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536 老狐貍吃癟

“嘭1茶杯摔在書房的地板上發出一聲脆響。計委的高新技術產業司陳副司長剛接了一個來自楚北省的電話。心里的火再也憋不祝
  江州有人口出狂言,說他一個司長的話沒什么份量。
  計委的衙門,中央委員來跑項目都只是個板凳待遇。他就算是個副司長,下面地級市的市委書記來了也要尊重他。一個黃口孺子竟敢藐視他。
  你大爺的!
  陳副司長怒氣難平。
  “咯吱”一聲,房門被推開。愛人從門外進來,“這是生的哪門子氣?”
  陳副司長擺擺手,“你別管。”說著,暗自里琢磨起來。
  劉勇志坐在寬大的老板椅里,點著煙,聽著眼前下屬的匯報。
  “主任,小陳前段時間建議信產部屬下的幾家電子企業組建一個手機產業聯盟,結果被人說份量不夠。小陳在我那兒鬧了情緒。不說小陳心氣難平,我心里想著也覺得很不舒服…”
  劉勇志笑了笑,點點煙灰,“心氣難平是好事。是干事的態度嘛。郁主任去楚北的調研的名單定了?”
  計委排名第三的副主任空缺,自己要爭一爭。而部委里面呼聲較高的郁天又呢?他又是怎么想的。
  “還沒有。”
  “那讓小陳去江州看看。”
  等下屬出去后,劉勇志思考了一下,撥了楚北省的一個電話。
  三月底,計委副主任郁天又帶考察組來楚北進行為期一周的考察。主要考察國有資本從一般競爭性行業中退出的情況。
  而江州的支柱產業手機行業也臨時被加入考察范圍。
  長長的車隊。風馳電掣的行駛在江州市的大街上。車隊最前面是嘯的警車。一長溜的奧迪疾馳。說不出的氣派威嚴。
  景華科技園區的主要進出口有帶著臂章的制服警察肅立。這里已經封路戒嚴。
  景華園研發大廈頂層裝修豪華的辦公室里。玻璃帷幕倒映著天上悠悠白云,隔著落地玻璃窗可以見到樓下如茵的草地。三月底。春天的氣息已經逐漸濃厚起來。
  陸景翻看著手里的傳真件。這是莫心藍傳給他的辦學人選。
  杜一波,美籍華人。42歲。少年時期在新加坡渡過,后前往美國就讀高中。現供職于新加坡管理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他有興趣到國內來創辦一所私立學校,培養孩子的興趣和天賦。
  新加坡管理大學?好像是新加坡國內排名第三的公立大學吧!陸景放下傳真件,微笑著喝著咖啡。莫心藍在香港、東南亞一帶還是很有些人脈的。
  陳笑笑盈盈的推開門走進來,“我的景大少,你還真沉的住氣。郁主任的車隊已經到了路口。我們得趕緊下樓去迎接了。”
  陳笑穿著米色的外套,粉色的格子襯衣。打扮的精致迷人。白色的直筒褲,將一雙纖細修長的美腿盡致的勾勒出來。
  陸景笑著摟住她,在她頸脖處嗅了一口。“見多了就沒什么。走吧。”
  見陸景沒放開環著她腰間的手,陳笑就笑,“你打算摟著我出去啊?”
  陸景放開她,在她小翹臀上拍了拍,笑道:“怕不怕?”
  “你不怕,我就不怕。”陳笑揚起頭。
  陸景笑了起來,和她并肩出門。
  郁天又個子不高,人很精瘦,額前的頭都已經掉光。露出油亮的腦門,氣質倒是文質彬彬。笑瞇瞇的和陸景一眾景華高層握手。
  陪同他視察科技園的是常務副省長張炎直和省計委主任胡林等干部。
  景華園研發大廈,窗幾明亮的會議室里,鮮花簇擁。楊顯代表景華向前來考察的計委副主任郁天又做著匯報。
  郁天又不時的問幾句。氣氛很融洽。
  座談會結束后。已經是將晚時分。周遭天際紅霞染透的暮色絢麗多姿。研發大廈樓下,郁天又招手道:“陸景,來我車里。”
  陸景笑著坐到郁天又的奧迪車里。車門阻隔了身后一大片羨艷的目光。
  郁天又笑呵呵的遞了一支煙給陸景。“江州的手機產業發展的這么好。再搞個條條框框限制有些不倫不類。手機產業聯盟的事,我這次回去會做一個結論。”
  陸景接過煙。微笑道:“這對景華而言是個很大的利好消息。”
  郁天又就笑,“國有企業在資金密集型。大項目研制上有優勢,但是在一些民用技術行業還是要逐步規范有序的退出。手機這個行業,我看還是放開讓民營企業來搞,計委把好準入的關口就行。”
  陸景笑著傾聽。
  郁天又是學院派圈子里的干部,和林忠學私交不錯。現在中央對待非公有制經濟的態度也與往日迥然不同。在一些領域支持公與非公經濟體平等競爭、互相促進。
  郁天又愿意在計委為景華說話,一方面是他的政治理念,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和劉勇志競爭計委第三副主任的較量中,他需要得到陸系的支持。
  ……
  夜色沉寂。省委常委院中15號別墅里。省委秘書長姚于山接了一個電話,所有所思的放下電話。
  老實說,計委副主任郁天又突然到楚北來考察著實牽動了不少人的心。省里面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不過,今天他突然視察景華科技園,卻是把目的給漏了出來。
  竟是專門下來給景華公司撐腰的。
  姚于山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撥了京城的一個號碼,“劉主任,郁主任可能會對手機產業的一些政策表態。他今天剛剛視察了景華公司,還和景華的負責人陸景談了一會。”
  劉勇志皺起眉頭,“就為了這事下江州?”
  姚于山胸有成竹的道:“**不離十。”說著,又笑道:“你派下來的那位陳司長很得力吧。他應該拿到不少景華的資料。”
  劉勇志笑道:“呵呵,有第一手的資料就好說。老姚,謝了。”
  掛了電話,劉勇志遠沒有剛才說的那么輕松。電子產業是屬于他分管的領域,郁天又要是打算在這個領域的工作上做文章,那是擺明態度準備和自己直接競爭第三副主任。
  “得穩一穩,看他做出什么文章。”
  參加完楚北省委省政府組織的經濟界人士和計委考察組聯歡的酒宴之后,陸景和陳笑坐車離開楚北國際大酒店。明天計委考察組就會返回京城。
  夜空繁星點點,車從開發區大道返回景華公寓。陳笑臉頰紅撲撲的,靠在陸景的肩膀上。一股股清香不斷的傳來。
  漢北區的地標建筑——遠大大廈燈火通明。蘇遠怎么會給胡聯營做政績工程?說不定他岳父熊為明和胡聯營暗地里有交易。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齊克強的電話。江州市原計委主任宋朝明調任云春市委副書記,齊克強從漢北區區長的位置上升任市計委主任。
  “景少,那個陳司長有點不對勁。這幾天一直再收集景華的資料。我看他要出幺蛾子。”
  陸景笑道:“沒什么。讓他收集吧。”
  陳司長就是那個在建業鼓吹手機產業聯盟的副司長。陳副司長大約是憋了一口氣,要做點文章。但是,他卻是不知道郁天又的態度是支持景華。
  而郁天又和劉勇志之爭,根本不是他這個小人物幾篇文章所能影響到的。
  齊克強笑笑,“那是我多慮了。”
  車到景華公寓。陳笑開了門,打開空調,將身上的大衣掛在落地衣架上,露出今晚的黑色露肩晚禮服裙,有些冷艷的性感。
  “陸景,那個手機產業聯盟你打算怎么處理?我聽說聯信的總經理宋選鋒還在江州活動,這幾天見了不少手機公司的負責人。”
  陸景摟著陳笑道:“手機產業聯盟的事兒要泡湯,等郁主任返回京城就會有結果。至于宋選鋒在江州活動,不用管他。景華手里捏著手機組件的供貨權以及專利權,他拉不到盟友。”
  陳笑嬌笑道:“你倒是挺自信的。”
  “那當然。”陸景笑著撫摸著陳笑的香肩。細膩的肌膚如同瓷器。陳笑的身材嬌小,一字鎖骨顯得有些明顯,有著別樣的性感。
  洗過澡后,臥室柔軟的大床上,陸景一次又一次的將陳笑推到極致。
  三月三十一日,計委考察組返回京城。旋即,黨內某著名刊物上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虛報數據對國民經濟的危害。文中指出江州某電子企業拋出年銷售額200億的虛假數據,試圖獲得計委的政策支持。這種行為極大的助長了浮夸風。不利于決策機構判斷真實情況,應該對相關企業予以嚴懲。
  明眼人都知道某電子企業就是景華公司。在江州的電子企業能有膽量報出200億銷售額的也只有景華公司。
  “這文章…”陸景笑了笑,將轉載的報紙放在茶幾上。陳副司長心里憋得一口氣全發泄在文章里了。論證嚴密,絲絲入扣。問題是,他怎么能預料得到低端手機市場的爆發力。200億的銷售額對景華來說是保守估計。
  手機音樂突然響起來。陸景接通電話,莫心藍優雅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陸景,我明天到江州,下午我們見面聊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