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541 打草驚蛇

江州大學圖書館三樓的閱覽室里,陸景翻閱著最新的報紙。在右下角的一個版面里找到了市化肥廠最新的報道。市化肥廠的事情因為市委書記胡聯營親自關注很快就妥善解決。市里出面安排幾十名職工重新就業。報紙上自然是很夸了市委書記胡聯營一通,為民做主的好干部云云。
  陸景就是一笑。胡聯營是拿化肥廠的事情做斗爭的彈藥,真要有幾分做事的心,他就該去下面走走。解決一些實際問題。
  昨天晚上和顧日輝吃飯時,顧日輝說市工業局一個副局長和接手化肥廠的老板沾親帶故,里面涉及內幕交易,紀委已經正式調查。胡聯營還打算繼續深挖。
  不過,陸景內心里并不怎么反感胡聯營最近的動作。
  國企改革中,國有資產大規模的流失,成批量的創造出真正意義上的億萬富翁群體。甚至,有無數官員參與進來分享這次得饕餮盛宴。
  胡聯營能殺一兩只“雞”,江州那些“猴子”大概會收斂些。
  周五,陸景參加研發部每周五的例行會議。會議后,周志龍道:“景少,聯信公司已經在景華科技園的楓葉園設立研發中心。申請景華授權的技術專利申請表已經報到了研發部的專利技術管理部門。”
  陸景笑著打個手勢,“按規章制度辦理就行。”
  他明白周志龍的顧慮。聯信是僅次景華的國產手機廠商。拿到景華的一些技術,很有可能研發出新的技術專利來。
  但是。景華既然有志于推動整個手機行業乃至電子行業的發展,就不能怕培養出競爭者。當然。自己有自信確保景華的技術優勢。
  很多時候,后面有一個追趕者,并不是壞事。
  “好的。”周志龍點點頭。心里有些緊迫感。腦子里想著待會在內部郵件里面要通知一聲。
  和已經升任微電子實驗室首席科學家的李大青聊了幾句,陸景坐電梯返回研發大廈頂層的辦公室內。窗外春雨襲來。窗臺上的美人蕉在雨中更顯得青翠欲滴。
  陸景點了顆煙,坐在辦公桌后才處理了2封郵件。門被輕敲兩下,吳璇笑盈盈的推開門進來,“好不容易找著你了。”
  她穿著時尚的梨色外套進來。外套里面是一件粉色的襯衣,胸部傲人的曲線若隱若現。柔和的性感女人味。下身則是白色的緊身褲。顯得青春靚麗。
  陸景雙手枕在腦后,靠在椅子背上,欣賞的目光從她傲人的胸部滑到圓柱般筆直渾圓的大腿上,笑道:“說的我好像很難找一樣。你又不是沒我的電話。”
  吳璇美眸橫了陸景一眼,坐到沙發上說道:“你眼睛就不能收斂點?我真擔心你上街被人當小流氓打了。”然后笑吟吟的反問一句,“你確定我給你打電話你就有時間?”
  陸景笑了笑。心說:我那里像小流氓了。我是光明正大的看你。不過熟歸熟,倒不好調戲她。
  他最近除了忙著過問蘇蘭電器上市籌備的事情。就是在陪幾個女孩。春天可是踏春的時節。吳璇要是給他打電話還真不確定是否有時間。
  站起來沖了兩杯咖啡,拿了一杯給吳璇,“有事找我?”
  吳璇喝著咖啡道:“我明天和張漓一起去京城。匯海大酒店那邊工期差不多了。我去看看。再就業服務中心的事你幫我關注下。”她雖然還是景華的董事、景和的總經理。但是現在主要的精力都在麗都酒店集團上。
  陸景笑著點點頭,“我會的。”
  化肥廠的職工攔住胡聯營車的事情在江州最近傳開。而吳璇不知道從哪個途徑了解到江州市里下崗職工的困境,決定搞一個掛在景華的名下的再就業幫扶基金幫助這些下崗職工。前些天還來征詢他的意見。
  陸景現在都還記得吳璇和他說這件事時熠熠生輝的眼眸。又黑又亮的眸子,異常的美麗動人。仿佛要讓人重新認識她一樣。
  國企體制改革在推動社會、經濟往前發展起了正面作用。但是。與之相對的,眾多國企職工被迫離開他們服務了半生的企業分流下崗,只獲得極可憐的補償,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維持。
  但是,國內的事情往往是:政府部門沒做好的事情。你幫他們做了,那是在打他們的臉。非但不能討好到政府的官老爺們。還要遭人忌恨。
  陸景雖然不怕這些事情,但有委婉的手段,也沒必要去得罪一批人。吳璇最后是以匿名的形式將資金捐贈給江州市里的下崗再就業服務中心。
  負責江州市下崗再就業服務中心工作的黎尚義五十多歲是全國人大代表,多年的老黨員,原市紡織廠的下崗職工。人品很不錯,是個信得過的人。
  他此前為市紡織廠的下崗職工到處奔走,還到景華做過工作。景華科技園也提供了保安、清潔、衛生等幾十個工作崗位。
  陸景正是因為知道黎尚義做了不少實事,才推薦吳璇將資金投給江州市下崗再就業服務中心這個半官方的組織。畢竟,這些事情還是要懷著一腔熱忱的人去做。
  當然,指望一個就業服務中心就能讓江州實現零失業率那太天真。
  江州這幾年國企改革下來,至少有十萬名國企工人需要轉崗。再加上每年畢業兩三萬大學生,江州每年需要提供六七萬個工作崗位才能逐步消化得掉失業人口。
  江州這幾年雖然發展很快,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子提供這么多工作崗位。更何況還有其他因素。像市紡織廠的下崗職工,大多是四十多歲,極度缺乏工作技能,要實現再就業很困難。
  閑聊幾句酒店的事情,說著麗都酒店在旅游旺季促銷打折的方案。陸景給吳璇續了杯咖啡。午后時分,窗外風雨漸微。春天清新的味道順著柔和的風吹到辦公室里。
  中途,吳璇接了個電話笑著告辭離開。陸景微微一笑,心里有些愉快。
  ……
  次日上午,陸景、關寧、方琴在明亮的機場大廳里送別張漓和吳璇去京城。隨行的還有吳璇的幾名助理。
  銀灰色的奔馳疾馳回江州大學。陸景突然接到陳國波的電話。陳國波語氣有些興奮的道:“景少,金盛公司的孫森林被市局經偵處的人帶走了。我聽到市里有風聞說是你要整金盛公司。”
  陸景微笑道:“我整金盛公司干什么?我有沒有涉足地產的想法。”
  顧日輝給他提過,江州有不少人給金盛公司說情。其中胡聯營與何晨的影子若隱若現。
  而常務副市長周平在市化肥廠的事情上吃了胡聯營的排頭。這件事的處理上自然是爭鋒相對。除了按照規定重新收回了漢寧區32號地塊,還會繼續調查孫森林。同樣也打算深挖。
  但是,這場較量中,陸景不太看好周平。常務副市長不掛副書記的話,和市委書記的差距那不是一般的遠。直接對話,周平很難討得好。
  陳國波呵呵笑道:“我想著也是。我這就去說那些亂說話的人。”
  辟謠?陸景腦子冒出這個詞,就覺得有些好笑。隨著立豐地產的興起。陳國波現在在江州的地產圈子里也算得上一號人物。大概說話效果很好吧!
  閑聊幾句掛了電話。陸景手放下來還沒握住身邊關寧的手,手機又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郁揚的號碼,略微有些奇怪的接通電話。
  “陸景,我在江州,有時間沒,我請你吃頓飯。”
  陸景就笑:“你都快是我表姐夫了,有事直說吧!”唐彤和郁揚的關系發展的很快。貌似,快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了。
  郁揚笑了笑,說道:“大商國際你還有印象吧!張天遠出來了。我準備幫大商國際拿下漢寧區32號地塊作為大商國際復出的第一戰。”
  陸景琢磨了一下,“資金夠不夠?”盯著那塊地的人不少?
  郁揚道:“問題不大。”
  陸景點點頭,“行。我知道了。”郁揚這個電話的意思很明確,就是希望自己幫他打個招呼,讓大商國際得到公平競標的機會。畢竟,張天遠進去過。有案底的商人,做正規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
  掛了電話,陸景握了握關寧的手。關寧抿嘴笑道:“怎么了?”
  陸景看著她秋水般的眸子,笑道:“我們下周末去看云春看油菜花好不好?我想起來現在是油菜花漫山遍野的季節,很漂亮。”
  關寧笑道:“你存心不讓我當好學生是不?周末正是復習的好時間呢。”
  陸景哈哈一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