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51 組合拳(二)

“張忠順?”陸景微微沉吟,拿起茶杯喝茶。胡聯營的眼睛還真盯到常新縣來了。江州三區十縣,常新縣目前的工業產值排在第四,僅次于市經濟開發區、漢寧區、月湖縣三地。位于市區的漢北區這幾年發展的較為緩慢,排在第五。
  胡聯營打常新縣的主意倒也說得過去。這代表他思路的一種轉變。是在市直機關打不開局面,打算走農村包圍城市的做法嗎?
  劉立永心里很有些不痛快,抱怨道:“我不是反對市里調整常新的班子,至少要先征詢我的意見嘛。這樣招呼都不打一個,把我這個縣委書記當什么?
  景少,來個副書記我也不怕什么。我老劉當了幾年縣委書記,這點風浪還是經受的起。但是,一個不打招呼就調整班子成員的風氣不能開,不然班子沒有戰斗力嘛。”
  陸景就笑:“這話啊,你應該找孫書記抱怨去。”
  劉立永心里有疙瘩,陸景能理解。好歹是一縣的大班長。縣委書記的權威還要不要?劉立永就算為人處事方面平庸一點,那也是縣委書記。共和國基礎政權的基石。這些東西還是明白的。
  當然,孫雄志既然同意胡聯營的人事調整方案,自己也不會多說什么。孫雄志的斗爭風格,和大哥、和周平是不同的。屬于綿里藏針的類型。
  劉立永眼睛稍稍一亮,想要點煙思索一番,看了眼陸景身邊的大美女,又把煙放下。
  陸景索性把話點透,“改天我約孫書記和你一起出來喝茶。”
  劉立永笑著搓搓手,“那我先謝謝景少。”
  他在上層一直沒什么根基。都說他是陸市長的人,但是他卻是知道他從未走到陸市長的圈子中去。而陸景將他引薦給孫雄志無疑會讓他在常新縣的根基更牢固。
  陸景笑道,“謝到不用,改天請我在楚北國際大酒店吃頓飯就行。”
  “沒問題。”
  “看你也是心神不屬。你先忙去吧。我回頭會讓人把景華的用地計劃報到常新縣里。”
  劉立永想了想,道:“好。景少,我也不矯情。這事我真得回縣里布置下。嘿嘿,不能翻了船。我讓老彭過來陪你。”見陸景臉上有些疑惑,劉立永解釋道:“縣里的副縣長彭曉方,分管縣里的招商引資等工作。是信得過的人。”
  陸景笑著擺擺手,“不用。又不是土豪下鄉。今天就是和你聊聊。其他人就不見了。”
  “那行。景少,我先回縣里。”劉立永心情大好的告辭。
  “剛才那位真是常新縣的縣委書記?”邵秋蘭好奇的問陸景。她出了大學就在四中教書,基本都是處在一個單純的環境中。但是也知道縣委書記的能量有多大。蘇子家里原來不就是被原來常新縣的縣委書記差點拖垮。
  陸景笑著點點頭,“不像嗎?”伸手搭在她偌刀削的香肩上。
  邵秋蘭看了一眼門口,微嗔著打掉陸景的手,撫了一下披肩的頭發。“就是感覺太平易近人了。和蘇子描繪的不一樣啊。哦,對了,我給你說過蘇子有男朋友的事情沒?”
  “平易近人才好。”陸景給兩人的茶杯續水,頗有興趣的問道,“陳蘇子有男朋友了?呵呵,你那里說過。她的男朋友是干什么的?”他腦子里立刻浮起一個身材高挑,臉蛋漂亮的如同妖精般。粗線條的長腿美女形象。
  “好像是她大學同學吧。在香港那邊的投行做事。前段時間和蘇子在香港遇到了…”
  正說著,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里面傳來蘇曉玉焦急的聲音,“景少,市檢察院把宮少菲帶走了。陳總正在和市檢察院交涉。”
  陸景眉頭緊鎖,沉聲道:“怎么回事?”市檢察院找上宮少菲有什么事情?宮少菲目前正在負責景華國際學校的建設。
  “不知道,好像和景華國際學校拿地審批的手續有關。”
  陸景想了想,道:“通知公司的法務部門專人跟進。先把宮少菲保釋出來。不能讓她受到任何委屈。后面的事情,我會出面和市里溝通。”
  江州上層人物不可能不知道景華的底細。要是這樣市檢察院還敢動手抓宮少菲。那只有一個可能:胡聯營發難了。就算是省里的人物動手,也必然是通過胡聯營來操作。
  見陸景愁眉深思,邵秋蘭有些擔憂的問道:“怎么了?”
  陸景溫和的拍拍她的手,“沒事。”大浪打來,應對就是!
  銀灰色的奔馳平穩向江州市區進發。程建楓客串司機送陸景和邵秋蘭回市區。出了這檔子事,登山計劃自然泡湯。
  車后座上,陸景給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任廣金打了電話。顯示正在通話中。琢磨了下,打給孫雄志,依舊是顯示在通話中。打了常務副市長周平到是接通,稍微說了說情況。
  周平道:“我剛接到消息。國土局地區規劃處的老王被檢察院的人帶走。。另外還有幾個部門的負責人被帶走。宮少菲的事情可能和市國土局的事掛鉤了
  開發區的區長王白山的秘書霍書文也被市檢察院帶走。具體怎么回事。還沒有情況反饋過來。檢察院那邊可能是掌握了一些東西。我看,市公安局那邊前期也做了工作。”
  陸景沉吟了下,“行。具體情況出來讓人通知我一聲。”自從葉成和調離市公安局之后,市局的有些力量就不在掌控范圍內。
  剛放下電話,手機又響起來。是齊克強的電話。“景少,紀委的干部剛剛來我這里帶走了幾名處|級干部。味道好像不對。胡書記動手了!”
  “恩。我知道。”和齊克強聊了幾句,陸景收了線。這次動作聲勢很大。看樣子胡聯營是全力一擊。而且先查的都是小角色,不需要通過市委的決策機構,他憑借著市委書記這個頭銜就能做主。但是火一旦燒起來,自然是燎原之勢,肯定會趁勢燒到他的目標身上去。
  車到景華科技園研發大廈樓下。曾紅英已經等在門口。陸景到景華總部,蘇曉玉正在陳笑的辦公室里打電話。見陸景進來,蘇曉玉忙說了幾句掛了電話,“景少,景華國際學校那邊來電話,說清楚原因了。宮少菲涉嫌行賄國土局的干部。”
  陸景微微點頭,道:“給笑笑打電話。看她那里的情況如何。”說著,又道:“算不算行賄,他們說了不算。辦事不送禮根本不可能,只要不超出限額,涉嫌利益交換就沒事。”
  國情如此。就算以景華在江州的實力,該打點的地方同樣要打點。他對這些門道相當清楚。辦項目請客吃飯,逢年過節送購物卡,代金券,那是必然的。否則,那些干部在規則范圍內拖一拖,一些事情就會被搞得很被動。
  “景少,我這心里慌慌的,宮小姐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學校還能不能辦下去呢?”杜一波憂心忡忡的打來電話,“現在學校這里的眾說紛紜,大家也沒心事做事。”
  “學校一定會辦下去,也能辦下去。宮小姐的事情我正在溝通。杜校長,這幾天給大家放放假吧。都放松下。不要擔心。”陸景溫言寬慰了杜一波幾句。
  副檢察長趙行云急匆匆的走進檢察長高予鴻的辦公室,“老高,景華的律師到了,他們要求保釋宮少菲。你看…”
  “坐,坐。”高予鴻熱情的招呼,仿佛沒有聽到副手的話一般,“我這是上好的大紅袍。”
  趙行云一跺腳,坐下來低聲道:“老高,你有幾成把握?那些材料我看景華牽扯不得深,也夠不上判刑的標準啊。”
  高予鴻笑著看了趙行云一眼,“老趙,這是上邊的意思。”
  “嗨,老高。你這個上邊是那邊啊。要是胡書記的意思,你最好別照辦。陸市長回來肯定沒你我的好果子吃。說不定事情還沒完,孫書記的板子就落下來了。”趙行云急道。
  高予鴻詭異的一笑,“不要擔心,老趙。這是一盤大棋。我們只是過河卒子。”
  “老高,你也知道是過河卒子。過河卒子就意味著隨時都會被兌掉。你何苦去趟這趟渾水呢。”趙行云苦口婆心的勸道。
  “行了。老趙,富貴險中求。不博一把那里有機會。我們先拖一拖,等會再給辦保釋手續。”高予鴻堅持己見。
  老趙這個人就是膽小。這年頭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他今年四十八,再不努力奮進,過幾年就要退了。
  趙行云無奈的嘆口氣。他是老高的得力助手。宮少菲的事情他一點都不知情,他辦的是開發區的案子:霍書文在開發區收受賄賂,擅自更改土地用途,市局那邊已經傳來詳細的材料。等動了景華的人,他才知道,事情遠沒那么簡單。
  “兩位挺悠閑啊!”陸景抱著手臂,冷冷的站在門口。他接到陳笑的電話,趕了過來,正好看到正副檢察長在辦公室里喝茶。(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