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54 家宴(下)

喊住陸景的正是明秀,陸景的小時候一個大院的伙伴,現在李菲菲的鐵桿跟班。陸景皺眉道:“藍錦酒店是你家開得嗎?不是你管我過來做什么?”說著把煙灰抖了一下,繼續向前走。
  明秀快步從走道里超過他,走到一間包廂門前,擋在門口,側著身子說道,“陸景,你臉龐夠厚的,沒有請你,你還死皮賴臉的跑過來。哼,我給你說,你今天就不要想著進來。沒人會歡迎你。”
  陸景眼睛瞟了一眼,是318房間。倒是巧了,今晚他們幾個人就在320聚會,正好是在隔壁。
  陸景冷哼了一聲,“進去干什么,你腦子進水了吧,我吃飯需要你們歡迎嗎?你們是酒樓的服務員嗎?要是的話,這酒樓的經理審美觀點真是有問題,哪位客人看到你這包子臉能吃得下去飯?”
  “陸景!你混蛋!”明秀突然的尖叫一聲,宛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貓,聲嘶力竭。
  一位端著托盤過來的服務員都嚇得高跟鞋沒有踩穩,幸好眼疾手快,靠在墻壁上,把托盤拿住。
  包廂的門被打開,蘇威一張帥臉露了出來,“喲,陸二少,你這是要進來坐會?怎么欺負女生,太有失風度了,要道歉啊!”他和陸景不對付,說起話來來陰陽怪氣。
  陸景走過包廂的門口,冷冷的掃他一眼,“我的事,蘇公子最好少管。”
  “陸景,你必須向我道歉,不然我一定會去陸爺爺面前說你欺負我。”明秀眼睛里的淚花泛濫,哭著說道。
  陸景走向320包廂門口,聽到這話,回過身來,無所謂的聳聳肩道:“隨便你啊。”這時包廂里又走出一位美女來,高挑的個子,打扮時髦,很有些骨感,“你這人怎么這么沒素質呀。”她的聲音帶著特有的吳地軟語,聽著糯糯的。
  “你沒看到有禁煙的標志嗎,大眾廣庭之下抽煙。”
  隔壁的320的包廂們打開,穿著短袖格子花襯衣的唐悅叼著煙走出來,仿佛這句話就是說給他聽的一般,他明顯愣了一下,就看到陸景在走道里抽煙,笑道:“陸景,怎么才來。”
  陸景笑著沖他點點頭,然后對那美女道:“你那位?”美女厭惡的看了陸景一眼,拉著正在無聲哭泣著的明秀,“秀秀,別理他。我們進去。”
  明秀依然不依不饒的道:“陸景,你向我道歉,否則這么多年的情份作廢,咱們一刀兩斷。”
  情分?不提還好,一提陸景就想起前世,她明秀對自己的所作所為,那踩得叫酣暢淋漓,那踩得叫肆無忌憚。想起她那一派對自己家的落井下石。
  情分?有尼瑪痹的情分。
  陸景眼睛瞇起來,冷冷的笑著,隔著兩米遠,指著明秀的鼻子罵道:“明秀,小時候的情份你心里有多少,你自己心里清楚,別動不動就裝著很受傷的樣子,博同情分吶?一刀兩斷?哼,我現在很明確的跟你說,我陸景不認你這個朋友,你TM從來就沒有當我是朋友。滾,滾,別再讓勞資看到你這惡心樣,否則見一次,打一次,不要以為勞資不打女人,告訴你,今天哥們開戒了。”
  陸景的咆哮讓兩個隔壁開著門的包廂里面所有的人都聽到了,唐悅見陸景情緒激動,連忙上去攔住他。他還真怕陸景暴怒之下動手。
  明秀從來沒有見過陸景如此暴怒,嚇的發愣,手腳發軟,一時間忘記回口罵他。
  “嗬,你好大的出息,打女人呀!你試試!”骨感美女說著走了兩步,護住明秀,她還想要走到陸景面前去質問他,蘇威連忙走出來拉住她,“蘇琳,不要亂說話。”他來英華國際高中已經一個學期,隔壁學校四中陸二少的事跡和背景,他還是知道的。否則那天給豬毛譚說和的時候,他豈會壓住自己的脾氣?當他喜歡吃齋念佛嗎?
  “啪”“啪”“啪”
  有兩個男子從那間包廂里走出,其中一人國字臉,譏笑道:“陸二少,好大的威風,罵女人吶。”
  他身邊白白凈凈的青年,長的高高大大,看起來很威猛,附和著笑道:“今天確實長見識了。咱們京城什么時候還有這么一號人物,真是垃圾。”
  陸景罵完之后,情緒發泄完,這時反倒冷靜了下來,眼睛里冷意十足,問唐悅,“這倆**是誰?”
  唐悅苦笑道:“國字臉那個是劉松,旁邊這個是莫少鋒,京城四大公子來了兩位。這包廂里面是誰做東啊,面子挺大的。”
  這時,身后的包廂打開,王燦和馮逸風走出來,馮逸風笑呵呵的道:“你們兩個都比陸景大吧,怎么,這是要以大欺小?”他笑著拿出煙點上。
  王燦拍了拍陸景的肩膀,站到他身邊,這個動作足以說明一切。他本來說在320坐一會,喝杯酒就去李菲菲包廂里面為她送別。今晚包廂訂在320是他特意安排的。
  劉松笑道:“沒有,怎么會?我出來說句公道話而已。不過,馮逸風,這里不管你的事吧,沒看到蘇家兄妹都在這里站著。你不和他們打個招呼?”
  馮逸風的臉色就有些難看,蘇威的父親是魯東省長,他父親是魯東省的副省長,正好是直管領導。
  陸景盯著劉松看了一會,“劉松,你就是劉松,把于毅拉下水的事,是你指使人做的吧?”
  劉松臉色變的有些冷,“陸景,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你要么拿證據來,要么就閉嘴。”
  想起小叔劉衛家被貶謫,他頓時心里頭起火。陸家兄弟都不是好鳥。一個整天云淡風輕的笑著,看著就討厭,一個就TM是混蛋,天天就知道動手打架,小山有幾次都被他打得鼻青臉腫,模樣凄慘。他哪里有點高官子弟的樣子,就是一街頭青皮流氓,真TM丟人。
  莫少鋒雙手抱胸,笑哈哈的道:“真是白癡,扣帽子用這么低級的手段。”
  陸景不怒反笑,豎起大拇指,“好,莫少鋒,好的很,你剛才罵我垃圾,現在罵白癡。”說著,沖王燦笑道:“在這兒打架敢不敢?就打這兩個sb。”
  當面被人罵垃圾,白癡,就算他身體裝著三十五歲的靈魂,心里頭的火氣也壓不住。他要是能忍住,他就不是陸景,而應該改名叫忍者神龜。
  “靠,有什么不敢的。”王燦大聲道。
  “行,唐悅,馮逸風,你們兩看著,不要動手。”陸景說了一句,雙手握拳,指節啪啪爆響。對付莫少鋒和劉松,他和王燦足以。
  莫少鋒的背景他心里有數,不揍他一頓難消他心頭之恨。
  劉松有點發怵,劉小山被打的幾次,他清楚的很,向后退了半步。莫少鋒不屑的道:“要動手,來啊!”說著,他學著李小龍按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食指晃了晃。
  “蘇威,你不會想和我打架吧?”陸景淡淡的問。現在那邊包廂門口站在五個人,蘇威和蘇琳,還有明秀站在后面,劉松和莫少鋒一左一右的站在前面。要動手必須要后面三個人讓開,陸景有絕對的把握在十秒中之內干翻莫少鋒那**。
  蘇威拉住了還要說話的蘇琳,又把回過神的明秀拉著,走進了包廂。蘇琳不滿的瞪他一眼,走到了包廂門口看局面。她不認為一個看起來文弱的陸景外加一個中等個子眼鏡男能打得過莫少鋒和劉松。莫少鋒是體育老師出身,很有幾手功夫。
  “你左我右。沖”陸景大喝一聲,整個人如同豹子般向前沖去,王燦也大叫一聲,跟著他向前沖。他的任務是纏住劉松。他和陸景一起合作多次,非常明白陸景的戰術。
  莫少鋒臉上掛著冷笑,右腳后撤半步,雙手架起,一個標準的起手式。
  陸景管你媽那些,要的是速度,力量,一往無前的氣勢。
  “嘭!”
  陸景和王燦帶著一股凌厲的氣勢,如脫了韁的野馬,勢如奔雷的往兩米外的兩人沖去。
  陸景的拳頭打在莫少鋒的手肘上,左手跟著一拳迅疾的砸在他臉上,莫少鋒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他還以為架住了陸景的攻勢。劇烈的疼痛延時之后作用在他的痛覺神經上。
  “嘭!”陸景跟著一腳踢在他小腹上,將他踹飛。
  三招!
  從他喊“沖”開始,五秒的時間,莫少鋒已經像沙包一樣飛出去。正在包廂門口看著的蘇琳完全傻了,覺得自己完全像是在看電影。人怎么可以有這么快的速度。這陸景有這么厲害?
  陸景回頭,吸一口氣,那邊王燦已經把劉松纏住。陸景一個大步走過去,抓住劉松的頭發,猛的往墻壁上一撞。
  “嘭!”墻壁震了三震。
  馮逸風嘴里的煙掉在了地上,將地面上的紅地毯燒了一個大洞。唐悅看得目瞪口呆,第一次見到陸景如此生猛。他明白為什么沈叔叔會對陸景贊不絕口。這只是參軍一年的效果啊。
  陸景抽了劉松三個耳光,打的他眼冒金星,嘴角流血,提著他像提小雞一般,劉松不敢反抗。蘇琳已經退到了包廂里面,看著出現在包廂門口的陸景,感覺他就像一只兇猛的老虎,渾身上下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劉小山和張軍已經走到了門口,這時,忍不住齊齊后退一步,劉小山喝道:“陸景,你放開我堂哥。”他也沒想到會這么快,還真TM是陸景的風格,說動手就動手。莫少鋒那煞筆,撩撥陸景干什么?當他陸二少的這個稱呼是白叫的。
  陸景瞇著眼睛冷酷的看劉小山一眼,把劉松丟在地上。
  好在地板上鋪了厚厚的地毯,劉松砸得不疼,關鍵是難堪,他含糊不清的道:“陸景,你有種,等我哥回來好好教訓你。”
  劉小山上前扶起劉松,見堂哥模樣狼狽,又想起自己的小叔被貶謫,心里對陸景的痛恨更增了幾分。
  陸景不理劉松的威脅,眼睛掃了一圈,大部分人他都不認識。李菲菲穿著一身雪白的公主裙,表情驚詫的看著門口的陸景,心中波瀾起伏,她看到號稱京城四大公子的劉松被陸景像丟小雞仔一樣的丟在地上,嘴角流著血跡,但他只敢無力的叫囂日后要他哥找回場子,而不是起來反抗。
  她有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假設一個人丟了一塊錢的硬幣,覺得已經不過如此,但是后來發現原來那硬幣是珍藏版,價值不菲,頓時就覺得有點可惜,要是當時我沒有扔掉該多好。
  李菲菲心里的感覺大抵如是。
  陸景冷笑了一聲,轉身出去。劉松是劉小山大伯的三兒子,他一共有兩個哥哥。有一個就在軍中效力,個人武力值肯定比他高。
  但是,管TM的,有仇報仇。劉松這逼人,陸景得知他配合劉衛家給大哥設局的時候,就想整治他。
  318包廂里一陣雞飛狗跳。
  出了包廂門,王燦已經把打得發蒙,仰天躺在地上的莫少鋒看住,陸景最后一腳毫無保留,將他打的暫時喪失了行動能力。
  “你說我是垃圾?”陸景蹲了下來,用手拍了拍莫少鋒白凈的臉。
  ps:懇請書友們收藏,點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