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50 組合拳

“有望,坐,坐。咱們邊吃邊說。”胡聯營親和的招呼道。看著滿頭白發的孟有望,他也有些感觸。
  劉偉立去門外叫了服務員上菜。糍粑魚、酢肥腸、酸蘿卜肉絲、海帶排骨湯、韭菜雞蛋、武當筍燒肉、鮑汁猴頭菇。菜肴流水般的送上來。
  孟有望敬了胡聯營幾杯酒,又和劉偉立喝了幾杯,說著江州的一些趣事。他久在江州,秘聞、典故信手拈來。氣氛烘托得十分好。
  胡聯營頻頻點頭,孟有望能力、有才華、談吐學識俱佳,可惜時運不濟,娶了一個不知道進退的老婆才落得這般田地。否則的話,孟有望現在至少江州的市委常委。
  “去常新縣的干部考察的怎么樣?”胡聯營夾了一筷子肥腸,慢慢的咀嚼著。香軟可口。
  孟有望忙放下筷子,說道:“書記,外事辦的副主任張忠順擔任常新的縣委副書記是合適的。”說著,從隨身帶來的公文包里拿出張忠順的材料遞給胡聯營。
  正在吃糍粑魚的劉偉立心里驚訝至極。他沒想到胡書記竟打算在常新縣布局。給劉立永的那些許諾自然都是虛的。當然,能推劉立永上去,胡書記肯定不會遲疑。劉立永經胡書記的手上位,那邊肯定會對他起看法。
  不能推上去也無傷大雅,反倒是在那邊一些人心中種下一根刺。有這么根刺,常新縣政局動蕩是遲早的事,到時候常新縣委副書記可是能搶占不少先機的。
  胡書記這手很高明啊!
  胡聯營笑著擺擺手,“你的眼光我還是信得過的。”他回頭會讓劉偉立再約張忠順談話。
  孟有望就笑起來。收起材料,微一沉吟。“書記,我這里還有點別的材料。想請你看看。”
  “哦?”胡聯營不動聲色的接過孟有望遞過來的文件。剛翻了兩頁,忍不住手在桌子上輕輕一拍,強壓著喜意問道:“這上面的問題都卻有其事?”
  竟然是江州市幾名副廳|級干部貪污受賄的材料。他對孟有望的性子有些了解。很沉穩的一個人。這材料十有**是真的。
  孟有望認真的、輕輕的點點頭。
  “好!”胡聯營沉聲說道。那聲音里壓著的喜悅,是人都聽得出來。說著,站起來走了一圈,“有望,有沒有考慮離開楚北?皖東顧書記那里我還說得上話。”
  孟有望頓時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折騰這么久,不就是為了仕途能有新發展嗎?好在他養氣功夫不錯。臉上只是微露喜色,話說得十分得體:“我聽組織安排!”
  孟有望口中的組織自然就是胡聯營。
  胡聯營滿意的點點頭,“好!有望,好好干!我看好你。”
  劉偉立一頭的霧水,極為錯愕。他剛才得知胡書記打算在常新縣布局已經很驚訝了,沒想到孟有望又搞了個驚喜出來。不知道孟有望上交了什么材料讓一向儒雅穩健的胡書記狂喜若斯,甚至當場許諾。
  常新縣臨近清動鎮的一家飯店門口。劉立永來回踱著步子。進入五月,江州的天氣逐漸熱起來。臨近中午的烈日暴曬之下,劉立永的汗衫都濕透。
  秘書小馬上前。“書記,我替你站一會。你去大廳里吹會空調。”
  劉立永擺擺手,“沒事。站一會兒值得。你去那邊商店里幫我買瓶云冰綠茶過來。要冰的。”
  “好的。”小馬點頭離開。
  劉立永看向天空中的烈日,瞇了瞇眼睛。前幾天陸景給他打了個電話。很隱晦的點了點,希望他主動聲明,放棄此次副市長的競爭。
  他心有不甘。但是還是答應下來。
  不過昨天,齊克強給他打了個電話。頓時讓他驚出一身冷汗。市里隱隱有調整他工作的聲音傳出來。據說是常務副市長周平的意思,后來是陸景為了他說了一句好話。才算是保證位置。
  別看他在江州也是一方諸侯。但是,他有倒向胡聯營的勢頭,市委里面的陸派常委恐怕沒人會幫他說話。如果周市長執意要動他,他將會毫無反抗之力。他這才意識到在江州脫離陸系的圈子是何其愚蠢的一件事。
  胡書記許諾再好也是無妨兌現的。陸市長的力量控制了書記辦公會、市委常委會、市委組織部。人事問題上,胡書記完全是要看人臉色,根本沒有多少發言權。
  當即,打電話邀請陸景今天來縣里散散心。好在陸景答應今天來縣里。這總算讓他定下心來。站在太陽底下等等這般小事自然是為了體現心誠。
  “咯咯,這會兒還有人曬太陽呢。”六個青年男女穿著各色的運動裝往飯店里走。一個圓臉靚麗的女孩笑哈哈的說道。立刻有兩個男生附和著笑起來。
  劉立永笑瞇瞇的一瞥。三男三女,看樣子是到附近鹿山來玩的學生。以他的身份自然不會和學生計較什么。但是這樣肆無忌憚的諷刺陌生人,走上社會遲早要吃虧的。
  正走神,一輛銀灰色的奔馳,一輛黑色的帕薩特一前一后平穩的駛來。
  劉立永手一抹汗,趕緊走兩步上前,雙手伸出,熱情的笑道:“景少,感謝你賞臉。”
  陸景微笑著同劉立永握手,介紹自己身邊的邵秋蘭,“這是我的助理邵秋蘭。”又指著陳國波身邊的程建楓道:“這是我們景華的運營部的程建楓。老陳就不用介紹了吧?”
  劉立永笑道:“不用。不用。陳總現在可是江州的名人。”
  陳國波笑道:“劉書記,這話就不厚道。我再出名能有你出名?”
  一陣寒暄,劉立永便道:“天有些熱,進去說吧。”
  劉立永早早的訂好包廂。秘書小馬幫忙張羅。包廂里空調打得足。陸景注意到邵秋蘭稍稍打了個冷顫。“秋蘭姐,沒事吧?”
  邵秋蘭穿著白色短袖t恤、寶藍色牛仔褲。裝扮得精致、知性,輕聲道:“沒事。”陸景細膩的溫柔讓她心里很甜蜜。只是屋子里幾人都把目光聚集到她身上。讓她有些不適應。
  劉立永忙道:“小馬,空調打小一點。打小一點。剛在外面站著,看起來熱。其實這天氣在屋子里坐下來就涼快。”他能當上縣委書記,自然能看得出來,陸景和他身邊那個氣質優雅,容顏精致的絕色美女關系不一般。
  吃著飯,聽著話頭,程建楓算是漸漸明白過來了。敢情這個中年漢子是常新縣的縣委書記。看他在陸景面前的恭敬模樣,真是讓人心生感嘆。他算是明白景華為什么要把總部放在江州。在其他地方。景華那里能有這樣得天獨厚的條件。
  飯后,劉立永安排在飯店包廂里喝茶,“景少,等四點多我們再啟程上山,一個小時就能到鹿山山頂。正好可以看看夕陽下江州的美景。這時候上山,山頂上也沒刻意遮陽的地方。”
  陸景笑著點點頭,“上山的事不急。鹿山這里屬于林游鎮吧?我打算在這里給景華的中層修建一個高檔住宿區。開發區那里的土地現在緊俏的很,成片的土地很難批得下來。”
  江州手機產業鏈的爆發式增長,景華科技園所屬的區域說是寸土寸金都未過。楓葉園的辦公樓已經出租了大半。景華光是在這一塊的物業收入每年就非常可觀。
  劉立永正愁找不到機會表忠心。立即拍著胸脯道:“景少,這個沒問題。我立刻安排人跟進。你說要那里,我就把那里劃給景華。”
  陸景笑著喝茶,道:“那也不能當土匪。不用搞拆遷。就鹿山腳下這片地。我看了都是旱地。補償款景華肯定一分不少。你要是搞貓膩被紀委請出喝茶可不關我的事。”
  陸景半開玩笑的話里透著親近。劉立永心情頓時大好,“保證不會。誰敢搞,我擼了他的官帽子。”
  陸景道:“恩。你看著辦。我回頭讓人給縣里遞報告。”
  他保劉立永。一個因為劉立永這人發展經濟還是有兩下子,算是個好干部。再一個因為劉立永在辦事比較讓他放心。換個人又得磨合一陣子。現在胡聯營虎視眈眈。景華在江州又不會停滯發展。辦事的人可靠,自然能省很多心思。
  否則。他哪里會去管一個縣委書記的死活。
  江州這次副市長之爭對他的影響不大。他該做什么還做什么。誰上誰下,他不會太關注。他關注的常委級別的變動。只要江州沒有易幟的危險,他就不會貿然的干涉孫雄志和周平的工作。
  一杯茶喝盡,劉立永手機響起來,抱歉的說了聲,去門外接了個電話。
  陳國波笑道:“景少,原來你今天拉我老陳來的目的在這兒呢。我來的路上還在犯嘀咕。多大的工程量?”
  陸景微笑,“不要急。待會上山我指給你們看。老程,你爬山沒問題吧?”景華的運營部搬回江州已經有幾天了。今天他招呼程建楓出來休閑一下。順便談談品牌運營的事情。
  程建楓卻是不太確定,“問題不大吧。”來的時候看起來鹿山好像有點高度。他在京城沒怎么鍛煉。心里有點虛。
  陸景和陳國波都笑起來。
  劉立永推開門進來,臉上帶著勉強的笑容。欲言又止。陳國波眉眼通透,就道:“景少,我和程總去外面抽支煙。”說著和程建楓起身離去。
  陸景攔住要起身的邵秋蘭,“秋蘭姐,你聽聽沒事的。”
  劉立永先是微微沖邵秋蘭點點頭,然后神情郁郁的對陸景道:“景少,我剛接到市里的消息,胡書記準備調整縣里的班子,推薦外事辦的副主任張忠順來擔任縣里的副書記。”
  胡聯營變臉是他始料未及的,居然想要調整常新縣的班子。這讓他心里如何能痛快。這顯然是胡聯營針對他聲明退出副市長競選的動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