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38 挖坑埋人

陸景連續幾天都在陪著張漓在江州四處閑逛著。有時候會拉上要做好學生的關寧一起。中間,幾人一起在陳笑的別墅里聚餐了一次。
  到四月六日下午,陸景接到莫心藍的電話,“陸景,我決定了。我們見面談吧。”
  推開白沙井一間幽靜咖啡館的玻璃門,陸景緩步走上二樓。莫心藍正坐在明亮玻璃窗地小圓桌旁喝著咖啡。鑲嵌彩色珍株的坤包壓在玫瑰紫地圓領小西裝外套上。幾個紙袋放在手邊的椅子上,似乎剛剛從商場里出來。
  陸景坐到圓桌邊,指著紙袋笑道:“一個人逛街?”
  莫心藍將西裝外套放到身邊的椅子上,笑道:“你說呢?都忙得很。就我一個閑人。杜一波來江州了?”
  “昨天到的。我昨晚和他大致的聊了聊。待會去清動鎮看學校的建設進度和選址。”陸景點了杯咖啡,微微靠在椅背上。
  居高臨下的看向窗外。四月花開,春光明媚之際,窗外街上地少女春裝色彩斑斕。
  “哦?那你們談的不錯。我一會也去看看。老實說,我也有些好奇。”莫心藍笑著喝著咖啡。
  陸景點點頭,“行啊。到時候,你給提點意見。我花高價請英國的一家設計學院設計的校區。”
  莫心藍微微一笑,“你還挺上心這個學校的。”說著,喝了口咖啡,“陸景,我不會撤資藍羅通信。同時,我也不需要在蘇蘭電器上市的過程中拿好處。”
  陸景略微有些詫異。旋即又明白過來,笑道:“你要我欠你一個人情?”
  莫心藍笑兮兮的道:“怎么樣?”
  她和父親溝通過。可以幫陸景,但是不需要得罪嚴景銘。就算日后嚴景銘有所察覺。但是莫家也是嚴重虧損,嚴景銘自然無話可說。
  陸景抿了抿咖啡,琢磨了一下,點頭道:“行。”
  “成交。”莫心藍笑吟吟的伸出修長白皙的手。
  陸景輕輕的握了握。
  景華國際學校的選址在清動鎮的西邊。離積西鎮中心大約半小時的車程。一共占地1000畝。一座低矮的小山被劃入進來,教學樓會依山而建。
  陸景和杜一波、江祺廣、莫心藍幾人抵達學校時。機器正在轟鳴著工作著,幾棟半拉子的大樓拉著青色的帷幕。
  杜一波是名帶著眼睛的斯文男子。身材中等,面相很容易給人好感。他的普通話字正腔圓,對陸景笑道:“等這里建成之后,肯定能成為一方樂土。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始工作了。”
  陸景微笑道:“杜校長的熱情讓我感到振奮啊。我們去學校籌建的總部看看。”
  杜一波已經基本確定會來江州擔任景華國際學校的校長。只等他從新加坡管理大學辭職后就可以和景華簽約。
  順著整潔的水泥甬道往山腳而去。一棟五層樓高的深色四方洋樓建筑在樹林深處。
  目前負責學校建設進度的是宮少菲。穿著西服職業套裝,將陸景一行人讓到辦公室里。
  相互介紹了一番,寒暄幾句后,宮少菲道:“景少,關小姐和方老師她們剛才來過。”
  “哦?”陸景有些奇怪,剛才來的時候并沒碰到她們。拿起手機撥了關寧的號碼,“關寧,你在哪兒?我剛到景華國際學校。”
  關寧清脆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啊。剛好錯過了。我們在石橋上看風景。你要不要來?”
  陸景笑道:“你們先玩吧。我一會和你們聯系。”
  “行啊。”關寧掛了電話。掛電話的時候,還能聽到張漓的笑聲傳來。
  陳國波到學校籌建大樓時,陸景幾人正在學校規劃的實景沙盤處聽宮少菲介紹景華國際學校的詳情。
  景華國際學校分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四個部分。每個部分都有獨立的進出入口。有獨立的教學區、活動區、食堂、宿舍樓。
  幾人不時的輕松討論幾句。
  “景少,好久不見。”陳國波和陸景握了握手。陸景笑著遞了一支煙給他。“老陳,又黑了不少。”
  景華國際學校的承建方就是立豐地產,陳國波作為負責人在江州專門負責這件事。
  陳國波嘿嘿一笑。和陸景走到窗戶處。點了煙,吸了口。說道:“景少,有件事不知道當不當說。”
  陸景抽著煙道:“什么事?”
  陳國波咧嘴笑道:“雅湖置業的李富亮最近被人欺負的挺慘了。想讓我介紹他和你見面。漢寧區有塊地以暗標的方式競標,結果被金盛開發控股公司暗箱操作拿走。金盛的老總孫森林在那塊地開始建設的慶祝酒會上嘲諷了李富亮一番。”
  陸景聽的皺眉。土地招拍制度是大哥主推的一項制度。隨著江州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以及國家放開商品房住宅的政策,江州的土地越來越值錢。為了增加市政府收入,同時避免土地以過低的價值出讓,對江州的土地出讓采取招拍的方式出讓。
  “金盛什么來頭?”
  陳國波道:“據說是市委副秘書長劉偉立的關系。”
  陸景不動神色的點點頭,心里有些吃驚。劉偉立性格強勢歸強勢,但看起來并不想吃相難看的人。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李富亮那兒你回個話,我暫時不見他。讓他有問題按照正常渠道向上面反映。”
  陳國波笑著點點頭。這句話看似有些官腔,也像是拒絕的意思。但是,那要看什么人說。陸景要是關注這件事,李富亮未必不能討回場子。就是不知道李富亮有沒有膽子把事情捅破。
  和陳國波在窗戶處抽著煙閑聊。那邊莫心藍三人還在討論著辦學的事情。差不多到下午四點時。一行人出了景華國際學校。
  整潔的水泥道兩旁不時的有些鳥啼,在春日里顯得生機勃勃。莫心藍對陸景道:“陸景,你這兒搞的挺不錯的。”
  陸景笑道:“你要有興趣可以進入校董事會擔任獨立董事。”
  莫心藍撩了下長發。燦然一笑,“那說定了。”
  陸景點點頭。
  車剛上開發區大道。陸景正琢磨著金盛的事情是不是江州有些人打算趁著大哥不在江州搞事情。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了看號碼,新信手機董事長劉緒作的電話。
  接了電話。劉緒作的聲音傳來,“呵呵,景少,晚上有時間沒有?我請你吃頓飯。有點事情和你商量。”
  陸景琢磨了下,道:“行啊,劉總。你說地方。”
  在江州諸多手機廠商中,擁有手機牌照的新信公司是景華的堅定支持者。在it周刊的統計排名中,主營中低手機的新信公司能排到第9位。在劉緒作明確說有事情找他的情況下,這頓飯到不好推了。
  劉緒作將晚餐的地點放在了楚北國際大酒店的自選餐廳里。橘黃的長臺上放著各做海鮮、肉類、甜品、蔬菜、面食、湯等等精美的食物。
  白色的桌布干凈雅致。陸景喝著雪梨銀耳湯,笑道:“這地方不錯。”
  劉緒作就笑,“景少說不錯,那就是很好了。”說著,拿餐巾擦擦嘴,“聯信的宋總委托我傳個話,他想和你見面,談談聯信和景華合作的事情。”
  陸景微愣,然后微微點頭。“行啊。合作我是歡迎之至。”
  劉緒作心里微舒一口氣。他先前欠了聯信一個人情,這時候不得不還上。“那我打電話請宋總過來?”
  陸景就笑,“敢情宋選鋒就住在楚北國際大酒店啊?”
  劉緒作笑道:“宋總說越快越好。我琢磨以景少的氣度,肯定會見見他。所以把吃飯的地方放到這兒了。”
  陸景笑著搖搖頭。
  宋選鋒穿著黑色的西服單獨來到餐廳。神情有些疲倦。熱情的和陸景握手。“景少,以前的事多有得罪,請你見諒。”
  陸景有些詫異他的低姿態。輕淡的道:“宋總太客氣了。”
  宋選鋒微微點頭,“我想和景少聊聊聯信公司能否拿到景華i2系列手機模組的事情。”
  景華i2系列手機就是低端手機i201以及后面出產的一系列低端手機。
  劉緒作笑著站起來。“你們聊,我去取點食物。”
  等劉緒作離開。陸景道:“手機模組的事情你派人和楊顯談就行。賺錢的生意上門,我很少拒絕。”說著,喝口湯,“宋總是商界前輩,有些禮數我當不得。是不是先給我揭開謎底比較好?”
  宋選鋒苦笑。你什么時候把我當商界前輩看待過?
  “計委內部已經討論過,明確不支持我們幾家國有企業搞手機產業聯盟。”
  陸景心里一動,微微瞇著眼睛,有些明白了。宋選鋒是發現自己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要大,能左右到計委的決策。所以前來低頭。國有企業的負責人都是任命的,他是擔心和自己結仇。
  宋選鋒離開座位,借口去取食物掩飾心里的難堪。
  陸景笑了笑,悠然的吃著面筋。不時的發著短信。
  沒一會,宋選鋒和劉緒作說笑著返回。陸景心里暗暗點頭,宋選鋒確實是個人物。這么快就調整好情緒。
  閑聊幾句,宋選鋒道:“我這些天來回跑倒是有些收獲,似乎景華有些技術并沒有限制景華科技園的企業轉讓給第三方使用。這倒是讓我有些奇怪。”
  據他所知,聯科就是通過第三方授權的方式拿到不少技術。他甚至懷疑,聯科名下極有可能有控股的公司進駐到景華科技園。畢竟,景華承諾放棄基于其專利技術上衍生出來的技術專利。只要研發出新的專利,就可以授權給聯科使用。
  陸景微笑道:“劉總怎么看?”
  劉緒作吃著烤肉笑道,“景少總不會說是景華法務部門失誤了吧?”從景華公布諸多技術專利開始,他大約也能猜測到一點,但是謎底還是留給陸景來揭曉比較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