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35 拿捏

遠大大廈蘇遠的辦公室內。幾人遠眺著整個江州的夜景。火樹銀花般的璀璨夜景。正前方的景華科技園在八點鐘的時候更是燈火通明,一派欣欣向榮的氣氛。
  更遠處的常新開發區和舒古鎮更是宛如連成了一道火花長龍。那里是江州如今的手機廠商的工廠聚集地——晝夜不停的生產手機。是目前全國最大的手機制造基地。
  宋選鋒贊許的嘆道:“楚北省里推動江州鋼鐵搬遷果然有先見之明。”否則的話舒古鎮那里因為江州鋼鐵的污染,根本就沒法建工廠。
  葉強文嘴角抽動。江州鋼鐵搬遷的首倡者是如今的江州市市長陸江。蘇遠心里可是有心結。他岳父和陸江的關系不算融洽。
  蘇遠英俊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宋總搞錯了。現在整個江州的城市規劃,發展路線圖都是江州市市長陸江制定的。江州鋼鐵搬遷也是他的想法。”
  宋選鋒點點頭,說道:“那陸市長在江州肯定威望很高。聯信要是入駐江州,一定要去拜訪陸市長。”最后一句是對身邊的南方公司總經理沈自輝說的。
  葉文斌略微有些詫異。雖然江州目前已經成為國內事實上的手機中心,要進入這個行業的企業都往江州扎堆,但是聯信進入建業享受了諸多政策優惠,說搬就搬,沒那么容易吧?旋即又反應過來,這是宋選鋒的試探之詞。
  這個老狐貍!
  蘇遠輕輕一笑。仿佛并不怎么在意。手機音樂響起來。蘇遠看看號碼,接了電話,“張書記?”
  “蘇遠。陸景拒絕和聯信的人見面。我看…”
  蘇遠笑了一下,明白張藝俊的未盡之詞。顯然聯信得罪過陸景。那葉文斌把聯信當盟友倒也不算孟浪之舉。
  放下手機。蘇遠微笑道:“宋總,陸景拒絕和你們見面。我這兒是無能為力了。”
  “哦?”宋選鋒皺眉。心里有些不舒服。
  和葉文斌、蘇遠幾人略坐了一會,宋選鋒一行返回楚北國際大酒店休息。
  奢華的行政套房內,沈自輝抱怨道:“宋總,陸景也太傲慢了。聯信是全國性的企業,比景華窩在江州的一家地方企業不知道強多少倍?他算什么人物?你專門來江州和他見面,連續發了兩次邀請他還拒絕。真是狂妄至極…”
  宋選鋒沒吱聲,看著窗外的夜色。他一看到江州的手機產業規模就能明白建業的差距。江州這里人氣高啊!手機行業的參與者在用腳投票。
  聽著沈自輝喋喋不休的抱怨景華不懂禮數,宋選鋒冷淡的道:“說完沒有?說完了出去。把門帶上。”
  沈自輝訕訕的收聲,臉色不太好看的退了出去。
  宋選鋒冷哼一聲。他不惱怒景華的輕慢嗎?但是。沈自輝說了半天,一句有用的提議都沒有。小沈這個人也就只能是個分公司經理。
  要建立數字手機產業聯盟,為國內手機行業劃定條條框框,就不能忽視景華。景華20%的市場占有率不是說著玩的。景華完全有能力單獨制定行業規則。
  他自認為聯信是手機產業聯盟理所當然的話事者。所以,當聽到景華拒絕加入手機產業聯盟之后,他決定來江州和景華的人談談,爭取將景華拉到手機產業聯盟里面去。
  在最開始他并不認為景華最終會拒絕手機產業聯盟。拒絕有時候只是一種談判的技巧。但是連續兩次見面的請求被拒絕之后,他卻是需要考慮這種可能了。
  “還是得先接觸一下再說。”宋選鋒下定決心,他并不是一個容易氣餒的人。聯信要是能主導國內手機產業。那對他將來的升遷也會很有好處。
  新組建的麗都酒店集團在漢寧區麗都酒店1號宴會廳舉辦成立酒會。悠揚的薩克斯曲調在宴會廳中飄舞著。來賓俱是江州政商兩界的翹楚。
  陸景和從建業返回江州的楊玉立在宴會廳的左側閑聊著。立豐控股是麗都酒店集團的股東。楊玉立自然要趕回來參加成立酒會。
  新注冊的麗都酒店集團擁有麗都酒店、合資的麗華酒店、王興華在江州的興華大酒店、京城的匯海大酒店幾家酒店所有的資產。
  并且,整合后的麗都酒店集團擁有白云賓館84%的股權,白云賓館也成為麗都酒店集團下屬的酒店。
  白云賓館擴建后股權比例發生變化,何欣靜等人聯合持股升至84%。云春市政府持股12%,方慧敏持股4%。此次麗都酒店集團就是接手了何欣靜等人聯合持有的白云賓館股份。
  在江州的幾家酒店全部更名為麗都酒店。而匯海大酒店、白云賓館作為名聲在外的五星級酒店,名稱予以保留。
  這次重組得益最大的是何欣靜和吳璇。她們共持有34%的股份。原麗都酒店高管占有約2%的股份。
  但是,陸景憑借著葉妍和瑞豐公司的股份(瑞豐公司出資5個億占麗都酒店集團10%的股份)擁有麗都酒店集團的所有權。
  “景少。看來景華準備在酒店業上大展宏圖了。”市政府秘書長黃朝君拿著酒杯走過來笑呵呵的說道。
  雖然麗都酒店集團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是吳璇,但是江州誰不知道吳璇是景華的人。景華體系的公司又多了一家近五十億資產的公司。
  陸景微笑道:“才剛剛起步。以后要黃秘書長多多支持。”
  黃朝君能擔任市政府秘書長。自然是親近大哥的干部。他也就自承麗都酒店集團是景華的產業。
  黃朝君笑著向陸景舉杯示意。江州愿意幫景華的干部一大把,哪里輪得到他。不過,陸景這話聽得很舒服。
  和楊玉立點點頭。然后為陸景介紹他身邊的中年人,“景少。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市委副秘書長劉偉立。”
  “景少,你好!”劉偉立笑著伸出手。
  “你好。”陸景微笑著同劉偉立握手。劉偉立是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斯斯文文的。戴著副眼鏡,很瘦弱的書生型。
  黃朝君道:“景少,我和劉秘書長在工作上多有接觸。劉秘書長有點想法想和你溝通下。”
  陸景微微一笑,點點頭,“行啊。是哪方面的事情?”
  經常和市政府秘書長有工作接觸的不是正印的市委秘書長吳禮曉,而是這位劉偉立。其意義不言自明。黃朝君這是很明確的告訴他:劉偉立是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的親信。
  三十多歲的副廳干部,又是市委書記的親信,劉偉立算得上是江州的新貴。
  劉偉立扶了扶眼鏡,笑道:“聯信公司有意在江州設立數字手機技術研發中心。聯信的總經理宋選鋒先生想和你談談。”
  陸景笑了笑。倒沒想到宋選鋒對胡聯營玩起了“詐和”。他哪里是要設研發中心。他分明是想談數字手機產業聯盟的事情。
  “行吧,那約個時間詳細的談談。”
  劉偉立就笑,“宋先生今天也來了現場,要不我讓他過來?”
  他也就是這么客氣的一說。聯信公司是大型國企,直屬部委領導。哪能讓宋選鋒直接過來?
  陸景笑瞇瞇的點點頭,“好啊!有勞劉秘書長了。”
  饒是以劉偉立就混官場練就的養氣功夫也禁不住臉色一變。陸景要央企的負責人到他面前來談事情,這做派真是太囂張了。
  黃朝君心里暗爽,拿著酒杯喝酒,斜視宴會廳天花板上奢華的水晶燈。
  劉偉立同志。知道厲害了吧?讓你約個時間重新談,你非要今天談。施加壓力也要看對象的。
  劉偉立僵直了一會才調整過來,“那行,我去和宋先生說一聲。”說著。轉身離開。
  陸景笑著和黃朝君喝酒,“劉秘書長有點強勢啊!”
  黃朝君呵呵一笑,“所以工作上老是有些磕磕碰碰。”
  楊玉立心里暗自詫異。黃朝君這是直言和劉偉立不和啊!他對江州高層的政治只是隱隱摸到一點邊。現在才知道傳言屬實。陸市長和胡書記是真有心結。
  跟著劉偉立過來的宋選鋒身材中等。白白胖胖,很有氣度。笑瞇瞇的和陸景握手,“陸先生。我這都快趕得上劉皇叔三顧茅廬了。第三次才見到你。”
  陸景淡淡的和他握了握手,“據我所知,聯信的研發中心在江口吧!宋總要在江州設立研發中心是基于什么考慮?”
  宋選鋒哪里想到陸景見面就拆他的臺,看到劉偉立臉上的神情越來越淡,肚子里禁不住大罵。
  宋選鋒笑得越發和氣,“陸先生說笑了,江州現在是事實上的國產手機中心。為了讓聯信的產品跟上市場的步伐,所以聯信很有必要在江州設立研發中心。”
  聽到這話,劉偉立臉色稍好一點。
  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宋選鋒試探道:“陸先生對聯信在江州設立研發中心是什么態度?我是很希望得到景華的支持。”
  陸景喝著酒,微笑道:“我很歡迎聯信進駐景華科技園。剛好楓葉園已經落成。聯信有興趣可以考慮在那里辦公。”
  宋選鋒有些錯愕。他沒想到陸景順著話頭就同意了。也就是說聯信公司在景華科技園注冊子公司之后,可以享受到景華公開的一些技術專利。
  “既然陸先生沒有敝帚自珍的想法,那對加入手機產業聯盟還有什么疑慮嗎?相信上周計委陳司長的講話你是知道的。”
  陸景不客氣的道:“我想不出來你們幾家公司里有什么專利技術是可以用來和景華分享的。須知分工協作的事情,景華已經在做。
  如果手機產業聯盟組建的初衷只是為了遏制景華的發展,窺視景華的核心技術,我真是替有些人臉紅。手段不怎么高明啊!”
  宋選鋒感覺好像遮羞布被掀開,那點心思被陸景洞察無疑。又感覺被陸景抽了一耳光——他要做的事情,景華已經在做。臉上不禁有些惱怒,又有些訕訕的神情。
  陸景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一個司長說的話沒什么份量。過兩天計委的郁主任要來江州調研。宋總有時間的話,可以在江州多留幾天。”
  說著,陸景笑道,“我還有點事,先告辭了。”
  楊玉立忙告罪一聲,跟著陸景一起離開。(未完待續。。)