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47 慶典酒會

何夢瑤吃驚的看著陸景。要是換個人,她都有質問的想法:雨嘉在那里哭得那么傷心,怎么可以說這樣的話?
  陸景看著她清澈晶亮眸子里的疑慮,打個手勢示意她到窗戶邊的沙發上坐下來。明凈的落地窗戶,白色的帷幔拉開半邊,江州美麗的夜景就這么涌入眼簾。
  “席雨嘉和郁揚…,所以讓她單獨的哭一會吧。有些事情終究要自己走出來。”陸景輕嘆著將往事大致的說了說。
  席雨嘉的人生悲劇起因是公子哥的斗氣。郁揚在這件事上是有責任的。他的疏忽讓他和席雨嘉都受到難以愈合的傷害。男人必須要保護好自己的女人。這是做人的底線和原則。
  見何夢瑤微微沉思,粉雕玉琢的臉略帶著憂傷式的感嘆,籠罩著薄霧般的輕愁,有著難以形容的幽靜美感,陸景道:“男女間的事情是不是很復雜?”
  何夢瑤抬頭,微微仰視著陸景,輕輕的道:“有一點。”
  她身邊從來不缺乏追求者。但沒敢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到某一個人身上去。雨嘉的事情,她體會得最深刻的不是戀人相見之后如同路人般陌生的惆悵,寧可分別之后痛哭卻不再會相擁著祝福的遺憾。而是陸景在感嘆漂亮的女孩總會在不可逆的時光里受傷時流露出的那種惋惜和憂傷。
  陸景看著她動人的容顏,微笑道:“我煮杯咖啡去。趙劍華那里我已經打過電話。他還要一會才過來。”何夢瑤倒是挺信任他的,相信他能安慰好席雨嘉,但是安慰席雨嘉的最佳人選自然是她現在的男友趙劍華。他不會插手進去。
  煮了咖啡。與何夢瑤在落地玻璃窗前品著。陸景欣賞著何夢瑤明艷動人的美麗。
  何夢瑤有些敵不過他熾熱的目光,扭頭看向窗外。喝著咖啡輕聲道:“我臉上有東西嗎?”
  陸景笑道:“我在想你今晚在酒會是何等的受歡迎。”以何夢瑤絕色的姿容,只要出現在酒會上。必然是矚目的焦點。
  何夢瑤扭過頭看著陸景,想起他身上仿佛籠罩著一層神秘光環般,吸引全場目光的樣子,忍不住嘴角揚起一個弧度,“沒你受歡迎呢。”
  陸景微微一笑,喝了口咖啡,“你什么時候離開酒會的?”
  “慶典的儀式完成后,我就走了。有點工作沒處理完,正好來看看。”
  陸景點頭。“是不是覺得特沒意思?我也是覺得,所以下次慶典酒會,我就不出席了。”
  其實今天的酒會,江州商界的名流可能是矚目景華所取得得耀眼成績,但是掌握著江州命運的權力人物們,關注的是趙省長對景華的態度,關注的是江州十一名常委集體到賀所傳達出來的政治意圖。
  何夢瑤微笑起來,有著驚人的魅力,“那我下次是不是也可以不出席?”
  陸景就笑。“那當然。后面我只打算委托楊顯籌辦就行了。我們換個地方開會,不一定非得在江州…”
  說著話,趙劍華氣喘吁吁的趕到。陸景簡單的說了下情況,留趙劍華在這里。他則是幫何夢瑤收拾了下文件,拎著她的筆記本電腦送她回家。
  何夢瑤家就處在隔壁的小區——白沙居民小區里面。春天晚上九點許的樣子,不遠處白沙井人流如織、燈火通明。徐華路上行人不少。月光皎潔。梧桐樹葉在微風中發出沙沙的響聲。與何夢瑤并肩漫步,十分的愜意。
  到何夢瑤家的樓下。陸景道:“過兩天我請你去南陽街看場好戲。”這幾天景華系公司的負責人還要在一起開會,何夢瑤不會那么快就返回云春。
  何夢瑤有些疑惑。不知道陸景說的是什么事。眼睫毛微微動了動,接過陸景遞來的電腦包,清聲道:“恩。我回家了。再見!”
  “恩,再見!”陸景笑著揮手和這個清冷明麗,氣質獨特的女孩道別。
  四月末的兩天都是周末,連著五一的長假一起放。一連幾天,陸景都在主持召開景華系公司總經理級別的會議。景華的幾名董事陳笑、杜衛成、馬飛、吳璇、楊玉立全部都在江州。再加上各公司的負責人,近二十人聚到一起展望景華的未來。委實也可以稱得上是盛會。
  會議期間,陸景抽空和莫心藍、蘇蘭電器的總經理鄧仲與討論由正英家電通過增發并購蘇蘭電器的事宜。
  瑞豐公司手**有正英家電37%的股份,莫氏集團手中有正英家電10%的股份,已經足以控制正英家電。
  香港是成熟的資本市場,若是以蘇蘭電器為主體收購正英家電,通過買殼上市所受到的制約會比較多,也不容易增發新股募集資金。而以紅籌上市的方式又過于繁復。倒不如以正英家電的名義來通過增發股本募集資金收購蘇蘭電器。
  實質上,這套方案的本質還是將蘇蘭電器的資產運作到香港上市。增發的風險在于香港的投資者能否接受正英家電增發超過自身市值兩三倍價值的股票。
  而且前期的準備是異常繁瑣。需要選定股票的承銷商。之后,則需要由承銷商推薦,正英家電與蘇蘭電器共同選定的會計師事務所、資產評估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對蘇蘭電器出具完整的財務、資產評估等方面的報告,除此之外,還需要對蘇蘭電器所擁有的各項技術專利進行評估。總之是一項很專業并且繁瑣的活。
  在香港金融界有著不錯人脈的莫心藍愿意主動承擔起責任來,對陸景來說是意外之喜。正英家電增發并購成功,莫氏集團手中持有的八千多萬股價值翻個十倍不成問題。近期沒什么重要事務的莫心藍對增發并購熱心倒是可以理解。
  五月三日,景華各個公司負責人都在準備返回公司所在地。陸景也可以稍稍松口氣。給何夢瑤打了個電話。往南陽街而去。
  南陽街梧桐樹蔭濃密。午后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樹葉落到街面大理石上,光影斑駁。三三兩兩的學生留戀在各種小店里。十分熱鬧。
  陸景、何夢瑤、席雨嘉、江秋若在漢生網吧門口駐足。星空網吧總經理文溪允已經等在門口。
  文溪允是名三十多歲的婦人,通過獵頭公司進入景華人力資源部的視野。招聘通過后前來接替何夢瑤的位置。文溪允禮貌的和陸景握手,“景少,五月一號漢生網吧就同意出售。我們已經簽訂合同。新制作的網吧銘牌已經放在網吧里了。隨時可以安裝。”
  陸景微笑著道:“恩。那開始吧。”
  文溪允進去說了一聲,就有兩個工人拿著三腳架出來,準備拆掉漢生網吧的名牌,換上星空網吧的牌子。
  何夢瑤驚訝的問道:“文經理,星空網吧收購了漢生網吧嗎?”
  文溪允忙笑道:“是的。何總。”
  她知道何夢瑤在景華系公司內部的地位。執掌號稱白云系的三家公司。白云酒業的高端白酒銷售業績非常好。據說,另外兩家今年報上來計劃都是產值過億。
  似乎景少非常看重她的才華。當然,也或許有其他的原因。以何夢瑤的氣質容貌。她不覺得有男人可以不動心。
  何夢瑤看向陸景,眼眸里有些疑惑。在星空網吧一統江州高端網吧市場的情況下,收購漢生網吧有點多此一舉。
  陸景笑著打個手勢:“了我一樁心愿!星空網吧成立的初衷就是吞掉漢生網吧。孟漢生正好急需用錢,我趁機收購下來。”
  孟漢生在江州辦了一家門戶網。但是到今年四月,互聯網泡沫已經有破滅的先兆,納斯達克互聯網科技股下跌。投資銀行和風投資金的觀點已經分化,互聯網公司想要拿錢,已經沒有前些時候那么容易了。
  而貸款給蘇遠的韓亞銀行已經決定收回在互聯網上的投資,所以星空網吧對漢生網吧報價收購后。蘇遠和孟漢生只是猶豫了幾天就同意出售。
  何夢瑤哦了一聲,輕輕點頭。
  陸景卻是能從她明艷動人的眸子看出那深藏的幾許笑意。何夢瑤心里在笑他胡鬧。
  南陽街漢生網吧門口的動靜很快就引起路過的行人、上網學生的關注。咚咚的快速腳步聲傳來。一個長相還算英俊的男生跑出來,看到清麗絕倫的何夢瑤,有些激動。又有些黯然,“夢瑤!”
  何夢瑤輕輕的點點頭,算是回應。
  來人是楊志。過去很久的事情又涌上心頭。那年。楊志在星空網吧里試圖說服她離開星空網吧。說了些自己很不樂意聽的話。楊志被陸景教訓了一頓后,說:看看到底誰仰望誰。現在自己站在景華的平臺上。當然不會去仰望他。
  何夢瑤看向陸景,突然的。覺得他胡鬧似的砸錢收購漢生網吧這個舉動很痛快。有種快意恩仇的感覺。
  楊志瞥了陸景一眼,心里的那根刺隱隱作痛。腦子里無端的浮現陸景對自己說的那句話:你日后與她的差距不是45度角的仰望,而是180度的垂直距離。
  楊志心里嘆口氣,對何夢瑤道:“進去我辦公室坐會吧。我有話和你說。”
  看著嘴角帶著些懶散笑容的陸景,何夢瑤清聲道:“陸景,你和我一起去吧。”
  陸景看到楊志的臉都綠了。正要笑著答應下來。手機音樂突然響起來。王燦在電話里說道:陸景,結果出來了。郁天又擔任計委的第三副主任,享受正部|級待遇。假期之后,任命就會公布。嘿嘿,劉勇志這次悲劇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