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45 波瀾再起

景華的四周年慶典酒會在四月二十八日晚上舉行。中午,齊聚江州的景華系各公司來參加慶典的高管在徐華路的麗都酒店1號宴會廳歡聚一堂。
  飯后,陸景到頂樓的總統套房休息。陳笑的新助理蘇曉玉找服務員要了兩杯蜂蜜水。陸景和陳笑一人一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閑聊著。陳笑今天也喝了不少紅酒,景華很多高管原本就是她的直屬下級。
  “下次不能這么搞,非得把高層聚會和慶典酒會分開。我現在看到酒就不舒服。晚上還有酒會要應酬。”陳笑捧著蜂蜜水,叫苦的說道。
  陸景笑著揉眉心,“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說著,笑道:“趕明兒我們去澳洲買幾個島,建幾十套別墅,搞個度假酒店。把高層聚會放在澳洲。北國萬里冰封的時候,那里正是春暖花開的季節。”
  陳笑大眼睛瞇得如同新月,嘴角揚起,“聽起來很不錯哦。你比我還能想。我還只是打算在瓊南那里搞個度假村呢。”
  陸景就笑,“那先按你的意思辦。讓胡文洸以瑞豐旅游的名義去辦。澳洲那兒讓馬飛先看著,有合適的小島先留意著。”
  他記得昆士蘭州大堡礁日后的海島都是只租不售。澳大利亞過幾年就會立法禁止私人購買和開發無人海島。現在倒是可以搶先出手。
  陳笑嬌笑著對蘇曉玉道:“小玉,你記下來。回頭提醒我和馬飛、胡文洸討論這件事。”
  蘇曉玉氣質娟秀婉約,穿著淡藍色的長袖連衣裙,將南方佳麗的小巧可愛彰顯無遺。和已經出任景華人力資源部部長的章文君是完全不同的風格。
  聽到陳笑這話,蘇曉玉拿著筆和本子記了下來,猶豫了一下,問陸景,“景少,要關注澳大利亞哪里的海島?是西面西澳洲的柏斯,還是東面昆士蘭州大堡礁附近的海島。”
  陸景詫異的道:“你對這個有研究?”
  蘇曉玉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平時比較關注旅游方面的信息。我看報紙上說柏斯是世界上最孤單的城市。”
  陸景笑著喝蜂蜜水,對陳笑道:“你覺得怎么樣?小玉看樣子很中意柏斯。”
  他倒是記起來,西澳洲在03年之后鐵礦石貿易發展起來后,柏斯發展的很快。現在過去投資不動產,絕對能大賺特賺。
  在推進陳創和入主江州鋼鐵的時候,陸景曾經在趙省長面前說過鐵礦石危機的問題。趙省長和大哥都曾分別向上面匯報過。共和國第一冶金集團已經在巴西著手布局。澳大利亞那里則是由于日系財閥基本控制了當地的礦石業務,根本沒法插進去手。
  但是,陸景卻是知道,三年后后FMG公司剛成立就在力拓、必和必拓的眼皮子底下,在西澳洲最主要的鐵石產地皮爾巴拉,兩大礦商初步勘探過放棄掉的地區勘探到巨量鐵礦石資源并迅速成長為澳大利亞第三大鐵礦石商。
  或許,他可以考慮在柏斯建立鐵礦石基地。在大哥向最高峰攀登的過程中,家世背景那都是基本盤,能夠在海外為共和國爭取到重大戰略利益必然能給大哥加分。
  旋即,陸景心里一笑,胡聯營都還沒應付過去,自己就考慮那么遠的事情,有些好高騖遠了。不過,是得抽空和陳創和談談。江州鋼鐵如果爆發產能,鐵礦石需求必然大增。到時候打著這個旗號去澳洲找礦石,想必不會引起日系財閥和力拓、必和必拓的警惕。
  陳笑笑道:“你都這么說了,我還能有意見嗎?那就定在柏斯吧。”
  蘇曉玉抿嘴一笑,悄悄的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陸景看著小姑娘興奮的表情,微微一笑。蘇曉玉大學畢業后,直接進入景華工作,兩年之后,被陳笑選近景華行政秘書組,今年年初擔任陳笑的助理。算起來也就二十四五歲的樣子。
  程建楓正好走進來,“景少什么事這么高興?”又和陳笑打了個招呼。
  陸景笑著和招呼他坐下,“正說到咱們景華高層聚會放在那里的事情。”
  程建楓微愣,笑道:“我正好要來向你和陳總匯報這件事。”
  “哦?”陳笑抿了口蜂蜜水,“你有什么想法嗎?”
  程建楓欠身接過蘇曉玉遞來的茶水,道謝之后,說道:“我覺得我們聚會的時間太短,很多事情都沒來得及溝通。我建議錯開公司周年慶典的時間,單獨找時間召開景華總經理級別會議,來協調整個景華系公司的資源。”
  他現在負責景華的運營部,負責產品運營,包括銷售、市場、營銷、品牌管理等業務。也是景華的高層。
  陸景笑著打個手勢,“這是個好主意。別的不說,光喝酒就受不了。”
  事實上,總經理級別的會議,每個月都會在景華總部召開一次,不過僅限于江州的三家公司:景華、景和、麗都酒店集團。
  程建楓笑了起來。陸景這是接受了他的提議。“景少,我打算將運營部搬到江州來。靠近總部方便協調一些。京城那里留京城分公司統一負責就可以。而且,江州這里福利這么好,我看得眼紅。”
  幾人都笑起來。
  景華員工在江州所享受的待遇除了提供住宿,飲食之外,還包括和zhèngfǔ相關各種服務都有便利。甚至,景華公司的車牌號都是單獨的號段。
  陸景笑著點頭同意,“正好說到這里,我打算組建大運營部,由你統一主管電子類產品品牌運營、營銷活動策劃等工作。為其他各公司提供品牌運營咨詢。”
  景華目前還專注于手機行業,但是未來的消費電子是3C融合的時代,所以景華絕對不會只專注于手機。現在先把架子搭起來,免得到時候慌了手腳。
  程建楓笑著答應下來。陸景做事的風格他現在摸得比較透:喜歡未雨綢繆,循序漸進,水到渠成。有時候看似閑棋一步,日后卻是馬上能用到。景華的路,陸景心中早有藍圖。
  ……
  江州市委市zhèngfǔ大樓里在午后靜悄悄的。顧玉成悄然走進胡聯營的辦公室里,在距離辦公桌兩米處停下來,“書記,我打聽清楚了。市里的常委都答應出席。據說趙省長也會去酒會露面。”
  胡聯營臉上帶著儒雅的笑意,慢慢的,語氣略有些低沉的道:“恩。電子百強榜的第二名,省里重視是應該的。我們江州市也要重視為這樣的企業。”
  顧玉成默然不語。他跟著胡書記也有段時間了。胡書記話里那絲復雜的意味他怎么可能聽不出來。
  胡聯營喝了口茶水,低頭看著文件。
  顧玉成悄然的退了出去,也沒問胡書記到底去不去?這幾天不少商人都削破腦袋想要擠到景華的慶典酒會里面去。似乎,這象征著在江州某種身份。
  胡聯營從案幾上翻了翻一疊請帖。他作為江州市委書記,各家公司的宴請肯定會按例送一份請柬給他。
  去不去那是另外一回事,送不送那就是態度問題。
  胡聯營找到景華那張請柬,時間寫的就是今天晚上七點,地點是漢寧區麗都酒店。琢磨下,拿起桌上的電話,“偉立,今天晚上你代表我去一趟景華的慶典酒會。”
  電話里劉偉立一陣錯愕。景華的酒會胡書記去什么?旋即反應過來,“好的,書記。”
  放下電話,胡聯營心情有些復雜。江州市委常委全部參加陸江弟弟陸景公司的四周年慶典酒會。這代表什么意思?江州市的干部們又會怎么看?
  有些人靠不住啊!
  …
  何路遙和打扮得青春靚麗的楊青青漫步在白沙井的小巷子里。突然手機音樂響起來。何路遙看了看號碼,眉頭不自覺的皺起來。
  楊青青好奇的看了眼,“不想接?”
  何路遙摟著她的腰,輕嘆口氣,“你那輛車沒買成,就是這個老孫沒有把事情辦好,不知道怎么的就得罪陸景了。我老頭子這幾天訓了我一頓,要求我和陸景搞好關系。”
  電話鈴聲停了,過了一會又響起來。
  何路遙琢磨了下,接起電話,笑道:“老孫,你還沒去襄水?”
  聽到這話,孫森林心里就涼了一截,道:“何公子,周宜偉要辭職去大商國際,你能不能幫我和陸先生說一聲,高抬貴手啊!”
  他最近很煩。金盛公司被江州市zhèngfǔ處罰,只能敗走襄水市。而最為倚重的副手周宜偉在此時竟想要離開公司。他挽留未果。聽話頭卻是因為陸景推薦他到江州某家地產公司任職。似乎條件比金盛還要好。
  何路遙想了想,笑道:“行啊。我晚上要去景華的慶典酒會,我會幫你說說。但是效果怎么樣…”
  “我明白,我明白。”孫森林忙感激的說道。
  收起手機,何路遙在楊青青臉上親了一口,哈哈一笑。他正愁怎么和陸景接觸,有這么個話題,不是正好嗎?至于孫森林的事兒,那就不是他要考慮的。
  楊青青嬌嗔不已的拍了拍何路遙。何路遙心情大好的攬著她走進一家精品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