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549 新碼頭

胡聯營推薦劉立永顯然是居心不良。孫雄志要是協調不好,因為給市委書記在人事調整上劃線而在江州干部心中豎立起來的威望就會削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沒有一個派系,一個圈子內部是沒有矛盾的。只是大和小的問題。只要有利益的存在,這種情況就會一直存在。所以需要強力人物領頭、協調。
  江大綠樹長青的馬路上,陸景和關寧和所有的大學情侶一般牽手漫步而行。關寧輕笑著問道:“你有些心不在焉呢。想什么?”
  陸景笑道:“我在想和關校花在校園里牽手壓力是不是有點大?你沒看多少男生在嫉妒的看我。”
  一個副市長的位置不可能是胡聯營的終極目標。胡聯營在醞釀什么,自己一無所知。需要靜待事情的發展。相信胡聯營立刻會有后手出來。只是這些算計人心、衡量利益得失的事情,本就是一些陰暗的東西,說出來只會破壞關寧的心情。
  “你好嘴貧啊!”關寧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手臂輕輕用力,帶著陸景往樹林里的鵝卵石小路而去。江州的五月已經是夏季,午后照射下還有些熱。樹林遮掩,林間小路里十分陰涼。透著一股涼爽的感覺。兩人緩步而行。
  “陸景,夢瑤這次回來變化有點大呢!”
  陸景笑道:“那當然。她在云春管理三家公司。差不多有一年了。沒變化才奇怪。”
  何夢瑤的清冷只是保護她自己的一種手段。美麗有時候也是一種負擔。他和關寧自然知道她平常也會說笑的,不會是冷冰冰的冰美人模樣。關寧說的變化是指她身上已經有些企業領導者的風采了。
  關寧笑著點頭。挽住陸景的手臂,“好想你趕緊把景華學校建起來啊!我也要做點事情。”
  陸景摸著她順滑的秀發。“不是快了么。今年暑假就會招生。九月份開學。你注冊會計師考完了嗎?”
  “哪有呢。四月份報名,九月份才考。”關寧嬌聲說著。嘴角不自覺的帶著清淺的笑意,“我被你帶著做了四年的壞學生。臨到大學畢業總算決定要好好考一個注冊會計師。走吧。陪我自習去。”
  “你沒當成好學生也不能怪我啊。現在哪有不逃課的大學生。”陸景微笑著抱住關寧,在她蓓蕾似的嬌艷雙唇上吻一口。在關寧嬌嗔聲中陪著她往江大圖書館而去。
  胡聯營動作很快。沒幾天陸景就聽到風聲,胡聯營下常新縣視察,和劉立永、常新縣縣長付天長談了一個多小時。談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但是,劉立永遲遲沒有公開表態退出副市長的競爭。
  緊接著,市委糾風辦發文批評個別領導干部在市委市政府招待所——迎賓館強迫和女職工跳舞。
  陸景接到占偉濤的電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人狀告迎賓館組織強迫女職工參加舞會,不自愿參加的扣除年中獎金和月生活補貼。據說是漢北區區委書記李生浩在迎賓館宴請省文化廳的一個調查組后,讓迎賓館安排了一場舞會。
  “市委辦公室發文禁止黨政干部在迎賓館和職工跳舞。迎賓館的總經理王娟被劉偉立批評得哭鼻子。跑到我這兒來訴苦。”
  精英高爾夫球會主樓的休息室里,周平喝著新上市的云冰綠茶輕松的說道。他剛和陸景打了一場高爾夫。現在的天氣,上午打球剛好合適。
  “哦,王娟都說些什么?”陸景旋著手中綠茶瓶蓋笑道。這是白云飲料公司新推出的綠茶飲料。市場反響極好,在江州已經打開局面,正在行銷楚北各市。過段時間,就會向湘南、江南、中原等地的茶飲料市場進軍。
  周平知道陸景這話是什么意思。王娟說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委市政府招待所的總經理,絕對不夠資格在他面前說話的。陸景是在問王娟和他有什么淵源。
  “景少知道我本身在江州工作多年。王娟的公公在黃武市擔任副市長。原來和我是國土局的同事。”
  陸景就笑著點頭。周平的能力、手腕都是不錯的,但是他本身有諸多大小不一的毛病。所以得問問。別是胡聯營想把火燒到他身上。
  周平微笑道:“孫書記最近有些焦頭爛額。聽說胡聯營打算調整一批處|級干部。他有些頂不住了。景少,聽說劉立永和你認識?”
  周平的語氣里不自覺有些輕松。陸景心里笑了笑,喝著爽口的綠茶,“恩。認識。”
  江州的干部都知道大哥不會在江州呆著不挪窩。到大哥這個位置。身后的背景下面的干部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周平和孫雄志兩人都瞄著江州市長的寶座。而大哥不在江州的這段時間,兩人的表現就尤為重要。
  周平搖搖頭,道:“我看他這個人還得磨練磨練。胡聯營許了點好處他就找不到北。思想不堅定嘛。”
  陸景就笑。“不想升官的干部可是鳳毛麟角。常新縣這幾年發展的還可以。”為劉立永說了一句話,陸景問道:“和職工跳舞的事情究竟怎么回事?”
  聽陸景這么說。周平就知道劉立永在常新配合景華的工作做得還不錯。就笑道:“漢北區區長鄭陽亞這個人,景少有沒有印象?胡聯營準備推他上漢北區區委書記。出了和職工跳舞這檔子事。李生浩這個倔老頭怕是要提前退休了。
  胡聯營的組合拳打的不錯。我猜孫書記的意思應該是在區長人選上要上自己人。”
  陸景微微點頭。胡聯營的組合拳肯定還沒打完。劉立永那兒,他得打個電話了。劉立永這個人做事可以,做官不行。
  夜色降臨。蘇遠開車帶懷孕幾個月的妻子熊玉嬌一起回岳父家吃飯。漢北區江陽路8號。省委家屬大院坐落于此。夜幕中樹林遮掩中的紅墻青瓦有著難掩古樸和莊嚴。
  蘇遠輕輕的吸了口氣,下定決心。
  飯桌上,熊為明關心了幾句蘇遠的生意和女兒的身體。蘇遠一一作答。遠大集團目前雖然在互聯網投資上有所損傷。手機連鎖門店和電腦代工、房地產開發三項主要業務都發展的很好。
  飯后,蘇遠道:“爸,我有點事想和你談談。”
  熊為明奇怪的看了蘇遠一眼,對這個女婿他是很滿意的,道:“去書房里說吧。”
  “我掌握了江州市直部門幾名副廳干部受賄的材料。都是陸江線上的干部。”蘇遠沉聲道。喝茶的時候,不自覺的有些興奮。
  漢生網吧被星空網吧收購,好友孟漢生可是顏面丟盡。連帶著自己也丟人。臉被打腫了,不反擊不是自己的風格。
  熊為明淡淡的抽著煙,反問,“那又怎么樣?”
  蘇遠疑惑不解的看著岳父。這種板上釘釘的材料可以打下一批陸派干部,進而可以讓虎視眈眈的市委書記胡聯營在江州掀起更大的風波,說不定胡聯營能順勢完成對江州的掌控。
  熊為明搖頭,“江州現在要的是穩定。不是動蕩。景華的慶典酒會你知道的吧。信號傳遞得很明顯。你去點火,很有可能燒到你身上。你的公司畢竟還是要在江州地頭上發展。”
  “那省委怎么支持胡聯營掌控江州?”蘇遠問道。
  “郁部長和我談過,省委有意調孫雄志去襄水擔任市委副書記,代市長。”
  “啊?”蘇遠有些吃驚,“可是襄水…”他沒把話說完。襄水市是岳父的地盤。把孫雄志安插進去算什么?岳父就不擔心襄水易幟嗎?
  熊為明微微一笑,抽著煙,“省內干部的變動很正常。不用大驚小怪。”他在其他地方得了利益。這點倒不用和女婿說明。有他盯著,孫雄志在襄水也翻不起大浪。
  “所以我不建議你把材料交給胡聯營。”
  蘇遠苦笑,“材料是漢生的大舅子潘盛拿到的。孟叔已經去見胡書記了。”
  熊為明內心里有些不悅,孟有望這個人不管怎么折騰,仕途也就那樣。不是他不念舊情。而是背上桃色新聞、家庭不睦的孟有望仕途已經打上了抹不去的污點。除非孟有望跳出楚北政壇發展或者等待時間讓人們忘掉那些事情。
  抽了半支煙,熊為明慢慢的道:“那試試看吧。這件事,你切記不要再參合了。”
  蘇遠點點頭。他明白岳父的意思:就算是孟漢生出事,他也不能管。
  “書記,我敬你一杯。”月湖縣的一家度假山莊的包廂里,劉偉立笑著對胡聯營說。周末,他陪胡聯營出來散心。胡書記最近一套組合拳打得孫雄志暈頭轉向、苦不堪言。順利的通過五項處|級干部的任命。胡書記在江州的影響力逐步的增強。
  胡聯營微笑著喝茶,清茶香甜,口有余香,“偉立,要戒驕戒躁啊!”他打的是組合拳,目標不在江州市副市長這個位置上。也不在漢北區的區委書記位置上。他的目標是掌握江州的人事權。
  孫雄志蹦跶的厲害,拉不下來,那就送他去個險惡的環境——襄水市。相信他的老領導熊為明會照顧好他的。
  劉偉立愉快的笑道:“書記,就事論事嘛!該高興不能說不高興。”
  胡聯營笑著點點劉偉立。
  說著話,劉偉立的手機響起來。劉偉立接了電話說了幾句。然后對胡聯營笑道:“有望部長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