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552 風波起

“啊,景少過來了1趙行云驚覺而起,往前迎了兩步。
  高予鴻咳嗽一聲,坐著紋絲不動,打了個招呼道:“陸先生1
  不同的稱呼,反映著兩人不同的心態。
  陸景冷峻的點點頭,走進高予鴻這位市檢察院檢察長的辦公室。身后跟著陳笑、蘇曉玉、還有一名景華的律師。
  “辦取保候審的工作人員說需要你們點頭。兩位既然不忙,就表個態吧。”
  他心里很有些火。陳笑作為景華總部負責人出面協調,市檢查院這里居然不賣面子,非得要他親自過來。
  宮少菲被市檢察院出具逮捕令逮捕。一般而言,下一步是由公安局進行偵查預審,為期兩個月。而現在三個小時不到,市公安局就已經案子轉到檢察院,進入了起訴階段。因此,宮少菲的取保候審需要市檢察院來批準。
  從時間上看,這件案子顯然是有備而來。否則,那里有這么快的動作。
  趙行云征詢的看向高予鴻。高予鴻喝了口茶,笑哈哈的道:“既然陸先生這么說,那我給劉檢打個電話。”任書記把案子放到檢察院這里來,就是怕市局那里有些控制不住的麻煩。
  他倒不是怕陸景。他畏懼的是陸景身后的陸市長。雖然是過河卒子,但是他可不想開戰就被兌換掉。取保候審又不是無罪釋放,既然陸景親自出面,這點小事都不辦的話,那就太吸引火力了。
  走出看守所。天已經黑下來。清爽的夜風陣陣,看到路邊停著黑色奢華的加長勞斯萊斯。陸景、陳笑正站在車外。宮少菲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扶著她的蘇曉玉痛哭起來。
  “景少、陳總,我是不是很沒用?就是忍不住想哭。”車內。宮少菲接過陳笑遞來的紙巾,抽泣著說道。
  “沒事。”陳笑溫言拍了拍宮少菲的手背,很漂亮干練的一個女孩,現在形象狼狽至極,發鬢散落,白色襯衣皺褶。“在里面沒受什么委屈吧?”
  她爸就是干律師這行的。看守所里面吃點小虧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沒有。”宮少菲擦著眼淚。
  陸景遞了杯百加得給宮少菲,溫和的道:“喝點酒,壓壓驚。放心,不會有事的。待會你先回住宿的地方休息下。晚上一起吃點宵夜。楊顯、吳璇也會來看你。工作上的事情不要有思想包袱,休息幾天,輕裝上陣。”
  宮少菲淚眼婆娑的點點頭。溫馨的感動從心底涌起來。大口的喝了一口酒。味道甘甜至極。
  宮少菲住在景和苑里。夜宵地點就近放在了積西鎮的黃遠酒店。吃飯時,陸景接到周平的電話通報下午的事情。
  經人舉報、市公安局經偵處查明,市國土局、市經濟開發區在轄區內土地使用上存在嚴重的違規現象以及利益交換操作。市公安局、市檢察院、市紀委分別接入調查。晚上的臨時碰頭會上,幾個副書記已經交換過意見。
  徹查!
  這次涉案企業多達數十家,這份名單中最為刺眼的一個名字就是:景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
  “景少,你們景華那位職員恐怕還要受些委屈。這件事沒完。”
  聽著周平一語雙關的話,陸景輕輕的點點頭。“恩。這件事沒完。”
  當然沒完。他很清楚宮少菲做了什么。以景華在江州的地位,不可能碰到故意被卡的事情。宮少菲要打點國土局的干部也只是人情上的往來,根本不會觸及到利益交換這條線。胡聯營既然動了景華,那手伸出來就不要縮回去了。
  他要把這只手剁下來!
  江州最近風聲鶴唳。紀委連續雙規了國土局、計委、開發區的數名干部。局勢正在以一種不可控的方式蔓延開。市里出現謠言說常務副市長周平有可能存在經濟問題。省里準備下調查組來調查江州市國土局窩案。
  黑色的奧迪穩穩的停在徐華路的麗都酒店門口。陸景從車里下來。他今天約了組織部陳史益見面。
  “任廣金的屁股坐歪了那就不要坐了!”502包廂里,喝著酒,陸景不滿的道。公檢法三家。胡聯營動用了公安和檢察院兩家,要是沒有政法委書記任廣金的支持絕不可能做到暴起發難這一點。
  陳史益笑著吃紅燒北湖魚。品了品,用他獨有的江南口音道:“聽說景華有職員被檢察院以賄賂罪起訴?景華也不能變成老虎屁股嘛!當然。要搞冤假錯案也不行。實事求是這條原則不能丟啊!”
  陸景嘿然一笑,道,“陳部長,胡聯營可不見得會聽你的。宮少菲,就是被市檢察院定罪的職員。她在籌備景華國際學校。原計劃是九月份讓學校開學。這一耽擱可要讓我上火。”
  陳史益笑著擺手,“民主集中制嘛!市委書記也要講民主。你請我吃飯,總不會是發惱騷的吧?”
  江州被胡聯營的一把火燒得要失控,他相信陸派的干部都給陸市長打過電話。他也打過。陸景肯定也打過。任廣金是市委常委,屬于省管干部。陸景不可能為這事找他。
  陸景就笑,“我上火了想找陳部長拿點降火藥。”說著,和陳史益干了一杯,咂咂嘴,道:“我聽說常新縣的副縣長彭曉方工作能力很出色。”
  陳史益笑著點點頭,“我會和孫書記溝通的。”
  陸景笑道:“陳部長,孟有望最近有點活躍啊。經常胡聯營面前走動。我前幾天還聽人說他在楚北國際大酒店和劉偉立一起吃飯。你說他都那樣了,還撲騰啥?也不怕淹死?”
  他已經查明胡聯營手上掌握著相當精準的材料是由孟漢生的大舅子潘盛提供的。至于,材料怎么到胡聯營手上的。用屁股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陳史益笑道:“人嘛,總要有點追求。無欲無求那不成了圣人。”說著。略微沉吟了一下,“周平那兒…”
  省里要下調查組查周平絕非空穴來風。一旦常務副市長周平倒下。可以說胡聯營就會在江州取得突破性的進展。進而,可以和陸市長分庭抗禮。江州的局面馬上就會變得糟糕起來。
  陸景琢磨了下,輕聲道:“以我接觸的情況看問題不大。”
  走到一定高度之后,女人問題從來就不是問題。這是官場上心照不宣的事情。只有查出經濟問題才會接著查情婦的事。周平在經濟上出事的可能性不大。
  陳史益笑了笑,慢慢的喝了一口酒。轉而和陸景聊起江州文化來。
  辦公室內,孫雄志輕輕的抽著煙,琢磨著最近的局勢。
  處理國土局**問題的碰頭會上,紀委的譚書記態度明確的要求打掉已經腐化的干部,絕不姑息養奸。而副書記何晨態度模擬兩可。相當于是投了棄權票。他這一票頓時就變得可有可無。
  但是,事實上他也沒有捂蓋子的想法。跟了陸市長這么久,他相當明白這位政治新星的抱負。讓江州政治清明絕對是其政治理想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是以,他投了贊成票。
  所以市委的結論是殺氣騰騰的“徹查”兩個字。
  陳史益夾著公文包從門外走進來。孫雄志微笑站起來,走到待客區招呼他坐下。秘書上了香茗,悄然退了出去。
  寒暄幾句,陳史益就切入正題,“孫書記,常新縣委副書記的候選人選。組織部已經確認兩名候選人,也做了基本的考察。一個是副縣長彭曉方,一個是外事辦的副主任張忠順。我介紹下兩名同志的基本情況…”
  孫雄志抽著煙,微笑著聽著。組織部部長口中先說來的人名和后說出來的人名那意義可是不一樣的。
  組織選拔干部。不是說書記碰頭會上答應下來就板上釘釘了,組織部那里考察出了問題同樣上不了。很明顯,陳史益是要拿下胡聯營的人選。
  等陳史益簡單的介紹完。孫雄志點點頭,微笑道:“最近江州溫度有點高。是要降降溫。”
  陳史益就笑,“公檢法那里的工作可是在加溫。”
  紀委那里他沒點名。他知道陸市長一向提倡同級紀委獨立辦案。所以。只要是真正的查有實據,那些問題干部必然要被處理。
  孫雄志道:“我和任書記談過。徹查不等于無期限的查下去。哪些有問題的干部我們不能手軟。不能搞功過相抵那一套。一是一,二是二。但是沒有問題的干部,也不能挫傷他們干工作的積極性。”
  陳史益笑著喝口茶。顯然,談話的效果不怎么好。外面還在查得如火如荼,勞動局有名副局長陷了進去。想了想,說道:“孟有望和胡聯營最近走的很近。很有想法的一名干部啊。”
  孫雄志眼神一凝,臉上浮起一絲淡淡的笑意,“我明白了。”
  兩人閑聊了一會。陳史益起身告辭。孫雄志拿起座上的電話撥了個號碼,“小顧,胡書記現在有時間嗎?我要想他匯報下工作。”
  半個小時后,孫雄志漫步走進胡聯營的辦公室。
  胡聯營神情愉快的將孫雄志讓到沙發上,又招呼秘書顧玉成上茶。坐到待客區的長沙發上,丟了一支煙給孫雄志,“知道你是老煙槍,嘗嘗我這煙。”
  他心情很不錯。孫雄志大概沒料到江州干部隊伍的問題這么大吧!拔出蘿卜帶出泥。江州市里更高層次的干部有沒有問題呢?這個問題要打一個問號。
  孫雄志笑著接過煙。
  胡聯營點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嘆道:“雄志,我們江州干部隊伍建設任重而道遠啊。就一個國土局就發生窩案,其他的行局呢?昨天師書記找我談話,我不敢打包票哇。臉上無光。”
  孫雄志沒接話,而是道:“胡書記,我來,是有兩個人事問題要向你匯報下。”
  “你說。”胡聯營狐疑的看了孫雄志一眼。一切都還未塵埃落定,孫雄志要調整誰的職位?他可不認為眼前這個面帶微笑的干部是個好說話的人。相反,孫雄志是個狠角色。副書記膽敢給市委書記劃線,聞所未聞。
  “是這樣的,關于常新縣縣委副書記的候選人選,組織部初步的考察結果出來了。史益部長和我溝通了。一個是常新縣副縣長彭曉方,一個是外事辦的副主任張忠順。”
  胡聯營聽出孫雄志的意思,心里無名火騰騰的冒起。他的提名人選——外事辦副主任張忠順入圍,理所當然,那邊也會提出人選。看樣子就是常新縣副縣長彭曉方。
  但是,聽孫雄志這副口氣,他心里就堵得慌。顯然,孫雄志的意思是上彭曉方。
  怎么著,我一個市委書記調整一個縣委副書記你也要攔著?真是不像話!
  孫雄志沒管胡聯營沉著的臉,繼續淡然的道:“孟有望同志能力不錯,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干部。陸市長一直有重修地方志的想法。
  市志辦公室還差個得力人手,我覺得孟有望同志很合適。當然,有望同志年紀大了點,也要照顧。我看掛個巡視員的職位吧。”
  胡聯營臉陰得要出水。市志辦什么單位,清水衙門。有個屁的工作要做。還要給孟有望掛巡視員的牌子。孫雄志這是挑釁,**裸的挑釁打臉。
  “不行!我絕不同意。”胡聯營發火了,“有望同志能力很出色,放在市志辦是浪費。我們黨培養一個干部不容易,本著對黨的事業負責的態度,我絕不同意。”
  孟有望給他立了大功,他怎么可能允許孫雄志打發孟有望去養老。
  孫雄志皺眉道:“胡書記,難道我的建議就是對黨的事業不負責嗎?這個觀點我不能認同。重修地方志是一個地區政治、經濟、文化發展到一定程度才會做的事情。方便后世對我們江州此時情況的了解。這是大事。”
  胡聯營強勢的擺擺手,打斷孫雄志的話,“這件事我不同意。今天就談到這兒。”
  孫雄志點點頭,“好的。我堅持我的意見。組織部會啟動相關的程序。”
  胡聯營都已經宣戰了,他也要表態。戰便戰!
  坐在外間的顧玉成看到孫書記板著臉離開,正有些摸不著頭腦,突然,里間里傳來一陣哐當的響聲。
  作為胡聯營的秘書,他很清楚那是什么聲音。胡書記摔杯子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