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544 往事情懷

兩分鐘的時間都不夠陸景自己整理的。更不要說外面一地狼藉的客廳。
  方琴嬌軟無力的抬起頭,略微有些羞澀的問道:“要不要緊?”要是被吳璇發現了,可沒臉呆在江州了。
  陸景笑著吻方琴,“我去笑笑那邊的別墅見她。”希望笑笑別墅的酒窖里還有好酒。
  方琴柔柔的笑道:“這不成了欲蓋彌彰?”
  陸景在她臉蛋上溫柔的印了一口“總比堵在家強多了。我過去了。”說完,陸景穿了衣服到陳笑的別墅里去。
  看著陸景略有些狼狽的背影,方琴忽而也覺得有些好笑,嘴角浮出一個溫婉的弧度。
  五分鐘后,陸景在陳笑的17號別墅見到風塵仆仆的吳璇。酒紅色的針織衫,腰肢顯得纖細。卡其色的直筒褲,雙腿筆直而修長。脖子上圍著黑花紋的絲巾,順滑的長發披在肩頭,打扮的成熟靚麗又不失活潑。
  “咦,你怎么在笑笑這里?”吳璇奇怪的道。
  陸景眼睛都沒眨一下,“笑笑這里有好酒,我剛過來拿,你就過來了。”吳璇說是兩分鐘后到,卻是五分鐘才來。也幸好如此,否則西洋鏡就要被拆穿了。
  吳璇卻是笑盈盈的打量了陸景一會,將手袋放到沙發上,輕笑著坐到沙發上,“匯海大酒店準備五一重新開業,到時候你去京城參加開業典禮嗎?”
  陸景沒理會吳璇眼眸里藏著的嘲笑,將倒好的紅酒遞給吳璇,稍微琢磨了下。“可能去不了。”
  前幾天江州市書記辦公會的情況這幾天慢慢的傳了出來。他就算沒有刻意的打聽一些話也傳到他耳朵里來。據說江州現在有個說法:提副職找胡書記,提正職要找孫書記。
  正管干部的市委書記需要看副書記的臉色。不知道胡聯營聽到這話心里會是什么想法。肯定不是好的想法。因此。這段時間他不打算離開江州。
  “哦。”吳璇遺憾的抿了口酒。她是希望陸景能去參加。
  陸景坐到側面的方塊沙發上,問道:“既然匯海大酒店五一開業。你怎么現在返回江州?”
  吳璇就笑:“你今天狀態不太正常啊。還有五天就是景華的慶典。我身為景華的董事能不回來參加嗎?”
  “我忘了這個。“陸景笑著揉揉眉心。景華的4周年慶典是陳笑在籌備。這幾天分散在各地的高管以及元老也還沒有返回江州。他一時間忘了這件事。
  喝著酒,閑聊了會酒店的事情,吳璇忽然的打了個哈欠。
  看著正在掩嘴維護形象的吳璇,陸景微微一笑,看看表,已經是下午五點多,“看你累的,你先休息吧。改天我們在聊。”
  吳璇掩嘴笑道:“行啊。我就在笑笑這兒休息。這幾天都累得不行。晚上約你和笑笑一起吃飯。”
  陸景點點頭,幫杯中的紅酒飲盡。站起來,“行。你休息吧。”
  等陸景離開,吳璇有些愣神的從精致的手袋里拿出一個精美的檀木盒。她剛到江州,下飛機就來找陸景,是給他帶了禮物。不過心里生氣,就不想著給他了。陸景身上有女人的味道,他別墅里除了住在那里的方琴還有誰?
  吳璇幽幽的嘆了口氣,起身進浴室沖澡。她對陸景很欣賞,也知道陸景因為幫助下崗職工的事很欣賞她。這么些年出色的男人見過不少。但是能讓她心動的男子卻很少。
  她倒不是一定非得給陸景。只是想兩人的關系再進一步。想想她媽的婚姻。除了她以及破碎的感情世界,婚姻什么都沒剩下。她又不是一定要找個人嫁了。擁有一份感情,擁有一個孩子或許人生就完美了。她的人生也不是離了男人就活不下去。
  吳璇裹著浴巾,在落地鏡子面前擦拭著身上的水漬。看著鏡子里完美的身軀。雙峰挺翹。顫顫巍巍,雪白豐膩。纖細的腰肢,修長的美腿。二十九歲的自己已經是成熟的女人了。
  “都打折七折處理了。陸景你要對我好一點。”
  ….
  楚北國際大酒店的一間包廂里,觥籌交錯。劉偉立對一名中年婦女道:“賀姐。祝你生日快樂,越活越年輕。”
  中年婦女笑呵呵的喝了半杯。“偉立,謝謝你今天張羅啊。”
  劉偉立忙謙虛幾句。
  旁邊市團委的張主任心里就有些驚訝。她丈夫鄭陽亞剛才敬酒,賀姐這位市委書記的夫人可是只喝了小半杯。看來劉偉立這個副秘書長在胡書記眼中份量很重啊。
  胡聯營笑著對鄭陽亞道:“老鄭,漢北區這段時間發展得很快,你這個區長干得不賴。”
  鄭陽亞忙道:“沒有書記的正確領導就沒有漢北區現在的成績。”他這話也不算完全的拍馬屁。至少漢北區的地標建筑遠大大廈就是胡書記一手推動的。
  胡聯營笑著擺手,“私下里咱們不講套話。”說著舉杯示意鄭陽亞喝一點,無意的感嘆道:“生浩同志的年紀有點大了。”
  鄭陽亞心里一喜,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這句話意味著什么他很清楚。生浩同志就是漢北區區委書記李生浩。
  原來的區長齊克強本來是想等著接班的,但是李生浩這個人保守是保守,似乎在陸市長面前能說上話。齊克強沒能撬動他,后來市計委主任空缺,齊克強就跳到那里位置上去了。
  但是,李生浩的年齡到線,最多在漢北區區委書記的位置還呆2年。他還有足夠的時間。完全等得起。
  酒席散得早。九點鐘就散了。劉偉立送著胡聯營夫婦回江州市委常委別墅。通過別墅門口的時,兩名武警敬禮。權力的威嚴感油然而生。
  劉偉立十分享受這個禮節。應該過不了多久,他也能享受到這個待遇。他到江州來。目標很明確,就是江州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現任的市委秘書長吳禮曉是省委熊書記的人。
  他已經敏銳的覺察到。因為書記辦公會上的事情,胡書記內心里對熊派干部有些信不過了。他今天得加把火。
  回到家。胡聯營叫了劉偉立到書房里說話。胡聯營看著窗外厚重的夜色,點了支煙,把煙盒丟在茶幾上,“孟部長情緒怎么樣?”
  劉偉立自己拿了煙,點上,斟酌的用詞,“沒什么異常。”
  胡聯營微笑,沒異常那就是異常。“看來孟部長很失望啊!”
  江州最近那些傳聞,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提副職找胡書記。提正職找孫書記。嘿嘿,我到要看看,你孫雄志能得意到幾時。
  劉偉立知道,最近江州干部都把目光放到了即將空缺的一名副市長職位上,但是胡書記實際上在下一盤大棋。
  “書記,金盛公司的事我打聽清楚了。何書記的兒子在金盛公司擔任顧問。聽說周平從孫森林那里拿到了不少材料。任局長這個人…”
  胡聯營點點頭。市公|安局局長任廣金這人靠不住。事實上,倒向他的熊派干部都靠不住。和陸派斗爭沒什么問題,但是一旦陸江給的好處大于他給的好處,這些人就有可能倒戈。
  熊派干部中往死里得罪陸江的人都被清下去了。況且。政治上又哪里有永遠的敵人?
  還是得上自己人。
  “剛才路過時5號別墅沒亮燈吧?”
  劉偉立笑道:“沒有。聽說陸江的妻子胡瑩請假回京城了。嘿,最好別再回江州了。”
  胡聯營笑了笑。不置可否的點點煙灰。
  隨著返回江州的景華高層越來越多,陸景這幾天倒越發的忙起來。每天都在接待來匯報工作的人。周三下午,陸景在新豐公寓和劉一平邊喝酒邊聊著北美地區付費音樂網站的發展。
  flyscri音樂網站已經改名f6音樂網站。并與美國帝盟公司等mp3陣營的公司達成捆綁銷售的協議。不過相應的,瑞豐公司在f6音樂網站的股權被削弱至60%。
  而f6音樂網站內部還有聲音需要繼續削減瑞豐公司的股權。但是,當前互聯網音樂的發展還沒到鼎盛時期。陸景并不著急把股份便宜賣掉。
  手機音樂聲突然的響起,陸景看看號碼。抱歉的說了聲,走到窗戶邊接通電話。是郁揚的電話。
  “陸景。晚上有沒有時間吃頓飯?”
  陸景笑著答應下來,“行啊,你說地方。”
  郁揚就道:“那定在漢寧區的麗都酒店。”
  “恩。”陸景掛了電話,坐回到沙發邊。他感覺郁揚好像有事情要和他說。
  劉一平蓄了胡須,看起來很成熟穩重,微笑道:“我中午和馬飛、張梅、王燕東、呂浩進一起去中盛路美食城的樓外樓吃了魚。味道還是沒變。想起我們在景和那會兒在樓外樓慶祝,真是有些感慨。”
  陸景笑道:“你們這是憶苦思甜啊。等明天何夢瑤來江州我們去南陽街逛逛。孟漢生那家網吧,我看得很不爽,老早就想把它收購了。”
  劉一平呵呵笑起來。
  麗都酒店餐廳的包廂里,陸景見到了郁揚。許久不見,郁揚眉角間多了些沉靜的氣質,少了些往日沉郁消沉。
  上次在香港突然遇到沒有和他怎么聊。或許,方華天、黃哲先后死去讓他內心里的刺逐漸的淡了。
  小包間,兩個人吃飯也合適。陸景散了支煙給郁揚,笑道:“你回江州有段時間了,我們還沒好好聊過。”
  說起來,自己和郁揚的關系也破費思量。剛到江州那會兒,和他走得還比較近。后來,大哥和郁書記之間的斗爭,還有他好友王挺的父親被大哥擼掉官職。兩人的關系逐漸的淡了。
  現在則是因為唐彤和他是戀人關系,自然不會冷淡。但是要說親密無間那也不可能。
  郁揚接過煙,英俊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恩,很久沒和你坐下來聊天了。先說正事。”
  陸景有些詫異,點了火,輕輕吐出一口煙,微微點頭。
  郁揚低聲道:“最近胡聯營在師書記那兒走動得很頻繁,我爸最近在準備著什么。江州市的干部很可能要調整。”
  陸景眉頭挑了一下,抽著煙,消化這個信息。郁揚的父親郁行知是省委組織部長。他在準備什么可想而知。
  沉默了一會,陸景道:“這個消息,如果是我,我不會告訴你。”
  郁揚低頭笑了笑,“我們倆不一樣。我對政治沒什么興趣。”
  陸景點了點頭。郁揚這個消息來的很及時,很重要。
  郁揚又道:“我和唐彤的婚事,到時候要麻煩你在她爸媽面前美言幾句。”
  陸景就笑,“那你先得把你爸媽搞定才行。”
  郁揚也笑起來,“我爸媽早想我結婚。我這方面沒什么阻力。”
  陸景倒是有些詫異,琢磨了下說道:“我小姑那兒問題不大。但是我小姑夫是做學問的人,你最好第一次就要給他留個好印象。”
  見郁揚有些緊張,陸景笑道:“總的原則就一個: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抓住這個原則,保證過關。”
  郁揚笑著點點陸景,“我讓服務員上菜,咱們好好喝一杯。”
  陸景其實倒現在也沒搞明白郁揚和表姐唐彤怎么產生感情的。唐彤的性子多少有些叛逆,凡是小姑贊成的,她必然反對。和文靜一點邊沾不上。
  而郁揚之前的女朋友席雨嘉那可是文文靜靜的“林妹妹”,嬌柔明麗。不過,愛情這種東西也確實不好說。說不定,郁揚覺得受了情傷,打算找個互補類型的女孩。
  吃過飯出來,陸景坐車返回新豐公寓。在陽臺上看著璀璨的夜空,陸景抽著煙沉思。胡聯營果然是耐不住寂寞,要在大哥離開江州的時間里搞出點事來。
  得到省委支持的胡聯營,最終目的恐怕還是控制江州。那么目前那個空缺出來的江州市副市長位置恐怕不是他的目標。勞動省委組織部部長的大架,那只能是調整江州市委常委級別的干部了。
  陸景琢磨了下,拿起電話打給遠在京城的大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