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54 夜半閑聊

三代富貴的生活才能熏陶出貴族風范。黃利飛在賽馬、豪車、打獵、游艇、美食上都頗有見地。天南地被的聊起來,陸景和黃利飛倒是找到不少共同語言。黃利飛有心結納,妙語不斷。一頓飯吃下來,賓主盡歡。
  至于陳若怡和劉怡秋的話題黃利飛自是絕口不提,仿佛就沒發生過一般。
  微醺的出了包廂。到酒店樓下,陸景和黃利飛握手告辭。凝視著車窗外江州璀璨的夜色,陸景琢磨了下,在電話本里調出周平的號碼撥了過去,“周市長,有沒有時間出來坐坐。”
  電話里周平爽朗的笑道:“呵呵,有時間。你說地方。”
  “那就林元區的花園飯店吧。”陸景微笑道。
  看著銀灰色的奔馳消失在夜幕色,黃利飛微醺的眼神變得清明起來。一輛白色的歐寶慢慢的駛過來。黃利飛坐到車上,“去雙塔公寓。”
  副駕駛坐上是一名美艷的女子,抹著淡妝,淡綠色的長裙將其苗條的身材勾勒得更加頎長纖巧。她是黃利飛的助理張蓉。
  “黃總,你為什么要交好這個人?”她很清楚,黃利飛和陸景的恩怨。
  黃利飛捏了捏張蓉豐滿的胸,在女人的嬌嗔聲中嘿嘿一笑,“你懂什么?香港那地方根本就沒多少地可以供地產公司分食。黃遠實業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內地。陸景在內地的影響力大著呢。我犯得著為了女人和他死糾結不放嗎?”
  花園飯店是一家三星級酒店。在市區二環線上,占地面積也不小,尤其是酒店后院一個頗大的園林式池塘和樹林。被改裝成了一個半露天咖啡走廊。夜里約二三好友是個好去處。
  “景少,市檢察院的高予鴻和趙行云已經停職。”周平微笑著道。“孫書記和陳部長的力度還是很大的。”
  陸景笑著點點頭,道:“現在江州的穩定大于一切。不能讓那些居心叵測的人留在關鍵位置。”
  胡聯營在初期大獲全勝。但是現在江州給搞得動蕩不安,經濟工作大受影響。就算是動作力度很大的紀委書記譚承山恐怕也要考慮下影響問題了。檢察院那兩位急先鋒被停職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周平就笑,“這話在理。”說著,喝了口咖啡,看著走廊外茂密的樹林,樹枝在風中輕搖著,微嘆口氣,“我后天要去省委黨校報道。”
  陸景就是一愣。感覺耳邊響了個炸雷一樣。以周平這樣的實職正廳干部到省委黨校學習,那是要出問題的先兆。
  “多久?”
  周平笑了笑。道:“一兩個月吧。市里的工作暫時由方市長負責。”
  陸景默然的點點頭,沉聲道:“保重!”
  周平淡然的笑道:“放心,我沒事!”
  “這是什么荒唐的決定?市長不在,常務副市長也要送去學習。楚北省委組織部是他胡聯營家開的啊?有問題不能查嗎?非得用這樣的方式?”市政府副秘書長鄧榮豐極為不滿的坐到黑色的待客沙發上,從茶幾上拿起煙盒,掂出一顆煙。
  周平看著這個一手提起來的下屬,皺眉道:“不要情緒化。省里讓我去黨校學習自然有省里的考慮”
  鄧榮豐點著煙,猛吸一口,道:“市長。胡聯營就是查不出你的問題才搞這些小動作。胡聯營這個人搞經濟屁本事沒有,就會拖后腿。我個人看法,他就是個黨棍。”
  周平不悅的批評道:“行了。你還有沒有點組織紀律性。市委書記是你能批評的?說完了出去。”
  鄧榮豐狠狠的抽了兩口煙,不甘心的走出老領導的辦公室。他知道。老領導肯定和陸市長溝通過,但為什么形勢這么嚴峻,陸市長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呢?
  同一時間。顧玉成悄然的走進市委書記胡聯營的辦公室,將文件輕輕的放在辦公桌上。
  胡聯營抬頭。“怎么樣?”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但顧玉成立刻聽明白胡書記實在問市政府那邊的反應。周市長要去省委黨校學習的事情在市政府里引起了軒然大波。大家都是混精的角色。這意味這什么干部們都很清楚。
  “各項工作都停頓了。人心惶惶!”
  胡聯營微微一笑,“這個詞用的好啊。”人心惶惶是好事。否則,江州這潭死水很難震動。他也無法施展開手腳。要抓緊時間了。
  等秘書出去,胡聯營撥了個號,“偉立,是時候和有望談談了。”
  圓形的會議桌前,省紀委副書記胡朝非咳嗽一聲,環視這次調查組幾名干部,“一周時間到了,我們的報告也該上報給省委。報告怎么落筆,大家都說說自己的意見吧。”
  一名黑瘦的中年干部放下手中的2b鉛筆,合上本子,“胡書記,我先說吧。誠然,我們這次調查組沒有發現周平同志的大問題,但是他的小問題不少,下面的干部反應他工作作風很粗暴。而且生活作風很有些問題。他妻子、孩子都生活在外地…”
  意猶未盡的一句話,但是在坐的干部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胡朝非皺眉,抽了口煙道:“要實事求是。不能搞推論。我們的結論要經得起推敲。”
  省國土廳的張副廳長笑了笑,拿了一摞材料出來,“胡書記,我這兒有點新進展。”胡書記是檢察院轉到紀檢線上的干部,還老是拿檢察院那套定罪流程來要求紀檢干部。
  說著,張副廳長站起來將材料遞給胡朝非,簡單的介紹道:“昨天有個小伙子來我這兒舉報周平在三年前收受鼎盛建筑二十萬賄賂用于包養情婦。這里是其中的詳細資料。”
  實名舉報?幾名干部都有些騷動,竊竊私語起來。但凡是實名舉報,多半都確有其事。
  胡朝非翻了翻材料。點點頭,對黑瘦干部道:“昌盛。先核實下吧。咱們報告先出來,如果屬實。我們再加上去,如果不屬實,我們就以這份報告向省委匯報。”
  “我贊同!”幾名干部都附議。但是,誰都知道,周平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
  江州市常務副市長周平在省委黨校被紀委干部帶走的消息一天之內傳遍整個江州。楚北省內各市的一二把手都得到消息。據說當時,場面極為震撼。就在課堂上,當著幾十名同學、黨校授課教授的面,周平平靜的被黑臉干部帶走,臨走之時周平還向黨校教授請假。
  陸景皺著眉頭。猛得抽煙。他已經探知到省里要求掉周平到省委黨校是誰最先提議的,熊為明。一個意想不到的名字。
  而江州今天臨時召開的書記辦公會上,胡聯營同意由財政局局長范良才出任江州市副市長,但是提名江州市經濟開發區區委書記張藝俊擔任市委常委。張藝俊是熊為明線上的干部。
  現今,全國各省市經濟強縣、強市區的領導班子進入上一級的常委會擔任常委已經成為慣例,而江州市經濟開發區的gdp已經是江州第一,提名張藝俊也是情理之中。
  “哥。”手機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是大哥的電話。
  陸江笑道:“怎么有氣無力的。幫我辦點事!”
  陸景嘿然而笑,“哥。我正琢磨著怎么整熊為明。這老小子不是東西。你把他推到省委副書記的位置上,他還和胡聯營一起聯合搞你。”
  陸江微笑起來,他這個弟弟說話就是直接,不過危急之時。聽到這樣的話卻是很能提神,“推他一步是因勢利導而已。又沒說以后就握手言和。周平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知道!我覺得很有問題。鼎盛建筑用二十萬就收買了一個副省|級城市的副廳|級干部,真是不把副市長當干部。”陸景不屑的搖搖頭。“而且鼎盛建筑的吳長慶竟然恰好在這個時候出國度假聯系不上。”
  “恩。問題就在這里。周平那錢只是借吳長慶的,事后已經還了錢。但是兩人當時沒打借條。周平恰恰又在市政府辦公會議上支持過鼎盛建筑。所以。你務必盡快聯系到吳長慶,讓他到江州向省紀委說明情況。具體的情況。你和鄧榮豐聯系。”
  “我明白。”陸景沉著答應下來。大哥沒有明說,但是顯然越快越好。紀委的茶不是那么好喝的,一般人進去,兩三天就會把小時候穿開襠褲的事情說出來。
  陸江滿意的點點頭。這件事政府出面不好操作,但是由陸景出面,自然是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另外,過兩天,省委周書記孫子十周歲生日,你代表我去道賀一聲。他兒子周星文的聯系方式你有吧?”
  “有。哥,省委周書記?”陸景有些奇怪。省委周副書記就是省委副書記,省總工會主席,省政協主席周賀軍。黃利飛的靠山。沒聽說家里和周書記有交情啊?
  陸江笑道:“周書記是老江南了。高新技術產業的數據統計,江州只是稍稍落后建業。”
  話不用點透。陸景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這是江南系內的中立力量開始傾向大哥的體現。而這次省里的博弈,爭取周書記的支持十分重要。
  趙省長、湯書記、再加周書記,楚北省委一正四副五名書記,這下就能拿到三票。
  陸景用力的吸了一口煙,“我會辦好的。”過生日和周星文聯系,顯然是有事情要辦。自己會辦好的。
  陸江笑了起來,“恩。劉立永的事情辦得不錯。王叔還給我打了電話。他和劉立永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陸景笑了笑,“哥,我手上有漢寧區區委書記肖進成的材料。”語氣很淡,但難掩其中的森然之意。
  他是下定決心要把熊為明這老小子在江州的勢力清洗掉。順者生、逆者死。周平被舉報的材料,就目前這個情況,他閉著眼睛都能猜到和蘇遠一幫人有關。胡聯營要是知道江州三年前的舊事那他就成神仙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