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48 收購漢生網吧

陸景隨意插在藏藍色外套口袋中的左手輕輕的握成拳頭。劉勇志的競爭失利會是他仕途一系列失利的開始。自己絕不會允許關寧如前世那般再受到他的傷害。
  而此次陸系圈子運作郁天又的事情成功,可以說又給楊派干部一次不大不小的打擊。據說,這次調整中劉勇志取得了楊修武的支持。劉勇志和楊家的私交不錯。
  席雨嘉離陸景比較近,聽得很清楚。她聽得出來電話里的聲音極其興奮,只是不知道電話里提及的人和事究竟是什么。
  楊志見何夢瑤似乎態度很堅決,不愿意和他單獨談話,苦笑一聲,“那算了。夢瑤,留一個你的聯系方式給我吧?”見何夢瑤要拒絕,忙道:“我們多年的同學,難道你都不愿意留個電話嗎?”
  何夢瑤想了想,從席雨嘉那兒拿了一張名片給楊志,“這是我的名片。”
  楊志接了名片,深深的看了何夢瑤一眼,默然的點點頭。轉身進了漢生網吧。他又如何看不出來何夢瑤對陸景那份特殊的好感。她在學校里面何曾對任何一個男生假以辭色。
  過幾天他負責的網站團隊便回搬到漢生軟件園里面去辦公。陸景今天過來看漢生網吧不是來找他的麻煩,實際上是來抽孟漢生的臉。他沒什么感覺,但是看到何夢瑤和陸景親密的關系,卻有種心碎掉的感覺。
  他與夢瑤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你俗不俗啊?還專門和我姐過來看網吧換銘牌。”江大校園內的星光咖啡門外的藤椅上,穿著白色t恤、牛仔褲的何夢明吸著果汁,微笑著對陸景說道。
  午后陽光落在松林間。學校的五一長假尚未結束。偶爾有學生路過星光咖啡門外,不時的有目光落在陸景身上。
  委實。何夢明嬌美明麗,何夢瑤清冷明艷。坐在一起,賞心悅目,十分引人注目。
  陸景喝著咖啡,微笑道:“一般一般。我又不是圣人,收購了孟漢生的網吧,還不許我得瑟一下啊?”
  何夢明明艷的眸子里露出戲謔的笑意,“就怕你目的不單純哦。我怎么覺得你把你景華那幫高管喊上更合時宜一點。”
  “他們今天下午都有事情。我晚上說給他們聽是一樣的。噢。”陸景感覺小腿上輕輕的挨了一腳,再看何夢瑤正在微嗔著看她妹妹。立即恍然過來,何夢瑤是想踢何夢明的。
  何夢瑤看到陸景的表情就知道踢錯人了。有些窘迫。粉膩的耳根處有一抹嬌艷的紅色,尷尬的拿起咖啡杯子喝著。
  何夢明臉上輕快的笑容忽的一下蕩漾開,宛如盛開的月季花,明艷照人。眼神從她姐和陸景身上滑過。
  何夢明剛才話里取笑的意思陸景能聽明白。再坐在這兒徒增何夢瑤的難堪。她臉皮很薄。笑著站起來,道:“夢瑤明天就回云春,你們倆聊吧。我去圖書館找關寧。”
  看著陸景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馬路盡頭,何夢明輕笑道:“姐,你踢錯人了。”
  何夢瑤俏臉微紅,清聲道:“偏你心思重。一起看個銘牌更換有什么?”說著。岔開話題,“早上還堅持鍛煉嗎?零花錢還有沒有…”
  何夢明見她姐拿出長姐的派頭關心她的生活瑣事,就不再笑她了。心里微微一嘆,將來還不知道怎么收場呢。
  京城。計委辦公大樓里。劉勇志眉頭皺著。不斷的吸煙,辦公桌上擺著正式傳達的任命文件。在和郁天又的這次較量中,他失敗了。
  “勇志。要踏踏實實的工作。不要參合一些不該參合的事情。”他腦子里不由得想起老領導的話。好像他參合陸江和楊修武之間的較量引起了江南系一些中間力量的不滿。
  劉勇志把煙頭滅了,從辦公桌里拿出一份文件夾。上面用a4的紙畫了一份大概的全國地圖。涂滿了4種顏色。這代表什么意思,只有他自己明白。
  一遍又一遍的看著。腦子里琢磨著各地的人和事。他是不甘心失敗的。他有更遠大的政治抱負要實現。要抓緊時間。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京城市上。
  京城市的李市長這屆任期完成是必退了,他可以嘗試著爭一爭這個位置。只不過,京城市內本身就有幾個強力人物在覬覦這個位置。要好好謀劃一下才行。
  劉勇志下定決心。心情稍稍愉快起來,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
  建業的夜里下著小雨。楊修武默默的抽著煙,手里拿著手機。一個男子的聲音說道:“修武,信產部的數據差不多快統計完成了。計委劉主任給我透了個底。情況不太妙啊!”
  楊修武淡淡的笑道:“有什么妙不妙的。江州的高新技術產業產值數據沒落下建業多少是吧?”
  電話里輕輕嗯了一聲。
  楊修武輕輕的笑了聲,“沒事的。”
  “呵呵,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
  閑聊幾句,楊修武淡然的掛了電話。好友的擔憂他有怎么可能聽不出來。但是,就算暫時落后陸江一局又如何呢?自己依舊出于領先的優勢。陸江取得一些中間力量的支持,并足以讓派系力量毫無保留的支持他。陸江撼動不了自己的地位。最終的結果如何,還是要較量一番才知道。
  不過,現在還為時過早。以高級干部的履歷而言,成為副省|級干部仕途才剛剛起步。自己和陸江最終的較量大概會在五年、十年之后。
  楊修武琢磨了會,想起葉文斌前段時間從江州帶回來的消息,景華大肆擴張的資金很有些不對路,極有可能是從建業市商業銀行通過非法手段獲取了資金。
  “既然如此,那就查一查吧。”
  陸景并不知道建業那里已經醞釀著針對他的風暴。他正在接受江州市計委主任齊克強的宴請。陪同的還有常新縣的縣委書記劉立永。
  劉立永說起來也是老熟人了。陸景在常新縣開發區建廠的土地就是在劉立永手中辦下來的。養移體,居移氣。一把手當了幾年的劉立永逐漸洗去身上的老農味道。身上有著一方諸侯的氣度。
  “景少,聽說漢寧區那塊地最后還是被雅湖置業的李富亮了。”齊克強給陸景的杯子斟滿酒。好奇的問道。江州前段時間盛傳是陸景要整金盛公司。整金盛不就是要拿地嗎,怎么讓給李富亮了?
  陸景道:“雅湖置業在江州開發了不少樓盤。實力很不錯。”
  他自然沒興趣和齊克強解釋什么。漢寧區那塊地,郁揚在電話里給他念叨過。李富亮勢在必得。溢價太高。大商國際就沒爭了。
  齊克強訕笑,和陸景喝了會酒,試探的道:“景少,市里要任命一名副市長,我聽說漢北區的區長鄭陽亞最近很活躍。”
  陸景啞然失笑。齊克強能力不錯,就是喜歡跑官。他在副廳這個級別上也蹉跎了幾年。上次他是想去云春。結果沒去成。不過從漢北區區長這個位置調任市計委主任也算得上小進一步。
  “江州市人事的事情,你不該問我啊。”
  齊克強嘿嘿一笑。“景少太謙虛了。”前些日子景華慶典,江州市委常委除了胡聯營和遠在京城參加省部培訓班學習的陸市長,其余常委全部到齊。一般的企業能有這個待遇?
  這不僅是因為陸景是陸市長的弟弟,還有景華在江州的影響力。而陸景本身和江州的幾名重量級常委私交甚篤。比如:組織部部長陳史益、常務副市長周平。
  所以,副市長這事找陸景幫忙并沒有錯。
  劉立永敬了陸景一杯,道:“景少,陸市長不在,江州你能當一半的家嘛!”
  這話說的!好像江州是陸家的私產一樣。
  不過下面的干部說話比較直接,陸景也不好訓斥他。喝著杯中的酒,心里一動,道:“劉書記,酒喝得差不多了。是你想要升任副市長?”
  齊克強在江州調來調去沒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績。倒是常新縣這幾年借助江州的手機產業鏈發展的很快。
  劉立永忙笑著點頭,敬了一支煙給陸景。幫陸景點了火,然后眼巴巴的等著陸景表態。
  陸景沉吟了一下。道:“劉書記,你和我王叔是朋友。我直說啊。這次副市長的人事調整我不建議你去爭。”
  這種敏感的人事變動。陸景無意去發揮影響力。這不是表現影響力的時候。他也不認為劉立永比市財政局局長范良才更合適提副市長。
  而常新縣這幾年借助江州手機產業鏈的爆發式增長發展得很快。劉立永要是肯沉下心來干完這一屆縣委書記,高升是必然的。
  只不過。話不必說得太透徹。劉立永能不能悟到那要看他的悟性。
  劉立永和齊克強對視一眼,有些失望。雖然陸景不說,但是他的縣委書記一職就是陸景幫他拿下的。陸景不支持他競爭這個副市長的位置。那他向上的力度就有限啊。
  婉拒了劉立永和齊克強邀請玩牌的邀請,陸景坐車返回新豐公寓。看著窗外的夜色,陸景點了一支煙。不知道從上什么時候起,自己在江州干部眼中也成了一處“碼頭”。還是優良深港那種。這委實不是個好現象。
  第二天,陸景和關寧在南陽街餐廳吃飯時,接到占偉濤的電話,“景少,今天上午的碰頭會上,胡書記推薦常新縣縣委書記劉立永擔任江州市副市長。孫書記有些為難。”
  陸景微微皺起眉頭。胡聯營手段很高明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