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543 一條線

漢寧區麗都酒店的1號宴會廳里。悠揚的小夜曲柔柔的飄揚著。下午時分,景華國際學校籌備委員會在此舉辦內部成立酒會。
  已經到任的校長杜一波在章文君的陪同下穿梭在酒會現場。章文君介紹著職員的身份。杜一波則是微笑著和人握手、攀談。
  來賓都是景華公司內部日后和景華國際學校打交道的職員。包括財務、行政、內勤、法務等部門的高管和經理。
  陸景和方琴微笑著站在一邊低聲說著話。方琴穿著粉色的紗質長款襯衣,胸脯高高的挺起。寶藍色的修身牛仔褲繃緊,愈襯得臀部寬肥,長腿修直,散著成熟女人的韻味。
  “景少,方老師,這么悠閑呢。”宮少菲穿著黑色的小禮服裙過來打個招呼。她知道陸景很重視景華國際學校的籌備進度。她也是籌備委員會的一員。這件事辦得好,日后在公司內部晉升自然有保證。
  陸景笑著道:“這段時間辛苦了。”
  宮少菲心里舒坦,忙笑道,“應該的。”
  寒暄幾句,宮少菲離開。陸景和杜一波打了個招呼,便和方琴離開酒會現場。坐到方琴紅色的寶馬里,方琴欠過身,溫柔的幫陸景系安全帶,輕笑道:“景華的那些高管都不認識你嗎?怎么一下午都沒什么人和你聊天。”
  女人的香味縈繞在鼻間,陸景撫著方琴嬌美白皙的臉蛋,笑道:“怎么會不認識我?只不過沒人會來打擾我們。琴姐!”
  “恩?”幫陸景系好安全帶的方琴抬起頭。
  陸景雙手扶著她豐腴的身子,低頭溫柔的吻著她,香軟的紅唇,舌尖輕輕的撩過她的貝齒,“我幫你系安全帶吧?”
  方琴氣息有些亂,閉著眼睛道:“恩。”
  坐會到駕駛座上的方琴才知道陸景打得什么主意。一雙手順著肩頭輕柔的撫摸到胸口,修長的手指靈巧的按壓著她的乳峰,酥麻的感覺讓癢痕從那里傳遍全身。厚實的手掌再撫摸到小腹上,然后離開。
  方琴感覺手足都無力。她那里經得起陸景的撩撥。臉蛋緋紅,身體里里渴望的感覺沸騰起來。當陸景手指離開時,心里有些悵然若失。
  陸景俯身給了方琴一個纏綿的吻,“琴姐,我們回景華公寓。還能開車嗎?”
  方琴柔媚的看著陸景嘴角的壞笑,無端嬌羞涌上來,動情的感覺稍退,微嗔道:“等我緩口氣。”
  陸景笑了起來。
  車出了地下車庫,陸景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下起雨來。天陰沉著。漢寧路路邊的廣告旗被大風吹得亂舞。從后湖那里繞到理工東路時,雨滴已經變成了黃豆大。馬路上的行人都躲到路邊,偶爾有人濕漉漉的在大雨中狂沖。
  “等一下,琴姐,看到一個熟人了。”陸景突然出聲。右手邊環球雅思的外的臺階上正站在幾個避雨的行人。間中有三個女孩。左手的女孩個子略顯嬌小,五官精致,眉眼間相當漂亮,穿著桔黃色的外套,緊身的牛仔褲裹得兩腿修長。引得周邊男人不斷的看過來。
  “徐詠碧,要不要我送你們回學校。”陸景放下車窗大聲說道。嬌美的女孩真是徐懷觀的女兒徐詠碧。
  方琴溫婉的一笑。陸景就是喜歡沾花惹草。這個女孩很出色,雖然比關寧她們稍遜半籌,卻是比小漓還能吸引男人的注目。
  “陸景,真是好巧啊。”徐詠碧招呼兩個女伴一聲,舉著衣服袋子遮住頭,沖了幾步,拉開車門坐了進來。
  “我剛好路過這里。”陸景笑了笑,目光從她身邊的兩名女伴臉上滑過。心里微嘆一聲。“琴姐,去師南路江大南門那兒。”
  徐詠碧心里靈巧,笑道:“咦?你怎么知道她們倆是江大的學生。我可是美術學院的學生哦。”
  陸景微笑,聲音有些惆悵的道:“化工院的系花吳倩柔,我當然認識。”
  后面中間那個小麥色肌膚,一雙丹鳳眼尤其動人的女孩驚訝的掩住嘴。她沒想到這個男子認識她。所謂系花,那是因為化工院男生居多。她的容貌在美女眾多的江大并不算出色。江大的幾個校花可都是絕色美女。
  吳倩柔身邊帶著眼鏡的圓臉女孩無聲的掩嘴嬌笑,然后湊到吳倩柔耳邊小聲道:“倩柔,艷名遠播啊!”
  吳倩柔掐了好友蔡雪嬌一把,“你個死妮子。你不是天天想著釣金龜婿嗎?喏,這不是一個。寶馬哦。開到咱們宿舍樓下,夠你三個月的談資。”
  蔡雪嬌搖頭,看了坐在副駕駛座上默然不語的陸景一眼,咬著好友的耳朵道:“誰知道是不是吃軟飯的?駕駛座上那女人好漂亮啊。”
  片刻功夫,車便到了江大南門。一路送到化工院的女生宿舍樓下。蔡雪嬌正要下打開車門。
  陸景扭頭道:“等一會。”說著,從手包里拿出支票本,填了一張100萬的支票,又拿出空白的名片,簽上名遞給吳倩柔,“希望你的人生一路順風。”
  一車人都呆住了。這什么情況?
  要不是這輛寶馬車,吳倩柔幾乎以為這男子是個神經病。說著莫名其妙的話。
  蔡雪嬌憤然的道:“你什么意思啊?我們像壞女孩嗎?”她一眼就認出那是銀行的支票本。
  陸景邪氣的看著蔡雪嬌,“你也想要?”說著又填了一張十萬的支票,一起遞給蔡雪嬌。他對蔡雪嬌的性子很了解——拜金女。
  徐詠碧愣的不知道說什么好。陸景怎么突然發神經拿錢給兩個同伴。她可不像吳倩柔和蔡雪嬌那樣對陸景一無所知。她確信支票是真的,貨真價實。而且那張簽過名的名片比支票的作用還大。
  她爸已經進入陸景的圈子,對陸景的背景略知一二。毫無疑問,陸景絕對是江州這座城市里的頂級人物之一。他的簽名名片可以解決很多看似困難的問題。
  蔡雪嬌見陸景執意要給,臉上的笑容尤其可恨,挑釁的看了陸景一眼,“拿就拿。誰怕誰啊!”說著,用力的接過支票和名片,推開車門走到宿舍的臺階上。
  吳倩柔疑惑的看著陸景。
  陸景打個手勢:“什么都別問。就當沒遇到我。”
  三個女孩下車。目送紅色鮮艷的寶馬消失在雨幕中。剛才那一幕就仿佛是發生在夢中一般。但支票上那耀眼的幾個零卻是讓人心臟不爭氣的跳起來。
  路過的女孩都在不斷的看著三人,猜測那輛寶馬是誰的金
  主。
  徐詠碧無奈的笑道:“走吧。去你們宿舍說。”她知道,得和兩名好友解釋下。
  四個人的宿舍。另外兩名室友還沒回。坐下后,吳倩柔忙問道:“詠碧,這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感覺腦子不夠用。他是誰?”
  徐詠碧解釋道:“陸景是景華公司的老板。”
  “啊?”蔡雪嬌掩嘴驚呼,“那這錢是什么意思?”她剛才看了,給倩柔的是一百萬,給她的是十萬。
  徐詠碧搖頭,“我也不知道他什么目的。不過他既然給你們,你們拿著就是。應該不是壞事。”
  蔡雪嬌笑嘻嘻的親了支票一口,“哈哈,大款發神經。不要白不要。我現在也是小富婆了。倩柔,這下你不用愁你弟弟的事情了吧?”
  吳倩柔心里有些不安,“要不,我打電話給他問問?”她看到手里的名片,上面有號碼。
  徐詠碧勸道:“這個電話未必是他本人的號碼。你要是遇到困難再打吧。”
  “哦。”吳倩柔心里五味雜陳。家里已經很困難了。這筆錢能解她的燃眉之急。這錢她會還的。
  …
  回到景華公寓。方琴幫陸景拍了拍身上的水珠,又拿了干毛巾出來給陸景擦頭發,微笑道:“我原本以為你會招惹最漂亮的徐詠碧呢。”
  陸景笑著抱住方琴,在她臉蛋上吻了吻,“我招惹她干什么?她爸是建業市商行的董事、副行長。我手下得力的高管。琴姐,我說我以前認識另外那兩個女生,你信不信?”
  方琴柔笑著點點頭。陸景說的,她就信。
  陸景低頭找到她嬌軟的紅唇,憐惜的吻著。好一會,往事如煙的情懷才被壓住。“我說的以前不是指幾年前,而是我做過一個夢。在夢里面經歷了人生三十三年。我認識她們。
  吳倩柔家里有三個弟弟,生活很困難。蔡雪嬌性子不壞,但是奉行拜金主義。或許有難以啟齒的過去吧。她們倆最后都墮落了。后來,我遇到了她們,和她們有過幾次露水情緣。”
  方琴抱著陸景,頭靠在他胸口,溫柔的問道:“那后來呢?”
  陸景搖了搖頭,低聲道:“沒有后來。”
  前世那會他是付費消費。從來不談感情。他對這兩個女孩印象深刻卻是因為吳倩柔蜜處緊湊,可謂嬌娃。而蔡雪嬌床上表現很開放,很敢玩。
  幾次三人行之后,陸景偶爾會和她們聊聊天,是以知道她們的情況。他不敢保證蔡雪嬌是否會重復的走老路,但是相信吳倩柔有了那筆錢之后,應該會好好生活。
  生活,有時候是一個很沉重的字眼。并非所有的女孩都愿意做壞女孩。能偶遇到,也是一種緣分。幫了她們一把。路,最后怎么走,就要看自己了。
  方琴柔聲道:“那你夢到我沒有?”
  陸景撫摸著她厚實的肉臀,“琴姐,我說夢到你自殺了,你信嗎?”
  方琴的眼睛猛得有些濕潤,眼淚在打轉,輕輕的點頭,道:“我信!”如果不是陸景,那晚在永極夜|總會的事情會是她內心里揮之不去的噩夢。她必然會走上這條路。
  方琴心里柔情涌動,踮起腳尖,主動的吻陸景,“陸景,和我做那個。”
  她不說,陸景也會理所當然的將她的衣服剝光。
  四月底的下午很暖和。別墅里安靜的能聽到兩人漸重的呼吸聲。一件件的衣服飄落。陸景揉捏著她引以為傲、豐挺高翹的白乳。一手解開她牛仔褲的扣子,往下輕輕一拉。露出一條窄小的淺粉色內褲。
  輕輕的掰弄她的臀瓣,又用手指包抓起她的臀肉,捏搓起來,一松一緊就牽扯到兩腿之間的敏感處。
  方琴感覺自己那里溫熱濕潤。陸景纖細的手指真是靈活,在自己的大腿根部捻弄著,卻與那最敏感的地方差著分毫。一陣陣觸電般麻酥酥的感覺傳遍全身,四肢發軟,大腦一陣昏眩。
  身子敏感的不行。又糯又濕的液體涌了出來。身體扭動著,想讓那處最敏感的地方觸碰到那撩撥人心的修長手指。正意亂情迷著,突然身體一輕,被陸景抱了起來。
  軟軟的沙發上,陸景欣賞著方琴的嬌軀。白生生地身體透著成熟的豐美。陸景將方琴她的身體輕輕地展開在沙發上,俯身輕輕吻過去,用舌尖吻遍她地全身。
  陸景要分開那雙修直豐腴的美腿時,方琴軟軟的道:“我點怕。”
  “怎么了?”
  “很久沒做過,突然很在意自己的年齡。”
  陸景看著那戚戚的芳草地,有些雨露在毛發間斷泛著耀眼的亮光。輕聲道:“沒事。”
  方琴鼻子里恩了一聲。
  陸景輕輕的捏了捏她碩大的白乳,分開她的雙腿,緩緩有力的進去,直抵底端。沙發開始有節奏的搖動起來。
  ……..
  “我…”方琴滿臉潤紅,碎發粘著汗水覆在額頭,豐美的身子軟軟的靠在陸景懷里。仿佛人生所有的陰靄都消失不見。
  “你真是像頭狼樣…”
  陸景撫摸著她豐美的嬌軀,不時的抓抓那渾圓的肉臀,手感太好,“小漓和你說這個?”這時兩人已經到了臥室的床上。錦被覆蓋著兩人的身體。
  “葉妍說的。”方琴嬌羞的說道。
  陸景笑著親了親她的臉蛋。吃掉熟透的蜜桃感覺渾身通泰,正要再吃一遍時,丟在客廳里的手機響起來,鈴聲隱約傳來。
  “真是麻煩。”陸景光著屁股去客廳拿手機返回臥室。方琴看著那堅挺的豎起來,嬌呼一聲,“真大。”
  陸景也有男人固有的虛榮心,聽得骨頭都硬了三分。就在床邊耀武揚威的接了電話。
  “陸景,怎么這么久才接我電話啊?”吳璇在電話里說道。
  陸景笑了笑:“我有事啊。”說著,看了眼慵懶無力、嫵媚姿態的方琴。
  吳璇道:“我回江州了。我給你說說匯海大酒店的情況。你在哪兒呢?”
  陸景道:“我在景華公寓。”
  吳璇高興的笑道:“我兩分鐘之后就到。開瓶好酒招待我哦。”
  陸景捏著手機,就感覺頭皮發麻。這算不算被堵在家里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