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56 問詢

薛碧琴看著那輛低調的黑色帕薩特離開。咬咬牙,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盛哥,你看到了,我什么都沒說。我要聽我爸媽的聲音。”
  她的辦公室里早就裝滿了攝像頭和錄音設備。
  潘盛嘿嘿笑道:“表現不錯。放心吧,伯父伯母好著呢。來聽聽電話。”
  潘盛開了第三方通話,讓遠在郊縣看守薛碧琴父母的小六和薛碧琴通話。
  安撫了薛碧琴那個熟婦一番,潘盛揉揉臉,撥通妹夫孟漢生的電話,“漢生,要快點。陸景那小子能量不是一般大的。他四十分鐘就能查出吳長慶去了蘇格蘭愛丁堡。我怕拖下去真能讓他查到。到時候就被動了。”
  孟漢生嘆道:“盛哥,我也沒想到周平這么硬。紀委的人硬是一點有價值的東西都查不到。一些小事倒是查清楚了,可是都不足以扳倒他。”
  “查章薇啊!怎么不查她?”潘盛大聲道。他這幾天有些急上火了。他干的事曝光,那都可以進去坐十幾年了。非法囚禁、監控他人、誣告江州常務副市長。
  “章微早就去京城了。找不著。”孟漢生低聲道。
  他也覺得有些不妙。誰能想到周平身上如此干凈。要知道當初,胡聯營在市化肥廠的事情上要查周平的時候,周平可是搖搖欲墜。
  …
  吃過午飯后,談論了一番目前的局勢,陸景開車送了楊玉立回家休息。然后驅車前往積西鎮的黃遠酒店。他約了江州市經濟開發區的區長王白山在黃遠酒店見面。
  作為港式酒店的代表,黃遠酒店下午在大堂側廳提供下午茶。王白山見到鄧榮豐時表情有些錯愕,旋即立刻熱情的笑道:“鄧秘書長。好久不見。好久不見。你風采依舊啊!”
  常務副市長周平被查處的事情,江州官場傳得沸沸揚揚。鄧榮豐是專門為周平服務的市政府副秘書長,現在卻是和陸景在一起,心里就奇怪:莫不是事情有變化?
  鄧榮豐指著王白山笑道:“好你個王區長,笑我不是?我現在那有什么風采?累累如喪家之犬啊。”
  “過了啊。景少還在這兒呢。”王白山呵呵一笑,和陸景握手。坐下來。招呼服務生點了一杯紅茶,一份英式松餅。江州經濟開發區的辦公地點就在積西鎮,他對黃遠酒店的下午茶提供的糕點和茶式很熟悉。
  寒暄幾句,陸景切入正題,“長話短說,張藝俊被推選胡聯營提名為市委常委的風聲你聽到了吧?”
  王白山點點頭,“聽說了。”
  “好。我不希望看到張藝俊擔任市委常委。你和張藝俊在共事也有些年頭了。他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一些吧?”陸景盯著王白山道。
  王白山微愣。這也太直接了吧!他和陸景接觸過多次,知道陸景其實頗通官場語言。
  怎么這一次,就差沒明著問他有沒有張藝俊的黑材料呢?難道形勢已經到了針尖對麥芒的時候了?但,市里的幾名大佬為什么沒有聲音傳出來?
  現在胡書記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人事布局。他已經多次和各區縣的一把手和二把手談話。提拔干部的意圖很明顯。下周一,二十二號,市里會召開常委擴大會議。市委委員一級的干部已經接到通知。
  見王白山沉吟著。陸景用勺子攪拌著英式奶茶,輕輕的喝了一口。等待王白山的回答。人和人是不同的。王白山這人明顯比鄧榮豐圓滑。
  鄧榮豐敲了一記邊鼓,“老王,私下里聊天暢說欲言嘛!”
  王白山心里苦笑,這叫私下里聊天?我的天。
  江州經濟開發區為省級經濟開發區,行政級別為正處。開發區的書記、區長高配副廳|級干部。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市里就有風聲傳出來。要將江州經濟開發區改為新月區,行政級別調整為副廳,區委書記由市委常委兼任。
  他的資歷想要成為江州市委常委基本不可能。拱翻張藝俊他得不到什么好處。只是,陸景這么問,他不得不琢磨著,這是誰的意思。
  王白山心里嘆口氣,正要說話。
  陸景突然站了起來,拿著手機道。“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你們先聊會。”
  積西鎮經過這幾年的高速發展,已經成為江州繼漢寧區八一百貨商圈之后的第二個商圈。黃遠酒店的下午茶生意很好,客廳側門處還有十幾名顧客在長沙發上等座位。
  陸景接通了電話,稍稍繞了一下,才找到合適的地方說話,“琴姐。可以說話了。”
  方琴溫婉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最近在忙什么?有段時間沒見你了。”
  很輕,很柔的聲音,情意不自覺的從電波里流瀉出來。
  陸景微笑。輕聲道:“江州官場上的一些事情。琴姐,我晚上去你那兒。你等我。”
  “恩。”方琴臉頰微紅,說道:“今天景華國際學校的籌備委員會開會了。中間被打斷了一個星期,不過預計會按時完工…”
  說著日常生活的事情,柔情蜜意卻在心底流淌著。陸景一直繃著的心情也莫名的放松了些。
  打了半個小時的電話,陸景順著鋪著棕色地毯的走道返回座位。身后側面卻是傳來幾個人的聲音引起陸景的注意。
  “老高,任書記糊涂啊。這個時候停咱們的職,簡直是與虎謀皮。開工沒有回頭箭。”
  “老趙,你狗日的總算說了句中聽話。我看他任廣金就是SB。孫雄志說什么就是什么?他也不想想,這事做了,就算孫雄志和他談好了,再過兩周陸市長回來能有他的好?他以為推脫他不知情就能瞞過陸市長嗎?幼稚!”
  陸景的記憶力一向不錯。罵人的兩位是市檢察院的高予鴻和趙行云。兩人五天前被停職,理由是濫用司法權。看樣子兩人是怨氣滿腹。
  失敗者的廢話,陸景沒興趣多聽,腳步不停的回了座位。
  王白山見陸景回來,心里稍稍松口氣,顯然,剛才陸景是在給他思考的時間。接電話云云不過是托辭。
  “景少,我覺得有個地方有點疑點。漢生軟件園那個上億元的項目。國家撥了資金,好像一直沒什么動靜,我懷疑有些材料有水分。”
  “哦?”陸景就是一笑,琴姐剛才的電話來得有些妙啊。喝了口微涼的奶茶,味道極佳,“不錯。”也不知道是說奶茶味道不錯,還是說王白山表現不錯。
  鄧榮豐心里哂笑。王白山滑不溜秋,非得敲打一下才倒出真貨。
  王白山琢磨了下,道:“景少,總之這事我…,恩,你不要管了。”
  陸景將白色的瓷杯輕輕的放在瓷碟上。微微點頭,“那我不管了!”
  …
  溫暖的熱水松弛著緊繃的神經。一雙小手靈活,巧妙的按摩著頭部。胡聯營舒服的吐出一口氣,“小楚,好了,你先出去吧。我想點事情。”
  穿著吊帶性感浴袍的小楚嬌笑,“早點出來啊。人家還要。”
  看著那誘惑的背影。翹挺白皙的屁股在浴袍下若隱若現,胡聯營微微搖頭。四十多歲的人了,有心無力啊。
  他這幾天一直在忙著和干部談話,準備二十二號的常委擴大會議。主席說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他深以為然。
  要調整的幾個位置,他心里有數。
  市財政局局長范良才升任副市長,空缺出來的這個職位,他要拿到手。
  經濟開發區的張藝俊升常委的事情。他不過是順水推舟,還熊為明一個人情。
  常新縣縣委副書記的人選讓給孫雄志。
  漢北區區委書記李生浩提前退休,這個位置要給鄭陽亞。
  市公安局要調整幾個人。市委組織部要提拔一個自己的副部長…
  “叮--!”鈴聲打斷胡聯營的沉思,小楚將電話拿了進來,“胡書記電話。”
  “給我。”胡聯營伸手,看了眼號碼,從浴缸里出來。披著浴巾,努努嘴,讓賴在浴室不走的小楚離開。
  “胡書記吧?我劉勇志。”電話里傳來爽朗的笑聲,“忙不忙?”
  胡聯營笑道:“接到劉主任的電話。再忙也不能說忙啊!”
  劉勇志就笑,敘了幾句黨校同學舊誼,道:“我有個消息和你通個氣。”
  胡聯營擦著身上的水漬,道:“是來江州舉辦電子技術論壇的事情嗎?放心,保證沒有問題。”
  “不是!你老兄的水平我還是有數的。相信不會讓我失望啊。”劉勇志哈哈一笑,旋即低聲道:“建業那里抓到陸景的痛腳。我估計那小子要焦頭爛額一陣子。”
  胡聯營心里一動,劉勇志的這句話不能理解為表面意思。堂堂副部大員關注一個經商的世家子弟干什么?
  劉勇志是在告訴他建業那里楊修武對陸家的資本力量動手了。這個政治信號是很敏感的。楊、陸兩家都是江南系的圈子,這次碰撞的結果非同小可。
  “哈哈,劉主任,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當浮一大白啊!”
  劉勇志微笑起來,“我去江州咱們再喝一杯。我可是期待兩線傳捷報。”
  說著,兩人哈哈大笑。哪兩線,那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從浴室里出來,高層的行政套房風光極佳,可以俯視江州的美景。藍天白云之下,一塊塊的區域,讓胡聯營心中豪氣陡生。
  下周之后,這將是他胡聯營的江州。這幅美麗的畫布上如何作畫將有他來決定。
  “胡書記,你來嘛!”床上,市電視臺的女主播小楚,嬌滴滴的喊道。
  看著她玉體橫陳的嬌媚模樣,胡聯營小腹處熱流涌動,快步走了過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