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540 買車

周宜偉熱情的笑道:“原來是陸先生。我本來是打算將那車送給人做生日禮物的。我這人好交朋友。陸先生急需要,我等幾天也無妨。”
  他自然不知道陸景是那位。但是,自我介紹只報名字的人都是相當有份量人物的做派。
  其實,自我介紹的頭銜越長,什么中華xx協會理事,世界xx組織會員這樣的,越說明份量很輕。
  至于陸景這么介紹,他回頭找人打聽下就知道陸景是誰了。總不會是無名小卒吧!
  陸景見周宜偉的表現,就知道他不認識自己,笑了笑,“那我承周總一份人情。”
  閑聊著江州房地產發展的話題,那邊方琴和張漓試車完跟著戴經理返回。
  周宜偉識趣的停下話題,等著陸景去付款結賬。
  方琴見陸景笑著看過來,溫婉的笑道,“我自己來吧。”說著,從手袋里拿出錢包,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略微有些驚訝的戴經理。
  有關車款、優惠、裝潢、代理保險、車貸、驗車、掛牌的事情剛才已經和戴經理談妥。現在直接付款簽合同就好。
  戴經理忙甜笑著接過卡,“您稍等。”心里卻是嘀咕:這男的也太摳了吧。買車哪有女人付錢的道理?真是白瞎了這么個成熟明艷的女人,遇到這么“極品”的男人。
  張漓靈秀的眸子瞥了陸景一眼,小嫵媚動人。周圍一圈人表情都不太自然,指不定心里還說陸景吃軟飯呢。忍不住掩嘴吃吃的笑著。
  陸景倒沒覺得什么,對身周異樣的眼光淡然處之,對周宜偉微笑道:“周總,金盛過幾天可能要被查。要做好準備。”
  周宜偉心里正疑惑陸景怎么讓那個韻味十足的熟婦自己付賬。聽到這話,微微皺眉,狐疑的道:“陸先生,誰要查金盛?”
  陸景輕淡的看了周宜偉一眼,道:“周總不知道?”說完,微微一笑,就不在說話。
  打草驚蛇。既然碰上了,他倒是真想看看金盛后面有那些人。如果只有劉偉立的關系,金盛到江州來發展行事恐怕不敢這么高調。
  那天聽陳國波的口氣,似乎金盛的孫森林在李富亮面前很是得意了幾次。
  周宜偉看著陸景高深莫測的樣子,有些摸不著頭腦。想了想,走到一邊,打了個電話。
  他做事極為謹慎。這事還是要通知孫總一聲。不管真的假的,多注意總不是壞事。當然,用的是聽說的名義。
  不片刻,一樓大廳里搖搖晃晃的走進來三四個人,為首的是一名矮胖的中年人,醉醺醺的嚷道:“誰?老周,你說誰要查金盛?那個王八蛋,吃了雄心豹子膽。”
  正在大廳里選車的人和工作人員都看了過來。是誰這么粗魯,在這兒大聲喧嘩。
  周宜偉苦笑著迎了上去。他沒想到孫總就在附近和劉秘書長吃飯,正好就晃悠過來了。
  “孫總。剛認識的一個朋友說的消息。我就是提醒一句,您怎么親自過來?”
  孫森林醉笑著擺擺手,拍拍副手的肩膀,“剛好路過這里。哈哈,老周,我就欣賞你這點。給何公子的車買了嗎?”
  周宜偉道:“沒有。剛好和一個顧客看上的車沖突了。楊小姐的生ri還有幾天。何公子就讓了讓。劉總也保證這兩天會有新車來。何公子在里面和劉總聊天。”
  孫森林點點頭,這個何公子行事就是低調。你說你老子都是江州的副書記了,有必要嗎?
  “告訴你消息的人呢?我見見。”
  “在那兒。我去說一聲。”周宜偉看到陸景三人還在收費柜臺旁邊的待客沙發處說笑著,忙說道。
  孫森林揮揮手,“一起過去吧。”
  聽完周宜偉的介紹,孫森林噴著酒氣和陸景握了握手,斜眼道:“陸先生在那里高就?是你說有人要查金盛?”
  陸景有些反感孫森林居高臨下的語氣,淡淡的道:“我在那里高就就不說了。至于孫總對我的話有疑慮可以選擇不信。”
  孫森林嘿嘿笑了兩聲,伸出手指晃了晃,“陸先生,別看我喝得有點高,心里頭明白。你呢,虛架子,假大空。嚇唬我是不是?”
  剛聽老周說了,這小子陪女人來買車居然是女人自己付錢。顯然是個裝模作樣的貨色。
  陸景笑了笑,“恩。嚇唬你的。”
  正在幫方琴看購車合同的張漓奇怪的看了陸景一眼。偷偷的一笑,嚇唬人都說的這么自然呢。湊到方琴的耳邊嘀咕著。方琴掩嘴而笑。
  孫森林不以為然的一笑,“你叫陸景?我給劉秘書長打個電話確認下你的身份。要是劉秘書長都不認識你,我看…,嘿嘿。”
  電話很快接通,孫森林道:“劉秘書長,我打聽個事兒。有個叫陸景的小伙子說有人要查我的公司啊,您知道這個事嗎?”
  劉偉立一愣,默然不語。他在衡量要不要保金盛。陸景說要查金盛,那十有**是真的。
  孫森林譏笑著看了看陸景。劉秘書長都不知道你是那位。看看,被我拆穿了吧。這年頭,喝酒有假酒,做人有假人!
  陸景沒理會孫森林,坐到方琴身邊看她簽字。娟秀的字體,有點婉約的風格。簽名極為漂亮。
  果然和陳國波所敘述的形象差不多。囂張,強勢,肆無忌憚的行事風格。換個人,就算確認自己說的是假話,難道會有人較真嗎?
  孫森林等了半響,電話里劉偉立道:“老孫,做好自己的事情。要相信zhèngfu是公平公正的。恩,就這樣吧。”
  孫森林愕然的拿著嘟嘟空響的手機。這,這是什么意思?來真的?難道這青年說話是真的。那他有是哪位?
  做生意的自然最怕zhèngfu來查。誰的底子都不干凈。真要較真起來,企業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孫森林額頭就有些冒汗。酒,頓時醒了七分。
  周宜偉見孫森林失魂落魄的模樣,提醒道:“孫總?”
  孫森林干著嗓子道:“去幫我問問何公子陸景是哪位?請他出來。快去!”
  陸景這邊辦好事情正要離開。孫森林快步走上前,賠笑道:“陸先生,能不能麻煩你稍等下。”
  看到孫森林前倨后恭的態度,陸景就道:“孫總有什么見教?”
  孫森林心里叫苦。大哥,是你有什么見教啊!臉上笑得越發謙和,“不敢,不敢,有個朋友和您見見。”
  陸景看到方琴掩著鼻子,顯然是孫森林身上的酒味太沖,說道:“行。孫總,你身上的酒味很熏人。”
  “是,是!”孫森林連忙退開幾步。
  陸景對方琴道:“琴姐,你和小漓去車里等我?”
  “不要緊,我們等你一起。”方琴溫柔道。
  一樓總經理辦公室里走來三人。為首的是名濃眉大眼的青年,大約就是孫森林嘴里的朋友。周宜偉身邊的中年人應該就是東海貿易公司的劉總。
  大眼青年走近,微笑著伸手,“景少,你好。我是何路遙。在老孫的公司里掛了個顧問的名頭。景少怎么和老孫開起玩笑?”
  幾句話就說明。老孫是我罩的。
  陸景笑著和何路遙握手,“不算是玩笑話。”指著周宜偉道:“周總讓了輛車給我,我提醒一聲。”
  何路遙是江州市委副書記何晨的兒子。孫森林還是有些本事的,居然搭上了何晨的線。公司顧問這種東西,掛名不干事的職位。作用嘛,眾所周知。比如現在。
  而十年之后,那些大型的跨國公司更是熱衷于聘請一些官場二代子弟擔任顧問來打通某些關節。
  周宜偉這時候那里敢居功,苦笑道:“陸..,景少,車是何公子訂的…”
  “哦?”陸景頗為玩味的一笑。那輛紅色的寶馬明顯是適合女士開的。何路遙準備送給誰?
  何路遙嚴厲的瞪了周宜偉一眼。
  周宜偉連忙收聲,悄悄的退后一步。感覺好像做錯了什么。但是又不明白是錯在什么地方。
  何路遙微笑道:“我準備送給我一個表姐的生ri禮物。”
  陸景點頭,笑道:“那我得謝謝何少了。改天我們再一起喝茶。”
  何路遙微微點點頭。不敢陸景信不信他的解釋,解釋一句就夠了。
  等三人遠去。孫森林抹著汗問道,“何公子,這位是?”他現在還沒搞明白陸景是哪位。
  “陸市長的弟弟。親弟弟。”何路遙嘆口氣,沒想到讓個車,都能讓出事來。他自然不會相信陸景的話。很顯然陸景是要整孫森林。
  “老孫,做好被檢查的準備。結果我會盡量爭取讓你損失最小。總要讓他出口氣。”
  “好的。”孫森林沮喪的道。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光,沒事跑東海貿易這兒來干嘛。喝了兩口黃湯就找不到北了。
  …
  紅色的寶馬平穩的駛向中盛路的美食城。張漓坐在陸景身邊,掩嘴嬌笑道:“小景,你沒看方姨付錢時,那些人看你的表情。”
  陸景笑著摟住她。新車有些異味,她身上的香氣卻是遮住了那些味道。“什么表情?”
  方琴打著方向盤笑道:“吃軟飯的唄。”說著,自己先笑起來。
  陸景微微一笑。方琴的車開的很平穩。他倒是想起遠在美國的董冰,那紅色的寶馬開的就如同烈馬一樣奔放。怒放的青chun般!和方琴完全是兩種不同的風格。或者說董冰開車就是她獨有的風格。
  漢寧路的一個十字路口。交通被堵住。人聲鼎沸,似乎發生了一些事情。外圍聽著幾輛jing車。jing燈閃爍著。路牙上不少人圍觀。
  不大會,幾名交jing拉著標識過來,要求過往的車輛繞行。
  方琴停下車,問道:“陸景,這里有小路繞過去沒?”
  陸景道:“左拐,那個小胡同繞進去,可以繞到白沙井那邊去。”
  第二天,陸景接到占偉濤的電話,得知昨天漢寧路被堵的原因。市委書記胡聯營去溝縣視察,消息不知道怎么的透了出去。市化肥廠改制而組合優化下崗的幾十名職工攔路,將他堵在漢寧路上。
  “胡書記已經召集相關部門的干部開會,要求一定要解決化肥廠職工的問題。周市長被他批評了。”
  陸景點點頭。國企改制中,中小型國企大部分都是破產。而下崗職工的問題也成為城市執政者頭疼的問題。實際上,下崗職工的問題早幾年就存在。只是從來不會見諸報端。
  胡聯營借機“燒火”了。未完待續。)(,..cc,或且百度輸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