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57 黑材料和變故

省委大樓的小會議室里煙霧繚繞。橢圓形的會議桌邊坐著五名干部。周五下午召開楚北省的書記碰頭會,研究楚北省內的人事問題。
  楚北省的干部目光也聚焦在這次會議上。據說這次會議人事調整的幅度會很大,涉及到江州、襄水——省內經濟排名第一、第二的城市。
  涉及人事問題,列席的組織部部長郁行知拿著材料介紹著江州市委副書記孫雄志的履歷。省委組織部的意見是擬孫雄志調任襄水市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原襄水市張市長調任省物價局局長。
  熊為明低頭喝著茶水。把孫雄志調到襄水的想法,胡聯營和他通過氣。其實胡聯營是打算將孫雄志調任襄水市副書記,但是程序走到郁行知那里卻變成了副書記、代市長的職務。
  熊為明瞥了眼端坐不動,似認真聆聽郁行知介紹,又似神游物外的趙省長。這里面恐怕有趙省長影子。
  襄水只是市委書記高配副省|級。而江州本身就是副省|級城市。由江州市委副書記調任襄水市委副書記可以看做是貶謫。
  但是代市長卻就又不同了。表面上看只是平調。但主政一方是仕途向上攀登的必由之路。就兩個職務的含金量而言,襄水市市長這個職務更高。
  師書記放下茶杯,環視在座的干部,“大伙兒都說說自己的看法。”
  分管人事的副書記湯朝戰合上筆記本,打個強有力的手勢道:“我同意。央一直在講,增加干部異地任職,交流使用干部。這是個很好的開始。”
  湯書記說話的時候,喜歡打手勢,表情豐富,很具有感染力。就算你不認同他的觀點,往往也不得不承認他說得有道理。
  等湯朝戰說完,副書記周賀軍笑了笑,放下茶杯,道:“我覺得還是要穩穩。襄水市我們省內第二大城市,今年的經濟增不能放慢。而孫雄志同志一直在黨群口工作,他能不能勝任這一職位呢?我認為慎重一點為好。組織部沒有其他的候選人?”
  最后一句話卻是對郁行知說的。郁行知忙解釋了幾句。
  熊為明不動神色的喝著茶水。沒料到已經擔任省政協主席,準備退二線的周賀軍會在這個人事調整上反對。他此前在人事問題上基本不發表看法。
  其實,為什么要調孫雄志出江州。在座的幾人肯定是心知肚明。胡聯營需要江州的人事權。要知道,胡聯營是師書記親自點將來到江州的。換句話說,省委是支持胡聯營的。
  琢磨了下,熊為明開口道:“我說幾句話吧。對襄水的工作,我還是有一點發言權的。”
  大家都紛紛點頭。襄水是熊為明的政治堡壘。他在這個人事調整上的態度很關鍵。
  “孫雄志同志的能力我相信省委組織部的考察結果。一座城市啊,要敢于接受不同理念的執政者。不是說換個市長,經濟工作就干不下。”
  周賀軍聽到這話覺得有些刺耳。
  趙省長微笑著插話,“恩。讓孫雄志試試。省里還有我們這些老干部盯著嘛。”
  “那就上孫雄志。”師書記拍了板,“下一個議題。”
  連續過了幾項人事任命。
  江州市委秘書長吳禮曉出任楚北省西部城市賓州市市長。
  江州市市委副秘書長劉偉立出任江州市委常委、秘書長。
  云春市市委書記周非放升任楚北省副省長、兼任云春市市委書記…
  周賀軍慢慢的喝了口茶水,卻是回過味來。這次人事調整趙省長吃了大虧。孫雄志那個任命是好是壞,那要看他自個兒的本事。說不定會陷在襄水市。襄水市沒那么好闖的。
  而江州常委的變動,熊為明運作吳禮曉出任賓州市市長,顯然是很成功的。四十八歲的云春市市委書記周非放晉升副省長,這位湯朝戰圈子的干部,成為楚北政壇耀眼的新星。
  饃饃只有那么大,有人多得,就有人少得。周賀軍擔憂的看了一眼手里的會議議程。下面就是討論江州市常務副市長周平的問題。這又是一個削弱趙省長影響力的議題。
  周賀軍心里輕嘆一口氣。陸江還在京城學習,不知道回來能不能應對接下來復雜的局面呢。他在江州的左膀右臂就這么被卸掉。風高浪急啊!
  師書記點了一支煙,道:“衛國書記,你來介紹下調查周平的情況。”
  董衛國點點頭,拿出一疊材料讓身后的秘書發了下去,“據省紀委的調查,周平同志存在不少問題…”
  郁行知心里微微一笑。師書記主動點煙,通常就是心情大好的表現。大局已定。郁行知吹了吹茶葉,慢悠悠的喝著。
  董衛國的秘書小王拿著手機急匆匆的走進小會議室。讓會議室里昏昏欲睡的眾人眼光都看了過去。正在介紹周平情況的董衛國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笑容,伸手接過手機,當做幾位書記的面接了電話。
  熊為明心里一突,一股不妙的預感涌了上來。
  “恩,好,要迅的做好筆錄。調查清楚。”說完,董衛國掛了電話,道:“師書記,我一直在等這個電話。昨天上午省紀委調查組組長胡朝非接到周平受賄案當事人吳長慶從英國愛丁堡打來的電話。證實周平確實借了他二十萬塊錢,事后已經歸還,并不存在行賄受賄。剛才,胡朝非已經在江州機場接到從英國返回的吳長慶。再一次當面證實這件事。”
  周賀軍皺眉,道:“紀委怎么做的工作?這么明顯的疑點沒發現?”
  董衛國解釋道:“因為舉報人實名舉報,提供了詳實的材料。而周平也承認他從吳長慶那兒‘借’了二十萬塊錢。并且,周平在江州市政斧工作會議上確實支持了吳長慶的鼎盛建筑。”
  “這其是否存在權錢交易,實在存疑。紀委做了細致的調查才有現在的突破。現在可以斷定,舉報人提供的線索、材料都是做假的。”
  “姓質惡劣!”周賀軍憤憤不平,看向師書記,“師書記,這件事要查清楚,誣告一名正廳干部,我看有些人的膽子肥得不像話。亂彈琴!”
  趙省長看到周賀軍義憤填膺、情緒激動的樣子,心里笑了起來。這個老周,是打算**倒算。
  師書記用力掐滅了煙,對列席的省委秘書長姚于山道:“通知爾智書記跟進這件事。”說著,看了董衛國一眼,“省紀委的工作值得肯定。周平同志的思想工作由你來做。”
  “好的,師書記。”董衛國心里苦笑。紀委的工作值得,但是師書記那大有深意的一眼,怎么看都不像是肯定紀委的工作。
  郁行知心里很郁悶。顯然,師書記是不會再同意調整周平的工作。否則,就省紀委查明的那些的東西,一句“問題干部”足以將周平調到省里掛起來。
  郁行知瞥了眼,面無表情,一直沒怎么說話的趙省長。突然覺得很壓抑。
  “散會!”師書記沉聲宣布,站起身拿著茶杯出了小會議室。
  …
  雙塔公寓的一間房間內,啪啪的撞擊聲不絕于耳。丟在地毯上褲子里的手機突然急促的響起,蘇遠在身下女人**渾圓的肉**上拍了兩巴掌,“等會再來。”
  女人嬌滴滴的嗔道:“蘇少,你好棒哦!”
  蘇遠沒理會女人的魅惑,拿了手機,看看號碼,臉色一變,出了房間,帶上門后才接了電話,“爸。”
  “省里剛剛開過書記辦公會。省紀委查明舉報周平的材料是假的。”熊為明輕聲道,“晚上來家里吃飯…”
  蘇遠腦子嗡了下,岳父后面說了什么,一句都沒聽清楚。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孟漢生要危險了。實名舉報周平這件事是孟漢生一手**辦的。其還涉及到潘盛。漢生的父親,已經被打入“冷宮”的孟有望也牽扯在其。
  放下電話,蘇遠快步走到房間里,穿了衣服,在女人的嬌嗔抱怨聲離開。他要通知好友趕緊離開江州,甚至是離開國內。
  同一時間,新豐公寓里,陸景接到武達沖的電話,“景少,全部都抓住了。已經將薛碧琴的父母解救出來。”
  “好樣的。武局長!”陸景笑了起來。前天晚上,曾紅英就和薛碧琴聯系上,得知薛碧琴的父母被潘盛挾持了。
  只是,薛碧琴這個人沒什么決斷。都安排人去幫她解救父母,她偏偏不肯提前說出吳長慶的聯系方式。非要見到她父母再說。
  陸景是通過董坤城的關系輾轉聯系到吳長慶。
  他心里真不信吳長慶是私人旅游,多半是接了什么人的邀請。一個身家幾千萬的人私自去蘇格蘭愛丁堡游玩實在疑點很多。
  好在華人富豪在歐洲的圈子并不算大。董坤城通過董家在歐洲的關系,果然查到吳長慶的蹤跡。
  吳長慶昨天上午就在英國給胡朝非打了電話說明情況。經過16個小時的飛行,今天下午才趕回江州。
  武達沖踹了面如死灰的潘盛一腳,大聲笑道:“景少,下一步怎么辦?”
  陸景就笑,“你按流程走吧。該匯報到的人一定要匯報到。呵呵,孟漢生那里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