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553 反擊

別墅窗外梧桐、銀杏、楓樹連片,柔和的月色下有著夜里極致的幽靜感。陸景站在窗口喝著咖啡。市委辦公室孫雄志和胡聯營的沖突在江州官場上傳得活靈活現。市政府秘書長黃朝君給他打過電話。
  胡聯營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人。省國土廳、省計委、省紀委聯合的調查組已經正式開始調查江州國土局窩案一事。矛頭直指常務副市長周平。或許,也還有其他的常委被卷在其中。
  而市委組織部已經明確意見:外事辦副主任張忠順不適合擔任常新縣縣委副書記,提名副縣長彭曉方擔任這一職位。胡聯營以市委書記的權限將這項人事議題擱置。
  但孟有望依舊被踢到市志辦擔任副廳|級巡視員。據說,胡聯營為這件事在師書記面前抱怨了一番。
  “事情不是過了嗎?”陳笑從**起來,雙手環抱著陸景的熊腰。挺翹的淑乳隔著一層絲質的睡袍頂在陸景背上。
  市里的風雨她是不關心的。宮少菲的事情問題已經不大。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將案子發回市公安局補充偵查。預計宮少菲會以證據不足免于起訴。
  “哪有那么容易!”陸景將**著的美人從身后抱到懷里來。喂了一口咖啡給她。一手**著她的小俏**。陳笑個子只有一米六二,雙腿**,小**豐翹,看起來嬌小玲瓏。。
  兩人剛剛在**歡好過一次。此刻,她慵懶的臉蛋上還殘留著極致快樂之后的緋紅,散發出濃濃**的氣息。
  陳笑抿了口冷卻的咖啡,懶洋洋的靠在陸景懷里,“宮少菲的案子又有新變化?”
  “那倒沒有。我是在關注市里的這次交鋒。”陸景**著她光滑平坦的小腹,順著精致細膩的**摸到她胸前,揉了揉她精致滑膩的鴿乳,“也不怕晚上冷啊!”
  陳笑鼻子里媚媚的恩了一聲,舒服的道:“都五月中了,那里冷的起來。今天低溫都有二十度。市里的事情你也別太擔心,不是還有你哥嗎?”
  陸景輕笑,“胡聯營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拖到我哥回江州?省里的調查組最多一周就要給省里的主要領導匯報結果。”
  陳笑輕微的**,陸景靈巧**的手指讓她有些吃不消,“你還信不過何阿姨嗎?錦江餐飲集團那里也沒什么貓膩。”章薇現在的生意都在錦江餐飲集團。她知道這次調查組矛頭是對準周平的。周平和章薇有些關系。
  “何欣靜那里我自然信得過。但是,調查組這種事情不是清者自清的。”官場上的事很玄妙。有人照應,自然是事實求是。周平的情況,難保沒人會做點手腳。胡聯營在師書記面前的抱怨那可不是白抱怨的。
  “別想了。”陳笑將陸景手上的咖啡杯子擱在窗臺上,輕輕的**他的臉頰,“又瘦了。事情總會過去的。想點愉快的事情呢。”
  一只**圓潤的**擠到了陸景雙腿中間。陸景低頭吻住那嫣紅的嘴唇。**聲漸起。陸景將陳笑抱到**。
  “嗒!”陸景打開了主臥室的門,去樓下廚房燒開水。梅開二度之后,陳笑已經不堪征伐,沉沉睡去。不過,他依然精神頭十足。剛才的歡愉讓他的頭腦更為清醒。
  降火那種小事自然是找江州的陸派干部,但是要治本,還得和大哥溝通。孫雄志、陳史益、周平這三架馬車在楚北省級層面的活動能力還是不足的。他已經給大哥打過電話,不知道能否運作成功。
  “哦!”一聲輕微的嬌呼。吳璇靚麗的容顏從門后出現。額前一束凌亂的劉海顯示著她是夜半而起。
  “你怎么還沒睡?”陸景一只腳踏在樓梯上,又收了回來,扶著樓梯白色的扶欄和吳璇說話。
  “睡了,起來去衛生間。”吳璇臉上微紅,她剛做了個**,**都濕透了。客房里沒有浴室,她正要出來去浴室里泡個澡,哪想到正好碰到陸景輕手輕腳的下樓。美眸瞪了陸景一眼,“你怎么在自己家里像做賊一樣?”
  陸景嘴角翹起一個弧度,“那你希望我是做賊還是不做賊呢?”
  “去你的。沒個正經樣。”吳璇感覺臉有些發燒。能做什么賊,只能是偷香賊了。陳笑都是他的人,要偷就是偷自己了。
  月光讓二樓走道里的扶欄、壁柜、精美的壁畫都帶了一層朦朧的光。陸景依稀看到吳璇害羞的模樣,嬌美無比。心里無端的浮起一句話:月光下的美人!微微一笑,沒有繼續調戲這位美女,“我去煮咖啡,要不要來一杯?”
  “行啊。我一會來。”吳璇揮手讓陸景趕緊下樓。她手里還拿著換洗的**呢。
  客廳的茶幾上,咖啡壺還冒著熱氣。陸景將客廳的窗簾拉開,星光灑落進來。室內的光線稍亮了些。
  吳璇雙手捧著咖啡杯,微微喝了一小口。深夜里和這個男子獨處讓她內心里有著顫栗的感覺。說不出是期待還是害羞。
  吳璇凝視著陸景。輪角分明的臉龐,說不上英俊,但是沉思中的他很迷人。有成熟男人沉靜、穩重、滄桑般的感覺。陸景身上有著青年不應該有的滄桑成熟。或許,這才最能撩撥女人心的東西吧。
  “你在想什么?”陸景坐到半圓形的沙發里,靠在沙發抱枕上。
  “想你在想什么。”吳璇微羞的收回目光。不由的想起九六年和他見面時的情形。那時候她還看不起開著小公司的陸景。誰有能料到他能在短短的四年里做出這份成就呢?
  陸景微笑道:“挺繞口的。我在想省里這里調查組能查出多少問題干部?”
  吳璇若有所思的喝著咖啡。她媽已經被調查組叫去談話過。隱約知道好像是在查江州市政府的問題。
  “陸景,到底有沒有問題?”
  陸景喝著咖啡,不置可否的道:“誰知道呢?或許有問題,或許沒問題。”
  吳璇哦了一聲,想起件事來,“霍書文的事你知道嗎?我聽我媽說他是范生望侄女的男朋友,怎么牽扯到這件事里去了?開發區的王白山也不保一下他。難道是王白山自身難保?”
  陸景笑著搖頭,“王白山沒問題。霍書文被牽扯進去不是這個原因。原來范生望和孟有望競爭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事情你有所耳聞吧?”
  “知道一點,好像孟有望有**,他妻子和他鬧起來了。”吳璇挽了挽頭發,略帶同情的說道。
  陸景高深莫測的笑了笑,“想不想知道內幕?”
  吳璇就白了陸景一眼,“得了,別賣關子。快說!”
  “孟有望的小三黎梅霞是漢北區招商局副局長。她的材料是霍書文收集的。至于孟有望的妻子為什么鬧起來,是因為我讓人背了一袋子錢當著黎梅霞鄰居的面放到她家里,而這個消息正好讓孟有望的妻子知道了。”
  “啊?”吳璇驚呼,素手輕輕的掩住嘴。她沒想到陸景居然會攙和在這件事中。深夜聽到這樣的秘聞,頓時感覺到官場的風波險惡。
  “那么驚訝干嗎?不認識我了。”陸景欠身將咖啡杯放到茶幾上。吳璇是那種很標致靚麗的美人兒,鵝蛋臉,秀眉明目,鼻粱秀直。美目圓睜的樣子很有耐看。
  吳璇點頭,然后又搖頭。把杯子放下,屈膝而坐,雙手抱著膝蓋,看了陸景一會,笑道:“沒想到你居然是始作俑者。我聽說孟漢生老在不同的場合罵你,看樣子沒罵錯呢。”
  陸景就笑,“注意立場啊。什么叫沒罵錯?孟有望早先跟著熊為明和我哥作對。現在又跟胡聯營攪合在一起,你以為他是什么好鳥?”
  吳璇的坐姿有些撩人。真絲睡衣被她拉扯緊,胸口一抹**斜斜的被陸景瞥到。頓時有些口干舌燥。
  吳璇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站起來道:“你眼睛看哪里?怎么像個**樣的。”說著,又笑道:“哦,我說錯了。你就是**。咯咯,我睡覺去了。不陪你聊天了。笑笑呢?”
  “她睡著呢。”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男女間用眼睛吃豆腐這種事,講究的是你情我愿。吳璇要說他,他也沒好意思繼續看下去。“我也睡吧。這兒明天再收拾。”
  陸景跟著吳璇身后上樓。淡淡的清香飄入鼻子。吳璇側面、背面的曲線相當優美。玲瓏有致,該大的大,該小的小。跌宕起伏的**曲線很是**。
  看著她**迷人的模樣,陸景心里忍不住有些蠢蠢欲動。心里微嘆一口氣,女人就像毒品,沒盡興心里就一直想著這事。
  吳璇留意到陸景的目光,感覺他今天晚上目光很有些放肆,讓她身體都有些發熱。心里啐了他一口:小**,有色心沒色膽。剛才**里的主角是他。想著他刺入的那一下,身子就**到了極致。
  一走神,腳沒踏穩,“啊!”吳璇感覺身體失去了平衡。繼而,一只有力的臂膀將她攔腰抱著,接著,男子的氣息撲面而來。她被陸景抱住了。
  佳人在懷。陸景某個地方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頂在吳璇的小腹上。
  吳璇羞赫的看向陸景,結結巴巴的道:“你要干什么?”兩人在樓梯上,陸景就這么抱著她,臉上帶著壞笑,手臂根本沒有一點放開她的跡象。
  陸景低頭,毫不猶豫的吻上了吳璇柔軟的嘴唇。陣陣眩暈感狂暴的沖擊著吳璇的大腦,她都沒反應過來,陸景就已經含住了她的舌頭,撩得她既舒服又覺得不應該這樣。
  “不要。”吳璇嬌軟的說道。睡袍里就穿了一條**,陸景的手已經**著她的**。那種渴望仿佛從心底升起來,勢不可擋,要把她湮滅掉。在理智即將離去的時候,她想要阻止陸景。
  陸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幫吳璇整理著睡袍。豐挺**的**在他手中變幻著形狀。但關鍵時候他還是懸崖勒馬了。
  “去你房里?”
  “你想的美。”吳璇在陸景頭上敲了一記。她站在樓梯臺階上,并不顯得比陸景矮多少。不過卻正方便陸景**她的**。
  這混蛋**手法真熟練,也不知道惹了多少女人。舌頭撩得她最后都叫出來了。但是她沒打算這樣給陸景。
  “陸景,你是不是就喜歡胸大的?”
  “啥意思?”陸景將吳璇抱起,往二樓客房走去。
  “哼,你別說你和方琴沒什么?”
  陸景將吳璇放到了席夢思**,看著她似嬌還嗔的嬌美模樣,猥瑣的道:“你的胸也很大。”
  “要死啊!”吳璇羞得要死,將被子拉起來蓋在頭上。耳邊聽到陸景道:“早點休息啊。我們改天再聊聊。”然后,門被輕輕的帶上。
  吳璇心里悵然若失。就這樣突破了朋友的界限。是不是太輕率了。是得好好談談啊。好像剛才自己也沒反抗,還有點享受的樣子。以陸景那小子精明的樣子哪能沒察覺?羞死人了。就算千肯萬肯也要矜持點呢!
  浪蹄子!吳璇心里暗啐了自己一口,但又不得不承認陸景吻得她非常舒服。不管是接吻,還是吻她那里。
  拉開被子,吳璇長吐一口氣,繼而,發現陸景還壞笑著站在房間門口。
  “你怎么還沒走?”吳璇有種抓狂的感覺。他根本沒出去。只是故意帶上門了。心神激蕩之下,她都沒留意到。
  陸景走過來,蹲在床前,看著吳璇的眼眸,黑白分明,有些明眸酷齒的味道。“我怎么能走?我們說會話。”
  他沒無恥到那種地步,抱了,親了,摸了,轉身沒事人一樣的走開。他做不到。剛才只是給吳璇一點思考的時間。
  ……
  聯合調查組分別找了江州市的商界名流了解情況。楊顯作為景華的總經理也被叫過去談話。剛剛和楊顯談完,陸景離開景和大廈,坐車到積西鎮的黃遠酒店里。
  “蘇遠那小子**道啊!”黃利飛抱怨道,“黃遠實業在漢北區拿地就拿不過遠大地產。”說著,搖搖頭,“景少,我這小幾個月沒來江州,江州要變天了?”
  他接管黃遠酒店和黃遠實業的資產后,一直在香港總部忙碌著。要不是江州國土局窩案涉及到黃遠實業,他也不會親自跑到江州來打點。
  說實話,他有點怵陸景。不過,這頓飯,他又不得不請陸景吃。景華也涉案了。江州最近風頭有點不對。他要找陸景問問情況。
  三道精致的江州小菜,一瓶四十三度,味道醇香的白云1912——白云酒業最新精品。
  陸景笑著吃了口菜,“沒那么容易變天。怎么,黃遠實業在江州的負責人沾上了?”
  黃利飛點點頭。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黃利飛,道:“這件事省里、市里都盯著。肯定是秉公處理。你要有關系就辦個取保候審。其他的事情不要管,也不要問。”以他的估計,黃遠實業在江州這點關系還是有得。
  黃利飛琢磨了下,道:“行。我明白。”
  話題漸漸的繞到黃遠實業在江州和遠大地產的競爭上去。黃利飛很有些不爽。很是抱怨了幾句。
  幾杯酒下肚,黃利飛道:“景少,我也不瞞你。我家里和省委周書記有些關系,聽說省里這次對周市長有點看法。我覺得你最好提醒下周市長是不是去省里跑動一下。”
  周賀軍是省委五名副書記之一,省總工會主席,省政協主席。
  陸景詫異的看了眼似醉非醉的黃利飛。他更相信黃利飛沒醉。只不過接著醉酒的樣子說話。
  他一直覺得黃利飛還是有點花花腸子的,沒想到黃利飛倒是真打算和他交朋友。把這層關系都說出來了。這孩子老實得!
  “呵,多謝黃少提醒啊。我自有打算。”
  其實,這次調查組下來,誰都知道來者不善。而從楊顯給他匯報的情況看,他就知道情況有些危險。調查組發出來的聲音往往就體現了省委主要領導的意志。
  胡聯營吹風的本事不錯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