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546 購島的想法

四月底的傍晚,紅霞燒滿天際。陸景在白沙井69號的小別墅三樓的觀景陽臺上遠眺著夕陽籠罩著白沙井。周五的傍晚,假期即將開始,白沙井游人如織。
  關寧煮了咖啡從樓下上來,“不是七點鐘酒會嗎,你還不過去?”
  陸景回頭。關寧穿著穿著嫩黃色罩衣,牛仔褲,將修長纖細的大腿繃直,眼神清澈明亮,帶著淺笑從樓下而來,仿佛有一曲悠揚歡快的曲子在陸景心里響起。
  “你知道我也是有身份的人,太早到場很跌份的。”
  關寧抿嘴一笑,把咖啡放到木桌上,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你就胡扯吧。”
  陸景笑著走過去,摟著她,一起并肩看著夕陽斜墜在屋頂。咖啡的香氣彌漫在三樓的小屋里。心里很安靜。
  關寧聞著陸景身上清新的味道,將頭輕輕的靠在陸景頸脖處。愛一個人的感覺和被愛著的感覺真好。
  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是楊顯的電話,通知他酒會已經準備好了。邀請的嘉賓正在入場。
  見陸景放下手機,關寧輕聲道:“要不要吃點東西再去酒會?樓下右邊巷子的綠豆糕味道挺好的。我吃了好幾回。”
  白沙井的這棟房子只屬于她和陸景。她和陸景一起來住了幾次。新豐公寓那兒因為董晚瑤住在那兒。偶爾也會招待下同學,倒像是合租公寓。這里才讓內心里有家的感覺。
  陸景吻了吻關寧誘人的紅唇,笑道:“沒事。酒會備了自助餐。你自己記得吃晚飯。”
  關寧微笑著點點頭。
  漢寧區麗都酒店3號宴會廳金碧輝煌,來賓絡繹不絕。大廳頂端上宮燈式的水晶燈散發著明亮的光芒。淺灰花紋的地毯一塵不染。自助餐臺放在了宴會廳東北角。各種事務琳瑯滿目。穿著紅色雅致制服的侍者禮貌而熱情的為來賓服務。
  景華此次4周年慶典酒會邀請了江州各界名流。由于江州是省城,到場的人著實不少。麗都酒店方面不得不啟用新裝修完成的3號宴會廳。饒是如此,陸景陪著趙省長進來時,依舊感覺人頭涌動。
  趙省長扭頭對落后半步的陸景笑道:“氣氛很喜慶。周年慶就應該是這樣。不過,一般都是五周年、十周年慶典,你怎么搞個四周年慶典?”
  陸景笑著解釋道:“今年景華發展的很好。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讓分散在各地的高管回江州休息幾天,閉門開會。聊聊未來的發展。”
  趙省長就笑,“原來我們都是陪襯啊。”隨行的幾名干部都附和著笑起來。氣氛熱烈。
  趙省長道:“景華在剛剛發布的電子百強榜上拿了第二名,我們做陪襯也是心甘情愿啊!”
  景華的業績算在江州頭上,也要算在楚北省頭上。江州去年的經濟增速達到14%,陸江級別上升變得順理成章。江南系內看好他的聲音不少了。
  而他作為省長,楚北省的經濟高速增長自然也有功勞。師書記兩年后必然會離開楚北。他坐二望一,也不算是什么奢望。
  陸景忙笑著謙虛幾句,引領著眾人往側面的小宴會廳而去。
  身邊有人心里暗暗吃驚。江州盛傳趙省長很欣賞陸景,現在看來果然是真的。能和省長這般談笑,那關系自然很好。
  何路遙拿著食物托盤,邊吃邊欣賞著點綴人群、迷離這夜色的靚麗女子們。無怪乎江州那些商人都打破頭想進來。今天聚在這里的人可以說匯聚了江州城大半的商界名流。
  更不要說小宴會廳里的那些大人物。隨便找一個搭上交情,在江州經商都會順利很多。
  他腦子里冒出個很奇怪的想法:以后江州市的代市長是不是要和陸景打個招呼才好上任。今天聚集在這里的商界名流,絕對能影響到江州市過半人大代表的票數。
  趙省長和江州市的幾名常委略坐了坐就離開了。陸景送了趙省長等人離開后,剛返回宴會廳,正準備和陳笑說一聲,讓她招呼下這里的賓客,他自己卻是準備開溜了。
  楊玉立笑著走過來:“景少,何路遙想和你談談。”
  陸景打個手勢,示意楊玉立和他一起進去,“他說什么事沒?”
  楊玉立笑道:“好像是金盛公司的事情。我剛過來時看到他和郁揚在說話。”
  陸景笑著點點頭。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昨天和郁揚見面時,推薦金盛的副總周宜偉出任大商國際的總經理。他那天在東海貿易公司那兒和周宜偉聊過。周宜偉對房地產方面有些見解。負責大商國際的業務是可以勝任的。
  他是建議郁揚將大商國際最好還是進行資產重組,將股份掛在陳晨名下,分5%的股份給周宜偉。讓周宜偉全面負責大商國際的業務。張天遠畢竟有案底,在江州一些正式的場合上不好露面。做些具體的工作就行。
  見陸景過來,何路遙拿著酒杯,微笑道:“景少,很成功的慶典酒會。”
  “大家捧場。”陸景微微一笑,從侍者的托盤里拿過紅酒,喝了一口,剛才一路走過來寒暄的嗓子都有點干了,“你是要和我談金盛的事情吧?”
  何路遙笑了笑,說:“是也不是。老孫讓我和你說一聲,高抬貴手不要挖他的墻角。但是,企業高管之前的流動,本來就是人各有志,誰開的條件好,就去誰家。我是打算說另外一件事。”
  陸景就笑了起來。何路遙話里示好的意思他自然聽得出來。“你說。””
  何路遙神秘的一笑,道:“江州盛傳老孫的后臺是胡書記。實際上他進軍江州房地產市場是省委秘書長姚于山的關系。”
  陸景微征,笑嘆道:“真是意想不到。我以為他是你的關系。”
  何路遙笑著舉起酒杯,“我挺多辦點小事。”
  陸景舉杯,“說起來讓車的事情我還要謝謝你。改天我請你吃飯。”他自然不信何路遙的話,但是也沒有和何路遙交惡的打算。一個人的社會關系不能簡單的區分為朋友和敵人這兩種關系,那是不成熟的表現。
  何路遙微笑著點點頭。他今天這趟酒會來的算是值了。他心里其實有些詫異,陸景似乎不太在意得罪姚于山。那可是省委常委!就算陸景有趙省長做靠山,但這樣剝掉一個省委常委的面子,將金盛公司趕出江州,姚于山總會找機會把這個場子找回來的。
  …
  劉偉立離開麗都酒店,坐到車里撥了胡書記的手機,“書記,陸景和何路遙聊的很開心。”
  他很清楚胡書記讓他今天過來的目的是什么:看看風向。所以一出來趕緊給胡書記匯報。他這句話的意思也很明確:何晨靠不住。就算有省委熊書記的關系,這些熊派干部還是個個異心。
  其實,他多少能猜出一點各個常委的心思。江州去年經濟增速達到14%,今年預計還會有更大的漲幅。江州在楚北省內的經濟地位還會繼續上升。經濟的快速增長,一般都會伴隨著干部的升遷。陸江的級別上升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信號。
  斗來斗去不就是為了上升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江州正處在上升期,江州干部走出去的機會會很多。既然有機會升遷,何必冒政治風險搞斗爭呢?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心里有死結、必欲除之而后快呢?所以怎么取舍,這些常委心里都有數。
  胡聯營沉聲道:“偉立,辛苦了。”
  劉偉立道:“書記,馬上就是五一假期了。”
  陸江三月份去京城學習,五月底就會返回江州。陸江不在的情況下都這么難以舉得進展,可以想象如果陸江在江州坐鎮,恐怕江州的局勢立馬就會被他掌握。
  劉偉立心里忽然有些寒意。胡書記不會在江州敗走麥城吧!旋即,立刻搖搖腦袋把這個念頭甩了出去。
  胡聯營嘆道:“是啊,時間不多了。”
  …
  陸景和陳笑說了聲,步出宴會廳,準備返回白沙井。在電梯口按了按鍵。電梯門打開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何夢瑤的電話。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喂,你進不進來啊。”電梯里一個青年不爽的說道。里面還有七八個人。
  陸景歉然的擺擺手,走到電梯口旁邊接了電話。背后聽到那青年罵道:“神經病。要接電話按電梯干什么。這不是耽擱我們時間嗎?”
  “陸景。”電話里何夢瑤清潤的聲音傳來。
  陸景嘴角揚起一個弧度,聽到她的聲音就能想象出她此刻若幽蘭般的形象,“恩,是我。”
  “雨嘉哭得很傷心。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陸景就有些奇怪,“什么事情哭起來了?”
  何夢瑤清聲道:“雨嘉剛才在酒會上碰到她前男友郁揚了。曉玉送她過來時說,雨嘉和郁揚的情緒都不太對。”
  陸景想了想說道:“你們在哪兒?”
  “我們在徐華路的麗都酒店1308房間。”
  陸景道:“好的。我一會就到。”景華在外地返回江州的人員這幾天都住在徐華路的麗都酒店。
  麗都酒店行政套房內,陸景見到有些無措的何夢瑤。嗚嗚的哭聲從臥室里傳來。
  何夢瑤穿著得體的青色鉛筆褲、米色的修身襯衣。身材修長挺拔,清麗脫俗。白皙的臉蛋上還帶著飲酒后的些許緋紅,讓她清冷的氣質里多了些明艷味道。
  陸景問道:“哭了多久?”
  何夢瑤看了眼緊閉的房間門,清聲道:“有半個小時了。”
  陸景點點頭,“那再讓她哭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