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58 楚北風云(一)

武達沖哈哈一笑,“我已經命令我的人盯著他。只要這邊的審訊一打開突破口,就實施抓捕。”孟漢生是江州有名的企業家、市政協委員,抓捕流程必須要和手續,否則會被人抓住痛腳。
  陸景滿意的放下手機。用屁股都能想得到潘盛沒人指使的話,絕無可能去監控薛碧琴、綁架她父母。孟有望、孟漢生父子有重大嫌疑。
  靠在沙發上品著紅酒的吳璇,笑吟吟的問道,“雨過天晴了?”
  她媽受了章薇的委托,讓她來問問周平的事情。周平被雙規了,早在周平被調查時就去京城的章薇極為擔心。
  “恩。”陸景點點頭,拿起杯子和吳璇輕碰了一下,“把潘盛抓住了。這一網下去要撈點魚上來。”
  話音剛落,手機又響起來。趙省長的秘書嚴司至打電話給陸景說了說書記辦公會的情況。
  “想不到啊。吳長慶在關鍵時候出現在江州。再晚一點,事情就懸了。董書記現在已經去‘解放’周平市長了。”
  嚴司至笑說了幾句,掛了電話。
  陸景心里徹底放下心來,對關切的看過來的吳璇道:“給何阿姨打電話吧,通知章薇過兩天可以回江州了。”
  吳璇笑著白了陸景一眼,拿出精致的景華手機開始撥號。
  那天晚上和陸景談過之后,兩人的關系打破籓籬,只是還沒到最后一步。陸景這會兒叫她媽何阿姨,讓她心里的情緒仿佛有氤氳的水汽不斷的飄散著,略帶羞澀又期待的感覺。
  ……
  孫雄志步履輕快的踏進家門。他妻子從廚房里探出頭來。“老孫,今天怎么回得這么早?”
  孫雄志笑呵呵的將公文包放在沙發上。“早點回不好嗎?你當我喜歡在外面吃飯吶?”
  他妻子就奇怪的道:“不對啊,你今天心情很好。”前幾天丈夫還愁眉苦臉的。整夜的在書房吸煙。
  孫雄志笑著泡了杯茶,在妻子面前,他也不用掩飾情緒,“想不想去襄水看看平原的風光?”書記辦公會上的事情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他自然知道他將要調任襄水市市長的消息。
  他妻子雙手在圍裙插了插,喜道:“你要去襄水,什么位置?陸市長至少得給你安排一個市長干干吧?”
  孫雄志笑著搖搖頭。
  在餐廳里吃著晚飯,手機響了起來。孫雄志看看號碼,對妻子道:“你先吃。我接個電話。”說著,拿起手機進了書房。
  他妻子看著丈夫的背影。喜不自勝。阿彌陀佛!老孫熬了這么多年,總算是出頭了。外放到襄水市,那她就是市長夫人了。吃著飯,覺得今天的米飯特別香甜。
  “雄志,都知道了吧?”
  電話里陸市長的聲音溫和,不緊不慢,讓人很信服。孫雄志沉穩的道:“知道了。”
  陸江微笑道:“我的意見是支持你去襄水。當然,襄水那里…,恩。萬事小心。”
  孫雄志也笑了,“我會的。下周一胡書記要召開常委擴大會議,周平可能趕不上。”
  “不要緊。”陸江溫和的道,“你在江州要站好最后一班崗。”
  孫雄志琢磨了下。不知道陸市長的信心從何而來。以今天的書記辦公會形勢來看,熊為明肯定會全力支持胡聯營。
  下周一的常委擴大會議,江州市十三名常委。胡聯營穩拿五票。而自己這方,陸市長缺席、周平缺席、市警備區司令員徐海聰也早早的請了假。
  而紀委書記譚承山最近因為查處國土局窩案和自己鬧了矛盾。他的態度將會很難把握。所以。自己這邊只有4票,形勢還是有些微妙的。
  寬大的書房里很安靜。夜里突然下起雨。胡聯營臉色陰晴不定的吸著煙。還有兩天就要召開市委常委會。但是今天下午省里的會議上。周平安然逃脫調離江州的命運,這讓他很不爽。
  本來是打算下了陸江的左膀右臂,現在卻是只完成一半。周平最多只是背個處分。不痛不癢。這離預定目標差太遠了。
  胡聯營心里盤算了一下形勢,感覺局面還在掌控中,但是內心里仍舊有一股焦灼感。吳長慶突然出現在江州讓他意識到,江州暗地里有一股力量在為陸江所用。
  很顯然,孫雄志他們那些人根本不可能摸到國外的邊。
  胡聯營的腦子里浮起一個人名:陸景。這是最合理的解釋。因為他是陸江的弟弟。而且,景華公司的規模很大,據說手機已經銷售到國外去了。在歐洲那邊未必就沒有渠道。
  前天劉勇志說建業那邊抓了陸景的痛腳,怎么還沒發動呢?
  手機音樂聲響起打斷了胡聯營的沉思。胡聯營拿起書桌上的手機。
  劉偉立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很低的聲音,小心翼翼,“書記,孟漢生、孟有望被省廳的人通知近期禁止離開江州。”
  胡聯營皺眉,書記辦公會上的情形,他自然也是知道的,訓斥道:“這種事有必要和我說嗎?偉立,踏踏實實的工作。”
  說著,掛了電話。劉偉立還是年輕了點,沉不住氣。這個時候要避嫌都忘了。孟有望是明白人,他折了,絕對不會牽扯到其他的人。因為這樣他才有退路。
  電話被胡書記掛斷,劉偉立背上驚出一身冷汗,旋即明白過來,他這個電話有些孟浪了。胡書記讓他踏踏實實的工作,顯然是表明不會有問題。
  夜雨仿佛情人的呢喃,在夜色中不期而至。陸景撐著一把傘,摟著吳璇進了安都公寓。九五年港商開發的房子。小區里十分安靜。幾棟小樓里燈光點點,點起家的溫馨。
  “沒考慮換個地方?”陸景用嘴唇輕柔的碰著吳璇柔膩的耳垂。淡淡的發香飄來。兩人剛在東湖印象里吃了一頓西餐。吳璇沒買車。兩人打的到小區門口。
  吳璇心里仿佛被電了下,要是陸景吸自己的耳垂。自己會不會叫出聲來?“不用,住在這里挺好的。我都習慣了。”
  吳璇的房間兩室一廳。不是很大,布置的卻很溫馨。淡藍色的色調,米色和淺紅色的兩色窗簾。乳白色的長沙發上凌亂著放著抱枕,衣服,茶幾上放著一支花瓶。
  “掛著這兒吧,明天就回干掉。”吳璇接過陸景濕了半個肩膀的襯衣,她身上一點雨水都沒沾到。心里微微一甜。
  陸景就笑,“你還打算留我過夜啊。”
  吳璇將陸景的襯衣掛在落地衣架上,回頭笑道:“你別想得太美。我這兒有客房。”說著。目光落在陸景光著的上半身上,微微一頓。
  小腹處有腹肌,身上的肌肉紋理十分勻稱,有種力量美感,但是又沒有那種大塊頭的感覺。
  “沒見你平常鍛煉啊?”
  “那是你沒發現。”陸景泰然自若的笑了笑,欣賞著吳璇的美麗。吳璇穿著米白色的淺花紋短袖長裙,裸露出來的肌膚,肉色如玉。高聳的胸脯在胸前撐出一道誘人的弧線,收腰的設計讓她的纖腰翹臀曲線畢露。性感俏麗至極。
  “你真迷人。”陸景走近。撫摸著吳璇的臉蛋。相比于方琴豐腴的鵝蛋臉型,她的鵝蛋臉靈秀明麗,是另外一種風情。
  吳璇卻是微笑,“你和多少女人說過這句話?”
  陸景笑著抱住她。伸手在她曲線性感魅惑的俏臀上拍了拍,“屈指可數。”
  吳璇輕輕的靠在陸景的懷里,笑道:“你也夠貪心的。兩只手就是十個女人呢。”說著,低聲道:“你那位未婚妻、關寧、小漓、笑笑、葉美人。還有你的琴姐。還有哪些人?”
  陸景有些撓頭。懷里這位美人青年時經歷父母離異,大學在國外就讀。生活追求時尚,骨子里十分的獨立,與他接觸的幾個女孩的性格都不太相同。
  “你吃琴姐的醋啊?”陸景問道。腦子里想著這幾晚和方琴抵死纏綿的繾綣。豐腴嬌美,若凝脂般滑膩的身子,在身下婉轉承歡。
  “沒有。”吳璇搖搖頭,輕聲道,“我知道她也挺不容易的。上次我景華公寓找你,她也在里面吧?”
  陸景點點頭。他知道那次的事瞞不過吳璇,抱著她更緊了些
  吳璇微嘆一口氣,仰著臉看陸景,“這么多女人,總有撞車的時候,你會不會很辛苦?”
  陸景心里有種很怪異的感覺。要說紅顏知己,紫琪算是一個,何夢明算一個。他和紫琪會談論和其她女孩的感情歷程。何夢明知道他的感情世界。
  但是這樣抱著一位俏麗性感的女郎,談論這樣的問題,心里有些莫名的感觸。
  “貪心的男人沒資格抱怨。要我放棄你們我不愿意,是不是很無恥?”陸景感觸的搖搖頭。重活一回,生命里糾纏著這么多出色的女孩,很幸運。得到她們的傾心,很幸福。
  吳璇輕笑,眉眼如月,撫摸著陸景的臉,捏了捏,“你不僅很無恥,而且還很混蛋。知道嗎,給你吻了,我還有脫身的機會,誰讓你摸我的?現在就算后悔也晚了。”
  陸景吻了吻吳璇的紅唇,“為什么要后悔?”
  吳璇唔了一聲,享受著陸景的愛吻。心道:笨蛋啊,我的托辭都聽不出來嗎?非要我親口說出喜歡你才行么?
  陸景細細的吸允,撩撥著吳璇的小香舌。一只手撩起她的長裙,撫摸著她性感的屁股。包臀的小內褲,臀瓣的肌膚彈力十足。
  良久,唇分。手機打斷熱吻中兩人。
  陸景接了電話,是占哥兒的電話。聲音很急,“小景,出事了。建業市商業銀行和盛泰電器建業分公司被查封。徐懷觀和耿元明已經被帶走。賬本也被審計局和稅務局的人拿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