臉色肅然的放下筆記本,準備發言。全場的目光聚集過來。
  譚承山沒什么不適,沉聲道:“人事問題,我不發表意見。”
  棄權票!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棄權票。紀委書記一般不會在人事問題持立場。這有助于保持紀委的獨立性。但是,這次棄權票實際上是支持了胡書記的提議。
  會議室的氣氛陡然一下松了起來。鄭陽亞大口的喘著氣。幾道目光看過來,都是恭喜的意思。
  孫雄志的臉色有些難看。心里微嘆一口氣。他以為陸市長提前和譚承山溝通好了。現在看來,陸市長壓根就沒和譚承山通氣。
  胡聯營微笑著環視了一眼在座的干部,咳嗽一聲,會議室里的躁動慢慢靜下來。“我自己當然不會反對我自己的提議。”
  這句話算是一錘定音了。會議室里適時的響起幾聲捧場的笑聲。
  胡聯營喝了口茶水,品了品,很甘甜。就如同此刻摘取勝利果實一口咬下的感覺。正要宣布結果。
  “嘭嘭嘭”敲門聲響起,打斷了胡聯營說話的勢頭。胡聯營微微皺眉。
  工作人員開了門。門口站在三名穿著西裝的男人,為首的是一名文質彬彬的中年干部拿出證件,“省紀委的。”
  紀委書記譚承山就站起來,迎過去和他們握手。
  中年干部走進來,他身后跟著兩名干部。其中一名黑瘦的中年干部,鷹視狼顧,目光如刀子般讓人不寒而栗。
  會議室里躁動起來。
  下面有干部認出來:為首的是省紀委副書記胡朝非,那個黑瘦干部是省紀委里有名的催命判官——譚昌盛。省里流傳,但凡被他盯上的干部,絕對會出問題。迄今為止,只有周平市長是例外。
  胡朝非同胡聯營握了手,微笑了一下。道:“胡書記,打擾了。省紀委接到檢舉漢寧區基建招標違規的材料,已經初步核實。請江州市漢寧區區委書記肖進成同志配合我們調查。”
  胡聯營臉色平靜的點點頭。誰也看不出來他此刻內心的想法。
  胡朝非打個手勢。譚昌盛走到額頭冒汗的肖進成身邊,低語了幾句。肖進成怔怔起身,失魂落魄的跟著來人走了出去。
  “哐當!”會議室的門關上。譚承山也跟了出去。會場的干部面面相覷,沒有人知道具體怎么回事。
  這場面太震撼了!前一刻還在揮斥方遒的肖進成,下一刻就成了階下囚。這對在場的干部沖擊很大。有種朝不保夕的感覺。
  會場氣氛極度的壓抑。
  等譚承山重新進入會議室,臉色沉重的坐到了椅子上,任廣金忍不住問道:“怎么個情況?”
  譚承山搖搖頭。任廣金就嘆了口氣。老肖恐怕要一去不復返了。省紀委直接動手,剛才協助調查只是客氣的說法。這樣的場面太少見,一時間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鄭陽亞目光呆滯的看著那橢圓形會議桌邊空出來的位置。幾經波折,現在肖進成書記被雙|規。那他那一票算還是不算?
  不算就是四票反對,三票贊成。他倒手的漢北區區委書記的帽子又飛了。如果是這樣,這個會議結束,他絕對會成為全江州的笑柄。常委會上“一審”不過關,“二審”絕對過不了關。
  鄭陽亞心里五味雜陳。心里突然對何晨很憤恨:你娘的你還是不是熊書記提起來的干部,為什么要投棄權票?
  何晨慢悠悠的吸著煙。頭以四十五角斜視天花板。他自然不知道鄭陽亞心里在罵他娘。他現在心里充滿了僥幸。幸好昨天派兒子和陸景接觸了,表達了他會保持中立的立場。想必話已經傳到陸市長的耳朵里。否則。今天被帶走的對象說不定就是他了。
  陳史益打破沉默,道:“胡書記,我建議人事議題押后討論,我們先討論其他的事項。”
  胡聯營擺擺手,聲音有些低,“今天的會就到這兒。”
  很強勢的態度,但落在在座干部的眼里,似乎少了些什么。
  陳史益微微點頭。合上筆記本。
  干部們三三兩兩的起身出了會議室。陳史益拿著茶杯、本子快走兩步追上了孫雄志,低語幾句,一起去了他的辦公室。
  “想不到啊!”秘書上了茶,待客沙發上,孫雄志感嘆了一句。胡聯營現在怕是肺都要氣炸了。精心準備的常委擴大會議就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陸市長的牌總是出人意料。
  陳史益抽著煙,微笑道,“我也沒想到。”
  以譚承山的性格肯定是不會、也沒必要打肖進成這張牌來得罪胡聯營。運作肖進成事件的人另有其人。陳史益腦子里浮起陸景笑瞇瞇的面孔。
  孫雄志微微笑起來。打個手勢示意陳史益喝茶。他自然明白陳史益這個沒想到是什么意思。
  辦公室里,胡聯營坐在寬大的真皮軟椅上吸著煙。他確實氣得半死。內心的憤怒咆哮著仿佛驚雷般。好端端的人事調整契機就這么被省紀委打亂,他能不惱嗎?
  按照組織程序,在動肖進成之前。省紀委需要和他這個市委書記通氣。但這次省紀委卻不按常規套路出牌。
  而且,這件事背后絕對有陸江的影子。否則,怎么會恰好是在他召開常委擴大會議的時候帶走肖進成呢?
  半支煙抽過,胡聯營撥了師書記的號碼。他必須要討一個說法。這么重大事情事先不和他通氣。省委到底還信不信任他這個市委書記?
  …
  劉立永和市計委主任齊克強說笑著一起走出市委市政府大樓。道別之后,劉立永坐進奧迪車里,回頭看了一眼市府大院,正好看到失魂落魄的鄭陽亞走出來。
  “回縣里。”劉立永吩咐道。心里嘆了口氣。他也差一點就變成這樣了。江州說到底還是陸市長的江州。今天常委會上這一幕想必很快就會傳遍江州吧。
  想了想,劉立永撥了一個號碼。
  后湖別墅的觀景陽臺上,陸景和吳璇坐在陽臺的小圓桌邊閑聊。市內三大湖之一的后湖風光絕美。原生態的濕地風光極為迷人。獨特的風韻正給人一種回歸大自然的享受。
  吳璇穿了一件寶藍緞面的上衣,黑色的荷葉邊長裙。黑色透明絲襪裹著秀美渾圓的小腿。成熟女人嫵媚的風情十足。
  吳璇笑盈盈的說道,“給你占了個大便宜,現在后湖這里的別墅售價至少翻了三倍。”一早上,陸景約了她來這里看風景。真有些戀愛的感覺。
  陸景看了眼腳背上踩著的小腳。黑色的絲襪裹著小腳精致秀氣,有著難言的性感。笑了笑,正要說話,圓桌上的手機響起來。
  陸景拿起號碼看了看。是劉立永的電話。
  “景少,常委擴大會議剛剛開完,,嘿嘿,真是精彩啊!”劉立永的聲音喜氣洋洋,語氣興奮的描繪了一番常委會上的情形,“我看胡書記的怕是要氣瘋了。不知道回辦公室有沒有摔杯子。”
  陸景知道那邊的劉立永定是眉飛色舞的在和他說話,淡然的笑道:“得道者多助啊!”
  如此裝逼的話,他說得極為自然。具體怎么回事,他自是清楚明白。肖進成的材料是由他通過關系遞到楚北省省紀委的。
  劉立永哈哈大笑。
  接連著有電話打進來,都是在說常委會的情況。吳璇微笑著把腳收了回來,氣氛早被電話破壞干凈。陸景索性站起來到陽臺邊接電話。微風拂面,十分的涼爽。
  半個小時后,陸景放下電話,走到吳璇身后,扶著她的香肩,微笑道:“市里的常委會剛剛開完。這一關算是過了。”
  吳璇微仰頭,笑道:“那可得慶祝一下。最近有沒有計劃去云春玩?江州現在和夏天沒什么兩樣,我們去那兒避暑。”說著話,不由得想起那年去云春,看到陸景給關寧涂腳指甲油的情形。
  “還要在等等…”陸景說著話,眼睛從吳璇領口看下去,挺立豐滿的酥胸被粉色的胸衣包裹著,雪白的乳溝,豐盈飽滿,肉色如羊脂玉,能把男人的眼光陷死在里面。
  吳璇見陸景走神,立即就發現他在干什么,反手在他腰間掐了一記,笑嗔道:“又不是沒給你看過。真是小色狼!”
  陸景腆著臉笑道:“你不能指望我只看一次就夠了啊。”說著,俯下身吻吳璇嫣紅如脂的嘴唇,吮吸她香滑的舌尖。
  吳璇和陸景熱吻著,微微嬌喘,被陸景吻得身子有些發軟,膩聲道:“別弄皺我的衣服,待會笑笑要過來啊。”
  陸景在她耳邊小聲道:“那我們去屋子里。”
  吳璇嫵媚的瞪了陸景一眼。她哪能不知道陸景心里的想法。不過心里也沒想拒絕他。扶著陸景的手臂,站了起來。
  桌子上的手機鈴聲又響起來。這一次是吳璇的電話。她的助手向她匯報麗都酒店集團的事情。
  陸景溫柔的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開始收拾著小圓桌上的東西。待會兒中午要和陳笑一起宴請從香港趕過來的莫心藍。她一直在幫蘇蘭電器忙著上市的事情。
  吳璇三言兩語安排好工作。客廳里,陸景與她火熱的擁吻在一起。脫掉吳璇的上衣,露出里白色的胸衣包裹著豐滿的乳峰,高聳傲人。那份彈性和細膩似乎能用肉眼看得見,十分誘人。
  正要解了她胸衣的扣子,好好品味、把玩這對恩物,陸景的手機響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