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5 罵人和打架

莫少鋒心里有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一張英俊的臉皺起來,“陸景,你好身手。哼。”陸景蹲在地上笑了笑,接過王燦遞過來的煙,“我聽說死了的鴨子一般嘴巴都是硬的,不知道莫大少死了之后會怎么樣?”
  說著,就是一耳光抽下去。
  “啪!”
  包廂里不知道誰說了一句,“莫少還在外面。”嘩啦涌出了五六個人,正好看見陸景一耳光抽在莫少鋒的臉上,更像是抽在眾人的臉上。
  有兩個人走出來道:“住手!”
  王燦上前一步,大喝道:“誰敢上來?”走道上鴉雀無聲。
  “啪”
  陸景又抽了莫少鋒一耳光,“我讓你罵勞資。小屁孩。”跟著又是幾下。
  莫少鋒掙扎得痛苦大叫,“快,快給我姐打電話。”
  陸景在他名貴的衣服上擦了擦手,將煙噴在他臉上,伸出大拇指笑道:“有種!”說著,站起來對王燦道:“幫我找個木椅子來,我把這sb的腿砸斷。”
  王燦笑著點頭,真就進了包廂,去那椅子。
  “你敢?我姐是莫心藍。”莫少鋒凄厲的大叫,掙扎著站起來。他的臉被陸景打了幾耳光后腫了起來,聲嘶力竭的模樣看起來很恐怖。
  陸景毫不留情的一個屈膝大力頂在他小腹。莫少鋒頓時又彎腰倒了下去。
  走道里面那五六個人不是沒見過打架慘的,比這更慘的都見過,但關鍵是被打的是莫少,京城四公子的莫少鋒啊。內心都是震驚無比。有人拿出電話迅速的撥了過去。
  “讓一讓,讓一讓。”唐悅分開擋在走道上的五六人,走了過來,小聲道:“陸景,他姐是莫心藍。大唐雨景的老板。”
  陸景笑著抽煙,他那不屑的動作和神情,再配上他腳下縮得像蝦米的莫少鋒,構成一幅極具沖擊力的畫面。走道上過往的食客和服務員都遠遠的繞開,不敢走這邊。
  陸景又不是二愣子,自然知道那些人可以狠狠的打,用暴力解決;那些人需要耍手段解決。
  莫家的底他很清楚,不就是有倆糟錢嗎?莫氏集團的價值大概在十億美元左右。在九六年的時候,一千萬美元的身價在內地可以橫著走,在京城的話自然這個價格要翻上幾翻。所以莫少鋒能躋身京城四大公子。
  但是,在華夏的土地上面,錢大不過權,任何時候都是這樣。這樣的公子哥,他只要不打死,不打成不可治愈的重傷,諸如半身不遂,植物人等情況,問題就不會很大。
  但劉松那樣的身份,他反倒不能下重手。小孩子打架受傷的程度是有個底線的,過了線必然會引起大人們的干涉。整治劉松的最好辦法,是走程序,把他送進去吃幾年的牢飯,或者將他的家庭勢力拆光,后面自然是想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
  唐悅不知道陸景心里轉的念頭,見王燦真拿了一把實木椅子出來,勸道:“陸景,不要沖動。”這椅子砸下去,莫少鋒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
  陸景四處看了一下,有不少人在圍觀,笑了笑,“人有點多啊,這樣吧,拖到包廂里面去砸,免得被女孩看到,太血腥了。”
  王燦翻個白眼,“靠,那我不是白把椅子搬出來了。”陸景笑道:“這個事我考慮不周。我來拿。”
  說著一手拎著莫少鋒,一手拿著椅子,嘴上叼著煙,向包廂走去。那五六人立刻不由自主的讓開。門口處的蘇琳看到莫少鋒臉上的血跡,第一次覺得她哥也有正確的時候。這陸景旁若無人的和那眼鏡男談笑風生,說砸斷腿,恐怕是真做得出來。他的表情太鎮定了,好像手里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雞鴨之類的動物。
  “陸少,陸少,莫姐的電話,請你接聽一下。”一個中二分的男青年拿著手機對陸景說道。
  “對不起,我不認識你口中的莫姐。”陸景腳步不停,說的很客氣,但語氣里那種高傲的姿態展露無疑。
  中二分就有點尷尬,眼睜睜的看著陸景等人進了包廂,門被關上。
  318包廂里面就像炸了窩一般,剛才門外的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
  劉小山給他堂哥臉上敷了冰塊,心里嘿嘿冷笑。剛才莫少鋒在李菲菲面前大獻殷勤,早就讓他憋了一肚子火。那煞筆居然開口罵人,真當自己是個人物。禍從口出的道理都不懂。
  “劉少,現在怎么辦吶?”中二分問道。劉松坐在沙發上,身上的西服皺巴巴的,斜著眼睛,惱怒的道:“你問我,我問誰?莫少鋒自己惹出來的麻煩自己處理。我都不敢直接罵陸景,莫少鋒敢罵!草!”
  心情大糟的劉松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他是遭了魚池之殃。你罵別人垃圾,白癡,別人動手打人,這官司打到大內里面去,也就這樣。
  李菲菲心情也不大好,本來是和幾個同學聚一下,愣是被劉松和莫少鋒這樣兩個不請自來的人攪得一團糟。
  明秀這時也回過神,心里一陣后怕。想起她以前嘲諷陸景的次數,多得她自己都記不清楚。現在看到別人罵他一句,他就把人的腿砸斷,明秀的心里就有些發寒。自己以前是不是做得太過了。
  ……
  被陸景拖到包廂里面的莫少鋒終于有點害怕了,身上有些哆哆嗦嗦,“我叔叔是莫培明,你敢對我動手?”
  陸景笑道:“我知道,那又怎么樣?”說著,掂了掂椅子。唐悅說道:“別打頭,這椅子太沉,搞不好會出問題。”
  “我知道分寸,我就把他腿砸了,”
  余建軍一直坐在包廂里沒有出去,現在見到陸景和唐悅駕輕就熟的直接討論打人的“技術問題”,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啊---!”莫少鋒發出殺豬般的慘叫。陸景椅子砸在莫少鋒的右大腿處,還要再動手時,他的電話響了起來,接通后,里面一個磁性的男音笑道:“陸景,我是衛東陽。呵呵,你砸完沒有啊,人家姐姐電話打到我這兒來了。”
  “呵呵,衛哥,剛開了個頭,他骨頭有點硬,還要幾下。”
  “那算了怎么樣?”衛東陽用商量的語氣說道,“我和他姐姐有點交情。”
  “莫少鋒罵我是垃圾,還罵我是白癡。”
  “那行,我不多說了,有空咱們一起喝酒。”衛東陽客氣了一聲,笑著掛了電話。他家里的老爺子是秦系的精神領袖之一,一向比較欣賞陸景的父親,兩家的關系還不錯。
  衛東陽自然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去與陸景交惡。
  陸景才放下電話,電話又響了,陸景自嘲道:“他還真是個馬蜂窩啊。”說著,接通了電話,“陸景,我是胡紅軍。”
  陸景皺了下眉頭,胡紅軍是大嫂胡瑩的哥哥,是京城里面的老牌公子哥兒,三十多歲結婚后開始步入仕途,在外面也收斂了很多。現在在部委里面任職。陸景與他的關系說不上有多么融洽,見個面點頭的交情。
  “莫少鋒的叔叔是我爸線上的干部,你看這事能不能打個商量?我知道,他罵你了。他叔叔剛才給我保證了,一定會擺酒向你道歉,會給足你面子,這你放心。”
  陸景默不作聲,在心里權衡。
  “你不會已經打斷了他的腿吧?那你給羅宏打個電話,派人來錄好口供,先把理占住,把事情辦成鐵案。回頭讓莫少鋒在和解協議上簽字,陪點醫藥費給他。他不簽也是鐵案,翻不起浪。”
  胡紅軍在電話里教陸景擦干凈手尾。陸景心里倒是對這個能力平平的表兄有了些好感,前世里賀系分崩離析,作為賀系里面重要的一支,他們胡家的結局也不好。
  陸景尋思著:“他罵我,我打他。這道理到哪里都說得過去。人也打了,這個仇反正是結下了。我也不能把莫少鋒打死,總歸是要放他走。我看他不服氣的很,他要敢再來惹我,得想個法子把他送進去吃幾年牢飯,一勞永逸。
  我說要砸斷莫少鋒的腿,結果沒有砸斷,相信莫家不會讓我丟這個面子。他們至少會派出足夠分量的人前來致歉。
  也罷,反正是要放,給胡紅軍一個面子。鬧到去做筆錄,肯定會驚動大哥,說不定還會傳到老頭子耳朵里面去。
  我現在在京城這潭水里還太弱小。紈绔圈子里的規矩可以隨便玩,牽扯到官面上之后,還是低調點,退一步的好。”
  想到這兒,陸景笑道:“胡哥,我還沒砸斷他的腿。你們電話不斷,我哪有時間動手。不過,莫少鋒就在我身邊,你這話他怕是聽去了。”
  “聽去了就聽去了,你要是都動手了,總不能叫家里人吃虧。呵呵,難道你小子叫我一聲‘胡哥’啊。”胡紅軍在電話里大笑,“怎么樣,讓他家里給你道個歉,擺幾桌酒?”
  陸景想了想,說道“行吧,擺酒的事再說,又不是黑社會。讓他家里給他打電話,他現在還囂張的很。”說著,收了線,對看著他的幾人擺手道:“不打了,事情牽扯到官面上去了。先吃飯。我有點餓了。”
  余建軍干笑了一聲,“呵呵,我通知服務員上菜。”陸景問王燦,“隔壁李菲菲那邊你要不要過去一下?”
  唐悅問道:“隔壁里坐的是李菲菲?李老的嫡孫女?怪不得。”
  王燦笑著搖頭,“算了,這時候過去,她以為我耀武揚威呢。”
  莫少鋒見沒有人理他,坐在地上冷哼一聲,準備站起來,但陸景那一下太狠,雖然沒有砸斷腿,骨頭也受了傷,讓他行動很不便,“你們倆個就等著進局子吧。”
  陸景指他對幾人笑道:“看來這倒霉孩子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幾人都笑起來。說話間,穿著紅色旗袍的靚麗服務員如穿花蝴蝶般的送上菜品。
  馮逸風虛指著慢慢向門口挪動的莫少鋒,笑道:“莫少,不要急著走,你的電話還沒來嗎?”說著,拿起酒杯,對桌子上幾人笑道:“不用理他。我們幾個走一個。陸景你那幾下子真精彩,有沒有什么說道?”
  陸景剛要說話,就見剛才的中二分拿著一支手機湊到門口,賠笑道:“陸少,莫少的電話來了,能不能讓他接一下?”
  陸景背對著門口坐著,回頭打個手勢,示意他進來。
  ps:求收藏,點擊,推薦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