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542 都要深挖

周末去云春的計劃未能成行。市委副書記孫雄志約了陸景周六在龍井度假村吃飯。龍井度假村從外面看起來只是一座頗具規模的農家大院。主體是一棟普通的五層樓建筑,里面卻是如同五星級酒店豪華。
  二樓的包廂寬敞而明亮,雅致的鏤空玻璃轉盤餐桌上放著四道小菜。孫雄志拿著筷子笑道:“我挺中意這里的大盤雞。汁濃香郁。聽說健康的食譜要求多吃蔬菜,我是難以做到嘍。”
  陸景吃著滑嫩的雞蛋羹,笑道:“吃的舒服就行。講究太多反倒不好。”
  孫雄志點點頭,道:“胡書記最近在抓市化肥廠的事情,國資委的一名副主任有些問題。景少,我覺得最近江州還是要穩一穩,不要爭鋒相對。”
  陸景舉杯示意孫雄志喝一杯,“你和周市長談過?”
  孫雄志道:“沒有。”
  陸景若有所思的輕輕點點頭。
  在江州干部眼中,副書記孫雄志、常務副市長周平通常被看著是大哥的左膀右臂。從職務上看,孫雄志作為分管人事的副書記,似乎分量要更重一些。但是孫雄志的意見,周平未必能聽得進去,特別是胡聯營最近盯著市政府這邊的人和事。
  “你和我哥談過沒有?”
  孫雄志沉聲道:“沒有。”
  陸景微愣,旋即明白孫雄志的意思,笑道:“我這兩天會約周市長喝茶。”
  孫雄志笑了起來,“咱們再喝一杯。”
  在市政府受到打壓的情況下,陸市長自然不能表態退讓。然而。得到省委支持的胡書記在江州揭蓋子,要擴大影響力。強硬的頂著、針鋒相對,并不能阻止他的動作。
  相反。還會給省里一些人落下口實。斗爭明面化是大忌。省委在博弈之后有可能以此為借口調整江州的人事。因此,最好還是采取柔和一點的方式。
  漢北區中心的洪發路上鞭炮聲“啪啪”的響著,營造著喜慶的氣氛。火紅的舞獅做著靈巧的動作,贏的陣陣喝彩。錦江餐飲集團旗下的第三家錦江樓在今天隆重開業。常務副市長周平出席剪彩暨開業儀式。
  小包間里,陸景、關寧、葉儀、蘇蕓、徐瓊、曹兵、余志成、江秋若品嘗著精美的菜肴。今天來參加開業典禮的嘉賓不少,不過錦江樓的上菜速度很有保證。
  除了陸景和余志成還是大三外,剩下的幾人都要大四畢業。話題自然而然的圍繞在畢業去留的問題上。
  葉儀會去云春。她在云春市白云山旅游有限公司里找了一份財務上的工作。算是和男朋友張勇在同一家公司里。蘇蕓去年十一月份就和景華科技園的一家公司簽約,會留在江州。徐瓊在星空網吧工作。曹兵畢業后進入時代在線工作。
  “秋若,你呢?應該會留在星空網吧吧?余小胖可是正在追你呢。”葉儀嬌笑著問道。
  余志成翻個白眼。他最煩人叫他余小胖了。張勇這小子夫綱不振。連累兄弟。
  江秋若看了余志成一眼,這事和余志成說過。當即,微笑著搖了搖頭,“夢瑤想讓我去云春給她幫忙。我打算去她那兒。”
  陸景啞然失笑。他記得席雨嘉好像已經被何夢瑤從星空網吧調了過去。屆時白云酒業、白云茶油、白云飲料三家公司開高管會議,不會一屋子都是鶯鶯燕燕吧?
  飯后,關寧她們打車回江大。陸景則是返回錦江樓,在一名黑色西服的女經理帶領下,來到錦江樓三樓的貴賓室。他和周平約好飯后聊一聊。
  見陸景進來,周平笑著迎了上來。和陸景握手,“景少,好久不見哇。”態度十分熱情。
  陸景笑著和他握手,“有段時間了。”
  穿著深咖啡色西服的章薇嫵媚動人。上了清茶,笑道:“你們聊。我去看看下面的情況。”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周平在自己面前并不避諱和章薇的情人關系。想來這是他處理人際關系的一種方式。和周平寒暄幾句,陸景進入正題。“金盛違反江州土地招拍制度的問題查得怎么樣?”
  周平微笑道:“孫森林今天已經被市局釋放了。”
  陸景微微有些驚訝,喝著茶笑道:“你不查了?”周平看架勢是要和胡聯營死磕。不太可能因為自己一個約他見面的電話就放棄。
  周平卻是神秘的一笑,從手包里拿出一張照片給陸景。“你看看這個。孫森林交代的問題。”
  陸景接過照片就愣了一下。照片上是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裙的美麗女子。皮白肉嫩,眼眸清亮。竟然是已經畢業的江州大學金牌主持人,楊青青。
  周平解釋道:“這個女人叫楊青青。在江州商學院的mba課程上和何書記的兒子何路遙認識。兩人關系密切。何路遙是金盛公司的顧問。何路遙前前后后為楊青青花了500多萬。資金都是從金盛公司賬面走的。”
  陸景把照片還給周平,心里微微的嘆了口氣。看來那天琴姐買的那輛紅色寶馬,何路遙原本是打算送給楊青青的。周平話里的意思很明白。金盛和江州市委副書記何晨有利益輸送關系。他挖到了一條大魚。
  江州此前盛傳金盛公司是劉偉立的關系,看來情況并非如此。顯然,金盛與何晨的關系要親密得多。
  “你打算怎么處理?”
  周平收了照片,笑道:“我打算和市長溝通一下。景少什么意見?”
  他本來是想借機把何晨打下去。那個副書記的位置,他可是有些眼饞。問題是現在陸市長不在江州。沒有陸市長幫他運作,就算他把何晨拉下去,那個副書記也未必能落到他頭上。所以。他有些躊躇。
  陸景也不避諱,他來找周平就是要談這件事。說道:“我的想法是抓小放大。當然,你先和我哥溝通溝通。以你們的意見為準。”
  周平沉吟了一會,微笑起來,“既然景少知道了,這點小事我就不打擾市長了。”
  陸景點點頭,笑道:“那這件事你和孫書記聊聊。”
  周平微怔,心里略一琢磨,有些明白過來。微笑著道,“行。”
  ….
  胡聯營最近心情很不錯。借著市化肥廠的事情,他拿下了幾個處|級職務。影響力在江州逐步擴大。金盛公司的孫森林安然無恙的走出市公安局。和他對著干的周平一無所獲。最近偃旗息鼓。
  不過金盛公司被周平按照規定處以罰款,還被禁止兩年之內參加江州的土地招標。作為房地產開發公司,這可是掐斷了金盛在江州的財路。預計金盛會退出江州去其他城市發展。
  “叮--!”桌子上的電話突然響起來。胡聯營看了看號碼,是省委辦公廳的電話,放下茶杯,接了電話。
  “胡書記吧?呵呵,是我,姚于山。”
  胡聯營笑道:“姚秘書長,你好啊!”
  他作為江州的市委書記。同樣是楚北省的省委常委。排名還在姚于山之前。當然,姚于山是省內公認最靠近師書記的人。他自然不會怠慢。
  姚于山低聲道:“胡書記,謝謝你了。”
  胡聯營一愣,旋即臉上恢復正常。輕聲道:“不客氣。”
  他哪里知道姚于山是因為什么事情謝他。但是這種順水人情自是收得心安理得。
  寒暄幾句掛了電話,胡聯營按了內線,將秘書秘書顧玉成叫了進來。笑呵呵的道:“最近江州都發生了那些事。你給我念叨念叨。”
  顧玉成是名三十多歲的青年干部,拿著熱水壺給胡書記桌子上的茶杯續了水。想了想。說道:“市政府那邊正在推行社會保障制度。強制性要求企業給員工交社保。一些企業叫苦不迭。”
  接著,又說了幾個市民熱議的話題。
  胡聯營點點頭。揮手讓一頭霧水的秘書出去。很顯然這些都不是姚于山感謝他的原因。想了想,胡聯營也沒放在心上,繼續批閱著文件。
  快下班時,組織部副部長、老干部局局長孟有望前來匯報工作。胡聯營走到待客區,溫和的笑著和孟有望握手。
  孟有望的履歷他很清楚。一個精明強干的干部,但是因為競爭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時鬧出桃色新聞,前途大受影響。這樣的干部,提拔重用是不可能的,但是用用卻無妨。況且,他需要借助孟有望來了解江州的一些人和事。
  孟有望頭發有些花白,看得出來最近一兩年過的不太舒心。匯報了一會工作,孟有望道:“書記,省里到江州掛職的陳市長好像要到期了。那邊準備提財政局局長范良才為市長助理。”
  胡聯營微微點頭,喝著茶水,微笑道:“有望啊,有心了。”
  孟有望頓時有些振奮,眉角都帶著喜色。又聊了幾句不相干的話題,方才微笑著離開。
  胡聯營微笑著喝著茶水,一口一口的抿著。這件事確實要好好運作才行。運作得好了將會使得他在江州的影響力進一步提升。
  市委市政府大樓五樓的小會議室里煙霧繚繞。橢圓形的會議桌邊依次坐著市委書記胡聯營,副書記孫雄志,副書記何晨,副書記、紀委書記譚承山。因為這次書記辦公會涉及人事問題,組織部部長陳史益列席。
  胡聯營看著正在介紹工業局副局長候選人的陳史益,喝水的頻率越發的慢起來。前天他和陳史益談了談,要求他調整組織部幾名副部長的分工。
  孟有望同志這樣正值壯年,又有能力的干部放在老干部局局長的位置上是對干部不負責任嘛。
  哪知,陳史益當場就給頂了回來:孟有望同志在江州干部心中的威望不高,不足以分擔更重要的工作。
  胡聯營為這事在辦公室氣得摔了杯子。你陳史益這是和市委書記說話的態度嗎?什么語氣!
  等陳史益發言完畢。胡聯營淡然的道:“大家都說說看。”不出意外,他提名的人選得以通過。
  胡聯營舒服的喝著茶水。放下杯子。準備發言,進行下一個議題。給胡書記添水的小張看到大茶杯里面的茶水沒一會就下了大半。心里有些咋舌,“怎么和老茶農一樣。”
  胡聯營微笑道:“今天研究市國資委班子的問題。市國資委的工作不扎實啊,很多干部職工向我反應國企改革的問題。果然在化肥廠上查出了蛀蟲。大家都談談自己的看法。”
  孫雄志抽了兩口煙,說道:“我覺得市國資委的班子還是戰斗力的。”
  胡聯營心里有些不滿。你說有戰斗力就有戰斗力?以他的身份自不能和孫雄志去辯論什么。眼睛看向何晨。
  何晨是熊為明圈子里的人。他上任江州之后,和熊為明的關系處的還不錯。熊為明的這些舊部全部都倒了過來。
  只要何晨支持他的提議,接下來的局面就好打開了。譚承山。他一向是不涉及他分管的工作就不開口。一比一,再加上他身為市委書記重重的一票,勢必能拿下國資委這個重量級的部門。
  感覺到胡聯營目光中的鼓勵,何晨猶豫了一下,說道:“自方同志在國資委有幾個年頭了。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自方同志就是國資委主任劉自方。
  胡聯營眼神就有些變了。何晨在夸劉自方,這是什么意思?
  何晨開始在胡聯營的眼神壓力下說的還有磕磕碰碰,到后面越說越流暢,把劉自方夸了一番后,總結道:“所以,我們不能因為市國資委某些同志出了問題就認為自方同志也有問題。國企改革,問題不能否認,但是成績要重視嘛!”
  話說到這份上,意思也很明了。他支持孫雄志的意見。不贊同調整劉自方的工作。
  譚承山笑瞇瞇的喝著水。胡聯營大概以為陸市長不在可以控制住書記辦公會,從而迅速的打開局面。嘿嘿,孫雄志這個人道行深著呢。
  胡聯營大口的喝著水。何晨突然倒戈是他怎么都沒想不到的。勝利的果實眼看就要倒手,卻不翼而飛。要不是養氣功夫在,胡聯營現在就想把杯子摔了。
  很顯然,孫雄志給他劃了條線。提名副手可以,但是調整市行局一把手的工作就不行。而他還想著提名副市長的人選,現在看來更加不可能。
  一杯水喝完,胡聯營壓著心中的怒氣,將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沉聲道:“散會!”
  說著站起來離開。后面的議題他也懶得管了。這會沒法開了。三個副書記,沒一個和他一條心,還開個屁得會!
  孫雄志沖何晨笑了笑,慢條斯理的收拾著筆記本、茶杯、鋼筆。
  何晨心里苦笑一聲,長嘆一口氣,離開會議室。他的麻煩還在后頭,熊書記肯定要質問他。
  但是,孫雄志前些天和他聊了聊何路遙在金盛公司擔任顧問的事情。他的把柄被孫雄志捏著手里,這讓他能怎么辦。
  只是,今天站隊之后,心里怎么沒來由的有些輕松感呢?難道自己內心里也覺得陸系的船穩一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