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60 試探與暗流

周日,漢寧區麗都酒店5號廳宴會廳賓客如云。滿滿當當的十幾桌客人,熱鬧非凡。
  隔壁,小包間里,一名頭發花白的老者笑瞇瞇的和陸景說話。陸景微笑著回應。手機突然的震動起來,陸景手伸進褲兜里,將電話按掉。
  “有電話?”
  陸景笑著點頭,“我一會再回。”
  和他說話的是楚北省委副書記周賀軍。今天是他孫子十周歲生日。自己代表大哥前來道賀。
  周賀軍笑著點點頭,“老嘍,就喜歡啰嗦。不比你們年青人。楚北、江州都得益于景華的手機產業啊!好家伙,兩三百億的產值。”
  陸景就笑,“周書記,景華也得益于省里和市里創造的有良條件才能發展得起來。”
  周賀軍笑著點頭。對陸景的謙虛很滿意。他是那種老派干部,喜歡計劃經濟,認同國有企業的主導地位。要不是陸景是派系元老的兒子,他絕無可能出口稱贊。
  一個中年男子快步走進來,“爸,宴會要開始了。你看是不是出去講兩句?”
  周賀軍板著臉訓斥道:“講什么?就你好搞這些虛名堂。”說著,指著陸景道:“要不是小陸幫忙打個七折,你這是要我破產是吧?五星級酒店,你也不掂量掂量。”
  他已經下了死命令,來赴宴可以,禮金超過200的一概不收。誰要是送了,他回頭就要交給省紀委去查。
  中年男子搓搓手,有些局促不安。老頭子就是死板。眼看著這兩年就要退了,也不知道撈一點。兒子十歲生日不辦,日后那能有這么風光的大場面。人走茶涼啊!
  陸景笑道:“周書記,我也就是了解到酒店內部最近有優惠活動,提了一句。能談成七折是星文大哥的能力。”
  周星文在江州從事建材生意。一些市政工程也攬了不少錢。周書記這個人的道很深。
  聽到陸景的話,周星文笑了起來,心里很舒坦。
  周賀軍看看兒子周星文,再看看陸景,心里就微嘆一口氣。真是豚犬與雉鳳的區別。他能不明白其中的貓膩嗎?
  “走吧。”不中意歸不中意。但是還得給兒孫撐起場面。
  熱熱鬧鬧的一頓酒。酒宴散會后,周星文送了陸景出酒店。
  周星文喝得有點高,笑呵呵的拍著陸景的肩膀,“陸老弟,謝了啊。王朝那里最近來了幾個俄羅斯美女,身高腿長,波大臀圓,搞起來很帶勁,改天我請你去嘗嘗。”
  陸景無奈的笑著點點頭。
  一輛銀灰色的奔馳停在陸景面前。陸景和朱星文寒暄了幾句告辭離開。坐到車里,對周興動道:“去林元區的錦江樓。”
  車出了漢寧區,繞三環往林元區而去。陸景拿出手機看了看,琢磨了下,回撥了一個電話,“何少,怎么有功夫和我聯系?”吃飯之前是何路遙打來的電話。
  何路遙熱情的笑道:“景少,你這大忙人啊。下午有沒有時間?江州體育學院里那對長腿美女雙胞胎聽說過沒有,我找人約了她們下午出來打籃球。我聽說景少的球技很好啊。”
  “下午有點事。改天吧!我請何少吃飯。”陸景心想:你到底是打籃球,還是打另外的“球”?
  何路遙就笑,“那怎么行,晚上怎么樣?咱們聊聊。這樣,你說地方,我請客。”
  陸景沉吟了會,何路遙怕是嗅到某些味道了,道:“行吧,晚上在漢寧區的錦樓見面。”
  何路遙哈哈笑道:“你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行,就那里。錦樓的西餐算得上咱們江州最高檔次了。”
  他自是知道錦江餐飲集團和陸景的關系。完全可以將這家餐飲集團看著景華系的公司。
  下午…許,林元區的錦江樓里,陸景見到了被“解放”的周平。省紀委書記董衛國周五晚上親自將他從雙|規的招待所里迎了出來,請他吃了頓飯。下周一,省委組織部部長郁行知會送他去省委黨校報道,算是為他正名。
  “這是市財政局局長范良才。”周平微笑著介紹他身邊一名穿著半截袖的黑襯衫,上唇留著胡子,看起來頗為穩重的干部。
  陸景笑著和范良才握手,又和陪同的鄧榮豐打了個招呼。
  范良才是江州最早倒向大哥的干部之一。他在九七、九八年江州的防汛工作中表現的極為耀眼。大哥就任市長之后,將他提拔為江州市財政局局長。看情況,他和周平處得很不錯。
  一盤炒鴿子肉、孜然豬蹄,幾樣小菜,幾瓶行吟閣啤酒。四人小酌,喝得有滋有味。今天這頓飯算是為周平慶賀。
  當然,意思是那么個意思,沒人會說出來。
  周平呵呵一笑,喝了口啤酒,“景少,漢北區有空位,你覺得榮豐怎么樣?”這次他能全首全尾的出來,鄧榮豐功不可沒。所以話講得很透。
  陸景吃了筷子豬蹄,笑道:“你要舍得放人,問題應該不大。鄧秘書長的能力我還是了解的。”
  鄧榮豐神色微微有些激動,陸景這句評語比組織部的考核評語還要靠譜,當即,舉起酒杯敬陸景,“景少,我干了,你隨意。”
  范良才心里一動,笑道:“老鄧,你這不行啊,啤酒敬景少沒什么誠意。”
  陸景笑著擺擺手,“我才從周書記的酒席上下來的,再換白的,我就撐不住了。晚上還有事。”
  說著,對周平道:“孫書記馬上要調離江州去襄水赴任。江州的人事問題沒那么快定下來。不要急。”
  周平微愣,莫非周一的常委擴大會議會有變動?若有所思的笑了笑,接下來推薦范良才繼任者的話就沒說了。
  …
  艷陽高照,碧空如洗。江州市委市政府大樓的2號會議室。橢圓形的會議桌前鮮花吐蕊。市委書記胡聯營主持召開江州市常委擴大會議。江州市重要市直部門以及各區縣一把手,共計二十多名市委委員列席。
  胡聯營居中而坐,威嚴的環視了一周在座的干部。會議的第一項議題就是人事變動:胡聯營提議由漢北區區長鄭陽亞擔任漢北區區委書記。
  坐在下面的鄭陽亞看了眼即將離任的孫雄志。毫無疑問,孫雄志現在就是這次常委會上陸派干部的代表。
  這次常委擴大會議的議題并沒有經過書記辦公會的醞釀,人事議題會有極大的爭議。
  如果孫書記不提出反對意見。自己這個任命就算過了。鄭陽亞掌心都捏了一把汗。
  孫雄志慢慢的抽著煙,道:“我覺得陽亞同志還需要鍛煉一下。漢北區在拆遷問題,屢屢爆出問題。拆遷標準存在很多問題。陽亞同志來了吧?你向市委解釋解釋,為什么你漢北區的標準和市里的標準不一樣。”
  說著,聲調一揚,“為人民服務,不是為了搞政績工程!”
  市政府秘書長黃朝君咧嘴一笑,忙低頭抽煙掩飾。須知,人事議題一般都是放在會議最后。胡聯營放在會議一開始是打算立威。
  而孫書記態度很強硬。上來先扇胡聯營的耳光。漢北區的遠大大廈,江州的干部都知道那是誰的政績工程。
  胡聯營眼皮子撩了下。繼續喝水,心里冷笑:強硬,繼續強硬,我看你強硬到及時。
  會議室突然的安靜下來,鄭陽亞尷尬的不知道該站起來解釋下,還是坐著做鴕鳥比較好。
  即將離任的市委秘書長吳禮曉笑呵呵的道,“漢北區的問題,下來單獨向胡書記和方市長匯報。我覺得陽亞同志還是有很多優點嘛。”說著一笑,翻了翻手上的資料,表揚起鄭陽亞。
  在座的干部知道,吳秘書長這是贊同鄭陽亞出任漢北區區委書記。
  政法書記,公安局局長任廣金適時的接了話頭,“我贊同吳秘書長的意見。”
  漢寧區區委書記肖進成笑呵呵的道:“咱們干部任用,既要看到其缺點,也要看到其優點嘛!我覺得吳秘書長說的很有道理。”
  四票。
  鄭陽亞心里升起了一股希望。胡書記那一票能當一票半用。今天到場的只有十名常委,只要再拿一票,拿到五票。在贊同票和反對票相同的情況下,胡書記完全可以拍板拿主意。
  大家的目光落到了副書記、黨校校長何晨身上。這一票應該是支持胡書記的。
  何晨呵呵一笑,放下茶杯,“出了問題,我們要正視,不能一味的搞用功抵過。當然了,也不能有點過錯就否定一個干部的能力。要公平、可觀的選拔干部。我們的組織部要把好關啊…”
  一番模擬兩可的話講下來,居然是棄權票。
  鄭陽亞的心頓時提了起來。
  幾名市委委員相互交換著眼神,顯然看不懂這是什么情況。何書記怎么會投棄權票呢?
  接下來,市委組織部部長陳史益、市委統戰部部長、總工會主席佟克融、市委宣傳部部長駱宜偉都表示反對。
  四票贊成、四票反對。還有最后一名沒有發言的常委,紀委書記譚承山。這可謂是一票定乾坤。
  會議室的氣氛凝重起來。抽煙的、喝水的、做筆記的、看天花板的、數螞蟻的,紛紛動作小了起來,唯恐引起他人的誤會。
  鄭陽亞手腳冰冷,喉嚨有些干。江州的干部都知道譚書記是靠近陸市長的,假設陸市長給他打了招呼。那…
  鄭陽亞有些不敢想下去。
  胡聯營喝水的速度越來越慢。他摸不準譚承山的態度。按理說,譚承山是傾向于陸江的政治理念。但是,他也支持譚承山的工作。來江州這么久,他和譚承山合作的很不錯。
  現在可是市委常委擴大會議,譚承山原則上會尊重他這個市委書記的立場。
  譚承山會是什么態度呢?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